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三戏黄风妖(七)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三戏黄风妖(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什么意思?”

        黄风妖呆呆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楚留仙刚刚的几句话。

        最终,一咬牙,他恨恨出声:“大话谁不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做?!”

        “哼!”

        黄风妖冷哼一声,一拳头砸在旁边一住枯木上,随后大踏步地跟了上去。

        “嘎吱”一声,枯木倒地,从中传来低声咒骂:“老头子我怎么那么倒霉啊?!?br />
        淡淡的绿气从枯木中升腾而起,向着最近的数目扑去。

        老槐树的运道先不提他,且说黄风妖很快追上楚留仙的脚步,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村口。

        楚留仙并没有掩盖行迹的意思,正相反,一身妖力涌动,妖气蓬勃,引动风云随行,裹挟着滔天威势而来。

        这般威势,自然引得村中人人自危,噤若寒蝉。

        黄风妖在后面看得冷笑:“还说比作妖王,你这还不是想以力量压服,有我在此,却不会让你那么容易?!?br />
        他一边想着,一边就要越过楚留仙脚步,走到村民那边,与楚留仙对峙。

        黄风妖堪堪要越过去呢,楚留仙开口了。

        “吾从山上来,救尔等出苦海?!?br />
        这话里面,运足了妖力,每一个字都如雷鸣,其中的讯息更是震动了村民。

        这一村小妖从生下来就艰难求存,连村子范围都没有走出去过,但古老相传,有那妖山,有那妖王,能庇护妖众,安居乐业。

        一句“吾从山上来”,点亮了不知道多少村民的眼睛。

        楚留仙紧接着,没有问村民们想要什么。而是目光横扫而过 ,看到那一口口干枯的水井,铺路出河床的小溪,村民一个个龟裂的嘴唇,外面田地里比老树皮还要干的土壤……

        “干旱经年,千里赤地,吾今为尔等去之?!?br />
        楚留仙话音落下,一手依旧背负在身后,一手高高举起。

        在他身后,黄风妖本还在冷笑?;乖诟狗?,下一刻,脸色瞬间就变了。

        滚滚乌云,从天边来,汇聚到小村正上空。

        在乌云源头处的地方,黄风妖极目远眺,隐约能见得有水线冲天,似有澎湃之力,抽尽了一河水脉。

        “呼风唤雨。搬运水脉?!?br />
        “这是何等的大神通?!?br />
        黄风妖眼睛都直了,这样的手段,他自认做不到。

        何止是他,楚留仙也做不到。

        不过他们做不到。并不代表着就没有人能作到。

        “雨师妃,干得好?!?br />
        楚留仙看着汇聚在头顶上空的乌云,其中的银蛇乱舞,微微颔首。

        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到。

        若要降雨,楚留仙最好的方式就是祈天法,然而容易曝露出一些东西外。祈来的雨水也是有限,远不能与此刻汇聚之乌云相提并论。

        一片乌云四方汇聚,乃是真真切切,凝一条水脉而成。

        如此手段,对雨师妃而言,却不过是举手投足间就能完成的小事。类似的搬运水脉以应祈雨,在那久远得都成了黄昏的岁月里,她做得惯了。

        “雨来!”

        楚留仙高举的手臂向下一挥,顷刻之间,暴雨倾盆。

        “哗啦啦~~哗啦啦~~~~”

        水线相连,如一道巨大的水幕,宰割了天地。

        硕大的水珠砸在地上脆响,打在脸上生疼。

        这一刻,没有人避雨,所有人起出所有的东西盛水,高昂着头,张大着嘴,接着天上落下的甘霖。

        暴雨,持续了多时。

        村中时时能看到水洼,不少年久失修的屋子都开始漏水,环绕村外的小溪复流淌,晶莹如玉带。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水汽,置身其间,仿佛呼吸一口,整个身体内部都湿润了。

        “雨~~~下雨了~~~?。?!”

        不知道多少村民跪倒在地,后知后觉,边哭边笑地欢叫着。

        “他怎么做到的?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黄风妖整个人都傻了,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并不是很在意,也不是一定要知道。

        与其说是想要知道答案,不如说是,非如此,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当楚留仙一句“干旱经年,千里赤地,吾今为尔等去之”还在回荡,倾盆暴雨挥洒而下,村中跪倒了泪流满面村民的时候,黄风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果不其然,在云开雾散雨歇时候,一村上下,跪满一地,对着负手而立的楚留仙顶礼膜拜,无不是泪流满面。

        这个时候,就是要了他们的命去,也不会有人有怨言。

        眼睁睁地看着那溪水断流,看着水井干涸,看着稻田枯死……,看着死亡不可阻挡的如沙漠侵蚀而来,没有希望时候只能坚持,现在一朝改变,那让他们付出一切也无不可。

        这个时候,没有人记得这大半个月来,为他们凿石入地开水井,日日入山猎野兽的黄风妖!

        这个结果,黄风妖不用人提醒,心中也是有数了。

        在被所有人遗忘的时候,他脑子里不禁回荡起楚留仙之前说的那几句话:

        “水滴石穿,固是自然伟力,然失之震撼,终不如雷电之亟,令人敬畏;”

        “近之可亲可爱,到底不如畏威而怀德?!?br />
        黄风妖苦笑:“还真的是这样?!?br />
        若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自信也能缓解村中干旱,即便是现在,他也能让村中不再死一妖。

        可那又如何?

        要是现在让村民去选,愿奉何人为妖王?不用说,自是楚留仙获胜。

        在绝望中没有方向没有光亮匍匐前进太久的人,他想要的不是一个会时不时搀扶一下他的人,而是有人指出一条光明的,明确的道路。

        如果那一指,分开了大海,裂开了大山,击穿了大地,自然更让人敬畏,生怕得罪了,就失去了。

        这一场豪雨,无异于那一指。

        “黄风妖?!?br />
        突然,楚留仙回头,唤了一声。

        “???”

        黄风妖正自失魂落魄,这段时间愈是温暖,愈是留恋,现在受到的冲击和刺激也就愈发地大。

        那一应只是本能,黄风妖下意识回头,望向楚留仙。

        “??!”

        这一声,就是惊呼了。

        黄风妖没有看到楚留仙,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座笼罩天地的石钟山。

        “你还来?。?!”

        黄风妖惊怒,悲愤的叫声,旋即掩盖到了“咚咚咚~”的钟鸣声中,惟有楚留仙的轻笑声传出:

        “来,我们好生商量商量第三场较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