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楚十奴,两按肩

    第一百六十四章 楚十奴,两按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奴老,你来得正好?!?br />
        楚行文露出兴奋之色,对着不远处雷霆紫光凝聚成高声喊道。

        兴许是放松下来的缘故,他一边喊,一边还在腹诽不止:“好歹也是一个阴神尊者,竟然取了这个一个名字,果然是天生的奴性,只配给我们这些血脉纯正者驱使?!?br />
        楚行文没有注意到的是,与划破苍穹而来的威势与迅猛相比,此刻雷霆紫光凝聚出身形的速度何其之慢,显示出其主人心中的不平静,以及

        ——不敢现身!

        再怎么慢,终有尽头。

        在楚行文大喊出声的同时,雷霆紫光的主人一声叹息,现出了真容。

        那是一个浓郁紫色袍服,须发洁白,侧面看上去又带出紫意的老者。此老年纪虽大,身形却是雄浑挺拔,站在那里如老去的狮子,不减雄风。

        紫袍老人仿佛没有听到楚行文的叫嚣一般,凝神望了九曜古船一眼,原本威严的脸拧在了一起,写出了一个“苦”字。

        楚留仙,楚离人,两位都没有掩饰身形和存在的意思,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站在九曜古船的船头,紫袍老人想看不到也不成。

        看到两人居高临下望来,明明是淡然柔和的目光,落在紫袍老者的眼中,感觉就好像是一把把刀子,扎得他浑身不自在。

        “苦也~~~”

        紫袍老者苦笑,脸上苦得都要滴出黄连汁来。

        “怎么招惹上这两位,这可如何是好???!”

        整个过程中,时间只是缓缓地流过一两息,似乎连时间都在驻足看戏,不舍得离去。

        时间太多,之前的生命危险,现在的惊喜放松,这个转折着实是太大,大到楚行文到现在都还看不清楚状况,凑上去马虎地行了一个礼,紧接着就对紫袍老者说道:

        “奴老,就是他们,抢去了行文的猎物,又夺走了宝物,若非是奴老你来得快,他们还想着杀人灭口?!?br />
        楚行文得意地望向九曜古船头的众人,伸手一指道:“奴老,请将他们拿下,宝物必须收回,他们也要付出代价?!?br />
        顿了一顿,砸了砸嘴唇,他意犹未尽地道:“这艘古船似乎不错……”

        楚行文好在想到自家不是人对手,没敢强要,但觊觎九曜古船的心思却是显露无遗了。

        在他看来,他楚大公子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紫袍老者还不当即出手,将九曜古船和船上那些人都拿下,任凭他楚大公子处置?

        想到得意处,楚行文有放声大笑的冲动。

        “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回荡,抑扬顿挫,说不尽的讽刺意味,却不是楚行文的笑声,而是有人赶在了他的前头。

        紫袍老者循声望去,只见得在楚离人和楚留仙身后,也就是落后个半步的位置,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带着夸张姿态出现在那里。

        看他那模样,双手叉腰,挺出本就肥大的肚子,在那笑得开怀的样子,紫袍老者胡须都垂了下来,更那垂杨柳似的。

        “还有这一位主在……”

        紫袍老者这下连苦笑的气力都没有了,更恨不得把身边的楚行文捏死,在心里面破口大骂:“你到底长没长眼睛,也不看看惹的都是什么人?”

        “竟然还敢觊觎九曜古船?!那是你能想的东西吗?”

        紫袍老者自问易位而处,有人这么当面觊觎神霄楚氏之象征,他是决计不能忍的,可想而知上面几位是什么想法了。

        “不可能善了了……”

        紫袍老者苦笑着,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既然事已如此,他索性也就不浪费脑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楚离人伸手搭在阑干上,身子略略前俯,居高临下看了紫袍老者一眼,冷然道:“楚十奴,你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架子?!?br />
        “吓~~”

        紫袍老者楚十奴这回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忙不迭地道:“离人长老,十奴哪敢,只是……只是……”

        面对楚离人的灼灼目光,楚十奴到口的什么家族安排,什么使命,尽数又咽了下去,说也无用,索性就什么也不说了。

        他身子冲着楚离人歉然笑了笑,接着回身,面对始终负手而立,一言不发的楚留仙,深深一躬:

        “楚十奴,拜见留仙公子?!?br />
        “不知是公子当面,有失远迎,十奴失礼了?!?br />
        楚十奴开口第一个字的时候,腰就如折断般地弯到了最低,全部内容都是在这个姿势下说完,到最后一个字吐出,犹自没有起身的意思。

        这个礼,便重了。

        楚十奴,堂堂一个阴神尊者,对一个未曾成就阴神,又不似楚离人般这样在神霄府中有长老份位者行此大礼,无论到哪里都说不过去了。

        奇怪的是,楚离人对此竟然没有表示,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且不提旁边楚行文“你你你……”个不停,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一定有哪里不对,偏偏又不明所以。

        即便是始终站在楚留仙身后的小胖子,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也就是出身神霄楚氏的楚离人,世代在神霄楚氏为仆的秦伯,以及差不多全盘接收了自家兄弟记忆的楚留仙,能明白个中因由。

        “原来是他们??!”

        楚留仙在听到“奴老”二字的时候,心中就有猜测,再听到“楚十奴”这个标志性的名字,顿时就回忆了起来。

        楚十奴这个名字,并不是随便取的。在他之前,还有九奴、八奴……,分别是其父祖,乃至高祖,一代代上去。

        他们这一支的出身与秦伯相近,只是在修行上有独到之处,历代多出阴神尊者,于是被赐姓楚,且他们自认受神霄楚氏大恩,始终以家奴自居,故才取这种外人看来无法理解的名字。

        楚离人也就罢了,他是出身神霄楚氏旁支,楚十奴敬的是他修为,他的长老份位,楚留仙则不然。

        楚留仙是神霄楚氏嫡系子弟,且为当代第一公子,这就有了主仆名分。

        楚十奴大礼参拜不起,旁边楚行文呆若木鸡,九曜古船上楚离人神色柔和些许,默然不语。

        这个时候,楚留仙动了。

        他忽然一步踏出,从九曜古船踏了出来,一步来到了楚十奴的面前。

        在楚留仙动作的同时,楚离人依稀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了望高处,只见得九曜古船的日帆和星帆一下子垂软了下来,好像什么东西被瞬间抽空了一般。

        这一幕只是持续了一个刹那,在楚离人抬头望去的同时,两帆又重新兜满了日曜和星风,意气风发地鼓荡着。

        楚离人若有所悟之际,楚留仙站在躬身不起的楚十奴面前,伸出双手,扶着楚十奴的臂膀,将他向上搀扶。

        “十奴不敢?!?br />
        楚十奴又不敢抗拒,只能任凭楚留仙将他搀扶而起,忙道:“公子仁厚,十奴受之有愧?!?br />
        “奴老无需多礼,留仙久闻奴老之名,今日一晤,不胜欣喜?!?br />
        楚留仙语气温润,姿态谦和,却至始至终只是对着楚十奴而言,瞥都不曾瞥过旁边的楚行文。

        楚十奴感动之余,以目示意了一番身旁,小心地道:“留仙公子,这楚行文不知是何处得罪了……”

        他话还没说完呢,旁边的楚行文忽然惊醒了过来,伸手指着楚留仙叫道:“原来你就是公子留仙?!”

        “无礼!”

        这回不等楚离人,小胖子等人有所反应,楚十奴就勃然大怒,伸手拍落了楚行文的手,喝道:“留仙公子也是你能指得的?”

        楚行文先是一怔,继而羞恼,想要拂袖而去又是不敢,想要说话又是无言,僵在了那里。

        楚十奴喝退了楚行文后,抬头看向对面,心中咯噔一下。

        楚留仙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楚行文一眼,在楚十奴与楚行文言语之际,更是低下头,眼中流露出悲悯之色,在看着什么。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楚十奴便看到下方一片焦土,隐约能看出一个村落目光,再回想起之前的剑拔弩张,心中隐约就有数了。

        “苦也,这下真是呜呼哀哉了?!?br />
        楚十奴想说什么,偏偏怎么也无法开口,只得欲言又止,叹息缄默。

        “那些只是凡人?!?br />
        这个时候,楚留仙开口了。

        “再是凡人,再是为修行人视为蝼蚁,那也是我方域的凡人,是自己人?!?br />
        楚留仙在此刻,方才第一次,抬头,凝望了楚行文一眼,一字一顿地道:

        “外人,不能动?!?br />
        话说到这里,楚十奴一颗心沉了下来,有点庆幸方才没有说什么。

        “传闻中公子留仙的性子,我说也白说,反而惹得他不快,那又何苦来哉呢?”

        “至于这位……”

        楚十奴瞥了一眼还有点弄不清楚情况的楚行文,目光犹如在看死人,“……自求多福吧?!?br />
        “你说是吗?”

        楚留仙脸上忽然浮现出笑意,如春来百花开。

        “是……”

        楚行文一脸忍辱负重的样子,干涩地回道。

        他心中如何想的,在场谁人又看不出来?

        楚留仙却好像真的没有看出来一样,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伸手在楚行文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温声道:“那就好,你去吧?!?br />
        楚行文在心中对自己说了一万遍:“忍,忍,忍……,这是公子留仙的地盘,我且忍他,回头且在报今日之奇耻大辱?!?br />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楚留仙伸手拍他肩膀的时候,近的楚十奴,远的楚离人,眉头不约而同地挑了一挑。

        楚留仙对楚行文言语完后,冲着楚十奴点了点头,转身又是一步,回到了九曜古船上。

        下一刻,凝于虚空中多时的九曜古船重新启动了。

        “恭送留仙公子,离人长老?!?br />
        楚十奴躬身行礼,恭送九曜古船扶摇而去后,对身边犹自捏着拳头,好像不如此无法宣泄心中痛苦的楚行文叹息一声,摇头道:

        “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