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三戏黄风妖(八)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三戏黄风妖(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场较量?!?br />
        楚留仙轻笑声飘散的同时,原本他们站立的地方一阵清风拂过,随机空无一物。

        小村的村民们抬头,看到这一幕,顿时怅然若失,更有不少人一跃而起,似要追出来,把人给追回来一般。

        换成其他时候,小村小妖们,遇到过路的大妖怪,哪个不是惊了魂似的,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不能跑得更快些,遑论去追了。

        这种感觉,好似溺水之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稻草,自然攥得紧紧的,不敢稍放。

        忽然,循着清风的罅隙,楚留仙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相,这些村民就交给你了,带回怀山,好生安顿?!?br />
        村民大悲大喜,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怔在那里。

        原本楚留仙等人站立处的边上,一株枯木低头,旋即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遵妖王命!”

        四个字吐出,枯木炸开,化作齑粉飘散,一抹绿光从中脱出,向着怀山方向飞去。

        村民在茫然中度过了煎熬的几个时辰,后有一群小妖在老槐树的带领下前来,自称怀山留侯手下,怀山妖众,奉命接村民到怀山居住。

        又一个时辰,浩浩荡荡的队伍远去,之前在村中发生的一切随风,整个村子荒废了,没有人留念,村民们心中都怀着无限的希望,跋涉往新的家园。

        他们现在有一个新的名字:怀山妖众。

        ……

        这一切,石钟山中的黄风妖自然不得而知。

        事实上,石钟山笼罩下来,钟鸣声起,除非楚留仙愿意,不然他休想听到除了钟声外的其他任何声音。

        从楚留仙吩咐老槐树开始,后续的一切,黄风妖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在愤怒,无限的愤怒。

        “砰~”

        一声闷响。困住黄风妖的石钟山神通化光而散,黄风妖艰难地撑起身子,抬头就看到楚留仙负手目送夕阳西下。

        “你又想做什么?!”

        黄风妖悲愤无比地问道。

        这段时间,帮助村民的同时,他也在不断地恢复伤势,好不容易好了个七八成,还没来得及做挖井和打猎外的其他任何事情呢,就又落到与之前一般无二的下场了。

        黄风妖只觉得憋屈的慌。

        这一次一如之前,石钟山威能固然浩大,但若不是他震撼分心在前。又如何能轻易地将他笼罩?

        黄风妖与其说是恨楚留仙。倒不如说是恨自家不争气。竟然在同一个沟里面栽倒两次?!

        “你可是在恨我?”

        楚留仙头也不回,仿佛背后长眼睛,能看到黄风妖的一举一动似地,悠悠然问道。

        “哼!”

        黄风妖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

        要说不气,不愤,不恨,怎么可能?

        黄风妖心里面都在怒吼:你又来这一手?不是说要比较第三场吗?干嘛又把我伤成这样?

        只是这话,他实在是喝问不出口。

        流浪的妖怪之间,见面如果分出高低,往往也就分出了生死。楚留仙到现在还不曾杀他。他该感恩了。

        “看来还是恨的?!?br />
        楚留仙回转过身,微微一笑,道:“楚某人先行赔礼了,不过……”

        他顿了一顿,见吸引了黄风妖的注意力。方才继续道:“……若是不如此,楚某人就怕黄风妖泥就此绝尘而去,不与楚某比那第三场?!?br />
        “情非得已,见谅见谅?!?br />
        黄风妖很想说别猫哭耗子假慈悲,更想理直气壮地怒斥楚留仙所言是歪理,话都到口边了,楞是说不出来。

        无他,扪心自问,要是他实力完好,很难说不会一走了之 。

        经过之前的两局,黄风妖实在是没有面对楚留仙的信心了,至于委身为其手下妖将,又实在是心中不愿,远走高飞的确是最大的可能。

        黄风妖的沉默倒是出乎楚留仙的意料,他已经准备好对方死不承认,也不与其争辩的准备了。

        毕竟,这妖怪都伤成这样了,哪里还逃得出他手掌心?

        “倒是一头厚道妖?!?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在心中赞了一句。

        这心声要是让黄风妖听到,一口老血在胸膛里闷成内伤都有可能,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咳咳咳~~”

        楚留仙轻咳数声,打破了沉默,道:“第三场较量,我们上怀山?!?br />
        “嗯?”

        黄风妖抬起头来,还是有点死气沉沉。

        “怀山”这两个字入耳,他很有捂耳朵的冲动。

        要不是因为“怀山”,黄风妖哪里会落到现在这个生死不由人,被逼着比试,更可恨的是一局都没有赢过的局面。

        若是有得选择,他宁愿从来没有听说过怀山,这样就不会动念前来,那也就不会连怀山,连正主儿都没有见过面呢,就连这跌几个跟头。

        也正因为如此,听到这两个字,黄风妖才会有反应。

        “你看,那就是怀山?!?br />
        楚留仙伸手向着前方一指,黄风妖下意识地循着他所指望去,只见得一座遍布新绿,半掩浮云,有泉水叮咚,有花果飘香的妖山屹立在那里。

        原本的怀山自然不是如此模样,这是这段时间,楚留仙安排,雨师妃降雨,老槐树支使得一山小妖团团转,方才有此模样。

        “真是一座好山啊?!?br />
        黄风妖感慨出声,忽然觉得自家为这么一座妖山付出这么多,倒也不算是太冤枉了。

        “黄风妖,你看此印?!?br />
        楚留仙手掌一摊,一枚明黄色的印玺出现在掌心。

        “这,就是我们的第三场较量?!?br />
        “从这个时候开始,你我两人,谁先从怀山妖王留侯的手中得到此印,便算是胜者?!?br />
        楚留仙悠然地笑着,黄风妖却觉得一阵阵的发寒,仔细感受了一下又一切正常,只能归于错觉。于是点头道:“好,那就开始?!?br />
        “好!”

        楚留仙笑得更加地开心,将明黄印玺从左手交到右手,然后猛地向着怀山方向一抛。

        霎时间,明黄玉玺带起一道流光,仿佛明黄色虹桥,一头起于楚留仙手掌,另一头落入怀山之颠。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黄风妖看不到细节,只能从山中反应判断?;成剿坪踉谏Ф?。显然是明黄玉玺已经引起了怀山妖众的注意。

        既然如此。这件一看就不是凡品的宝物,理所当然地就会落到所谓的怀山妖王留侯手中。

        黄风妖收回目光,转而望向楚留仙,很谨慎地问道:“是不是这局我赢了。你就放过归去?”

        他这会儿也不想成为什么怀山妖王了,眼前这家伙实在让他忌惮得很,震得魂魄连带着隔夜饭都要出来的钟鸣更是听都不想听。

        经过两波磨难,黄风妖是彻底雄心壮志一场空了,心里面就想着离开这姓楚的,离开这伤心地,越远越好。

        “哈哈哈哈哈~~~~~”

        楚留仙忽然放声大笑:“要赌就赌得大一点?!?br />
        “这样吧,这一局你要是赢了,楚某不仅放你离去?;成窖跻哺阕??!?br />
        “不过,你要是输了,楚某不管你是怎么输的,就要认命?!?br />
        说到最后,楚留仙已然有了点声色俱厉的意思。

        黄风妖亦不由凛然。迟疑了一下。

        认命,什么叫认命,他当然不会理解错,无非是给眼前这大妖手下,当一个妖将,没有其他解释。

        “若是到时黄风妖你还强项,还冥顽不灵,那就莫怪楚某人不爱才了?!?br />
        这番话,楚留仙是用前所未有认真态度道来,黄风妖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凛然意味,丝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换句话说,到了那个时候,黄风妖要是再不心服口服地奉他为主,那也就……不用活了!

        两人所处处,气压陡然低了下来,风声呜咽,黑云压顶般压抑,恍若一触即发,就是狂风与暴雨。

        正在这时候,楚留仙忽然展颜,一笑:

        “黄风妖,楚某让你先出发十二个时辰?!?br />
        “十二个时辰后,楚某人再赴怀山?!?br />
        “去吧?!?br />
        话说完,楚留仙一摆手,一转身,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蒲团来,盘膝坐下,闭目入定。

        看他这意思,真有在这里坐足十二个时辰一天时间再出发的味道。

        沉默了一下,黄风妖看着楚留仙,吐出了四个字:“一言为定”。

        紧接着,黄沙漫天,铺天盖地,向着怀山一扑而去,在靠近怀山时候,忽然又由刚转柔,如一道黄色清风,悄无声息地拂入了怀山脚下。

        黄风妖竟是一点时间都不敢耽搁。

        等他的身形消失,如入定了一般的楚留仙忽然睁开眼睛,眨了眨,眼眸间满是笑意。

        “这是一只老实妖怪?!?br />
        楚留仙满意地说道,浑然没有注意到,这是他第二次发出类似的感慨了。

        “公子,你又欺负人了?!?br />
        雨师妃的身影浮现出来,脸上带着笑意。

        “哦,有吗?”

        楚留仙摇头而笑,“我辈攀登在仙途,为了那一步一风景,险峰上的无限风光,固然要紧守底线,生死不能破,也要不失变通,只要无关底线,一些小手段能让事情更顺利,何乐而不为呢?”

        雨师妃端庄的神态融化,难得地流露出一丝狡黠来,应道:

        “公子说得是,只是……”

        她捂嘴而笑:“这底线,着实有些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