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万妖朝拜,一钟长鸣(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万妖朝拜,一钟长鸣(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是……”

        楚留仙双手高举,若托塔,如撑天,头顶上是铜钟。

        斑斓瑰丽的流光溢彩从铜钟中宣泄下来,正正地笼罩在楚留仙的头上。

        抬头仰望,楚留仙仿佛正站在画舫窗前,望见了窗外震撼景象。

        一座座山,或雄起,或秀丽,或郁郁葱葱,或童山濯濯,或有清溪流泉,或流淌着岩浆……

        无数的群山,在楚留仙的眼前晃过,恍若都从铜钟的雕刻上活转过来,展现出它们各自雄姿。

        楚留仙眼睛不由得睁大,透过铜钟所望见的景象没有半点虚幻的味道,好像就是真实的存在,只是现在他才看到了它们真实的样貌。

        单单是江山如画,再是雄浑,再是是数量庞大的群山,又如何能让他震惊如此?

        楚留仙震撼的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山中的存在。

        “蹭蹭蹭”,楚留仙眼中映照出群山的时候,同时清洗地感受到了一道道澎湃的妖气从每一座山上升腾而起。

        有妖气,便有妖。

        一山一妖气,一山就有一妖王。

        十万八千山,一山一妖王!

        惊鸿一瞥下,楚留仙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有如此多妖,如此恐怖的妖气,那个地方不妨便叫做是——妖域。

        妖域中到底有多少山,楚留仙没有数过,莫名地脑海中就浮现出十万八千山的说法来。

        “十万八千山,一山一妖王?!?br />
        “恐怖!”

        楚留仙心神摇曳,即便是知道妖域这个诡异的方域未必是真实存在的,至少现在未必还在继续存在着,完全有可能是铜钟记录下来的,在远古某个时候的光景。

        在那久远的时代里,仙、佛犹自显世,妖、神还在争雄,再怎样震撼的景象,都不足为怪。

        可是,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楚留仙还是不由自主地觉得戒惧。

        “我们本方域的力量究竟如何,我还看不到底,阳神真人称王封侯,号称绝巅,但他们未必就真的止步于阳神?!?br />
        “未必是世界太小,更可能是我们眼界太窄?!?br />
        “只是那妖域……”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压住了心中的悸动。

        退一万步讲,至少十万八千山,一山一妖王的恐怖力量,绝对地压过了本方域表面上体现出来的实力。

        这还不算最震撼的,楚留仙刚刚让心神稳固下来,不受铜钟影响,“窗外”的景象又是一变。

        那一道道从群山中升腾而其的妖气在虚空中凝练,显露出一个个狰狞的妖王形象。

        下一刻,所有的妖气,收敛。

        每一个妖王都收敛了它的滔天妖气,老老实实,每一个动作都呈现出它们的敬畏,就那么在虚空中跪倒,五体投地,大礼参拜。

        “这……”

        楚留仙有揉眼睛的冲动了。

        惊鸿一瞥下,他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那无数妖王中不少存在的气息之强,远远超过了他生平所见的所有。

        无论是雷音寺的菩萨,道宗的极道子真人,仙缘镇上修罗王,与之相比,都相差云泥。

        这种明显更在阳神境界之上的恐怖大妖,竟也做出那朝拜姿态,向着某个方向,顶礼膜拜。

        “那里是?”

        楚留仙的目光不由得向着万妖朝拜处望去,只见得在十万八千山形成的庞大世界角落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正在“长大”。

        在万妖不住地叩首,朝拜中,一座小山,渐渐长成了雄伟的山峰,凌驾于群山之上。

        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大山轰然剧震,停止了生长,傲然地屹立在那里。

        同一时间,无数妖王放开压抑许久的妖气,霎时间偌大世界,尽是冲天妖气,彼此纠缠,染出了一片妖气弥漫的世界。

        整个过程中,楚留仙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也见得那日出,月落。

        “暗红色的太阳?!?br />
        妖域大日,如为污染,总是带着一种浑浊的暗红色泽;

        “银白色的月亮?!?br />
        皓皓明月,不见皎洁,而是染着灿烂的银白,恍若是银盘高挂在天宇。

        “暗日,银月,好古怪的一方天地?!?br />
        楚留仙正自对妖域世界品头论足时候,“咚~~”的一声钟鸣,响彻偌大天地。

        万妖再俯首,朝拜,齐声而高呼。

        他们在呼唤什么,楚留仙听不懂,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是随着冲天妖气弥漫而出的狂喜。

        天下妖王,尽欢颜。

        “是你??!”

        楚留仙不由得要抬头看一眼铜钟本身,那发出传遍整个妖域世界钟鸣的不正是他正在祭炼的着一尊铜钟至宝吗?

        “咦?!”

        那一眼望去,楚留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好像已经被吸入了铜钟当中,压根就看不到边际,望不见铜钟本体轮廓。

        “倒要看看你玩什么?”

        楚留仙并不惊慌,只是重新将心神凝于幻境中展现出来景象。

        他心中有数,这个景象的出现,十之八九是他蛮力调动庞大灵力强行冲击、洗练这件至宝有了成果。

        铜钟至宝上的禁制为澎湃灵力冲得支离破碎,方才会出现眼前景象。

        十之八九,这便是铜钟里面深藏着的秘密了。

        楚留仙脑海中无数个念头一个接着一个地飞快转过,在这个过程中,“咚咚咚~~”的钟鸣声不止,万山妖王膜拜不止。

        它们,是在膜拜这口钟吗?

        楚留仙知道不是。

        “铜钟下面,是什么?”

        楚留仙穷极了目力,往铜钟之下,那座拔地而起的高山上望去。

        雾隐重楼笼罩山体,他只能勉强看到似乎有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的庞大建筑,一起构成了宏伟的宫殿群。

        铜钟之下,有宫殿成群,最高一座悬浮云雾当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楚留仙再怎么看也没能看出宫殿的真实模样,遑论个中细节,反倒是钟声愈隆,最后伴随着万山妖王齐声欢呼,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咦?!”

        “这是文字?!”

        楚留仙眼睛骤然瞪大,骇然地望着眼前一幕。

        铜钟犹自颤鸣,声波显露出痕迹来,偌大天地好似一面湖泊,在水光旖旎,在涟漪阵阵。

        那声波涟漪扩散开来,化作了无数玄奥文字,向着四面八方溃散。

        万山妖王欢呼的,便是为此。

        那些文字一个玄奥古拙,通体金光,字现而法随,好像各种蕴含着天地间的至理一样。

        “这些字体有些像是古篆字,又有些神纹的痕迹,偏偏充斥着妖气?!?br />
        “当是某种妖文古篆?!?br />
        楚留仙刚刚有了判断,心中便恍然了。

        “传法,这是传法!”

        “万山妖王的朝拜,是求法;铜钟的声波化字散落天地,那是传法?!?br />
        “铜钟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

        楚留仙心中惊骇无法抑制,看到这一幕他哪里还不明白,铜钟至宝的主人,竟是那万山妖王之师。

        万妖师!

        此念刚生,楚留仙便见得整个妖域在塌陷,在崩溃,耳中犹自萦绕着万妖欢呼之声,眼前已然是换了天地。

        “这里是……”

        楚留仙环顾左右,皱眉自语:“铜钟内部,铜钟境?!”

        他毫不怀疑这个判断,事实就摆在眼前。

        楚留仙此刻所在的地方,仿佛是一座倒扣的铜钟化作山,人就在山腹里面。

        目之所及,上成穹顶,四壁浑圆,皆呈现出铜钟本身的光泽,看上去就好像楚留仙变成一个了一个拇指大小的人儿,把铜钟扣入了其中一般。

        “你说是吗?老人家?!?br />
        楚留仙突兀地开口,声音在铜钟境中回荡,久久不息。

        话音刚落,他蓦然转身,果然见得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正毕恭毕敬地站在身后位置。

        “妖奴,恭迎主上?!?br />
        慈眉善目老者没有回答楚留仙的话,而是甩袖,跪地,大礼参拜。

        妖奴,拜公子。

        楚留仙眨了眨眼睛,有些恍然,这个老者怕不是他想象中的铜钟主人,或是被困在铜钟至宝里的存在,正相反,它十之八九是铜钟的器灵一类。

        “平身吧?!?br />
        楚留仙心中动念,脸上神色不变,淡淡地抬手,示意妖奴起身。

        妖奴全无抗拒,起身后依然保持着毕恭毕敬的样子,等候着吩咐。

        “这里……是哪里……”

        楚留仙踟蹰了一下,还是如此问道。

        “呃~~”

        话音刚落,他就发现不对了,妖奴压根就没有回答的意思,一板一眼地把之前跪拜的动作照做了一遍,恭敬出声:

        “主上,是否起驾回宫?”

        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瞬间吸引了楚留仙的注意力。

        “回宫?什么宫?”

        “之前万山之巅,铜钟下的宫殿群吗?”

        楚留仙心中有惑,问出声来。

        妖奴这回没听到平身,连身都不起,又一次恭敬地重复:“主上,是否起驾回宫?”

        听到这句话,楚留仙默然了,默默地看了五体投地的妖奴一眼,叹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地步,他哪里还不明白?

        “罢了?!?br />
        “这铜钟妖奴怕是随着这尊铜钟一起受创太深,灵智受损,来来回回也就是这么两句话了?!?br />
        楚留仙索性不去看那妖奴,细细地打量着整个铜钟境。

        偌大铜钟境,严丝合缝,浑然一体,恍若自成了空间一般。

        置身其间,楚留仙也感受不到九曜古船的气息,好像他被隔绝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该怎么出去呢?”

        楚留仙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尤其是“出去”两个字闪过脑海的一瞬间,眼前豁然大亮。

        铜钟境,妖奴老者,一切的一切,远去。

        楚留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铜钟乖巧地落下来,落到他的掌中。

        周遭,是静室。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