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前事,苏醒

    第一百七十七章 前事,苏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月前的某一日,楚留仙从天而降……

        雨师妃对时间没有概念,楚留仙还在昏迷当中,可老槐树妖老心不老,哪怕是现在闭上眼睛,依然能想起当日的景象。

        老槐树当日刚刚从例行的长眠中醒来,舒了个懒腰就要活动一下筋骨,恰在这时候一声洞穿天地的巨响传来,吓得老槐树一个哆嗦,差点从山巅上滚落下去。

        “这是什么妖怪?”

        老槐树第一反应就是有他方妖王瞎了眼睛瞄上这个没人要的山头,杀将过来了,连忙抬头向上看。

        但见得,在小山之巅的正上方,天上出现一个橘黄色的破洞,有一个人形翻滚着高速坠落下来。

        老槐树眼睛都瞪大了,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下来,哪怕是一只兔子,都可能生生把他的本体老树给砸折了。

        他刚要出手阻止呢,耳中轰的一下,有若有若无的钟鸣声响起,老槐树顿时陷入浑浑噩噩当中,别说出手了,一个站立不稳,直接坐到了地上。

        “那……那……那是……”

        老槐树虽说坐倒在地,还是竭力地仰着头,望向空中。

        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个人形坠落了不知道几百丈高,此时已经清晰可见了。

        “人?!”

        老槐树揉了揉眼睛,感慨出声:“总算是见到活的了?!?br />
        天知道也就是在大几百年前,他还被称作是小槐树的时候曾见过一次“人”,还是一个死的。

        谁知道,这下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活的。

        不过,按照现在这个坠落势头,就是铁铸的人儿,也会被冲击力生生砸扁。

        老槐树再叹:“可惜马上就要死了?!?br />
        他老归老,却还没有老眼昏花,看得清楚。不管天上那“人”原本是怎样的强者,现在明显是失去了所有意识,四肢无力地垂落着,压根就没有施展法术自救的可能。

        老槐树要是豁得出去,拼着本体断折,道行毁去大半,兴许还有救下的可能??烧庵稚凳滤腔嶙?,也活不到被称为“老槐树”的今天了。

        “哎~~~”

        老槐树能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叹息一声,心中惋惜。

        “……刚刚那个声音……”

        老槐树已经准备坐看了,只是心中隐隐有个疑惑——那个钟声。

        他心里面想着“钟声”,一尊铜钟蓦然地在从天而降的头顶上空浮现出来。颤鸣声声,下一刻化作一道流光,没入那人额头中不见。

        “这难不成是……”

        “不会吧?!”

        老槐树整个人从地上蹦起来,龟裂树皮般的老脸上爬满了浓浓的惊骇和不敢置信之色。

        关于某个铜钟的传说,还是他爷爷的爷爷还在的时候,在那个整座妖山占满了他们老槐家树妖的时代,刚刚有了灵智的老槐树偶然听说的。

        猜到其来历。老槐树顿时坐不住了,双手高举,口中默念,身后数十丈外他的老树本体开始剧烈地颤动,似是泥足巨人,要从地里面拔出双足。

        他竟是真的豁出去,要用本体来承接。

        树就是树,修为再精深也不好移动。老槐树还没从泥土里拔出来呢,天上异变突生。

        铜钟如体,若隐若现,似有还无的钟鸣声不觉,人形下坠的速度陡然减缓下来,恍若那声波聚成一朵无形的云,托住了他的身形一般。

        下一刻。有数十道黑气从“人”体内冒出来,落在山巅处钻入了土中。

        老槐树吓了一跳,刚刚要反应呢,整座山忽然颤动起来。一山的小妖都被惊醒,瑟瑟发抖地抱在一起。

        “不是吧……”

        老槐树毕竟是根扎大地,对山体的变化最是敏锐,当即察觉到了山体内部的变化,一张嘴巴张得比鹅蛋还大。

        就这么片刻功夫,纵然下坠的速度减缓了不少,终究累积的落势太强,“人”依然在坠落下来。

        以现在的落速来看,砸在山巅上还是逃不过肉酱的命运。

        忽然,一道道漆黑的光在山巅上冒出,这些黑光在山巅的地面上凝成了七十二个人形,千奇百怪形貌,组成一个玄奥的阵势,齐齐仰天一声咆哮。

        霎时间,大阵起,仿佛一瞬间抽干了它们身上的力量,气势七十二个怪异人形萎靡下来,沉入山石当中。

        老槐树看得目瞪口呆,同时几乎有立刻将老树本体从土里面拔出来的冲动。

        这回倒不是为了救人,而是恐惧。须知他老人家的根都在那儿呢,七十二个怪物虽然萎靡地偃旗息鼓,但老槐树能感觉得到,只要愿意它们随时可能再冒出来。

        这也太危险了。

        老槐树还在担忧着呢,天上掉下来的“人”受阵法冲击缓冲了一下,速度骤然减慢,紧接着,两个鬼气森然,又带着老槐树无法辨明玄奥气息的小孩状灵鬼从“人”的身体里面钻出来,如搀扶着父母一样,小心地托着“人”平稳地着落在山巅中心唯一一块青石上。

        “嗯~”

        老槐树先是一惊,再是一喜,他发现那个“人”竟然清醒过来了,还发出一声闷哼,朝他望来一眼。

        他刚想上前见礼,问清楚对方来历呢,却发现“人”眼中虽然尽是痛楚,但还是精光四射,那一眼竟是让自诩见多识广的老槐树不敢直视。

        “雨师姑娘,后面交给你了?!?br />
        “人”收回目光,淡淡地吩咐出声:“我估计会睡上一阵子……”

        话说完,“人”的气息微弱下来,好像龙蛇一类生物,进入冬眠一样,若不是胸膛微微起伏,气息若有若无,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一个死人。

        “那话是对谁说的?”

        老槐树很是怀疑地循声望去,只见得人旁边三五丈远的地方,一个半透明的端庄女子凭空浮现出来,优雅地行礼:“雨师妃。听命?!?br />
        “公子尽管安睡,在你醒来之前,一切便交给雨师妃吧?!?br />
        即便是“公子”早已失去知觉,雨师妃还是一丝不苟地应命。

        “神祗?活的……”

        老槐树瞪大了眼睛,以他的见识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雨师妃的跟脚来,心中不由得又生出“总算见到活的了”之感慨。

        下一刻,所有的小心思尽去。他看到雨师妃在起身的同时,淡淡地望了他一眼。

        那一眼是何等的清冷,何等的漠然,与传说中神祗对人的态度登时就对上号了。老槐树毫不怀疑,他要是对那个“公子”有半点冒犯,这尊神祗就会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神?!?br />
        ……

        当日从天而降的“人”自是楚留仙无疑。

        他只是清醒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只来得及通过七十二地煞灵鬼和道兵自救,最后强撑着交代了雨师妃,便伤重陷入了沉睡。

        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会儿,老槐树死死地盯着楚留仙的身体,见得他在手颤动了一下后,眼皮子也渐渐开始动。顿时明白,这“人”离苏醒真的不远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既有神祗护身,又有跟传说中那件宝物一模一样的‘铜钟’,怕是来头不小?!?br />
        “看他又一身伤的样子,先不说把他伤成这样的人咱惹不起,就是他身边的这些存在,一山的小妖加起来还不够人家填牙缝的?!?br />
        老槐树在那忐忑,在那担忧。一边的小孔雀却不知道她干爷爷脑子里转过这么多年头,还在纠结着“人”醒来后,还能不能这么看着他这等问题。

        “累死俺了~~”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人未到,声先至,下一刻一个五短身材的小妖从崎岖的山道爬上山巅。然后一把扔下破铜烂铁似的锣,气喘吁吁地蹲伏下来。

        他蹲在那里,吐着舌头,喘着粗气。像极了夏天正午时候快要热运过去的狗。

        “老槐爷,小孔雀,让俺好找,你们又来这里看着个‘五毛怪’啊,连块好皮毛都没有,丑死了,不知道有啥好看?!?br />
        这个小妖正是那个有气无力叫嚷着“大王叫俺来巡山”的小妖了。

        老槐树和小孔雀这会儿哪里有心情理会他,连眼皮子都不夹一下。小妖也不恼,接着抱怨道:“老槐爷啊,巡山好累的,又没啥用,以后咱不如就免了吧?!?br />
        老槐树目不转睛地看向楚留仙,随口应道:“你的名字就叫巡山,你不巡山能干啥?”

        “好像也对哦……”

        巡山小妖挠了挠头,觉得有道理,又似乎哪里不对的样子。

        “再说了……”

        老槐树意犹未尽地道:“咱这地方连个妖王都没有,万一要是有个大妖怪路过想打个牙签什么的,巡山你这么吼一声,好歹能让大妖怪顾忌一下?!?br />
        “不然,你还想让老头子这老胳膊腿跟大妖怪拼命去???”

        巡山从没想过他的活儿还有这意义,顿时觉得崇高了起来,恨不得拍着胸脯表态说再去喊一嗓子,兜上两圈。

        “咦?”

        这会儿,巡山小妖发现不对劲了,刚还说得挺开心的老槐树眼睛怎么直了,都快吐出来了,腰更是比平时还要弯了三分。

        他循着老槐树的目光望去,只见得睡足了整整一个月,也享受了一个月他们整山小妖羡慕嫉妒恨待遇的“无毛怪”醒来,正环顾整个山巅。

        与其目光相对,巡山小妖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感慨、怅然、无奈、骄傲……,诸般他既没想过,也没听过的情绪。

        更吓人的是,那眼睛是那样的明亮,亮得晒过了最亮的星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