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万妖朝拜,一钟长鸣(上)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万妖朝拜,一钟长鸣(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宝贝决计是好宝贝。

        奈何,没有一口好牙口,估摸着也是啃它不下。

        至少楚留仙已经很久没有在九曜古船的甲板上出现,看他最喜欢的日出了。

        乘风破浪,出入青冥,横渡虚空,视天堑如无物,遇风雨作等闲,九曜古船一路平平静静地飞回了道宗山门天道山。

        遥遥望见天道山脉巍峨的身影,感受到道宗修士出入往来的气象,九曜古船上所有人包括楚离人在内,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放松下来。

        漫长,艰难,充满了未知与新奇的七罪之诀,到此可说是真正结束了。

        事实上,七罪之诀,早在楚留仙骂死海王的时候,就以那种谁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方式走完了,只是与楚留仙相处久了,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敢做此想。

        无他,有公子留仙在的地方,实在是难太平。

        这回一段归程,竟然只是遇到了楚行文这个不该出现在这方域的异数,却没有太大的凶险,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这简直一点都不正常,一点都不天道。

        小胖子、楚离人等人看到彼此长出一口气的样子,不禁相顾失笑。

        这个中滋味,真是非楚留仙身边人无法理解啊。

        “离人长老,这……”

        小胖子刚刚放松下来,又忧上眉头,伸手向着船舱中指了指。

        这也是众人这段时间以来的担忧事,自然不用说得明白。每一个人都能清楚他在担忧什么。

        楚留仙??!

        当日,楚留仙持不知名的至宝铜钟入船舱。一开始,轰鸣作响,古船震动。

        第二日,有大笑三声,从船舱中传来,吓得正在吃饭的小胖子一口喷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噎在喉咙里,又抠又呕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毫无征兆的笑声还算是好的了。怎么说能笑也是好事不是?

        那会儿,小胖子还在心里面琢磨着等楚留仙出关了,等好好说道说道三声大笑险些噎死他这个严重问题,至不济也要让楚留仙把新得的宝物展示一番才放他过关。

        不曾想,后面的几日里,情况又变。

        在楚留仙开怀大笑的第二天,九曜古船上奇光迸发。日帆和星帆张开到极致,好像没有极限一般地吸收日曜与星风之力。

        九曜镜浮现而出,无数的光辉汇聚其上,再流转而下,顺着九曜古船的船体向着某个方向流去。

        无尽的灵气,环绕着九曜古船。形成横亘天宇的漩涡,漩涡之眼就是古船本身,无量的灵气倒灌而入,要想卷起一道道的巨浪要将九曜古船倾覆一般。

        ……

        这些异象出现的第一时间,楚离人等人就知道与楚留仙有关。

        一来。九曜古船现在的操纵权正在楚留仙的手上,无论是船帆还是九曜镜。乃至放开禁制任凭天地灵气灌入,全都要他首肯才行;

        二来,楚留仙闭关的静室里,亦有之前所无的变化。

        一个诡异诡异的波动开始出现,隐隐约约有山呼海啸之声,更有铜钟声依稀,似乎从千里之外的荒山古寺中传来。

        诡异波动出现的一瞬间,那几日一直静静守在旁边另外一件静室内,时刻感受着楚留仙闭关处情况,准备事有不谐立刻出手的楚离人现身了。

        还不是普通的现身,他是直接撞破了静室大门,一脸惊骇地出现。

        楚离人一出现,就在楚留仙闭关静室门外,几次举步,又几次收回,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破门而入。

        “妖元!”

        “至精至纯,生平仅见的妖元!”

        当小胖子为楚离人举动惊动,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发问时候,楚离人是这么神色凝重地回答的。

        这话一出,小胖子一张胖脸顿时严肃起来,若非脸上肥肉在不住地抽动着引人发噱,说不准还真让人对他刮目相看了。

        小胖子别看平时不着调子,怎么着都是琅琊王氏嫡子,见识不凡,立刻就明悟到楚离人话里面的严重性。

        “连我跟楚哥都至少见识过极道子,还有我们王家那一位修罗王两位阳神尊者,对了,还有南妖,哪一个不是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人物?!?br />
        “离人长老这辈子见识过的高人,至少是我们的十倍不止?!?br />
        小胖子越想越是觉得问题大了,心里面无数念头在此起彼伏,“连离人长老都觉得生平仅见,那精纯妖元的主人该是如何的绝世大妖?又得恐怖到什么地步?”

        “现在,这样存在的精纯妖元出现在楚哥闭关的静室里……”

        小胖子忍不住老毛病犯了,绕着楚留仙静室外几个呼吸间足足绕出了数十个圈子,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他自己不觉得如何,旁人却受不了了,连楚离人的目光都从楚留仙闭关静室的大门上移开,盯了那胖子一眼,紧接着紧紧地闭上了。

        无他,被这小胖子给晃晕了。

        “没事的,没事的,这是捡到宝贝了?!?br />
        “那妖元的主人说不准死了尸骨都找不到了,那妖元至少宝贝上的,好宝贝嘛,总得有点异象的不是?”

        小胖子喃喃出声,声音越来越大,颇有寻求认同的意思。

        众人颔首,也只可能是这样。

        然而,包括小胖子在内,没有人的表情放得轻松下来。

        是啊,那绝世的妖元的确可以证明几乎是捡来的铜钟的确是好宝贝,问题是,蕴含如此恐怖力量的宝贝,那是轻易能收服得了的吗?

        修仙界数万年,改换过多次天地,无论主宰这天地间的是神祇。是妖魔,还是仙佛。哪个时代没有出现过修者为宝物反噬,凄惨无比的情况?

        所在多有!

        楚留仙这回全无准备下遇到这种情况,麻烦大了。

        麻烦再大,楚离人他们也不能进入静室代替,若是不然,一个惊动,说不准问题更大。

        在静室外徘徊了半天后,众人发现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他们只能——等!

        “等吧!”

        楚离人叹息一声,掉头就走,从背影处传来下半句话,“双儿,给我另外安排一间静室?!?br />
        他这么说,双儿正自惶急没主意下,自然不会有异议。照做就是了。

        一开始,所有人只是以为楚离人原本那间静室门破了,所以要换上一间,并没有太过在意。后来,每个人都知道,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三五天。一两天,半天……

        楚离人换静室的频率越来越高,距离越来越远,看那样子,就好像楚留仙闭关的静室处有洪水猛兽一样。逼得他如此。

        虽不中,亦不远矣了。

        楚离人原本是要守护楚留仙。以防不测的,看现在这个情况越搬越远,真出了问题哪里能第一时间赶到?

        小胖子、秦伯等人初始时还能忍住不问,后来实在是憋不住了,问了出来。

        楚离人面对众人疑问,满脸郁闷之色,叹息着说道:“那里,我呆不住?!?br />
        堂堂阴神尊者中的强者,若非情伤有望阳神真人的存在,说出那句话时候,声音何其沉闷。

        小胖子等人茫然,追问,受问不过,又事关楚留仙,楚离人也顾不得脸面,只得照实说了。

        原来,楚留仙静室中传来的妖元波动变化不定,但总的趋势是一天比一天强,这些小胖子等人知道,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妖元对阴神的影响。

        楚离人身为阴神尊者,他自是早就修持出了阴神,其阴神在那妖元波动下,竟是生出不稳之势。

        这一点,早在第一日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事实上楚离人破门而出也不是太着急,着实是太惊骇。

        楚离人,不得不搬。

        他要不离得远远的,怕是都不到楚留仙出关,他自己的阴神就散了。

        “那铜钟如此恐怖?”

        小胖子等还没有修出阴神者自然感受不到这点,乍听楚离人郁闷道来,一个个震撼得不轻。

        于是乎,到了最后,楚离人憋闷得一路从船舱搬到了甲板上,要不是后来静室中妖元波动不再增强,他怕还得跳船而去不可。

        楚离人、小胖子等人震撼,楚留仙比他们更加的震撼……

        ……

        “这里是……”

        楚留仙盘坐在云床上,周身上下尽是无尽灵气汇聚给他带来的斑斓色彩,乍看起来仿佛是九彩琉璃雕刻而成的人像。

        在他的头顶上空,一尊铜钟在滴溜溜地旋转着,时大时小,随着它旋转,其上的万山雕刻就好像活转了过来一样,在吞吐着天地灵韵。

        山有灵,铜钟更有灵!

        显而易见,这尊不知名的铜钟至宝正在发动全部力量,抗拒着,挣扎着,拒绝被楚留仙祭炼。

        楚留仙现在的心神也不在那里。

        无尽的力量,有汇聚而来的灵气,有通过九曜古船凝聚的力量,尽数通过仙域根本法集中到他的身上,连化为灵气环都不做了,尽数灌注入铜钟至宝当中。

        在异变出现的第一时间,楚留仙便明白此宝的禁制于此方域全无相似之处,其深奥玄妙却不在其下,短时间内想要参悟破解全无可能。

        铜钟的抗拒又太过剧烈,要是短时间内无法将其彻底压服的话,兴许它就能爆发出什么想象不到的威能,破空而去不见。

        丢了宝贝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楚留仙对此宝的镇压,祭炼,早就开始了,这会儿骑虎难下,欲罢不能。

        真要让铜镜至宝逃走了,气机相连,心血相连,楚留仙也非得重伤不可,说不准还是?;镜闹厣?,真灵都溃散了也说不准。

        楚留仙不能放弃,不能输。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剑修有一剑破万法,凡俗有一力降十会,既然短时间内破不得你禁制,我干脆不破,我冲垮你!”

        楚留仙用的办法是最笨的,也是当下最聪明的。

        以无穷无尽的力量,生生冲垮,抹去不知道什么存在加诸于铜钟上禁制,还其本来面目。

        楚留仙做这个决定,不仅仅是不得已下的决断,也是最好的选择,因为

        ——铜钟很虚弱!

        在祭炼铜钟开始的时候,楚留仙就能感觉到铜钟内部的那种饥饿感,它的虚弱就好像一个壮汉饿了六七天,只是以水充饥,不管原先有多少力量,怕是垂髫童子都能打倒它。

        楚留仙笨办法,很有效。

        九曜古船仿佛是一个无底洞般地吞噬天地灵气的不知道第几日,一个充满震撼力的景象,蓦然间出现在楚留仙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