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们,不同意!”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他们,不同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牛头妖魔惨叫一声,完全看不出上一刻还处在昏迷状态,叫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显然是痛苦到了极致。

        流火金发瞳孔骤缩,大叫出声:“住手!”

        兴许是心中焦急,他这声吼叫里裹挟着灵力,恍若狂风推送,瞬间传入九曜古船头,正在缓缓紧握手掌的年轻公子耳中。

        ——楚留仙的耳中。

        “嗯?”

        楚留仙眉头一挑,将注意力从牛头妖魔上移开,落到了流火金发的身上。

        在他与牛头妖魔之间,一个虚幻的巨大手掌朦朦胧胧,纯由灵气幻化而成,将重伤垂死的牛头妖魔控制在掌中。

        只要楚留仙稍稍用力,灵力手掌中蕴含的力量就能在一瞬间把牛头妖魔碾成齑粉。

        流火金发出言不可谓不快,只是这么短短的时间,牛头妖魔雄壮如山的身躯就已经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姿势,叫声更是微弱得直如呻吟。

        任是谁人都能看出来,楚留仙只要不住手,只要在将灵气手掌的捏紧动作保持一个眨眼的功夫,怕是牛头妖魔就要死得不能再死了。

        楚留仙住手了,他饶有兴致地望向紧张的流火金发。

        他住手自然不是因为对方叫嚷了一声,别说是一声“住手”,就是山崩在眼前,天陷在身边,也别想让他放过欲杀之人。

        原因很简单,流火金发喊出的“住手”两个字,不再是于楚留仙等人而言“叽叽喳喳”全无意义的外方域鸟语,而是纯正的本方域语言。

        岂止是楚留仙,在流火金发出声的同时,楚离人、小胖子、秦伯、云想容等人无不

        是眉头一挑,引起了兴趣。

        “总算有一个会说人话的了?!?br />
        小胖子摩拳擦掌,给人的感觉他不是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而是一个躺在砧板上,或说或动能被他摆成十八般模样的肉。

        “嗯?!”

        楚离人的反应与他完全不同,皱起的眉头似乎在表达什么疑惑与不满。

        在做出这般反应的同时,他扭头望了楚留仙一眼,只见得楚留仙的反应与他相差仿佛,惊奇之外,带着疑惑。

        在楚离人望去的同时,楚留仙也从流火金发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回望过去,问道:“离人长老,你说这……”

        他在说话同时,毫不避讳地遥遥向着流火金发一指,丝毫不介意他们议论的对象察觉。

        “神通法:百灵!”

        楚离人眉头平复下来,加重了语气吐出了几个字来。

        小胖子等人先是诧异地望来,旋即回过味,恍然楚留仙和楚离人在说什么了。

        小胖子一拍大腿,叫道:“着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这小子咬字准确,语调纯正,又太过一板一眼,有说不出的怪味道,十之八九就是神通法:百灵!”

        旁边秦伯等人点头如啄米,显然对此并无异议。

        所谓神通法,就是法术当中,一些性质极其相类神通的特殊存在。

        大致上,会被称之为神通法的,多是学习上有天赋等严重限制条件的法术,近乎神通,乃是天之所授,将非学也。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相应的天赋,就是付出移山的努力,填海的坚持,拥有闻一知十的悟性,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神通法:百灵,付出足够的代价,消耗大量的珍惜材料,能够赋予受法者全盘施法者一门语言的能力?!?br />
        楚离人淡淡地出声,然而那种凝重的味道,还是无形地透过他并不高大的身躯,清晰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心中。

        “此人能得神通法:百灵的待遇,他绝对不是随随便便而来,更不可能是什么小势力所为,他的身后应该站着一个大家族或者大宗门,并且他的身份应当还非同小可?!?br />
        楚离人说完这番话,便深深地看了楚留仙一眼,这才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显然不打算插手干扰楚留仙的决断。

        他该说的,能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后面便是楚留仙自己的事情了。

        楚离人这么一说,小胖子等人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他们都听出来了,这个流火金发或许不是如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是一个偷渡入本方域的外来者那么简单。

        “有点麻烦??!”

        小胖子有点苦恼地说着,一边说话一边还做出握拳又松开的姿态,似乎手痒难耐一样。

        说话的同时,他还不忘拿眼睛瞟向楚留仙,显而易见,这番话就是说给楚留仙听的。

        楚留仙呢,则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凝重,没有听到小胖子的话一样,微笑地冲着楚离人点了点头,感谢他的提醒。

        紧接着,他更是视从下方飞快拔高,脚踩凝实如棉花般云朵窜上来,飞快靠近的流火金发如不见,移动目光,扫过熊熊燃烧成篝火的村庄。

        小村真正陷入了沉寂,莫说之前的鸡犬相闻,就是几个呼吸前噼里啪啦的燃爆声音都不可闻,只有火焰在静静地,飞快地熄灭。

        火焰塌陷着,收敛着,直如做过了饭的灶膛,充斥着生机成灰烬的苍凉。

        燃烧无辜小村成篝火的火焰,非是自然之火,而是灵力引燃的法术流火,随着灵力的耗尽,自然熄灭得极快。

        正由于如此,在楚留仙的注目下,失去了火焰的遮掩,连断壁残桓都不剩下的一片焦黑,方才分外的刺眼。

        注意到楚留仙的目光,小胖子等人循着望去,九曜古船上蓦然沉默了下来。

        一股沉甸甸的东西,从天而降,压在他们的心上,说不上怒,也谈不上悲,就是一种莫名的,或可名之为责任,一种应当为之做点什么的情绪浮上来,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

        在这种情境下,那飞上来,勉力与九曜古船平齐的流火,尤其是他那一头随风飘动的金发,就显得扎眼起来了。

        “你们,把它交出来?!?br />
        流火的眼睛好像生在了头顶上一样,明明限于脚下云朵的威能,不能飞到九曜古船之上,他一样给人一种看脚下蝼蚁般的目光看人。

        他语气生硬的话传入耳中,除了楚离人和楚留仙外,所有人的脸色全变了。

        “阿呸,你是什么东西?”

        小胖子怒不可遏,喝问出声。

        他这是动了真怒,先有下面一片焦土,后有流火的不客气,小胖子喝问的同时不自觉地调动了灵力与血脉之力。

        霎时间,伴随着喝问声,周遭灵气汇聚,化作一条怒龙咆哮而出。

        怒龙是灵气之幻影,本身并没有威能,咆哮着冲到流火面前便自然地溃散了。只是太过突然,太过意外,流火在怒龙扑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向后一仰,如要趋避。

        下一刻,怒龙消散,流火也回过味来,脸上浮现出羞恼之色,紧接着,他又侧了侧头,好像在倾听什么似的。

        小胖子的声音在怒龙消散前,就已经传入他耳中,压根就不需要倾听什么,他这个动作更是显得怪异而别扭。

        然而,九曜古船上的众人却丝毫不觉得奇怪,更是微微颔首,似乎确定了什么似的。

        道理很简单,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这流火生硬的语气,怪异的顿挫,外加这种好像要先在某个地方过一遍才能理解的停顿,愈发地表明他能通晓本方域语言,的确是靠的神通法:百灵!

        九曜古船上众人验证这一点的时候,流火身上气息大变,恍若火山上一刻还在沉睡,下一刻就要爆发一样,突兀,又狂暴。

        “你们……”

        流火深呼吸了一下,强行压下羞怒,用自以为和缓的语气道:“把它交给我,就算了?!?br />
        “哈~”

        楚留仙依然默不作声,更不曾收回望着焦土的目光,小胖子则用最夸张的语气和动作,表达着他的不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算什么东西?算不算,你以为还由得了你吗?”

        小胖子把手伸到了极限,仿佛是要一直伸到流火面前,指着他鼻子骂一样:“就是胖爷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也得问问他们……”

        他的手猛地向下一指,手指所向,焦土一片。

        “……同意不同意?!”

        在小胖子如此作势,如此喝问的时候,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在原本静得没有一缕风声的九天之上显得那么突然,恍若是真有无数的冤魂,在哭喊着偿命一般。

        “这么邪?”

        骂得酣畅淋漓的小胖子一哆嗦,跟做了亏心事一样,东张西望了一下。

        “呃~~”

        小胖子松了一口气,闭嘴了,心想:“原来是楚哥干的,嘿嘿,那小子,就该给他厉害看看?!?br />
        不仅仅是他,在场所有人除了处在弥留状态的牛头妖魔在,尽数察觉那一股突然的狂风正是源自九曜古船。

        甚至,在这一瞬间,他们脑子里都浮现出一个呼吸前,一直默然如木雕泥塑一样的楚留仙在九曜古船甲板上重重踩下的一脚。

        “你听到了吗?”

        从流火飞上来到现在,楚留仙第一次抬头,第一次正视了他一眼,用恍若天上来的空灵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们,不同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