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妖王?。?!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妖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梧桐木里?”

        楚留仙暗暗点头,有此宝在,怪不得老槐树会将天之玥藏于其中。

        活生生一只小孔雀,为多位大妖追杀,都安然无恙,这梧桐木的神妙可知?;钗锒伎梢砸氐奶煲挛薹?,遑论一枚天之玥。

        “就是在这里?!?br />
        老槐树愈发地得意,走上前去,拍了拍那截梧桐木树桩,志得意满地道:“救下干孙女儿后,老头子就在想,那枚天之玥能在我们手上保存那么长的时间,无非是穷乡僻壤,没有像样的大妖过来,从容我们藏到现在?!?br />
        “有了这梧桐木就不一样了,就是一方妖王过来了,只要老头子不说,他就休想找到天之玥?!?br />
        楚留仙一阵无语,不过这回这老妖倒真有得意的资格。

        “咳咳~~”

        楚留仙原本还在忍着,只是老槐树得意忘形,没个完了,只能轻咳数声,提醒一番。

        老槐树听懂了,张了张嘴巴,没在说话。

        “呃~”

        他老人家挠了挠头,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楞是没有开启梧桐木,启出天之玥。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有些弄不清楚情况,还没等他开口问呢,小孔雀一点敬老之心都没有,喘匀了气就拨开老槐树,没好气地道:“干爷爷,你让开吖,别挡着人家?!?br />
        老槐树讪讪然地让开,小孔雀两只小手再次摆出花瓣般的姿势,轻轻地点在梧桐木上。

        霎时间,绚烂之光再现,映在楚留仙的脸上,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虽然看不见,楚留仙却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敢情,老槐树压根就打不开梧桐木,之前完全是白费表情。

        楚留仙很快就把这老妖给忘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梧桐木变化上。

        在梧桐木上,一个光团悬浮出来,滴溜溜地旋转着,甩出无数光晕,好像花雨一般。洒落下来触及地面。仿佛真的雨水融入土石中不见。

        “梧桐木果然奇妙,不愧是天地灵物?!?br />
        楚留仙看得啧啧赞叹,原来所谓的梧桐木存天之玥。相当于融入其中,并不是真的裂开,玄之又玄,恍若遁入了一个神妙的空间当中,怪不得纵是孔雀本族的大妖都无法察觉。

        很快,连梧桐木都无法吸引楚留仙的注意力,在梧桐木上方,无数的光晕被甩出去后,终于露出了其中掩藏之物的本相。

        “这……”楚留兄眼中迸发出精光?!啊褪翘熘h?!”

        在他的眼中倒映出一个景象,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光华流转又不浮于表面,恍若液体在内部流转,有柔和到极致,又纯粹到妖孽的奇异感觉。

        小孔雀眼眸流转。也流露出与天之玥般的光泽,只是多出了几分狡黠之意。

        她往楚留仙处望了一眼,细细的贝齿咬在红嫩唇瓣上,吃力地将双手一引,没有反应。再咬牙,轻叱出声,天之玥终于动了。

        古之神珠,蕴含一重妖王变化的神物不甘愿地动了,向着楚留仙所在方向,缓缓地漂浮过去。

        这一幕出现的时候,老槐树直翻白眼,心想果然是女生外向。

        他老人家偶尔想缅怀一下,观赏一下天之玥这件妖族宝物,小孔雀倒还是有孝心地,提个百八十个条件就会把梧桐木开启,取出天之玥来。

        只是吧,这小丫头永远是把天之玥往梧桐木上一扔,打着哈欠喊着好累补觉去了,哪里还会这么乖巧地送到手边上来。

        “女大不中留??!”

        老槐树感慨一下,也就罢了,不奢望自个儿能得到那待遇。

        楚留仙则安之若素,更没有注意到小孔雀偷偷瞥过来的期待目光,稍稍点头示意后,便伸出手来,接住了缓缓落下的天之玥。

        小孔雀失望地低头,自个儿玩自己的小手去了。

        楚留仙倒不是有意冷落,的确是无暇去顾及这小女儿情绪了。

        在天之玥一入手后,他就发现,之前预设的种种方案都不适用了,心想:“看来只能按照老槐树的方法来做了?!?br />
        天之玥入手之后,倒没有想象中的挣扎,反过来,它就好像感觉到了温暖一般,不住地往着楚留仙的手心里钻去。

        楚留仙甚至能感应到,天之玥如有生命似的,神珠转动都带出几分欣喜的意味。

        “可惜……”

        天之玥再是如何,楚留仙怎样配合,最终都不曾让它进入体内一寸。

        数个呼吸的时间过去,天之玥安静下来,仿佛是努力地争取糖果的孩子一无所获,满满的失望萦怀。

        楚留仙见状,不由得也叹了口气。

        他何等人物,在得知到天之玥存在后,就在心中盘算过各种手段,岂会将希望都寄托在他人身上?

        只是,现在的现状证明那些预设方案都是无效,人身在这方妖域当中,依然受天地规则束缚。

        楚留仙手一攥,将天之玥握在手心,抬头望向老槐树。

        “老人家,我们这就开始吧?!?br />
        ……

        后面三天的时间里,这座名为槐山的妖山彻底陷入了沸腾一样的状态。

        老槐树亮出槐山数代之主的身份,以他在槐山小妖当中的威望为支撑,直接宣布:槐山,将有一位新的妖王!

        三日之后,就是妖王就位的日子,一山小妖,要尽数前往朝拜,觐见妖王。

        “妖王……,他会不会吃了我们?”

        一个老虎成妖,脑袋还是老虎样子,身子化作人形,双手虎爪抱着虎头,在那瑟瑟发抖。

        ……

        “妖王肯定要有妖妃吧,那一定是我了?!?br />
        一头白鹿精临水自照,觉得头上鹿角性感,面上鹿唇丰厚,定能迷得妖王五迷三道。

        ……

        “我们不会要上战场了吧?”

        “以后会有肉吃吗?”

        “隔壁山的骨妖抢了我的阿花,妖王会帮我抢回来吗?”

        ……

        槐山要有妖王了的消息,在这座小小的妖山以飞快的速度传播着。每一个小妖都收到了这个消息,没有一个产生反对,或者是别的意见,只是一个个都在脑子里绕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时间,很快就过去。

        三天之后?;鄙街?。

        平日里的清静变成满满当当的小妖。他们一改平日里的喧闹,诡异地安静着。

        令人不由得肃穆起来。

        众人之中,只有老槐树一人现身出来。就站在青石之前,拄着拐杖看着众小妖。

        里面在嘀咕:“乖乖,把神道时代的祭神礼乐用在妖王登位上,这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吧?”

        下一刻,老槐树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猛抬头,不自觉地嘟囔出声:“不是吧……”

        所谓的妖王登位,老槐树没有参与,他就负责最后的群妖朝拜。借着这一点让这方天地承认楚留仙为妖王,具体的登位排场什么的他也一头雾水呢。

        在老槐树头顶上空,同时也是青石、雾气之上,一个如鹤唳、似凤鸣的声音响起,继而连带着老槐树一起,所有小妖齐抬头。只见得一只美丽无边的孔雀在盘旋而下,尽展身姿。

        美丽孔雀的过处,雾气不住地消散,青石之上的空间一阵扭曲,一个人影从中浮现了出来。

        拾阶而上。步步高升。

        老槐树为首,一众小妖不由自主地为孔雀引走了目光,顺理成章地落到了那个背影上。

        楚留仙的背影。

        青石最高处,真龙皇座威严地矗立在那里,霸气外露,偏偏让人感觉到好像缺了点东西,嗯,缺一个人能配得上它的人。

        那人,正在一步步地靠近过来。

        真龙皇座之后,一个端庄美丽的女子,双手按在古筝上,十指如轮,奏出一曲天籁。

        在她身后,有光晕一轮,散发出黄昏一般的风光,其中有恢弘礼乐流淌而出,呼应琴曲,陡然就生出了神圣的味道。

        一步,两步,三步……

        楚留仙静静地攀登着,七步过后,面前就是真龙皇座。

        雨师妃将双手从古筝上移开,起身,行礼。

        她身后黄昏界中礼乐骤隆,转为隆重之鼓乐,如声声吹促,请妖王就位。

        华丽孔雀低飞,一个转身落在真龙皇座另外一边,重新化作人形与雨师妃相对而立,拱卫、侍奉在真龙皇座之侧。

        楚留仙缓缓转身,背对真龙皇座,面向槐山群妖。

        伴随着他转身的动作,身上朝阳法袍如在燃烧,迸发出万道金光,如日之东升,让人不敢直视,,下意识低头。

        “我等以槐山妖众之名,恭迎尊驾,就位妖王?!?br />
        随跪拜,一字不改地齐声高呼。

        楚留仙在高呼声中缓缓落座,居高临下地望向青石下拜倒一片,只觉得有无形的力量,下起槐山,上接天穹,笼罩在他的身上。

        “这就是一山妖众认同,得天地承认,晋位妖王吗?”

        楚留仙眼睛略眯了一下,顿时觉得握在手中的天之玥颤动了一下,有莫名的变化正在酝酿、萌芽。

        “拜见妖王~~~”

        “祝妖王纵横无敌,寿与天齐?!?br />
        槐山妖众,三跪九叩,按老槐树所传古礼,拜妖王。

        当最后一拜,最后一喊结束,楚留仙周身一颤,眼前的天地,蓦然就变得不同了。

        此前,恍若是隔着一层纱在看世界;

        现在,则是真身进入其中,不再分得彼此。

        与此同时,无数的讯息,从莫名地地方流淌出来,直接灌入他的脑海中。

        楚留仙无法分出半点心神去关注那些,只来得及一抬手,让众妖平身,下一刻,他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真龙皇座上。

        一个呼吸之前,天之玥剧烈地颤动了一下,没入体内不见,无形的变化爆发。

        楚留仙哪里还敢停留?

        槐山之巅,众妖起身,看着空空荡荡的真龙皇座,一种名为敬畏的东西,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

        妖王二字,又岂在口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