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八十章 梧桐木

    第一百八十章 梧桐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也是妖!”

        这四个字入耳,楚留仙心中剧震,仿佛有一声声的惊雷在炸响,耳中尽是轰鸣之声,恍若有新的天地重开在他面前。

        心神剧震下,楚留仙没有内视心湖,不然就会发现残破如一潭死水的金色心湖空间里,有水波微微荡漾,湖面更是不可察觉地上涨了一丝。

        仅仅四个字,就有这样的威力。

        楚留仙冥冥之中觉得,这里面蕴含的道理,颠覆了很多故有,又上合天意,好像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只是过往都被太多的东西遮挡在以前,恰似一叶障目,不见这万妖群山。

        毫无理由的,楚留仙走神了。

        他猛地想起王赐龙王二少,心想若是这厮在的话,听到这里怕是会脱口而出:“那岂不是人妖?”

        楚留仙自失地一笑,摇了摇头,回过神来。

        “请详细说说?!?br />
        楚留仙拱手一礼,请教老槐树。

        老槐树这下彻底得意了,不是不想卖关子,他想来着,只是到口的话不说出来,不吐不快。

        “人,生而有灵智,三魂七魄,七窍能通,上中下三丹田对应天地本质,更有周身窍穴呼应周天星辰?!?br />
        “然而,从本质上而言,无非是天地间一种生灵,与飞鸟,与游鱼,与草木,又有何异?”

        “连鲁钝如无知无觉的石头,虚妄如脚下的影子,都能成妖。身为天地灵长的人,又如何成不得妖?”

        老槐树一番振聋发聩的话道出来。真是字字珠玑,发前人之所未发,直接揭开了新天地之帷幕。

        楚留仙在咀嚼了一番其中道理后,亦深以为然,同时诧异地望了老槐树一眼,开始怀疑之前是否看走了眼,这老妖竟有内秀不成?

        看老槐树的样子,之前的表现。着实是不像啊,但这番话又做不得假。

        楚留仙这是太不了这老妖呢,他刚刚要重新对其审视的时候,老槐树意犹未尽地补充了一句:“我家老祖宗就是这么说的,老头子觉得很有道理呢,公子以为然否?”

        “呃~~”

        楚留仙坚决地收回目光,摇了摇头。很认真地道:“老人家高见,楚某深以为然?!?br />
        “只是……”

        楚留仙斟酌了一下,道:“楚某人过往也曾见过那人族妖修,以人身而修妖法,或有练就一身惊天动地神通者,然以楚某人观之。他们依然是人,而非是妖?!?br />
        这就是他心里面最后的一个疑问。

        妖修多有,他们大多也为了获得力量,弄得自身人不像人,妖不像妖。妖修在大道上的阻碍且不提他。至少他们并没有产生本质上的变化,让人觉得他们已经算得是妖属。

        “他们不懂?!?br />
        老槐树傲然挺身。只是老而佝偻,再挺也没有旁边小孔雀来得高,“妖之为妖,那是他们不是人,自然就成妖?!?br />
        “人乃天地之主角,一经获得此地位,就受天地钟爱,如另外造册以记录一般,要回归本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br />
        楚留仙有些了解了,说白了,人族成为天地之主角的同时,也受了天地之另眼相待,故而不会如其余生灵,得了机缘,练了妖法,自然而然就成了妖。

        “的确是如此?!?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若非如此的话,所有身具神通者,非天然所成,那也都可以算作是妖了?!?br />
        “可有解决之法?”楚留仙继续问道。

        老槐树重重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后面的话,就是他诸般大费周章,甚至搭上天之玥也要达成的目的。

        “有!”

        “愿闻其详?!?br />
        “得一山妖众之认同,于此妖域当中,受天地规则所影响,便会立地而成妖王?!?br />
        “妖王,又如何不是妖?”

        老槐树狡猾狡猾地眨了眨眼睛,昂着脑袋,就差在脸上写“快来夸我吧”。

        天地良心,这个办法,还真不是老祖宗说的,真是他老人家自个儿想的。从楚留仙从天而降,身带一群凶神恶煞那天起,老爷子就在想办法,万一事有不谐,如何保这一山小妖。

        这个,就是他想到的办法。

        想到得意处,老槐树脸上都笑出了一朵菊花来,心想:“你当上妖王了,总不好随意杀自家儿郎把?”

        “外面有风险了,你总得担着吧?”

        “这世道越来越凶险了,孩儿们也要活不下去了,据说最近就频繁有大妖在附近一带出没,不知道为什么?”

        “有了妖王,孩儿们也就有了门户,不惧外人欺负?!?br />
        老槐树心里面打着如意算盘,他老人家妖老成精,终究不是白饶的。

        只是他没想到,楚留仙压根就没有打算灭口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凶残的敌人追杀以至于有这个必要,他原本是想送上礼物,或是感谢,或是借助,没有其他想法的。

        不过至少后面的想法,现在看上去还是有搞头的。

        楚留仙何等人物,小妖们既归其名下,自是不容得他人欺辱。

        老槐树的这些算盘,他并不是看不到,只是不在意。这等题中应有之义,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那便如此,有劳老人家了?!?br />
        楚留仙亦是一个决断之人,当即应了下来。

        “妖王便妖王,我便当个妖王,又如何?”

        楚留仙自己也觉得好笑,当日在天上白玉京高台上,隔着一层阻碍看妖域,可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妖王之一。

        “敢问天之玥何在?”

        楚留仙既然有了决断,自不会扭扭捏捏。耽搁时间,身处危急存亡之地。早一天恢复力量,就早一天有几分底气。

        老槐树抱的也是同一个念头,半句废话没有,直截了当地道:“公子伤势未愈,便请作壁上观?!?br />
        “就在这里?”

        楚留仙诧异了一下,天之玥何等宝物?就放在这个地方?

        别说是他了,就是闷闷地,死活插不上话的巡山小妖都惊奇地望向老槐树。明显连他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就在这里?!?br />
        老槐树肯定地点头,踱着步子,来到他本体槐树前站定。

        “小孔雀儿?!?br />
        他唤了一声,双手负在身后,感受到后面楚留仙和雨师妃投来的好奇目光,不由得虚荣心大涨,愈发地站得如山一样。

        只可惜啊。老槐树的干孙女儿小孔雀却不太配合,皱起小琼鼻,不满地道:“干爷爷,你挡住人家了?!?br />
        “咳咳咳~~咳咳咳~~~”

        老槐树干咳了几声,悄无声息地向着一侧移开。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不由莞尔。敢情启出天之玥跟着老人家没啥关系啊。

        且不提楚留仙的好笑,老槐树的尴尬,只说小孔雀很不给面子地把干爷爷赶开后,双手并蒂莲花状抬起到额头,颤动着白生生得如透明般的指头。如莲花在绽放一样。

        与此同时,小孔雀一身彩衣无风自动。九色的光晕浮动,在她身后映出了一只孔雀优雅地开瓶的形象。

        “咦?”

        楚留仙奇怪地看了小孔雀身后幻象一眼,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这头孔雀幻象的身后,托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分叉为五,其色属火,绚烂如燃烧。

        “这有点像传说中的凤尾?!?br />
        楚留仙脑子里闪过传说中的凤凰形象,终于知道乍看起来那种诡异的熟悉感哪里来了,这小孔雀身后幻象的尾巴不像是孔雀,倒像是神兽凤凰。

        这个时候,随着小孔雀轻盈起舞,几如舞蹈的动作,异变终于出现了。

        老槐树的那株本体老树颤动着,树身裂了开来,露出熊洞大小的树洞,仿佛有一头熊在里面冬眠一样。

        从中,绚烂无比的光彩浮动而出,下一刻,就移出了树洞。

        树洞重新弥合,老树停止颤动,老槐树他跟羊癫疯一样的不停发抖也随之停止,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楚留仙压根没看到这一幕,他的目光如遇磁石,落在了绚烂光辉收敛后,老树之前多出的一样东西。

        “树桩?”

        从树洞中移出来的,光彩如此绚丽的,赫然只是一截树桩?半人高低的,不起眼的树桩。

        “这是梧桐树?!?br />
        老槐树见缝插针地解释道。

        小孔雀这般施展,将梧桐树桩从老树的本体中取出,似乎也消耗了巨大的气力,一张小脸煞白,只剩下点头的气力了。

        很明显,老树本体就是一个保存的地方,真正贵重之物是这截梧桐树桩。

        楚留仙的神情,不由得凝重起来了。

        这梧桐,自然不可能是俗世凡间,遍地可见的梧桐树,若是传说中,凤凰所栖息的那种梧桐。

        凤凰不落无宝之地,这种梧桐树本事,就只是宝物。

        老槐树得意洋洋地解说道:“老头子这干孙女儿某一天就跟公子一样,从天上掉下来,浑身是伤,怀里就抱着这截梧桐树桩?!?br />
        “老头子看女娃子可怜,就把她救了下来,借着梧桐木天生能遮掩一切气息,将小丫头放在梧桐木上,藏在本体里?!?br />
        “后面几年里,时不时就能看到孔雀一族的大妖在搜寻,凶神恶煞,明显是不怀好意。哼哼!”

        老槐树说得硬气,但只是说说那一幕,身子都在发抖,显然当时是吓得厉害了。

        “孔雀一族,可是我们妖域的强势大族啊,真不知小丫头是造了什么孽,竟然被从族中追杀出来,可怜喽?!?br />
        小孔雀可怜兮兮地点头,显然也觉得自家好可怜。

        楚留仙望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心知这丫头会被追杀,兴许跟她身上的血脉有关,那凤凰尾巴虚像,终不可能是凭空而来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留仙的目光,重新落在梧桐木上……

        老槐树说起那句话梧桐木能遮掩一切气息的时候,他就知道天之玥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