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妖王法身

    第一百八十二章 妖王法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妖王啊~~~”

        老槐树抬头看着空空荡荡的真龙皇座,感慨良多。

        他眼中闪过一道翠绿的光彩,好像是槐树当春时候,发出的第一芽嫩枝一样。

        透过这道绿光映入老槐树眼中的世界,与一众小妖所见截然不同。

        这槐山,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妖王,最后一个槐山妖王不是别人,就是他老槐树的老祖宗。

        那些小妖天生天养,上无渊源,下无根基,中间连槐山都没有走出过,自然与老槐树没得比较。

        “真美??!”

        老槐树眼中,那空空荡荡的真龙皇座上空处,有无数道的细线纠缠其上。

        这些细线一头连着真龙皇座,另外一头则对应着每一个呼喊着妖王的小妖,其中一条,就在他老人家的头顶上延伸出去。

        随着楚留仙的突然离去,真龙皇座上的妖气细线散落开来,一开始如乱麻般窜动,最后集中起来,向着山巅那块青石下一个猛子钻了进去。

        毫无疑问,这是因为,槐山新任妖王——公子留仙,就在那里。

        “妖气承接,本命相连,气运贯通?!?br />
        “这位公子啊,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这等凶恶,今日之后你都是我槐山妖王,气运相连,看你如何下杀手?!?br />
        老槐树很是得意,他做的这么许多,不就是为了保全槐山一众小妖怪嘛,现在目标达成了。

        除非,新任的槐山妖王拼着气运大衰弱,不然这屠刀妥妥的举不起来了。

        老槐树那个得意啊,只是这事能做不能说,不然他恨不得跳起舞来,喊得全槐山的妖怪们都知道他老槐爷有多么的睿智。

        嗯,前提是他不知道,从头到尾,楚留仙等人压根就没有对他们不利的意思,若是不然,怕是他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散了吧,散了吧?!?br />
        老槐树心里面那个痒痒,生怕再呆下去会忍不住把心中得意倾述出来,连忙回过身,冲着还有点弄不清楚情况的一众槐山小妖挥了挥手,道:“过几天,大王就会再出来跟大家见面的,现在都散了?!?br />
        一众小妖浑浑噩噩,听着老槐树的话顷刻之间从槐山之巅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老槐树和小孔雀,还有巡山妖三妖。

        至于雨师妃,则在楚留仙消失的同时,就无影无踪了。

        “那个啥……老槐爷~~~”

        巡山妖一脸疑惑,凑过来,问道:“俺怎么觉得有点不对?!?br />
        “什么不对?”老槐树哪里有心思听他废话,眉头一挑,没好气地说道。

        “就是怪怪的?!毖采窖飨允且桓雒谎哿Φ幕?,挠着头道:“那个**怪……,不,大王,以前俺一直不喜欢他来着,怎么刚刚就觉得他……觉得他……”

        可怜这小妖一辈子没见过啥世面,连字都不识得,“觉得他”了个半天,才终于想出个合适的词儿来,兴奋地道:“好高,对,就是这个,觉得咱大王好高??!”

        他没有注意到,老槐树的神色陡然认真了起来,脱口问道:“有多高?”

        “多高???”

        巡山又苦恼了,眼看老槐树就要抓狂了,他才又想到了合适的词儿,喜笑颜开地道:“好几座槐山那么高呢?!?br />
        这回话说完,巡山妖就注意到了,老槐树看他的眼神儿都不对了。

        “怎……怎么了?”

        巡山妖忐忑地问道。

        “没,没什么,好几座槐山那么高就对了?!?br />
        老槐树目光愈发地古怪,打发了巡山妖离开后,自个儿摇头失笑了,自语出声:“没想到,巡山这小子,竟然是一只天才妖,真是妖不可貌像啊?!?br />
        “干爷爷,你说什么?”

        小孔雀听到了,只是实在从巡山妖身上看不出哪里跟“天才”两个字能凑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道。

        老槐树摸着干孙女儿的脑袋,笑着道:“巡山那小子能有那种感觉,证明他的妖气和气运和咱新妖王联系紧密?!?br />
        “搞不好,哪天这小子,就是咱槐山妖的妖将了也说不准?!?br />
        小孔雀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里面爬满了怀疑之色,道:“巡山,他……将军?”

        老槐树也觉得不靠谱,不过老祖宗留下来的说法就是这样啊。

        一老一小,面面相觑了片刻,还是决定把这茬儿给忘了吧。

        老槐树回过头来,望着那片青石,目光仿佛要透过青石,看穿下面某处楚留仙闭关的地方,好半晌,期待地道:“不知道咱大王出关后会是什么样子,真是期待啊,多少年了,槐山,又有了妖王?!?br />
        ……

        寄托了老槐树,乃至于槐山无数小妖期望的楚留仙,这会儿情况可不怎么好。

        “天之玥,不愧是天上的神珠,真是……”

        “硬??!”

        楚留仙都有破口大骂的冲动了。

        他身处在一处简陋的静室当中,是之前就让七十二地煞道兵在山巅之内开凿而成的,防的就是吸收天之玥时候,受到意外的干扰。

        意外干扰没有出现,倒是那天之玥极其桀骜,足足七天时间过去了,依然是硬邦邦的珠子一块,没有融合的意思。

        “哼,我就不信,奈何不了你?!?br />
        楚留仙并没有颓丧的意思,眼中精光迸射,盘坐在石床上,双手高举过顶,恍若在接引什么入体。

        这几日功夫下来,楚留仙虽然没有妖族的修炼功法,更不曾询问过老槐树,那自从他成为妖王后就连接到他身上,并且不住灌注妖气入体的细线是什么东西,却不防碍他利用其来消化天之玥。

        “天之玥,既为妖族所生的天材地宝,终究还是要通过妖气来吸收?!?br />
        “天之玥入体,那是承认了我妖王的身份,既是妖王,理所当然的就是妖族一员,果然规避了天地规则中对人身的特殊待遇?!?br />
        “现在,差不多了?!?br />
        楚留仙目光一凝,双手豁然向下,最后猛地凝于丹田。

        “隆隆隆隆~~~”

        滚滚漆黑如墨的妖气倾泻而下,如瀑布一般,涌入丹田处。

        那里,一颗明亮如月华所凝聚的珠子颤动了一下,在滚滚妖气下,终于开始消融。

        这一幕,就好像一个傲娇的孩子,怎么都不肯听话,突然闻到了母亲的味道,虽然还是摆出一副不愿的样子,却乖乖地张口吃饭了。

        这一刻,槐山之上,所有的妖怪脚下都是一软,无论是在坐着什么,都在刹那间觉得浑身乏力,好像有什么东西透过冥冥之中不可见的渠道,被抽离开了自家身体。

        所有妖怪之中表现最好的就是老槐树和小孔雀了。

        小孔雀哎呀一声,从老槐树的本体上掉落下来,睡眼惺忪还弄不清楚情况;

        老槐树一个踉跄,好在有拐杖支撑着,这才没有丢人现眼。

        最惨的就是被老槐树称之为天才妖的巡山了,他怪叫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昏迷过去,从山巅一路向下滚下去,不知道压坏了多少花花草草。

        “干爷爷,这是什么情况?”

        小孔雀好不容易弄清楚这不是她睡迷糊了自个儿掉下来,连忙发问。

        老槐树当然知道是什么情况,除了那新任妖王之外,还有谁能抽尽一山小妖的妖气。他笑着说道:“没事,好事?!?br />
        ……

        是好事吗?

        当然!

        楚留仙眼睛里愈发地明亮起来,这回不再是无想空念秘法蕴藏起来的精神,而是一种精气神从未如此饱满的神光。

        在他体内,再是不甘,天之玥也在妖气当中彻底消融。

        在那一刹那,楚留仙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从石床上站了起来。

        站起身来的楚留仙闭着眼睛,浑身在颤动,眉宇间从紧皱如山川,到渐渐平复下来,最后归于喜。

        “我懂了?!?br />
        “原来是这样?!?br />
        “一重妖王变,哈哈哈,果然是一重变化一条命?!?br />
        楚留仙大笑出声,豁然睁开眼睛,举步,向前踏出了一步。

        诡异无比的,这一步踏出,楚留仙自身依然留在原地,甚至连踏步向前的动作都不存在,只是一道朦胧模糊的人形影子,从他的身体里面踏了出来。

        “我的妖王变,会是变成什么样子呢?”

        “真是期待??!”

        楚留仙仿佛回到了当初真灵成就的日子里,无比地期待着自家真灵是个什么模样。

        同样的,妖王变,多出了一个变化为妖王的神通,除了一重变化一条命之外,还有的便是妖王身份凝成的那个变化法身。

        这个法身,将是楚留仙以妖王身份,在这块妖域中纵横的本钱,如何能不期待?

        转眼间,那个从楚留仙体内踏出来的模糊影子渐渐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个人!

        那是,另外一个,楚留仙!

        在妖王法身成就的时候,楚留仙心中一动,做出一个拂袖的动作。

        如之前一般,真身不动,拂动袖子的是那新成就的妖王法身。

        随着妖王法身动作,滚滚妖气从袖中涌出,扑在对面石壁上“嗤嗤嗤”有声。下一刻,原本粗糙的石壁,变得如镜面光华,倒映出静室当中景象。

        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最先倒映在镜面石壁上的是楚留仙真身向前踏出一步,合二为一,融入到了妖王法身当中。

        静室之内,只剩下新任的槐山妖王。

        “哈哈哈哈~~~~”

        蓦然间,奇光异彩,从妖王法身当中迸发而出,清晰地倒映在镜面石壁上,看着镜中人,感受着体内变化,楚留仙仰天大笑,非如此,不足以宣泄出心中畅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