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甘霖化雨,公子将醒

    第一百七十六章 甘霖化雨,公子将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王叫俺来巡山喽~~~”

        不起眼的山,歪歪斜斜树,崎岖烂泥路,五短身材的妖,敲着破铜烂铁的锣,嚷着公鸭的嗓子,有气无力地打破了沉寂。

        原本陷入沉睡的山,在这一刻苏醒了过来。

        从山中各个角落里,钻出了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妖怪,睡眼惺忪地挑水、砍柴,然后面对树皮、野草之类的伙食,长长地,悲壮地叹气。

        之所以说他们是妖怪,实在是一个个都长得没有人样子。

        有的后面拖着尾巴,有的耳朵还是猫儿,更多是连脸上的皮毛都没有褪干净。

        一水儿的小妖,够呛能搭上妖族的边儿。

        这些小妖,就是一个寻常农夫,只要胆量够大没给丑八怪们吓死,基本上提着锄头就能一个打几个。

        在这一山的小妖儿苏醒过来后,各自唉声叹气呢,有一群小女妖怪飞也似地从山脚下往上奔,一个个跑得气喘吁吁,双手上还端着盆儿,提着鱼篓,捧着果儿不敢洒了,落了。

        目送着她们向着山巅上跑去,其他的小妖羡慕得眼睛都蓝了。

        那些小女妖当然是整座山里面首屈一指的“美妖”——嗯,仅在老槐树爷爷的干孙女儿小孔雀之下——不过那些小妖们可不是对着她们流口水,饱暖才思"yin?。酰⒛?,他们还饿着哩。

        这些小妖儿的口水,自是为了小女妖们手上捧着的东西而流。

        “真不知那细皮嫩肉的是个什么东西?皮上都没长毛,难看死了,有啥好的,老槐爷和小孔雀都把他当成个宝,羡慕死俺了?!?br />
        类似的心声不知道同时在多少小妖的心中想起,可怜见的,这些小妖儿这辈子都没走出过这座小山,愣是连“人”都没有见过。

        不错。享受着让这些小妖儿涎水直流待遇的不是妖,他是人!

        小女妖们气喘吁吁地跑上山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人”。

        想看不到都不行啊。

        所谓的山巅,也不见得什么奇峰怪石,就是稍稍平坦,地面上露出石头的一块地方。正中央所在,有一块几人都平躺得下的青石突兀地杵在那里。

        青石上面。一个脸色苍白的人静静地躺在那里,若不是久久地,胸膛还会起伏一下,怕是别人都会当他是个死人。

        小女妖们飞奔上前,把那些让一山的小妖眼睛都羡慕蓝了的东西小心地放在地上,紧接着便到山顶青石畔的小池子边褪去鞋袜。濯足,洗手

        洗得干净了,她们从拥上了青石,七手八脚地开始——脱衣服!

        脱那个人的衣服。

        干净的山泉水温柔地擦拭,甘甜的野果挤出汁儿沾唇,还活着的鱼切片喂服,洗干净了的小手全身按摩……

        山下的小妖是没看到这个待遇。若是不然,怕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活生生嫉妒死的。

        在这些小女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山巅上长着的一株老槐树颤动了一下,粗壮龟裂的树皮模糊着,从中走出了一个身着墨绿色衣服,走路都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爷子。

        老爷子不知道多老了,须发上都好像结了蛛网般灰蒙蒙的,脸上的皱纹更是赶上了树皮龟裂。似乎随时都可能咽气的模样。

        好在,他走到了青石边上都还喘着呢。

        紧接着,从老槐树上飞下来一片五彩光,落地成一个彩衣小姑娘,翠绿中带着绚彩的衣服衬托得她娇艳无比,雀跃地过来搀扶着老槐爷。

        这一老一少,一齐站在青石边上。凝神地望着青石上人。

        “啊~”

        突然,一个正在给“人”擦拭的小女妖惊叫出声。

        “怎么回事?”

        老槐爷顿了一下拐杖,满脸紧张之色,让人怀疑他那些树子树孙出事他会不会紧张如此。

        “他……。他……,好像动了一下?!?br />
        小女妖被槐树和彩衣小姑娘的灼灼目光都给弄紧张了,颤声说道。

        “真的?我看看?!?br />
        彩衣小姑娘眼睛亮了起来,就要蹦上青石。

        “小孔雀!”

        老槐树连忙喝止,伸手拽住其胳膊,让彩衣小姑娘没有能如愿。

        “干爷爷~~~~”

        小孔雀瘪着嘴巴,尾音拖得长长地,让人骨头都酥了。

        老槐树没有回答她,而是神色凝重地向着青石对面方向挑了挑下巴。

        小孔雀循着老槐树的指引望去,当即噤声。

        两人身前是青石,青石上一个“人”静静地躺着,任由那些小女妖伺候,越过这些,在青石的另外一面,一个半透明身形的女子,与他们相对而立。

        “……又是这个女人?!?br />
        小孔雀撇了撇嘴,却乖乖地缩了回来,不敢再踏足青石。

        这个半透明女子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并不清楚,只知道在那个小女妖惊叫出声前,青石的对面还没有这个女子。

        “不得对神祗无礼?!?br />
        老槐树低喝了一声,随即恭敬行礼:“雨师娘娘,小孔雀她不是有意冒犯,更非对这位无礼,只是惊闻喜讯,有些失态罢了,请原谅则个?!?br />
        神祗,雨师娘娘?

        这个半透明的女子神祗自然便是——黄昏域中神祗,雨师妃!

        雨师妃看护着,那当然就是——公子留仙。

        雨师妃仿佛没有听到老槐树的话,只是在端庄的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欢喜,静静地看着楚留仙。

        小女妖们手脚麻利,擦拭完毕后,重新给依然如睡着模样的楚留仙穿戴整齐。

        整个过程中,雨师妃目不转睛,不曾放过任何细节,终于,在穿戴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楚留仙的手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这颤动是如此的微小不可见,落入雨师妃的眼中,却放大成了浓浓的欢喜。

        “干爷爷,他动了。他动了~~~”

        小孔雀跳起来,双手拴住老槐树的脖子,雀跃欢喜。

        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只知道这个“人”很好看,没有脏脏的皮毛,身上还有一种很干净很干净,青草一样的味道??吹剿?,就莫名地喜欢。

        老槐树一边求饶让小孔雀别再摇晃了,老胳膊老腿经不住这个,一边偷眼望向对面,看到雨师妃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楚留仙的身上,压根就没有往这边瞥上一眼。这才放心了下来。

        “公子,你终于要醒了吗?”

        雨师妃的确是没有去管这些妖怪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她的心中只有楚留仙刚刚那轻轻颤动了一下的手。

        这个男子,不再像以前平常一样,即便是睡眼惺忪,还是能看穿看透一切。没有什么能在他面前隐瞒;

        这个男子,连手都只能轻轻地颤动,迥异于之前的一切尽在掌握。

        雨师妃她与楚留仙的关系很是微妙,不是朋友,不是主仆,不是眷侣,更像是互相利用,就好像在他乡的路上。与一个偶遇同乡结伴而行,仅此而已。

        在道宗山门外那惊天动地一幕发生前,她是这么想的。

        可这一次,楚留仙陷入前所未有的虚弱与困境,在危险的时候将一切托付她手,然后沉沉昏迷后,雨师妃却有了别样的感觉。

        空空落落。无所依托。

        楚留仙的昏迷不醒,甚至可能永远不醒,哪怕没有任何外来的威胁,仅仅是这一点。就让雨师妃觉得骤然失去了依靠,更有无比的惶恐,恰似迷途在歧路。

        现在,楚留仙终于要醒了。

        时间过去了多久?这对雨师妃这样的神祗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她只是在单纯地欢喜,然后——相助!

        老槐树偷偷望去的一眼还没有移开呢,雨师妃忽然动了。

        她盈盈下拜,似是在祈天一般;

        她优雅起身,举手投足,皆如最曼妙的舞蹈,感动着玄之又玄的天地伟力;

        她轻启朱唇,一个“雨”字吐出,白皙如玉的手向前一指,天降甘霖。

        “沙沙沙~~沙沙沙~~~”

        甘霖凭空而现,细细密密,如万千只小手,温柔地抚摸在楚留仙的身上。

        这些甘霖没有源头,再往上数丈,晴空如洗,放眼数十里,连朵厚点的云儿都没有;

        这些甘霖亦如没有实质。

        千万条雨线落下来,落在楚留仙的身上,偏偏不曾浸湿他的衣裳,好像那些都不存在似的,径直落在他的身体上。

        甘霖及体,又是什么样的神异呢?

        这点从楚留仙毫无遮挡的脸上就能看出一二了。

        甘霖落在楚留仙的脸上,先是聚成珍珠般的细小水滴,既而悄无声息地沁入了皮肤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即便是在昏迷中,依然蹙着眉头,好像在痛苦,又仿佛似在思考着的楚留仙,在承接甘霖的时候,眉头终于平复下来,嘴角略弯,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

        雨停的时候,就是他从漫长的睡眠当中,睡醒的日子。

        雨师妃笑了,她知道;

        楚留仙笑了,他知道……

        莫名地,在甘霖不断地消失在楚留仙身上的时候,老槐树他们也知道了。

        没有原因地就知道了。

        “他要醒了吗?”

        小孔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恐慌。她不知道她在害怕,害怕这个“人”如果醒了,她就不能在每天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了。

        老槐树想的事情跟小丫头完全不同,他偷眼看着影影绰绰,当雨师妃开始施法后出现的七十二地煞道兵。

        它们结成阵势,沉默地守护着,不许任何人,靠近半步。

        这一幕是何其的熟悉,老槐树又想起了眼前男子从天而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