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戏黄风妖(四)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戏黄风妖(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阴我!~~~”

        天赋神通石钟山一出,钟鸣声中,由虚化实,浑然一座山石钟山罩落下来,从中传来黄风妖不甘的大吼声音。

        “你到底是谁?”

        黄风妖在石钟山里面做什么,外面的楚留仙单凭肉眼自然不得见,只能看到整座石钟山在剧烈地颤抖着,时不时地由内而外出现一个个突起,恍若有无数的杆长枪在里面攒刺出来一般。

        楚留仙哪里去理会黄风妖的吼叫,悠然上前一步,手掌翻起,按在石钟山体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石钟山这个天赋神通,他是第一次用于实战,各种玄妙并没有完全掌握,此刻怀着期待心情,心神循着滚滚灌注入石钟山的妖力,一起涌入其中。

        下一刻,石钟山内部的情况,如画面般从楚留仙脑海中浮现出来。

        在石钟山内部,浑身金甲的黄风妖固然是在不甘心地不断吼叫着,却不曾真的颓然,他时而保持着金甲的威武模样,时而化作黄沙,不住地冲击着石钟山的内部。

        楚留仙灌注妖力,稳定石钟山神通要是慢上个几个呼吸时间,说不准真的就被他打破了囹圄,就此脱困也说不准。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放弃?!?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身形不动,臻至阴神境界的妖王法身所有妖力,全无吝啬地灌入石钟山中,口中悠然说道:

        “你这样的谨慎之人,不尝试过所有可能,怎么会轻易地放弃呢?想要楚某人得意,跟你废话,好让你腾出试探脱困的空隙,太过天真?!?br />
        他的话传入石钟山中,内部上一刻还在化作黄沙,无头苍蝇般不住冲击的黄风妖猛地一滞。在石钟山内部现出身来,尖声道:“你认识我?”

        楚留仙言语中带出来的内容,以及之前破庙之中布局,无不体现出他对这黄风妖有足够的了解,赫然是针对其性格弱点来下手的,怎能不让黄风妖怀疑是否哪个旧识在找他麻烦。

        “认识?”

        楚留仙不管里面黄风妖能否看到,摇头失笑。

        他在妖域之中,何曾有过什么旧识?

        楚留仙妖力灌注如故,整座石钟山在飞快地膨胀起来,“轰”的一声。石钟山恍若真的钟形石头山,将整座破庙撑破,横亘在荒凉大地上。

        至于供桌上邪佛童子早就耗尽了灵力,乖乖地飞入自家主上体内了。

        在破庙被石钟山生生撑爆的轰鸣声中,楚留仙悠悠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黄风妖,我又何须认识你?我只要知道你做过什么便是了?!?br />
        “你杀金鳞大王,因水沙相克,你明明修为更在金鳞之上。却不下湖泊,而是先以黄沙生生填平湖泊,将金鳞妖王逼出方才下手,这是其一;”

        “金鳞妖王的尸体被发现在妖山之外。一身金鳞尽数被剥去。他显然不是自己逃到那里的,若有此能力,他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br />
        “十之**,是你黄风妖图谋金鳞妖王一身鳞片。又生怕为人搅局,在击杀了金鳞妖王之后还将他带离了妖山,确认安全再行下手?!?br />
        楚留仙顿了一顿。说出了结论:“这一切,都说明你很谨慎!”

        “那又怎样?!”

        黄风妖的声音从石钟山中传来,带出几分沙哑干涩的味道,好像被晒得干燥的沙子,于石磨上碾得粉碎。

        就在这句话之前,他做出了最后一次尝试,然而得到楚留仙全力支撑的石钟山坚不可摧,并且有无数的玄奥纹路在内部浮现出来。

        当那些玄奥纹路出现的时候,黄风妖的一击引得石钟山轰鸣,他整个人剧颤,无边的痛苦涌上来,连声音都控制不住了。

        黄风妖再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对话。

        他的确是好奇。

        黄风妖承认,楚留仙对他的分析无错,那跟之前的设局,现在的结果,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谨慎,所以在行大事前,发觉破庙有意,就不会无视之,你一定会进来?!?br />
        楚留仙好像没有听到之前那一声钟鸣一般,继续保持着悠然语调说着:“你谨慎,故而你的心神绝大部分都会集中在我的身上,不敢轻忽,总会有所疏漏?!?br />
        “你谨慎,所以即便是我随手一指,你还是会分神去探查,给我留下可趁之机?!?br />
        楚留仙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我只是没有想到,石钟山的威力,会这么大!”

        “预备的其他手脚,竟然用不上了?!?br />
        想到这里,以楚留仙的城府,亦不由得喜形于色。

        经过黄风妖的以身试法,楚留仙终于彻底掌握住了石钟山这门天赋神通的神妙。

        “不愧是源自那件铜钟至宝威能而诞生出来的天赋神通??!”

        楚留仙心情愉悦,状似随意地屈指在石钟山上一弹。

        比起现在石钟山的规模,他这一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起眼,连上面的一颗灰尘都弹不下来。

        黄风妖却绝对不会这么觉得。

        “啊~~”

        他惨叫一声,整个人弹起来,又重重地砸在地上,尘埃中满地打滚,叫声不绝。

        楚留仙的一指,竟是引得“咚咚咚”钟鸣声不断,震动着周遭方圆数里之内,无论是寻常飞禽走兽还是妖怪们都无法藏身,忙不迭地作鸟兽散。

        石钟山内部,钟声不断地回荡叠加,最后作用在黄风妖身上的巨响百倍千倍不止,恍若无数把小刀在脑子里不住地切割,连他这样的大妖都承受不住了。

        “停下,快停下!”

        “该死的,你为什么处心积虑地要对付我,你受谁指使的?!”

        “啊啊啊,痛死我了?!?br />
        黄风妖声嘶力竭,每一个字都湮灭在恢弘的钟声当中,比起蚊蚋大不了多少。

        不过石钟山是楚留仙的天赋神通,置身其间的黄风妖所有举动也都掌握在他心中,自能听得清晰。

        楚留仙袖手于后,没有再出手,等黄风妖好不容易缓过气来,他才淡淡地说道:

        “你去怀山,我亦去怀山,怀山只有一座,也只能容得下一尊妖王?!?br />
        这话一出,“呼呼呼~”无形的风在陡然安静下来的天地间回旋着,绕着楚留仙,绕着石钟山,掠过此处,向着远处去。

        楚留仙说这话时候意态悠然无比,好像他只是说了巧遇,然后准备一起吃顿饭一样。

        黄风妖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他悲愤无比地吼道:“你想跟我抢怀山妖王?!”

        “怀山妖王新立,当是左近最为孱弱者,虎山大风、曲山地龙、乌山青老,三尊妖王成名日久,不好轻辱,捏柿子挑软的,理所应当?!?br />
        楚留仙话里面的内容有“理所当然”,他现在摆出来的姿态也是理所当然,就差直说“我就跟你抢”了。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你动手吧?!?br />
        黄风妖的声音低沉下来,满满的不甘心。

        他自认实力不会比外面那个家伙差,只是被人算计,为其神通所险,现在一切成空,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欲为妖王,还缺一妖将,我看黄风妖你就不错?!?br />
        楚留仙还是淡写轻描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让黄风妖勃然大怒。

        “你休想!”

        “有什么手段就用出来,想让我给你当妖将,想都别想?!?br />
        黄风妖自认必死,这语气就半点不客气了。

        若不是之前的教训太过惨痛,让他怎么都下不了手去再轰击石钟山,他早就动手让楚留仙看看他的愤怒了。

        妖怪本就是天生天养,最喜自由,若非心服口服,想让黄风妖这样的大妖,奉楚留仙为主,如何可能?!

        就在黄风妖想着是不是自我了断,好不受那钟声折磨的关口上,楚留仙的声音适时地传入他耳中。

        “你不服?”

        “那这样吧……”

        黄风妖脑子里浮现出楚留仙皱眉思考的样子,下意识地停下了自我了断的手段。

        无论是人是妖,求生之念,终无二致。

        “我们比较三次,这是第一次?!?br />
        “若是三次皆败,你黄风妖便奉我为主,我们去取了怀山。我为妖王,你是妖将?!?br />
        “总是要让你心服口服的?!?br />
        楚留仙这番话说完,黄风妖几乎有挖耳朵的冲动,不敢置信地反问道:

        “你敢放了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