•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戏黄风妖(九)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戏黄风妖(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楚留仙回首,看了雨师妃一眼,哭笑不得。

        有这么说话的吗?!

        楚留仙摇了摇头,不与她计较,眺望着远方怀山,道:“雨师姑娘,我既答应了黄风妖给他十二个时辰时间,那这一天内,我倒不适合出现了?!?br />
        “我们就在此处,看看山中情况吧?!?br />
        雨师妃嫣然一笑,很想再打趣一下说这个时候公子你倒是守规矩了,却不想想这个第三场较量压根就是一个局,不知道等黄风妖得知真相的时候该有多么吐血啊。

        她原本是想直接脱口打趣的,恰如之前的底线之说,可是话到口边了,她隐隐觉得不对,反应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竟会跟公子这么说话!”

        雨师妃百思不得其解。

        她倒不是觉得那样打趣太过冒犯,这段时间下来,守护着同样的秘密,两人关系早就不是单纯的主仆之别,而是一种近乎一体的密切。

        楚留仙亦不是很在乎上下之别的人,区区打趣,无伤大雅。

        只不过,雨师妃性端庄,少有现在这种状况,连她自己都不明所以。

        想了想,没有头绪,雨师妃也就罢了,从水袖中伸出白皙的手掌,在眼前虚空中一抹而过。

        水汽浮动,在雨师妃缩手同时,于楚留仙的面前凝出一面水镜,其上波纹涟漪,渐渐平息了下来,现出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峰,正是怀山。

        楚留仙看看眼前水镜,再远眺前方怀山,微微一笑,伸出两只手指落在水镜上。

        如手入水,拨动了水面,扭曲倒映其间的景象。

        楚留仙落入水镜中的两只缓缓张开。随着他的动作,涟漪中的怀山放大,瞬间占去了正面水镜,怀山景象也随之放大。

        一开始的时候,水镜里能看到的怀山不过巴掌大小,到得后来,山中一些岩石便一如之前山一样大。

        其中。已能分辨出人的模样来。

        “神道法术,确有可取处?!?br />
        楚留仙面露笑容,啧啧赞叹。

        雨师妃所施展的水镜法术正是典型的神道法术,乃是神道时代,神祗坐镇神庙,查看信徒众生的法术。

        仙道也有类似法术。然而以楚留仙现在妖王法身阴神境界能施展的水镜,仅仅能照出景象,却不能自由地放大、缩小。

        有此神妙之法术,又不是阴神境界所能施展的。

        楚留仙赞叹之余,移动触碰在水镜法术上的两根手指,寻找起黄风妖的所在来。

        片刻后,他手指一凝。一片金光映入眼中,正是那黄风妖。

        黄风妖身上的金光,固然在雨师妃的水镜法术中明显无比,但那是雨师妃神道法术之妙,事实上在怀山妖众眼中,黄风妖所在的地方不仅仅没有耀眼金光,连一颗尘土都不存在。

        黄风妖隐匿了行迹,正小心地向着怀山之颠去。

        “这怀山妖王留侯。怕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br />
        黄风妖恰如楚留仙判断的一般,他很谨慎,在明知道楚留仙这个大敌在十二个时辰后就会触动,留给他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一天,依然没有贸然出手。

        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施展妖术,隐匿了踪迹。踏遍整座怀山除了山巅之外的所有地方。

        结果,正是黄风妖刚刚作出的那个判断。

        “这怀山此前明显是没有积累,只是最近才得到大法力滋养,那些花草树木皆是新植。灵田也是新开垦?!?br />
        “那个什么留侯,怕也不是软柿子?!?br />
        黄风妖庆幸自己谨慎,没有直接杀将上去的同时,又觉得牙根子都在痒痒:“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啊,遇到的都是硬茬子,从被人从老窝里赶出来,就没有顺利过?!?br />
        在距离山巅不远的地方,黄风妖止住了脚步,身子一旋,化作黄沙一堆,落地为丘,不起眼地窝在路边。

        他的气息尽数收敛,这个时候的黄风妖遑论寻?;成窖诹?,即便是楚留仙自己,若不是隔着水镜看到了全过程,怕是也会忽略了过去。

        这一窝,就是数个时辰之久。

        黄风妖为了自由,为了不为妖将,这回可是拿出了绝大的耐性,在那默默地等着。

        “大王~~派俺~~来巡山喽~~~~”

        一个公鸭嗓子声,从山下传来过来,越靠越近,渐至山巅。

        从头到尾,就是这么一句,亏得那小妖能喊得中气十足。

        喊着巡山的,自然就是怀山妖众当中的巡山妖了。

        他腰间挎着铜锣,一步三摇晃,哼着小曲儿,从头到脚都在洋溢着“自得”两个字,踏上了通往山巅的山道。

        “大王叫俺来巡山喽~~”

        这句不是喊出来的,是哼出来的,巡山妖把这句话往日里他厌烦得不得了的话,换着花样儿都当起歌儿哼了。

        这日子,他的确很满意啊。

        现在是货真价实的有妖王,那句巡山号子喊起来分外的有底气,有威风呢。

        关键的当然是后一点。

        巡山妖想起之前巡山时候,山上小女妖怪们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就差往外飘桃花啦,他整个人都觉得要飘了起来。

        “这日子真是美啊?!?br />
        巡山妖想到高兴处,没有留意到脚下,一个踉跄“砰”的一声,脸面朝地摔了个大马趴,整个脑袋都埋到土里面,只剩下屁股跟两条腿露在外面一蹬一蹬,一时半会儿自个挣扎不出来。

        正狼狈着呢,他忽然觉得一股力量作用到身上,下一刻整个人拔地而起,继而被扔到了道边。

        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后,巡山妖还在晕头转向呢,眼睛猛地就直了。

        在他眼前,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沙丘在蠕动,下一刻一个金甲人就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冷冷地注视过来。

        “俺地娘呀~”

        巡山妖魂差点给吓没有了,那张纯粹沙砾凝成的五官。哪里是他这个连怀山都没有怎么出去过的小妖见识过的?

        七魂六魄没了大半,巡山妖的耳中传来一个雄浑威猛的声音:

        “带我上山……”

        ……

        小片刻后,巡山妖低垂着脑袋,垂头丧气地走在山道上向着山巅去,全没有平日里的巡山结束后的得意。

        前半段路上,还有一些相熟的小妖打招呼,巡山妖有气无力地应着。没有多说话;

        后半段,渐近山巅,怀山妖众们不经召唤压根就不会过来,顿时清静了不少。

        中间不少相遇的小妖怪们看巡山妖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往日里跳脱的巡山妖,这会儿再老实不过了,走路时候腰杆都挺得直直的。肩膀尤其的僵硬,好像一辈子的身家都担在肩膀上,生怕一不留神就给掉了一样。

        事实上,在巡山妖肩膀上哪里有什么身家?有的只是一颗不起眼的沙砾藏在他的衣服褶皱处。

        到了临近山巅地方,再没有妖怪出现,无论是巡山妖还是黄风妖,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巡山妖肩膀上的沙砾滚了出来。落在地上化作了一个金甲大汉,一巴掌拍在巡山妖的肩膀上,他整个人顿时矮了半截,险些给拍进泥土里。

        巡山妖不敢怨言,脸上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大妖爷爷,你看小的路也带了,您就当俺是个屁。把俺给放了吧?!?br />
        “放?”

        黄风妖冷冷一笑,又是一巴掌下来。

        “大妖爷爷饶命~~”

        巡山妖惨叫一声,眼睛都不敢睁开,肚子里把老槐树给骂了一百遍又一百遍,连老槐树不知道变成柴火多少年的老祖宗们都没能幸免。

        好半晌,他的惨叫声都散了,巡山妖只觉得肩膀一沉。整个人更是一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只见得自个儿大半个身子都埋在土里面。竟是生生给拍进了土里,露在外面的部分连金甲人的膝盖高都不到。

        看到巡山妖现在的样子,黄风妖似乎有些满意了,同样以威猛无比的声音说道:“小子,你果然没有骗我,你的确是进到山巅来?!?br />
        巡山妖正想自吹几句,无非是除了妖王留侯,妖相老槐树,怀山的小公主小孔雀外,整个怀山妖众里就属他地位最高之类的。

        话还没来得及说呢,他耳中就传来黄风妖的后半句话:“真不知道留侯看重这小子哪点,真没找出哪点好来啊,怎么就能随意出入重地呢?没点规矩?!?br />
        巡山妖刚刚扬起的眉毛,瞬间就垮塌了下来。

        “好了?!?br />
        黄风妖又想拍,结果现在巡山妖着实是太低了,拍起来不趁手,也就罢了,沉声说道:“你带我上山巅,自然有你的好处,要敢说个‘不’字?!?br />
        “哼哼~~”

        黄风妖拍了拍肚子,金甲发出闷响,“正好拿你来当早餐?!?br />
        “大妖爷爷,俺的肉是酸的,不好吃啊?!?br />
        巡山妖接着惨叫,同时脑子里在转,想着是不是推荐几个看起来肉味道好点的,说不准就能吧早餐这劫给度过了。

        黄风妖却没有听到扯淡的兴趣,原地一转,重新变成一颗沙砾落到巡山妖的肩膀上,同时传出两个字来:

        “带路!”

        巡山妖不敢再多说什么,低垂着脑袋,认命般地向着山巅去。

        黄风妖这会儿是沙砾状态,自然看不到巡山妖低头时候,眼中闪过的一道精光。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巡山妖的脚步终于踏足了山巅。

        几乎在同一时间,“铛~~~”的一声,传遍了整座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