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绝杀之局,置之死地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绝杀之局,置之死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请不吝,一见?!?br />
        楚留仙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几乎喝破了风云。

        压力,空前的压力。

        楚留仙与阳神真人近距离接触过,也见过阳神真人中大名鼎鼎的强者全力施法,曾在摩天岭与半步妖王的黑山老妖生死鏖战……

        他的经历,造就了他眼界远远不是寻常修士所能媲美的。

        可即便是今时今日之楚留仙,依然感觉到恐怖,空前的恐怖。

        这个恐怖,便来源于禁锢了天地,毫无掩盖地将杀意凝聚于他身上的力量。

        这股力量之强大,超出了楚留仙生平所有见识。

        “到底是谁?”

        楚留仙的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无想空念秘法自行破去,积累了足足一个月的神魂精力爆发出来,不是有意地,依然引动了雷霆。

        他的眼中精光迸射,照见不远处道宗山门上护山大阵轰然巨响,威能全开,更有数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

        “这是宗门中隐藏的强者察觉到?;??!?br />
        “只是……”

        楚留仙不由苦笑,“他们来不及?!?br />
        苦笑也好,一瞬间的颓丧也好,如风过无痕,没有在他心上留下任何痕迹。

        楚留仙心里面很明白,这股毫无征兆来袭的力量之强大,足以在一个眨眼的功夫里就将他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任何外力的救援,皆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诸般念头,如那乍现又消失的雷霆闪电一样,在一个转眼间就闪过了一遍。

        在这短短的功夫里,禁锢的空间中,楚留仙那一声喝破的云气刚刚散尽。

        “在那里?!?br />
        楚留仙的目光一凝,落到了碧蓝如海的苍穹上。

        那里。有五朵云气,凝而不散,定而不动。仿佛亘古就存在,即便是天崩地裂。它们还是在那里。

        “哎~”

        一声叹息,伴着一朵云彩散去,一个青衣人从中走了出来。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br />
        楚留仙先是眼睛睁大,继而心中一沉,这个人,他认识。有过一面之缘。

        “南妖!”

        不自觉地喊出对方名号后,楚留仙脑海中浮现出当日也是在这个地方,南妖登门道宗,极道子与他出迎。

        只不过。那一次,南妖是来“给个交代”,这回就是截然不同了。

        那一次,南妖临行前,还借出了冥府重宝阴阳枕;这一回。却再没有阳神真人极道子在旁威慑,只有楚留仙,一人。

        南妖,阳神妖王,修为之高不在极道子之下。阳神凛然之威,足以在几个呼吸之内,就让楚留仙无法反抗。

        他出现的同时,其余四朵云彩也宣告散去,从中走出四个庞然大物。

        一者,蛇身而人面,妖身庞大而长,真不知道此前云朵,如何能掩盖得住它的身量,其下半身蛇身更似伸入了空间夹缝,半身在此间,半身在他方;

        一者,形如黑豹而大如象,口中有一对獠牙外露,像极了传说中二十八星宿之一的箕水豹;

        一者,如狗而有翼,极似在仙缘镇中惊鸿一瞥的天狗;

        一者,大如山岳,盘踞虚空,背后皆生水泡,“咕咕”有声,赫然是一只大得吓人的蛤蟆。

        这四个存在,任何一个都显露出极其雄厚的根脚,任何一尊的威势都不在南妖之下,俨然又是四大阳神境界,妖王份位的恐怖大妖。

        “怎么可能?”

        楚留仙瞳孔骤缩,“五大妖王,围攻我一人?”

        遑论是他一个晚辈,即便是极道子真人,纵然是琅琊王氏那位修罗王,哪个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这样的阵仗,易位而处,他们任何一人,连上雷音寺那位菩萨都算上,没有一人能在这种情况下存活。

        必杀,之局!

        楚留仙踏出道宗山门,面临的就是这样堪称是必杀的局面。

        南妖现身,四大妖王横空出世,在加上那句隐约带着无奈味道的话,加起来,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楚留仙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

        不仅仅是因为这阵容,毕竟再锋利的刀子,不砍到身上,又与锈蚀的柴刀有什么区别?

        真正可怕的是南妖说那句话时候的语速,他明明是悠然道来,可又好像在时间的夹缝里说话,一句话说完,外加众妖现身,竟是没有耗去多少时间。

        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看看那刚刚从道宗山门中升腾而起,压根就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情况的几位宗门强者就知道了。

        “这压根就是绝杀的意思 ,他们不想浪费零星半点的时间,增加任何一点变数?!?br />
        楚留仙抿着嘴唇,知道这个时候语言已经没有了意义,深吸了一口气,鼓荡起一身真元,仙域根本法更被催发到极致,哪怕周身都有承受不住的意思,在呻吟,在剧痛,不管不顾。

        纵是五大妖王,守护山门之外,布下绝杀之局,亦不可能让他束手待毙。

        没有人行。

        “以大欺小,吾之过也?!?br />
        “奉命取宝,上意难为?!?br />
        “小友,吾当放你神魂转世,他朝若能醒胎中迷,悟前世今生,可来寻吾,南妖当倾尽全力,了此因果?!?br />
        “你,安心地去吧!”

        南妖这一番话说来冗长,一样有从容不迫的味道,事实上用时却比上一句话更短,短到这些话好像是一股脑儿涌入脑中,偏偏字字句句清晰无比。

        “他这是心中有愧!”

        “哼,了此因果?回报这一世你杀我?”

        楚留仙对此嗤之以鼻,然而南妖言语中泄露出来的东西,却不能不让他在意。

        “奉命?以南妖之尊,竟然还有人能命令他?什么人物?妖族还有这样的大妖存世?”

        “取宝?取什么宝,我身上有什么宝物能让人动用这样的阵仗,狮子搏兔。也势在必得?”

        好几个疑问在楚留仙的脑子里闪过,其速之快追风逐日,南妖之话刚刚入耳。这些疑问就浮现了出来。

        还没等楚留仙开始思索其答案呢,四声吼叫。蛇之嘶,豹之吼,犬之吠,蛙之鸣,动于天地。

        “他们的灵智,似乎有问题?!?br />
        楚留仙为这四声大吼震动得浑身灵力为之一散,气血沸腾如要破体而出。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几乎要从天上坠落下来。

        然而,他的头脑依然清醒,哪怕对面南妖一只手遥遥抓来。四大妖王各自神通施展,禁锢的天地如熔炉一般恐怖。

        四大妖王,无论是沉默,亦或是出声,哪怕是袖手。都不可能给楚留仙留下这样的感觉。

        那各自一声吼叫,充满了狂乱的味道,尽是本性流露。

        这对妖王级别,阳神实力的大妖来说,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何况以五杀一,双方实力差距如天堑,他们更是完全没有显露出真身的必要。

        一如南妖,一手翻天,遥遥抓来,足矣了。

        楚留仙心知,这里面隐藏着秘密,兴许与会发生眼前这一幕有至关重要的关系,更可能是妖族内部最大的隐秘。

        奈何,面对这样的局面,无论怎样的秘密,都是无用。

        绝对的力量差距碾压下,楚留仙甚至连动用仙灵之宝的机会都没有,搏命的可能都没有。

        覆巢之下一卵,连滚动以趋避都不可能,这便是楚留仙现在面临的困境。

        纵有谪仙根脚,哪怕智比天高,即使有再光明的未来,在这一刻,面对南妖为首的五大妖王,楚留仙直如覆巢下卵,什么都做不了。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就被楚留仙生生掐灭。

        “不!”

        “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br />
        “我还没有为我那兄弟报仇,我还没有让‘公子留仙’四个字威震诸天方域……”

        太多太多,楚留仙还有太多的事要完成,他绝不容许这一切就这样结束。

        可是……,还有破局的可能吗?

        “是了……”

        楚留仙整个人震颤了一下,好像猛地想起了什么?

        一个念头升起要多久,闪电跑过一根毛发粗细距离要多长?短到无法计量的时间里,四大妖王真身施展天赋神通依然撕破了仙域根本法汇聚起来的灵气漩涡,南妖一只手好像无限长,险险就要覆盖到楚留仙的头顶上。

        “铜钟!”

        “只有这件新得的,又与妖域关系密切的至宝,方才有可能引来今日之杀局?!?br />
        “并且,铜钟落入我手中的事情,也完全有可能传出去?!?br />
        楚留仙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清楚铜钟至宝究竟代表着多大的意义,楚行文和牛头妖魔之死以及铜钟至宝落入楚留仙之手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可能去杀楚十奴灭口,楚十奴也不会在意地会将这件事情对上头汇报。

        消息,无可避免地泄露。

        这,便是今日这一幕之源。

        这一局,还有可能破吗?

        “有!”

        “束手待毙无可能,寄望奇迹为弱者?!?br />
        “置之死地,而后,能生?!?br />
        楚留仙豁然抬头,直死四大妖王,直面南妖之掌,眼中尽是决然之色,咬牙,从牙齿缝中迸出了一个声音:

        “给我,爆啊啊啊啊~~~~”

        轰然巨响,直接在楚留仙的心湖空间中炸开,整个空间为之沸腾,悬挂在金色心湖空间上空的太阳剧烈燃烧,从九天之上,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