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之玥,妖王变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之玥,妖王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终于……醒了……”

        楚留仙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眼中夺目的精芒收敛,看上去平平无奇,仿佛是普通人刚刚睡醒时候,睡眼惺忪模样。

        这副模样落入巡山的眼中,他诧异地眨着眼睛,几乎怀疑刚刚是眼花,嘀咕道:“我就说嘛,一个五毛怪,怎生能那么吓人?”

        想归这样想,脑海中浮现出那双夺目明亮,恍若占去了一个世界光芒的眸子,巡山还是不禁打了个哆嗦,不敢像平常那样随口冒犯。

        楚留仙一醒,原本就没有人在意的巡山更是不会有人关心他表现出来的异状,皆是紧张地看着楚留仙,想要知道他此时的情况。

        从地面上蓦然冒出来的七十二地煞道兵和邪佛儿、冥河童子,一直随伺在旁的雨师妃,他们是在担忧和期待楚留仙的状态,这次的伤,着实是太重;

        老槐树想得则有些多了,他就怕楚留仙伤势太重,醒了也无法恢复,控制不住手下,那就真的糟糕了,这群人没了念想,没了顾忌,他小小一座槐山可接不下来。

        无论是雨师妃等人,还是老槐树、小孔雀、巡山,楚留仙除了刚刚苏醒时候的一眼扫过外,其他时候他都将精力集中在体内,无暇去顾及了。

        “这次的伤,真是……”

        以楚留仙的定力,仍是不由得露出苦笑之色,摇头叹息。

        这身伤势之重,超过了之前任何一次,哪怕当年在摩天岭,手段尽出硬撼黑山老妖,他也不曾伤得如此之重过,几乎根基尽毁,连心湖空间里都一片狼籍,差一点就是崩溃的下场。

        楚留仙的体内更是千疮百孔,恍若有亿万道惊雷劈在身上一般。

        “这样的伤,没有个几年光阴,压根就没有恢复的可能?!?br />
        楚留仙皱起眉头,依然保持着冷静做出判断,“从刚刚破界而来时候惊鸿一瞥可以知道,这里就是妖域,我的确是通过万妖钟来到了妖域?!?br />
        “只是这里……”

        楚留仙没有再次环顾左右,然而此前一眼扫过所见尽数在脑海里浮现出来,“……怎么都不可能是回到了不知名存在的什么‘宫’?!?br />
        可惜现在万妖钟似乎陷入了某种奇妙的状态当中,楚留仙能感觉到它的气息在不住地恢复着,然而却没有办法激发,更不能如之前一般,进入到铜钟境里。

        若是不然,楚留仙很有再进入一趟,问问那铜钟器灵,这里又是什么“宫”?

        不可能的事情,楚留仙不会去耗费太多的脑力,他现在的状态下,每一分的力气都要节省,念头马上转回了当前状况。

        “我既然只靠着雨师妃和道兵、灵鬼就能在这个地方一直安然呆到苏醒,可见这里相对安全?!?br />
        “至少相对那些妖王盘踞的十万八千山来说是这样的?!?br />
        楚留仙眉头越皱越紧,他发现一个并不理想的选择,却是现在唯一的一个。

        “只能留在这里!”

        他再次抬头,目光如刺,落在老槐树、小彩虹、巡山三个本地妖怪的身上。

        “既然要留在这里,并且短时间内无法离开,那么有些事情,就必须要解决了?!?br />
        楚留仙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目光平静如故,就是再了解他的人,也别想从他的眼中看出任何的情绪。

        认清楚了眼前困境之后,楚留仙并不慌乱,毫不颓丧,彻底冷静了下来。

        “无论多少年,面对多少困难,这一局,是我楚留仙了赢了,我还活着?!?br />
        “总有一日,我能重新回去,到时南妖,以及幕后的存在,我们在好好地算一算这笔帐?!?br />
        楚留仙的手握紧了一下,旋即放开,神情平静,不起波澜。

        他心中有数,无论有多少雄心,多少仇怨,他此刻能面对的只有眼前,只有这座不起眼的妖山。

        一座楚留仙连名字,连归属都不知道的妖山。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br />
        老槐树与楚留仙的目光一接触,忙不迭地低下头,心中不住地哀嚎,“这回咱们槐山算是断了根了,遇到这群凶神,这下呜呼哀哉了吧?!?br />
        他与此刻一脸羞涩低头,不住摆弄衣角,又“不经意”地把一身彩衣颜色最绚烂地部分对准楚留仙的小孔雀不同;

        他更与五短身材偏偏昂首挺胸,就差在脸上写着“俺不怕你”四个字的巡山截然两样。

        老槐树,这可是活过比山上所有小妖加起来还多年,见过世面的老妖怪了,楚留仙只是一眼望来,明明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他就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这位主的伤明摆着是重的,短期内好不了?!?br />
        “这样的话,他就得占山为王了?!?br />
        “能把这位伤成这样的主儿,铁定是了不得的大妖,说不准还是哪一路的妖王?!?br />
        “为了防止泄露消息出去,为了鹊巢鸠占,我们这些人岂不是会被……”

        老槐树越想越怕,虽然强自镇定,但身后不住颤抖着,抖落枝叶无数的槐树本体却将他卖得一干二净。

        他所想的在根本上就出现了偏差,南妖等人压根就不可能追杀到这妖域中来,但老槐树可不知道这一点,在他看来,换成任何一个同等实力的大妖面临这等情况,绝对不会有除此之外的第二个选择。

        一念之差,天地悬殊。

        “雨师姑娘……”

        楚留仙良久,忽然抬头,冲着雨师妃开口。

        雨师妃仿佛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袖子一扬,神力蓬发,原本就是神道时代水袖,这会儿更是长了无数,同时袖口大张,形成一个黑乎乎的袖洞,明显就是要施展什么神通的。

        “这位公子且住,老头子有话说?!?br />
        老槐树慌忙一鞠到地,急匆匆出口,险些就给跪下了。

        “呃?”

        楚留仙诧异地看了一眼,弄不清楚情况,不由得望了雨师妃一眼,只见得雨师妃也是一头雾水模样,投来探寻的目光。

        “他这是想干嘛呢?”

        楚留仙弄不明白,只得点头,打算听听这老槐树打算说些什么?

        老槐树见状松了口气,偏偏看到雨师妃瞥了他一眼,眼神不可测,神通没有继续,却也没有收敛,将维持在那个地方。

        还没有落回原位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老人家请说?!?br />
        楚留仙脸色苍白,深吸了一口气才把话给说顺当了,依然保持了应有的尊重和风度。

        老槐树听得这语气,心愈发地纠了起来,在内心呐喊:“这都要下杀手了,还如对大宾,喜怒不形于色,太恐怖了,这是巨擘之姿??!”

        “要不拿出足够的东西,这次死定了,一山的孩儿们都死定了?!?br />
        老槐树哪里敢卖关子,恨不得一口气就把所有的东西说明白,连忙道:“公子可是受了伤?”

        他生怕这些杀神误会,这句话压根就没有等他们回答的意思,气都不喘地就往下接:“如果伤势比较严重的话,老头子这里倒有个办法,能让公子在极短的时间里痊愈?!?br />
        “咦?”

        楚留仙来了兴趣,伸手一引道:“老人家请讲?!?br />
        雨师妃及诸灵鬼、已经觉醒灵智的道兵,也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到老槐树的身上。

        霎时间,老槐树浑身不自在,忆起了小时候一道雷打在他本体上,险些给烧成了柴火的一幕,感觉相差仿佛啊。

        “这世上灵药无数,起死回生,甚至白日飞升,传说中都是有的?!?br />
        老槐树先引了这么一句,接着看到楚留仙也就罢了,雨师妃等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忙继续道:“老头子祖祖辈辈都是寿命绵长的槐树成妖,神通手段什么的不提也罢,就胜在一个活得长,见得多?!?br />
        “那些传说中的东西好是好,是不是真的存在谁也不敢说,更别提弄来尝一尝了,只有一样东西例外?!?br />
        老槐树说到这里,成功吊起来楚留仙等人的兴致,仔细地听他道来。

        “这世上有一种灵物,能给予一个变化,又称妖王变?!?br />
        老槐树强忍着卖关子的生平最爱,一股脑儿地往外倒,“这便是鼎鼎大名的,咱们西天妖域独有之天地灵物

        ——天之玥?!?br />
        “一个变化?!”

        楚留仙以手撑起身子,心中剧震。

        但凡超脱之道,无论神、妖、仙、佛、魔……,诸大通天道,都有类似之说,有成为一个变化,有叫身外化身的,有叫第二元神的,有叫他化自在天魔,有叫金身法相的……,不管是叫什么,它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第二条命!

        一个变化,就是一条命!

        其他说法亦然。

        楚留仙也顾不得会露出马脚,让这老槐树察觉到他们的来历,事实上当日破界而来的那个动静之大,至少楚留仙不会觉得这个明显妖老成精的老槐树会判断不出来。

        “老爷子,请详细说说这天之玥,楚某人很有兴趣?!?br />
        楚留仙这番话说完,小孔雀和巡山都以诧异无比的目光看来,好像无法相信竟然会有人不知道什么是“天之玥”?

        老槐树果如楚留仙判断,他丝毫不觉得奇怪,同时自觉有点说话的本钱了,稍稍挺起胸膛,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雨师妃的袖子,低声道:

        “老头子自当知无不言,请公子让贵属收了神通吧?!?br />
        老槐树自觉这番话说得妥当无比,让双方都有了台阶下,得意间却不曾见到楚留仙和雨师妃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老头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只是想给这些穷妖怪点好处,权当是住宿费罢了。

        怎么好像哪里不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