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烟花

    第一百六十五章 烟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哥,你就这么放过那个小子了?”

        小胖子忍了很久,足足让九曜古船飞出了里许那么久。

        九曜古船,扶摇而起,乘长风,破云海,飞出一里地要用多长的时间?

        这小子,也就是这点耐性了。

        “放过?”

        楚留仙轻笑出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本来乘风破浪的九曜古船忽然做出了一个诡异无比动作。

        掉头,船头向后,船尾向前,依然保持原本方向。

        九曜古船,在倒着飞行。

        “这算什么?”

        小胖子一头雾水,疑惑不已地看着楚留仙。

        楚留仙还是保持着负手站在船头的姿势,九曜古船这么一掉头,倒着飞行,他就变成在眺望着刚刚离去的方向了。

        “你看……”

        楚留仙答非所问,一手指天。

        “啥?”

        小胖子死的心都有了,深深地觉得老娘给他生下的脑袋还不够大,要不然怎么楚留仙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呢。

        死死盯着半天,除了天,还是天,连片像样的云都没有。

        眼瞅着什么都看不出来,小胖子都打算扯淡几句白云苍狗,或者晴空万里之类的话糊弄过去了,耳中传来了楚留仙悠悠的声音:

        “你看苍天,放过了谁?!”

        小胖子到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脸上浮现出了恍然之色。

        一旁的楚离人,微笑,颔首。

        众人之中,也只有他一人察觉到了在楚留仙踏出九曜古船之前,一瞬间抽尽了日、星两帆凝聚的日曜、星风之力那一幕。

        有那一幕打底,外加楚留仙这句话,前后呼应下,楚离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小胖子他们只是隐约知道了楚留仙的意思,却不明白其手脚,犹自懵懂。

        “苍天放过谁?楚哥的意思应该是那楚行文还有牛头妖魔多行不义,斗法便斗法,夺宝就夺宝,偏不该伤及无辜?!?br />
        “天道如何轮转,我辈不知,但此事,不管天如何,楚哥要代天行罚,决不放过?!?br />
        小胖子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解释了。

        不等他出言求证呢,楚留仙再一伸手,遥指前方,轻声道:“你们看?!?br />
        “嗯?”

        九曜古船上众人,齐齐循着楚留仙所指方向眺望过去。

        九曜古船飞行何其之速,只是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他们距离之前牛头妖魔和楚行文酣战处已然很远了。

        即便是船上众人目力了得,此时也看不到那里景象,更不可能看到楚十奴和楚行文二人身影。

        浩荡长空,有何可看?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

        ……

        “差不多了……”

        楚十奴与楚行文,晃晃悠悠地飞着,速度不快,离那成为一片焦土的小村故地亦不遥远。

        楚行文还在心里面发狠,在羞恼难当,琢磨着日后当如何报复,又要用什么手段能说服本方域神霄楚氏跟楚留仙要回那件宝物:铜钟。

        “要不是为了这件至宝,本公子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更不会受此奇耻大辱?!?br />
        楚行文在那咬牙切齿,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得,到底此刻在其心目中,究竟是夺回铜钟的心思多点呢,还是将公子留仙好生折辱的分量重呢?

        正因为如此,他都没有注意到楚十奴飞行得那么慢,只是本能地随行而已。

        他正想到痛快处,耳中传来了楚十奴的那句话。

        “呃,差不多?什么差不多?”

        楚行文茫然地扭头望向楚十奴,却见得这老头以比刚才飞行时候还要快上百倍的速度,一个闪身,至少退出了数百丈之外。

        若是将他此刻的举动翻译成话语,那应当是:避之犹恐不及!

        “奴老,你……”

        楚行文疑问出声,同时下意识地左顾右盼,还以为来了什么强敌。

        突然——

        楚行文的话凝固在唇齿之间,左顾右盼的动作僵硬在扭头,甚至脸上都有惊骇欲绝之色,就此定格。

        他的身形,在顷刻之间,膨胀,收缩,再膨胀,又收缩……,如是反复。

        又一刻,“刷刷刷~~~”无数道光亮从他的体内迸射而出,皆细不可见,又明亮晃眼。

        这些光亮分为两种,或是金光,带高温;或是清冷,蕴寒意。

        霎时间,在长空之中,凝而不动的楚行文时而像是一轮红日,亿万道金光;时而像是璀璨的形星辰,无量的星辉。

        先是衣物粉碎得干干净净,继而是整个身体,连带着神魂,尽数在喷涌而出的日曜和星风之力下,被吞噬得干干净净,在虚空中放出了好大的绚烂烟花。

        从始至终,楚行文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无边的恐惧之中,看自己就此消亡。

        “哎~”

        楚十奴看遍整个过程,不曾出手一次,甚至连那个念头都没有升起来过,只是在最后叹息一声,“我是你这又是何苦来由呢?没事招惹公子留仙作甚?”

        “何苦来由??!”

        楚十奴早在楚留仙踏出九曜古船时就察觉到不对,至楚留仙伸手搭肩膀后更是确认无疑。

        他不是不想劝告一两声,可是公子留仙通过凝望那焦土小村,将势在必行的心意展现无遗,他一个下人,如何敢再置喙半句。

        楚行文的下场,楚十奴早就知道了。

        他老人家成就阴神尊者甚至更在楚离人之前,一辈子什么没见过,楚留仙不用九曜古船堂堂之阵,直接将楚行文碾碎,反而费了这么个周章,个中用意楚十奴又怎会猜不到?

        “你们也是有服了,不管是就此烟消云散也好,投身阴墟为鬼物也罢,有此公子留仙特意为你们放的烟花,当也闭目了?!?br />
        感慨完毕,楚十奴掉头就走,这回就速度飞快,毕竟不用再慢腾腾地将“烟花”绽放时候,不离小村焦土太远,违了公子留仙心意。

        眨眼间,这位阴神尊者的身影就消失无踪了,唯有最后一声叹息,萦绕不散:

        “烟花啊~~~”

        ……

        “烟花……”

        小胖子眨了眨眼睛,咽了口唾沫,不知道第几百回深深地认知到,惹谁不要去招惹公子留仙啊。

        到了这会儿,他倒有些同情那个楚行文,死就死了吧,还得被人当成烟花放一次,告慰亡者,真是……

        真是什么,小胖子想半天没想出合适的词儿来,习惯性地就要去求教楚留仙,结果一扭头,发现楚留仙不见了。

        何止是楚留仙,连楚离人、秦伯、双儿他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胖子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在他心思浮动时候,楚留仙他们都离去了,他太过全神贯注,竟是没有察觉。

        “楚哥等等我啊~~~”

        小胖子大呼小叫着,就要跟着进入船舱。

        还没成行呢,胳膊就被拽住了,他一扭头看,是云想容。

        “王兄还是别去了?!?br />
        云想容侧着头,望通往船舱的楼梯处看了一眼,补充道:“别去打扰了留仙公子?!?br />
        “嗯?什么情况?”

        小胖子好奇地问道。

        “铜钟!”云想容唇齿间蹦出了两个字,脑海中浮现出烟花绽放时候,楚留仙镇压住的铜钟忽然不受控制飞出的景象。

        “他该是去炼化宝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