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离人去,寂寞浓烈

    第一百七十三章 离人去,寂寞浓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离人长老,你对妖域的事情怎么看?”

        楚留仙亲自煮水烹茶,与楚离人共饮在朝阳府花田之畔。

        朝花夕拾,美不胜收,双儿身形如舞,在花田中收集着凋零的花瓣儿,回头还会就它们细细地榨成花露,用以薰衣。

        秦伯重新忙碌在玲琅阁,云想容别道宗回云家,小胖子穷极无聊,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此刻相对而谈的两人,难得清静。

        整个朝阳府中,充满了尘埃落定后的寂寥,也就是在这个一切沉淀下来之后,楚留仙才再次对楚离人提起了妖域与“门”的话题。

        今日,距离以鉴宝大阵,误打误撞开启“门”,隔着无法洞穿的屏障望见妖域情状,已然过去了十日之久。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楚离人眼神中不再有当日那种迷茫与震动,代之的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坚定。

        楚留仙隐隐觉得,这位在他身旁呆了许久时间的离人长老,怕是动了去意了。

        楚离人默默地品着茶,一口一口地将香茗饮尽,到后来茶水见底,他恍若不觉,连杯盏里的茶叶一起倒入口中,细细地咀嚼着。

        就在楚留仙都以为楚离人不想谈及这方面话题了,楚离人毫无征兆地开口:

        “妖域,这个方域应该不是什么失落之地,十之八九,我们七大世家,以及本方域的宗门强者,早就瞩目于此了?!?br />
        “其布局,兴许能上溯到数百年前?!?br />
        楚留仙一言不发,静静地倾听着,只有微微向前俯着的身子,曝露了他心中激动。

        “那个楚行文的确是神霄楚氏在外方域的血脉,不然楚十奴不会受命对他如此恭敬;他与牛头妖魔明显出自同一个地方?!?br />
        “或许,便是那十万八千山所处的妖域了吧?!?br />
        楚离人话说到这里,似乎忘记了杯盏中连茶叶都被他嚼过了,下意识地又将杯盏端到了口边。

        楚留仙适时地换过一盏香茗,递了过去。

        楚离人为这个动作打断,怔了一下,似乎从某种情境中清醒过来,叹息一声,反而放下了香茗,怅然道:“我辈视此方域为整个世界的时候,总有那么一批真正的巅峰人物,早已超脱开来,他们的征途,与我辈是完全不同的?!?br />
        “困于情,陷于执,顾影自怜,岂不可笑?!”

        楚离人在说到后半句话时候,声音微弱得几不闻,但其中涌动的激荡情绪,却如夏日晴空正午,抬头就能看到的那轮红彤彤太阳一般。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有那么一刹那,他恍惚了一下,似乎眼前这位不是熟悉的,淡漠的离人长老,而是那仰天长啸的涂山妖圣,七尾天狐。

        他恍然,兴许双方在实力仍然是天壤之别,但那颗在燃烧着的强者之心,却并无二致。

        “我要走了?!?br />
        楚离人沉默片刻,忽然将端在手上半晌,已然冷去的香茗一饮而尽,个中茶叶如之前一样,被倒入口中,咀嚼干净。

        这个牛嚼牡丹的动作,在此刻楚离人做来,竟是说不尽的酣畅淋漓,豪气干云。

        “走?”

        楚留仙也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皱眉问道:“离人长老你找到前去那妖域的方法了?”

        他自从十日前,“门”出现,妖域现踪后,楚离人的总总心神不属,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倒不怎么奇怪。

        尤其是刚刚出自楚离人之口的“岂不可笑”,更是代表着楚离人或许还没有放下他的情,他的痴,然而那些有情痴,却不再是囹圄,不能再阻拦他的脚步了。

        “哈哈哈哈~~~”

        楚离人长笑,起身,举步,向外。

        “诸天方域,无尽精彩,一步一风光,尽在险峰?!?br />
        “这世上精彩何其多也,岂是仅在妖域?”

        “老夫此去,当向家族请命,征战诸天方域?!?br />
        “留仙,今日一别,他日险峰之上,再饮你茶,好茶!”

        话音未落,楚离人一步一步,越行越疾,踏出了朝阳府。

        楚留仙举茶盏,以茶代酒,遥遥一敬。

        “好茶?好的又岂是茶?”

        楚离人已去,果决得没有废话,没有回头,惟留楚留仙一人,对着空荡荡的对面自语。

        他的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楚离人两次咀嚼茶叶的画面,怅然道:“好的明明是那份浓烈,那份炽热?!?br />
        “离人长老已破心障,此去若是不死,阳神之路便在眼前?!?br />
        “留仙,在此恭祝?!?br />
        没有人楚离人在对面,如磁石般吸引全部注意力,楚留仙的目光向着对面,向着西方所在,见得夕阳西下,渐渐地沉入天边。

        纵是落幕时候,那流火般的浓烈,燃烧一切的光辉,依然尽染了漫天层云,形成晚霞火烧云般的绚烂。

        楚留仙一动不动地目送着日落,连对面石椅寸寸龟裂,化作石粉洒落都不曾让他抬一下眼皮。

        楚离人心中激荡,灵力外泄,再是顽石,终成齑粉。

        在这个定格了一般的景象中,传来一声惊呼,不了解情况的双儿从花田中慌忙地跑出来,好像一只蝴蝶,飞入了这个画面。

        同一时间,夕阳彻底地沉入群山怀抱;

        同一时间,楚留仙悠悠一叹,个中情绪,复杂难言。

        兴许,是欣羡吧?

        ……

        转眼,一个十日,又一个十日。

        距离楚留仙回归宗门,已是一个月过去了。

        除去最开始的十天,楚留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恢复了原本悠悠然模样,不同的是绝少离开山门,白玉京、玲琅阁事更是完全放手。

        整整二十天的时间,他太半都沉浸在典籍当中,修炼里面,把这次七罪之诀的所有收获一一理顺。

        佛门法,仙家术……,感悟,反省……

        楚留仙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似的,悠然的外表下,掩盖的是一息也不敢浪费的紧张。

        一如,好像有什么在酝酿,即将发生。

        这一日,整一月期,楚留仙终于踏出了道宗山门。

        沿路于相熟者致意,谁人不识公子留仙,而楚留仙又能认得几人?

        行走在山道上,天道城在望,他不自觉地有些寂寞的感觉。

        楚师是否寻到了他的阳神之路;古师兄的修持如何?

        甚至,楚留仙想到了很久没有见过的林清媗师姐,她闭关多时,说是闭生死关求突破,但经历过当初之变,深知发生了什么的楚留仙却有预感,这位师姐怕是永远也无法从闭关中出来了……

        修仙最寂寞,不在于闭关之枯燥,而在于那一路前行,蓦然回首,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熟悉不再,连整个世界都陌生了起来。

        蓦然地,楚留仙叹息一声,抬头望,想起了一别而去,再见无期的楚离人。

        现在的离人长老,怕是已经征战在域外战场,燃烧起一身的浓烈吧?

        寂寞,浓烈,两个对比极其鲜明的感觉,仿佛是阴天与晴天,白日与黑夜一般,在此刻楚留仙的心中泾渭分明。

        恰似,歧路两端,各分左右,楚留仙就站在歧路口上,哭不能哭,选又难择。

        “嗯?”

        楚留仙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脑海中诸多想法,倏忽之间,消散得无影无踪,楚留仙神情凝重,一如他每一次面对强敌。

        原来,就在他抬头,望天的一瞬间,整个天地就变了。

        楚留仙所处的天地,恍若在一刹那功夫里面,急速地塌陷下来,形成一个牢笼一般,横亘于道宗山门与山脚下天道城之间,将他笼罩在里面。

        天依然是那天,云也还在飘,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可那种隔绝、束缚的小天地之感,却不会是错觉。

        楚留仙闭上眼睛,再缓缓睁开,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开口说道:

        “何方高人驾到,楚留仙有礼了,请不吝,一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