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三戏黄风妖(五)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三戏黄风妖(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敢放了我?”

        黄风妖在石钟山里,眼睛瞪大,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怀疑是不是在耍弄于他。

        之前的接触中,黄风妖感受得清晰,楚留仙的实力与他相差仿佛,都是阴神境界的大妖。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楚留仙的天赋神通已经泄露出来,固然威力超绝,却没有那么容易再把他困住。他则不同,从头到尾连真正实力的万一都没有来得及展现出来。

        双方真要重新放对,黄风妖不觉得自己会输。

        楚留仙将他算计到现在的凄惨地步,黄风妖哪里会相信他是个傻子,又怎么相信他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啊?!?br />
        楚留仙轻笑着,道:“我就是要放你出来,想要报仇,想要我不跟你争那怀山妖王,我们就比较个三场吧,终是要让你心服口服的?!?br />
        他这话出来,黄风妖被震惊的心神又回了过来,想起楚留仙要收服他当妖将的屈辱,咬牙切齿地道:“你可别后悔?。?!”

        话刚吐出口来,黄风妖先后悔了。

        “咚~~~~”

        比之前恢弘十倍的钟声,延长十倍的时间,加在一起,就是百倍的痛苦。

        黄风妖惨叫到叫不出声,摔打到无力站起,以头抢地都是轻的,到最后恨不得就此死过去。

        在石钟山威能全开下,黄风妖这回连自绝的可能都没有,更是无暇去想楚留仙说要放他走又是真是假?!

        “石钟山这个天赋神通果然了得?!?br />
        楚留仙笑得欢喜,眼前石钟山放大又缩小,内里的动静寂然。

        “只可惜要将对手困在石钟山中却不容易,尤其是正面交手时候,更是难上加难?!?br />
        “并且,也不是将对方困入石钟山便是万事大吉的,还需要全力以赴。防止对方在第一时间爆发出强大实力,一举轰碎未曾彻底成型的石钟山?!?br />
        楚留仙沉吟着,信手一招,坚不可摧,如山如岳的石钟山就分崩离析,化作了无数的光点飘散开来。

        终究是神通之体,不是实实在在的宝物。

        “黄风妖的实力还差口气,外加邪佛儿的相助,这才没法第一时间打破石钟山,日后再以此神通对敌。不能太过大意,须得防范这一点?!?br />
        石钟山消失,露出其下一片破庙大小的凹陷。

        原来,之前石钟山笼罩的区域里,钟声回荡,威能叠加,就是连大地都承受不住,生生向下凹陷如海碗。

        这还是余**及罢了,仅此就不能知道真正石钟山威能集中攻击的黄风妖。他到底经受了怎样的轰击和痛苦?

        对此,楚留仙不曾看上一点,更不觉得有什么好得意的,他的心神犹自沉浸在自省当中。

        世人都知道公子留仙出身高贵。是世家公子,仙门公子,踏上道途后受到所有人看重,长辈辅助。同辈相助,敌人敬畏……

        在很多人眼中,拥有这些东西的楚留仙又是谪仙人跟脚。理所应当的就该有现在的成就。

        他们却不知道楚留仙的如履薄冰,一日三省。

        幸运的,也正是他们的不知道。

        这本就是最善意的谎言。

        不怕有人比你天赋高,出身好,得道多助,怕的就是这样的人还比你努力,比你更懂得自省……

        楚留仙沉吟片刻之后,心中有数了,这才低头看了一眼海碗般大地凹陷了,沉下来的烟尘都掩盖不住的一片金黄色。

        毫无疑问,那就是黄风妖的那一身金黄铠甲。

        “奇怪!”

        楚留仙眉头一挑,想到一个疑点。

        “之前石钟山威能爆发时候,也不见得这金色铠甲有何异象出?!?br />
        “若说其威能仅仅只能防备实实在在的攻击,那也不对?!?br />
        楚留仙想起那惨死后一身鳞片都被剥得干干净净的金鳞妖王,缓缓摇头。

        “若真是那样的话,黄风妖又何必大费周章,攻陷一座完全不适合他的妖山呢?”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br />
        楚留仙一边动念,一边举步,向着海碗陷坑中走去。

        三两步间,他就出现在昏迷过去的黄风妖面前,缓缓蹲下身去。

        黄风妖受了石钟山全部威能爆发的轰击,这会儿昏迷得不能再昏迷了。

        别说是现在,即便是再给他十天八天的将养,也未必能恢复到足以跟楚留仙一战的实力。

        黄风妖谨慎,楚留仙又何尝大意了?

        不先让他没有还手的能力,楚留仙又如何可能将他放出石钟山来?

        黄风妖之前还想着出石钟山后爆起发难,事实证明他真是想多了。

        楚留仙的手伸出去,按在黄风妖金色铠甲的头盔上。

        奇妙的是,黄风妖明明已经昏迷过去了,他头盔下五官依然为蒙蒙黄沙所笼罩,看不清楚面容。

        “这件黄金甲难道真是什么异宝不成?”

        楚留仙来了兴致,自从得到神妙无比的铜钟至宝后,他对这类东西的兴趣大增。

        “咔嚓~”

        他伸手一摘,头盔取下,“沙沙沙”的流沙声音入耳。

        妖力迸发下,保持着流沙不散的禁制溃散,头盔下的情况,却让楚留仙怔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头盔下竟然……

        “什么都没有!”

        此刻,躺在地面上的黄风妖就好像是一个金色盔甲笼罩的无头怪物,头盔之下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楚留仙挠头,他在取下头盔的同时妖力勃发,发现那头盔寻常,放在凡俗或者是了不得的传家之宝,战阵冲锋的壁垒,可在妖怪来说,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难道……”

        楚留仙想到一个可能,脸上不满异色。用最快的速度将妖力透入到金甲当中。

        这件金甲既然不是什么想象中的异宝,自然更无可能隔绝楚留仙的妖力,顷刻之间,金甲里的情况就尽数映入脑海当中。

        “这……这……这……”

        楚留仙满脸啼笑皆非,都有点怀疑他选这个家伙当作妖将,并且准备花费一番手脚收服他是对事错了。

        他此来,原本的目的只是将黄风妖除去,解决这一个新生怀山的麻烦。

        之所以不在主场作战,而是要在这破庙当中,半是设局。半是不想波及到那些小妖怪们。

        楚留仙中间改了主意,变杀为收服,不得不承认是看重这黄风妖够威猛霸道,一看就是冲锋陷阵的猛将一流人物。

        谁曾想……

        楚留仙的脑海中倒映出的景象是这个样子的:金甲之内的胸膛部分,空空荡荡;腰身部分,一无所获;粗壮的左腿里,一根毛也无……

        要不是最后楚留仙的妖力流转到金甲的右腿里,他还真怀疑是不是着了什么人的道,逮住的只是一个空壳子。

        在金甲的右腿里面。一个干瘪瘦小,老鼠一样的中年人蜷缩在那里,看上去就好像七八岁的饥民小儿营养不良,孱弱得一塌糊涂。

        他的脸上有两撇小胡子?;杳灾幸惨煌σ磺?,屁股后面拖着一条老鼠尾巴,灰黄色的脏兮兮样子。

        这就是“威猛无比”的黄风妖?!

        楚留仙摇头失笑,觉得这黄风妖还真是好玩儿。

        他算是明白了。感情黄风妖弄出这身金甲,声音隆亮得要震破耳膜,敢情都是假的。其真身当时一只天生就能操控黄沙,故而天赋神通也与此有关的异种老鼠罢了。

        “他这是自卑还是向往呢?真是有意思?!?br />
        楚留仙笑了笑,信手将头盔给这黄风妖重新安了上去,同时束缚黄沙,再次遮掩住本当时脸庞的地方。

        他这般做法,明显是不想让这头自卑又自尊到极点的老鼠知道他已经窥破了其隐秘。

        做完了这些,楚留仙袖手到一旁,目光远眺,静静地似在思量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远方天边隐隐有缕缕炊烟升起,寂寥无比,仿佛那炊烟的起处走到了末路一般,倍增苍凉。

        “啊~~”

        突然,黄风妖一声怪叫,从地上蹦了起来。

        他第一反应不是望向楚留仙,而是上下一阵摸索,确认了金甲在身,长出了一口气,就好像这金甲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一样。

        “喂,你想把我怎么样?”

        黄风妖的声音还是震耳欲聋,可是落在知道他本相的楚留仙耳中,却是那么的忍俊不禁。

        “不怎么样?!背粝苫故遣换赝?,只有一个声音从背影处传来,传入了黄风妖的耳中,“再跟你比较两场,要你心服口服而已?!?br />
        “哼!”

        黄风妖高大的金甲身躯站起,哂然道:“我伤势未愈,再打也不是你对手,你直接下手便是,何必羞辱于我?!?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天边炊烟起处,道:“你看那里?!?br />
        “嗯?”

        黄风妖循着他所指望去,心中不解。

        “第二场,不用动手?!?br />
        楚留仙这个时候,才回过身来,面对黄风妖。

        无他,可以控制住脸上表情,不至于失笑出声。

        当然,这样一来,难免的就表情有些僵硬,让黄风妖凭空生出高深莫测之感,有些发虚地问道:

        “你想怎么比?”

        楚留仙微微一笑,淡淡地道:“你我都想争那怀山妖王来当当,既然如此,那就比比,怎么才能当一个合格的妖王吧?!?br />
        “这也能比?”

        黄风妖惊疑不定,不知道楚留仙的葫芦里,又在卖着什么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