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三戏黄风妖(三)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三戏黄风妖(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砰~砰~砰~~~”

        伴着金色大脚,整座破庙都在震动,仿佛是一座山在迈入破庙里。

        金色大脚的主人身材高大,头顶几乎是擦着庙门的顶部,发出令人倒牙般的摩擦声音。

        庞大身量带来庞大的阴影,影子仿佛又着生命一般,爬过整个破庙的地面,笼罩在楚留仙的身上。

        这个时候,楚留仙恍若才察觉到对方的存在,缓缓抬起头来。

        “倒是威武?!?br />
        楚留仙的眼中,倒映出了一个金甲人威武雄壮的身姿。

        那是一个高近丈许,通体金色铠甲,无处不在演绎着什么叫威武,什么叫雄壮的存在,那擂鼓般的脚步声,更是说明其身体极其沉重,往往这也代表着雄浑无匹的力量。

        这么个金甲人,就这么走到篝火前丈许的地方,居高临下地看向楚留仙。

        破庙中的气氛,顿时沉凝起来。

        金甲人沉默,楚留仙则微微一笑,仿佛感觉不到如即将爆发火山般的压抑气氛,淡淡出声:

        “黄风妖?”

        金甲人顿了一下,有个抬头的动作,浑如通体纯金铸造的头盔下,露出一片沙蒙蒙。

        没有轮廓,没有五官,除了一片沙蒙蒙,有黄沙在不住流淌变形之外,什么都没有。

        看到黄风妖如此模样,楚留仙眉头一挑,有些不解。

        “他的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需要如此遮掩?亦或是那是此妖的一个弱点?怕为人知?还是这里面隐藏了他的某个手段?”

        须臾之间,各种可能如流水般地在楚留仙的脑海中当中闪过,形诸于外的不过是一挑眉,旋即归于了平静。

        “你又是谁?”

        黄风妖这话无异于承认了身份,接着警惕出声:“你在等我?”

        楚留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很有掩耳朵的冲动。

        这厮声音震耳欲聋。跟其身量无比的相称,震得破庙隆隆作响,好像下一刻就会坍塌下来似的。

        若不是楚留仙在进入这方破庙之前。就以妖力散去了所有尘埃,这会儿破庙里尘雨都要下下来了。

        受这声音影响做大的便是原本供着佛像的供桌了。它“吱吱”作响,若不堪重负。

        黄风妖听到了这响动,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供桌上面,扭着头金甲摩擦有声,道:“这破庙竟然还有佛像,谁来拜它?”

        楚留仙用妖力封闭了部分听觉,总算勉强适应了这厮的大嗓门。

        他悠悠然地收起书卷。站了起来,面对黄风妖,道:“荒郊野外,化外之地。有庙有佛,楚某人进来礼个佛,跟阁下没有关系,倒不是在等你?!?br />
        “不过……”

        楚留仙顿了一顿,看着黄风妖。意味深长地道:“黄风妖你的丰功伟绩,楚某人倒是听闻过?!?br />
        黄风妖本就是随口一问,此刻闻言神色一动,微微上前半步,似有凝重。

        对楚留仙之前那句话他倒是没有怀疑。毕竟他会在这里止步,也是在外面察觉到这座破庙似有古怪,内里更有浓郁的妖气,显然有大妖级别的存在在此。

        “看来应该是跟怀山无关,想拿新晋位的怀山妖王当还弱小,怎么敢出来迎敌,定是在自家妖山里匆忙布置,胆战心惊吧?!?br />
        “只是这位……”

        黄风妖心中凝重,看着隔着一堆篝火,相距不过丈许的楚留仙,有些警惕。

        “真的只是偶遇吗?”

        一边想着,他一边随口应道:“尊驾听闻过什么?黄风初来乍到,当没有什么能入尊驾之耳才是?!?br />
        说话的同时,黄风妖亦不忘环顾左右,打量这座破庙,并且始终保持着距离来时庙门在一条直线上。

        楚留仙毫不掩盖地显露出一身妖气,显然不是易与之辈,他黄风妖亦不敢太过分神查探,只能保证他来时候走的路线上没有布置,没有陷阱。

        真有个万一需要离开,这条路线自然最是安全。

        “金鳞大王,身死道消,洞府为黄沙所埋,一身金鳞亦为了扒去,方圆百里之内,谁人不知?”

        楚留仙还是保持着一副自然样子,一身妖力也没有动用的迹象,好像真的只是在闲聊,“楚某先前曾见天边黄沙滚滚,席卷而来,方才知道是尊驾所为?!?br />
        “楚某人闲云野鹤,不想跟尊驾这样有抱负的大妖有什么瓜葛,故而避入此庙,不曾想还是与尊驾照面了?!?br />
        楚留仙说着,两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的语气固然示弱,但黄风妖也不敢小觑于他,即便是在破庙之外,黄风妖还在高空中呼啸而过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楚留仙身上浑厚的妖力,妥妥的大妖级别。

        这样的存在,黄风妖如何敢无视之?

        “偶遇是缘,尊驾又何必介怀?!?br />
        黄风妖语气转柔和,伸手一指供桌上佛像,道:“这佛门不是最讲究缘法吗?黄风与尊驾这是有缘啊?!?br />
        楚留仙脸上也带出笑容,心中却是嗤之以鼻:“有缘?你想多了,我这是料定你会进来?!?br />
        黄风妖心里面一样在转着念头,多少安心下来:“这不知名的大妖倒也说得没错,他怎么会知道我会进来,这个破庙应该没有问题?!?br />
        “不如就在这破庙上过上一夜,明日里上怀山,夺了妖王来做,手下也不能没有妖将,这大妖看起来就不错?!?br />
        “嗯,长得不错 ,不会丢了我的名头?!?br />
        楚留仙要是知道这黄风妖脑子里转着这样的念头,非得无语不可。

        妖怪是最讲实用的群体,竟然有像黄风妖这样“以貌取人”之辈存在,真是咄咄怪事。

        楚留仙自然不可能晓得,只是对着黄风妖的谨慎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不知道对方姓名,故而以黄风妖称之,不曾想着厮竟然坦然认下?;棺猿啤盎品纭?,这个脸皮,这个小心。算是难得得很了。

        两妖各怀鬼胎地笑完,黄风妖正准备招呼楚留仙坐下。谈上一谈,看看能不能折服其为手下妖将。

        这个时候,楚留仙忽然开口道:“黄风兄,佛像有灵,却不能这么以手指之?!?br />
        “呃?”

        黄风妖哑然失笑,目光下意识地就瞥向了供桌上佛像。

        那座佛像他之前就有扫过,乃是一尊残破的金身佛像。年久失修,看上去可怜得很。之前黄风妖的心神都在楚留仙的身上,倒也没有太过细看,只是隐约记得是一个孩童模样。

        听得楚留仙这么一说?;品缪乱馐兜赝サ耐?,心里面还在琢磨,到底是哪家的佛陀菩萨,会是童子模样。

        整个破庙黄风妖基本都查探过了,只有这尊佛像因为在楚留仙之后。在未确定敌我的时候,他不好释放妖力,免得引起什么误会。

        这回,随着视线落诸其上,黄风妖的一缕妖力随之触碰到佛像。

        下一刻?;品缪鸺滓徊?,心中大叫不好。

        在供桌上,那座残破童子状佛像在触碰到他目光,接触到他妖力的时候,仿佛瞬间活转了过来,一手竖在胸前,一手如翻掌要覆盖下来。

        它的脸上,一半流露出佛陀般悲悯,似在怜悯众生皆苦;一半邪气毕露,鬼气森然。

        半是佛陀,半为邪魔。

        邪佛童子!

        供桌上的佛像,赫然就是楚留仙座下仙灵鬼——邪佛儿。

        四面相对,黄风妖都没有来得及想这佛像是怎么回事,是否跟楚留仙有关,只是本能地调动妖力。

        他本就是触不及防,绝大部分心神都还在楚留仙身上,哪里能快过早在等着他的邪佛童子?

        但闻得——

        “唵~嘛~呢~叭~咪~吽~”

        一字真言,一声轰鸣,若是黄钟大吕,晨钟暮鼓,在深山兰若,蓦然响起。

        黄风妖的身形一颤,再颤,刚刚鼓荡起来的妖力一滞,竟是提不起来。

        在他的对面,供桌之上,邪佛童子显露出本相,有几分萎靡之态,显是筋疲力尽了。

        从刚成为楚留仙灵鬼到现在,多少时日过去,邪佛童子的品级、修为一天天上涨,时至今日,终于能完整地诵出六字真言了。

        这六字真言,归根结底在一个“镇”字,镇压的镇,镇压之力!

        六字真言一出,邪佛童子脱力,黄风妖有那么一刹那的功夫,妖力尽数被镇压,调动不得。

        真要是剑拔弩张的战斗,有了准备,黄风妖自不然这么容易就着了道,即便是现在,邪佛童子也远不是他对手,一身灵力尽出短时间内没有再战之力,只是换得了一刹那的时间。

        这一刹那,邪佛童子自然不可能奈何得了黄风妖,问题是,旁边还有楚留仙在。

        忽然,“咚~”的一声钟鸣,楚留仙出手了。

        钟鸣不觉,楚留仙身形一动,臻至阴神境界的妖王法身全力爆发,滚滚妖气冲天而起,径直轰破了破庙之顶,泄露出漫天星光笼罩下来。

        他一只手掌高高举起,豁然压下,仿佛要一击轰碎黄风妖的天灵盖。

        黄风妖从僵硬中回转过来,被镇压了一瞬的妖力重新鼓荡,怒火更是要将他点燃,就要怒喝出声。

        楚留仙的手掌要是继续落下,势必来不及,黄风妖妖力既恢复自由,这点空隙他足有几百种方式可以脱身。

        偏偏在这个时候,楚留仙手掌一顿,轰然而下之势一顿,代之的是钟鸣愈浓,一座石钟自掌中凭空浮现,将黄风妖结结实实地罩在其中。

        天赋神通——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