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九十章 三戏黄风妖(六)

    第一百九十章 三戏黄风妖(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不能比?”

        楚留仙眼睛眯了一下,带出几分笑意,道:“妖王者,非仅力胜,尚要得众妖虔诚膜拜,诚心信服,甘愿奉之为王?!?br />
        “我们就在这方面,比一比妖王之道?!?br />
        黄风妖哑然,他心中有数,楚留仙所言的诚为正理,偏偏又是妖域十万八千山,漫天繁星数的妖王当中,几乎没有几个做到的。

        从妖域日起,最早的妖王或许真是如此,先得一山妖怪之敬服,奉之为王,但是后来妖王,又有几人如此?

        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位不是直接以力胜,或杀死,或降服上一任妖王,从而继承妖王之位,再杀尽所有不臣,其位自稳。

        楚留仙这种情况成为妖王的,才是绝对的少数。

        这妖域天底下,再难找到如怀山这样小妖够淳朴够没见过世面,偏偏又信奉老槐树这种老奸巨猾的,这才被连山带妖一起卖给了楚留仙。

        事实上,楚留仙也在奇怪,以老槐树的情况,他自己要当个妖王,再简单不过了,怎会一直没有动这个念头,最终有了今天这一幕。

        “比这个……”

        黄风妖着实有些怯火,他要真有这个本事,那也不用眼巴巴地跑到怀山来,抢那怀山妖王了。

        “那处当有一村,楚某就与黄风妖你以此较量一场,谁人得村人朝拜多为胜?!?br />
        “不许以力强之,以生死畏之?!?br />
        “如何?”

        楚留仙脸上还带着笑容,看上去和蔼可亲真诚,颇有迷惑性。

        要是小胖子王二少之类对公子留仙了解甚深者,这会儿摆子都快打起来了,但凡他摆出如此笑容,定是又在算计什么。

        黄风妖可没有那么经验,心里琢磨了下,一咬牙点头应下。

        “哼!我要抢怀山妖王,你也要抢怀山妖王,大家都是大妖,能有什么不一样?!?br />
        “我也不用做到最好,做得比你好就行了,矮子里面拔高个儿?!?br />
        黄风妖狠狠出声:“一言为定!”

        话音落下,他金甲高大的身躯,歪歪斜斜地向着那处炊烟零落的小村非去。

        黄风妖不是不想暴起发难,拳头妖法上比较胜负,只是受石钟山钟声影响,体内妖力尚未顺服,飞行都如此模样,真要动手结果可想而知。

        他不是想按楚留仙的安排来做,而是没有其他的选择。

        目送着黄风妖远去,楚留仙微微一笑,侧过头来,对着身边空气道:“你觉得他怎样?”

        “这小子形容猥琐,桀骜不驯,手段狠辣,脑后有反骨,大王切切不可信用啊?!?br />
        楚留仙话音刚落,右侧数丈开外,一株老树颤抖着身躯,斑驳树皮扭曲形成人脸五官,剖肝沥胆地说道。

        那个痛心疾首,那个肝脑涂地,如此语气,不是老槐树又是何人?

        “老相稍安勿躁?!?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叹道:“我不是在问你?!?br />
        “呃~”

        那株老树上人脸一僵,丰富的表情凝固在那里。

        上头枝叶不断地零落下来,好像这株老树走到了生命尽头,更像是骤然听到这句话,老树额上滴落的汗珠子。

        楚留仙没有看向他,而是望向身侧空旷处,心中对老槐树这一手段,却不无欣赏之意。

        “这老家伙果然不简单?!?br />
        “明明本体,妖身都在怀山之上,却能将妖识延伸到此处,传递来妖力,暂时显性?!?br />
        “如此施为,他付出的代价亦不过是抽取了这株老树的生机而已?!?br />
        “着实了得?!?br />
        楚留仙不无赞叹,但他更知道他这老相是经不住夸的,于是佯作无视。

        君不见,那妖将尚未臣服呢,这老货就感觉受了威胁,连脑后有反骨这样的话都冒出来了。

        老槐树正失落呢,觉得这一番表现,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下一刻心神就被吸引走了。

        只见得,楚留仙对着其说话的空旷处,空气中一阵水波状的纹路凭空浮现出来,最终一个仕装女子,面容端庄,仪态高贵,从虚空中迈出。

        楚留仙第一次以妖王法身对敌,不仅老槐树到了,连雨师妃也来了。

        这一妖,一神,表情都有些古怪。

        他们跟着楚留仙来此,半是担忧,随时准备出手相助;半是见证,准备见证一下妖王法身的威力。

        谁知道……

        楚留仙手掌一翻,开始敲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哎~~”

        自家公子见问,雨师妃怎敢不答,她为黄风妖默哀一下,旋即收拾情绪,道:“禀公子,属下以为,这黄风妖正是合适的妖将人选?!?br />
        老槐树捶胸顿足,楚留仙微微点头。

        “再看看?!?br />
        楚留仙说完,一顿足,腾空而起,向着炊烟处去。

        “等等属下啊~~”

        老槐树怪叫着,附身的老树枝叶零落一空,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一波绿浪,形成一条线,由破庙下,延伸至炊烟下村外。

        雨师妃原地一旋转,萤火飞散,香火缭绕,随着楚留仙而去。

        ……

        “这要如何是好?”

        黄风妖蹲在村口 庞大的金甲好像小山一样,若非驱动妖法引来黄沙覆盖,望之小丘,怕是早就惊吓到了村中人。

        他苦恼得不行。

        村是小山,村前有大河支流的支流为小溪,村后有山多野兽,虽不如妖山环境好,却也足可活一村老小妖。

        不过,那是以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前那不起眼的小溪断流;又数年,水井干涸;再逾记载,连山上的野兽都渴死了无数。

        一村老小妖,守着几十亩薄田地,饥、旱,日子着实是要过不下去了。

        “真是……好像啊?!?br />
        黄风妖蹲在村口,眼里面看着的是小村,脑子里则浮现出他那在黄沙千里深处的老家。

        以沙为窝,日升则太热,月起又太冷,一滴水贵如灵玉,一条命比纸还薄……

        要不是身着金甲不太方便,黄风妖都有抹眼泪的冲动,当然,那是想起当年的苦日子。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立志要成为大神通的妖王,改变命运。

        在村口蹲了良久,日薄西山时候,黄风妖终于站了起来,一步步向着村中走去……

        ……

        “我越看他越顺眼了?!?br />
        楚留仙在村外眺望村中,自语般说道:“你们觉得呢?”

        雨师妃如之前一般,从他身边浮现出来,矜持地点头。

        她毕竟是神祗,而且随着神力越发恢复,香火的支撑,慢慢地从黄昏中爬了出来,属于神祗的淡漠回归。

        今日之雨师妃,仿佛除了楚留仙事,其余种种如风过无痕,都无法在她的心中留下痕迹。

        有雨师妃,怎能没有老妖相槐树公?!

        老槐树很想表现他的存在感,明确他老妖相是怀山留侯妖王身边的得力心腹,这种场合他怎会缺席?

        问题是,这老货现在着实是开不了口,连凑趣也是困难。

        这小村子左近干旱多时,连命贱的妖怪都快活不下去了,何况普通的树。

        在楚留仙立身之处附近,老槐树豁出去找了半天,结果也只有现在这株连树皮都被扒了的歪脖子树勉强能够栖身。

        歪脖子树能活着就不容易了,能有多少生命力可供老槐树压榨,别说说话了,连凝聚出一张人脸来都做不到。

        逼不得已下,可怜的老槐树只能死命地摇着树枝,提醒妖王他老人家还没死呢,至于是赞同还是反对,那就别指望有人能看得出来了。

        楚留仙也没有听他意见的意思,凝望向村中,眼眸里倒映出一个个景象……

        ……

        一个身着黄金甲的高大身影,一寸寸地摸索村中土地,寻找水脉;

        “砰砰砰~~”金甲人双手倒持巨石,不住地向着地面上砸去,渐渐地整个人都被埋入土中,只有隆隆巨响声不住传出;

        满村的欢呼声里,金甲人腋下夹着两头死去的野兽,两手拖着另外两头,肩上也不曾空着,迈着沉重的脚步踏出村中……

        ……

        十余日的功夫过去,黄风妖再次蹲伏在村口,满心的欣慰。

        从一开始,村中小妖们惧之如虎,到现在小孩子都敢跟他玩耍,到哪里都有村民热情地打招呼,请他到家里吃饭,黄风妖觉得无比的骄傲。

        “要不是跟那个姓楚的家伙打赌,我都快忘了,我是要成为妖王的……”

        黄风妖叹息一声,斩去心中想要在村中过一辈子的柔软,继而开始期待楚留仙认输的灰溜溜样子。

        “等我成为怀山妖王,就把这村子妖怪都接到山上住去,保他们衣食无忧?!?br />
        黄风妖如是想着,站起身来,想要给村子里再开上一口水井。

        这里水脉的确稀薄,上段时间他耗尽妖力,几乎把地给凿穿了,才勉强弄出一口水井来,勉强能够活人,解除干旱那是不用想了。

        他的脚步还没迈出便已顿住,冷冷出声:“姓楚的,你现在才来 ,不嫌晚吗?”

        黄风妖身后,楚留仙的妖王法身悠然上前,与他并肩而立,眺望村中。

        半晌,楚留仙才摇了摇头,道:“黄风妖,你觉得赢定了?”

        “哼!难道不是?”

        黄风妖嗤之以鼻,“现在全村老小,都视我为自己人,敬我,爱我,难道还可能是你赢?”

        “哈哈哈~~~”

        楚留仙放声大笑,一步说话,一步举步,向着村中去。

        从他的背影处,一个声音传来:

        “水滴石穿,固是自然伟力,然失之震撼,终不如雷电之亟,令人敬畏;”

        “近之可亲可爱,到底不如畏威而怀德?!?br />
        “黄风妖,你且看我施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