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七十章 门(上)

    第一百七十章 门(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是什么阵法?”

        天上白玉京中,极东之处,一座白玉高台上,楚留仙疑惑地问道。

        他说话的时候,有天风阵阵,环绕在高台左右,就好像是一只只温柔的手在抚摸而过一样,带来阵阵清凉。

        高台并不封闭,下面是在天上白玉京的基础上又高出百丈搭建,上面则是一面白玉地面,上面铭刻着金色的纹路,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阵法。

        楚留仙在问话的同时,也在打量着这座阵法高台。

        做出同样举动的,还有楚离人、小胖子等人,或多或少,他们都在好奇。

        这都是何等人物,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存在,很快就看出玄机。

        “阵法,不仅仅是在脚下?!?br />
        楚留仙的目光从脚下那庞大完整的金丝阵图上移开,落到四面构成高台的玉柱,乃至于整个高台本身。

        肉眼只能看到在这些玉料当中,有丝丝缕缕如云气一般的纹路,更如在缓慢地运转,若是懂用神识,则能感觉到有庞大的力量在整座高台上生生不息地流转着。

        “阳光之力,洞察之光?!?br />
        楚留仙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向着东边望去。

        高台处在极东,正是整座白玉京最能接收日晖、月华的所在,阵法所借用的,也正是初升的日晖月华之力。

        “禀公子,这座高台是白玉京的根本重地之一,开启的机会却很少。每次开启不仅需要大量的灵玉,更需要调动多年积累下来的日月之力,不可轻动?!?br />
        百晓生一边解释,一边露出骄傲之色。

        他这是为白玉京拥有这样的阵法而骄傲。

        眼见得楚留仙等人露出求知之色,他详细解释道:“这整座高台,连带上面的奇阵,都是当年兴建白玉京的楚氏先祖,请动当世最顶尖的阵道大师所设,遍数天地,再无第二?!?br />
        “它叫什么名字?”

        小胖子凑过来,饶有兴致地问道。

        他们这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个阵法的存在,倒不是百晓生有意隐瞒,只是从来没有动用的机会,有什么宝物他一个人就鉴定了,故而众人不知。

        百晓生一挺胸,一收腹,骄傲地道:“鉴宝大阵?!?br />
        “啥?”

        小胖子一两踉跄,险些从高台上跌落下来,下意识地掏了掏耳朵,直以为听错了。

        “鉴宝大阵?”

        “这个……那个……”

        小胖子很想批评下取这名字者的品味,这不是瞎了举世无声的阵法吗?

        阵法要是有灵,怕不得哭啊。

        若不是碍于楚留仙就在旁边,小胖子怕都笑出声来,即便是现在,他的神色也是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其实,楚留仙神色,也没比他好上多少。

        他冷不丁地,就想起了道宗神霄峰上,楚师洞府外守门的那两个童子:雷公、电母。

        本能地,楚留仙脑子里就浮现出一个念头:“看来我们姓楚的,取名方面还真是都没有什么天赋啊?!?br />
        这个是旁枝末节,至少百晓生就不觉得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兴致勃勃地跟众人介绍这鉴宝大阵的诸般神奇之处。

        无非是催动大阵后,如何如何的宝物在其中总是会被激发出奇效,会引动出神奇,是从最本质的方面鉴定宝物的无上阵法云云。

        奈何鉴宝大阵四个字就好像一盆冷水浇下来,楚留仙等人都没有了听的兴致,又不好打击百晓生的积极性,好不容易才抽了个空,有楚留仙拽住了百晓生,打断道:“那我们就开始吧?!?br />
        “呃~”

        百晓生脸色怪异,张了张口,终究没有继续介绍下去,跟斗败公鸡一样垂下头,叹了声:“好吧?!?br />
        众人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百晓生刚才的模样,俨然是一个小孩子在炫耀他的玩具,也不管大家感不感兴趣,恨不得把玩具的一百八十种玩法示范个遍,真真让人受不了。

        楚留仙将至宝铜钟取在手上,凝神看着百晓生激发阵法。

        百晓生是真正的爱宝之人,少许失落马上就消失无踪了,兴冲冲地开始激发阵法,片刻间,一道道金光在阵法中亮起,很快给高台染上了一层层的金光。

        金光流转,爬满了阵图,又遍布了高台,旋即猛地收缩,在阵图的正上方,高台的正中央,凝出了一个金色的光影。

        “咦?这是……”

        楚留仙瞳孔收缩了一下,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是了,铜钟当中的那个妖奴?!?br />
        他脑子一转,很快就找到了熟悉的源泉,这个鉴宝大阵运转的时候,与铜钟境有些相像,一样是凝出了一个“灵”一般的存在。

        只是铜钟境是器灵,这个是阵灵而已。

        “世上万宝,生而知之!”

        “起阵!”

        百晓生神情肃穆,念出真言,下一刻,金光凝成的真灵眉目都清晰了起来,俨然是一个老者,手捧书册,看得认真。

        “有意思?!?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再看到百晓生目光投来,自然明白其意,是紧跟着闭上眼睛,将真元灌注入手中铜钟。

        “咚~~~”

        一声钟鸣,蓦然响起,钟声悠扬,震动空气,回荡在整个天上白玉京,又为白玉京自身的护持阵法形成之屏障挡回。

        前声叠加后音,形成震天动地,又晨钟暮鼓般的醒世味道。

        “好宝贝!”

        小胖子为钟声所震,整个人向后一仰,难免惊喜之色地脱口而出。

        单纯只是声波威能,又不是有意攻击,竟然就能干涉现世,这件铜钟至宝哪怕没有其他功效,仅凭着这一点,也是一件难得的攻击异宝。

        小胖子的话并没有能得到回应,楚留仙的心神早就随着灵力一起遁入到铜钟至宝当中。

        “不知道这件至宝的炼化是否还有其他讲究?”

        楚留仙身形渐渐在铜钟境中清晰起来,对自身真灵为铜钟境吸入其中的情况,他并不惊奇,显是早有所料。

        “明明其上所有的禁法都被充沛天地灵气冲溃,我的烙印也铭刻其中,偏偏就是不能自由掌控,深入了解,发挥威能?!?br />
        楚留仙心知肚明,如果他对铜钟至宝的掌控到位的话,压根就不会出现此刻这般一经激发,真灵并心神就会不由自主地吸入铜钟境这种情况。

        “希望鉴宝大阵能帮我多弄清楚一些东西?!?br />
        楚留仙缓缓睁开眼睛,心中明白,他之所以祭炼铜钟不成功,十之八九是这件至宝有独特的祭炼手法,不通此法,只能勉强运用,既不能发挥出完整威能,又顾忌重重。

        只是祭炼手法这种东西,却不是鉴宝大阵能鉴定得出来的,他更多的是想通过此阵,得到相关于这件至宝的更多讯息,希望能从中推导出什么来。

        在楚留仙出现在铜钟境,脑海中有诸多念头闪过的时候,一个影子从模糊到清晰,凝成一个老者人形在他面前。

        铜钟境中妖奴。

        “妖奴,恭迎主上?!?br />
        一样的五体投地大礼,妖奴一张老脸上更是一般无二的欢喜之色,只为主上的回归。

        行礼,出声,随后妖奴保持着大礼参拜的姿势,一动不动。

        楚留仙摇头,淡然出声:“起来吧?!?br />
        听得此言,妖奴方才敢起身,看着楚留仙,恭敬地问道:“主上,是否起驾回宫?”

        “又是这句……”

        楚留仙有以手抚额的冲动,彻底确定了,铜钟境妖奴会的,也就是这两句话了,天知道是天生的灵智不足,还是后天的与铜钟同伤。

        想来,当是后者才是。

        楚留仙顿时没有了继续跟妖奴对话的兴趣了,他此来也不是为了这个。

        进入到铜钟境,再见妖奴,只是他对铜钟至宝掌控不全导致的,楚留仙的基本目的激发起此宝,却是在他进入期间的一瞬间就已经达到了。

        “出去?!?br />
        简简单单两个字形成的念头在楚留仙脑海中一闪而过,下一刻,眼前就是高台巍峨,阵法光亮,阵中一个老者,低头翻书。

        不用百晓生再提醒什么,楚留仙这会儿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去!”

        他手一扬,便有灵力喷涌而出,托着铜钟至宝,缓缓地飞入鉴宝大阵当中。

        铜钟入阵,高台震动,流转其中的特殊灵力似乎在欢呼雀跃,带动整座高台都迸发出其光来。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阵法当中形成的翻书老人形象。

        老人第一次从书本上抬起头来,两手放开书册,接住了飞往他的铜钟至宝。

        书册离手不仅没有坠落,在奇光一闪,在虚空中现出笔墨砚台等物悬浮,连笔杆子都笔直挺立,笔尖点在书上,似乎时刻准备着被人抓住笔杆子书写。

        老人在放开书册后,一手托住铜钟,一手在上面仔细地摩挲着,脸上露出迷醉之色。

        整个过程中,他一眼不发,只是眼中迷醉之色渐浓,原本昏花的老眼越来越亮,直入启明的星辰,几可与朝阳争辉。

        “成了,成了!”

        百晓生忽然大叫起来,攥着拳头,若非楚留仙在场,他多有顾忌,险些就给蹦了起来。

        楚留仙等人先是一怔,继而大喜。

        在他们眼前,老人依然保持着原本姿势,那杆笔明明无人把持,却开始缓缓地移动起来。

        “沙沙沙~~~沙沙沙~~~~”

        高台上,阵法运转,老人鉴宝,众人屏息,只有笔墨书写的声音不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