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事了拂衣去(上)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事了拂衣去(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天,三十六个时辰,在忙忙碌碌间流逝无踪。

        “总算结束了……”

        小胖子全无形象地软倒在座位上,就差扯开领子,光着膀子,吐出舌头大喘气了。

        在他旁边,楚留仙悠然地品着香茗,眺望向竹楼外方向,好像能透过竹楼阻拦,看到天外云卷云舒一样。

        对小胖子的表现,楚留仙直若不见,双儿和秦伯却翻起白眼,楚离人自重身份不会这样,也是别过头,不忍卒睹模样。

        天知道,这几天里不断地接见仰光、流苏,海族贵人,乃至于那些阴神尊者的可是楚留仙,不是他王赐龙,不知道哪里来的脸皮,做出此等样子。

        小胖子的脸皮那是厚到了一定程度,对大家的鄙夷全当没看到,拍着胸脯做疲惫状,伸出手来摊开,冲着双儿露出期待无比的目光。

        双儿瘪着嘴,还是给奉上香茗,只是兴许是心中不甘愿,力度就没掌控好,茶盏落入小胖子肥胖的手掌时候颤动着,溅出不少滚烫的茶水,烫得小胖子直咧嘴。

        “总算尘埃落定了?!?br />
        楚留仙不去看那边的闹剧,放下茶盏,长出了一口气。

        他所指的当然不是海族问题,三天前,仰光登上位海王,当中宣布归附,后面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只是一个流程罢了。

        楚留仙一边感慨,一边收回了目光。

        除了楚离人外,小胖子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肩膀垮了下来。

        无法言述,无法目见,却是真实存在的压力,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自阴神尊者们的强大压力!

        就在楚留仙收回目光的瞬间,那些人族阴神尊者们从天王岛海域飘然而去。随着气息远去,这几日来无所不在的压力,亦随之消散一空。

        “楚哥,你真是神了,谁能想到海族的问题竟然被你用一张嘴巴解决了,服了,兄弟服了?!?br />
        小胖子翘起大拇指,意犹未尽地补充道:“这回那些阴神尊者们回去,肯定会把消息传播开来,楚哥你肯定会得到‘吵架王’?!擅诺谝唤鹕嗤贰瘸坪虐?,厉害厉害,羡慕羡慕?!?br />
        小胖子说得情真意切,楚留仙整个人都不好了。

        吵架王也就算了,他用出这个手段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仙门第一金舌头”算是怎么一回事?这是骂人吧?

        楚留仙没忍住,翻了翻白眼,深呼吸了几回,方才平复下来。不与这二愣子计较。

        缓过气来,他屈起指节,轻敲在座椅扶手上,淡淡地道:“胖子。你不用岔开话题,我知道你不是在想这些,还在担心那些尊者们?”

        楚留仙当然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胖子都扯了三天了。

        第一天的时候,他或许还能相信这小胖子的确是激动得不行,不如此宣泄不足以表达。后面两天乐此不疲,没有问题真是谁也不信啊。

        小胖子一点都没有被人看穿的尴尬,早就习惯了,耸了耸肩道:“就知道瞒不过楚哥你?!?br />
        他吱唔了一下,向着之前楚留仙收回目光的方向指了指,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道:“那个……没问题吧?”

        这回不仅仅是小胖子,连楚离人都正色起来,望向楚留仙。

        “这都三天过去了,他们一个都不曾露面,就在那天上杵着,也不下来喝口热茶什么的,兄弟我怎么想怎么不对……”

        小胖子不无担忧之色,双儿等人更是着紧自家公子,紧张地望来。

        “没事的?!?br />
        楚留仙哑然失笑,摇头道:“胖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你想的那么严重?!?br />
        “怎么不严重……”小胖子急了,就要蹦起来挥舞手臂表达他的意见。

        这毛病他是来到海族,见识到了海族内部那些人演讲后染上的毛病,说什么话无关大小,非得加上激烈的肢体语言,好像不这样无法表达出情绪一样。

        楚留仙依然在笑,只是伸出手来,止住了小胖子后面的话,他可是受够了小胖子的新毛病,怎一个呱噪了得。

        “他们这是在表示意见没有错?!?br />
        楚留仙先是如此说,脸上还是没有带出半点紧张之色,继续道:“他们怎么说也是各大宗门、家族的阴神尊者,在同阶强者中也是佼佼者的存在,怎会没有自己的骄傲?”

        “当日,我未经过他们的允许,擅自将他们逼出来,以他们作为道具,这些尊者们如果不表示一下意见,我还要担心一下?!?br />
        楚留仙平缓的语气,淡然的态度,不知不觉地就让包括小胖子在内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小胖子重新落座,摆出一副仔细倾听的样子,之前激动地要说什么,连他自己都给忘掉了。

        “只不过……”

        楚留仙悠悠然地说到了重点,“这些前辈们虽然用实际行动表示了不受利用,表达了他们的骄傲,却也同样地表现出了善意?!?br />
        “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心?!?br />
        “善意?”小胖子凑趣地发出疑问,他还真没看出来那些阴神尊者们表现了什么善意?

        这几日里,他们可是连头都不冒的,除了配合海族,扫清了所有海域妖族们安插的手段,展现出雷霆扫穴的决心和实力,压根就什么都没有做啊。

        楚留仙还没有开口呢,楚离人稍稍皱起的眉头却消散开来,含笑点头,接口道:“留仙说得没错,他们的确是表现出了善意?!?br />
        “嗯?”

        众人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楚离人笑着道:“你们不了解他们的骄傲。当日,留仙不经过沟通,就强行将他们逼迫现身,这些人不仅没有表示不满,还配合了留仙的动作,这就是最大的善意了?!?br />
        小胖子等人恍然点头,的确是这样。

        这些阴神尊者们可不是散修出身?;蚴敲桓椎拇嬖?,每一个都或是宗门,或是几大家族的精英,要不是对楚留仙有着足够的看重和善意,不说捣乱,至少不配合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既然当初他们表现出了配合,那后面的举动不过是他们表示意见的手段罢了,压根算不得什么。

        “我~~懂了~~~”

        小胖子在恍然大悟的同时,拖长了语调如是说道。

        这调子一入耳中,楚留仙等人就有不祥的预感。以他们对这厮的了解,后面的话绝对吐不出什么象牙来。

        “小时候家里面一个妹妹,最喜欢养猫儿,见天的给猫儿洗澡?!?br />
        “偏偏有一只狸猫,天性厌水,就是不喜欢洗,次次被妹妹收拾一顿生生给洗了?!?br />
        “每次洗完,那狸猫都会炸毛,拿缩回了爪子的肉垫在妹妹的身上拍着。表示不满?!?br />
        小胖子连珠炮似地说完,用充满期待的目光望向众人,问道:“是这个理不?”

        楚留仙等人面面相觑,想说不是吧?;拐嬗械闾?;想说是吧,那未免太侮辱人了!

        竹楼之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唯独小胖子浑不自觉,自个儿为这比喻乐得差点没从椅子上给哧溜滑下来。

        楚留仙不想接这话。小胖子又笑个没完,他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任凭思绪在纷飞。

        “结束了……”

        他不知不觉中,心里面浮现出百无聊赖的情绪。

        不是为了海族事,而是为了七罪之诀。

        按之前得到的消息,这天王山一役结束后,因为某个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情况的特殊原因,七罪之诀就此结束了。

        楚留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标志着他过关的消息,却让他生出了怅然若失的感觉,好像什么很有意思的游戏,就此不能再玩了一样。

        放任脑子里一片空荡荡,阳光透过竹楼的窗户洒进来,落在他的身上,懒洋洋地一点都不想动,处于一种难得地放空状态。

        这世上,能长久地享受这种安逸,这种放空的,往往是无所事事,谁也不需要他的庸人,楚留仙,明显不是的。

        这种难得的奢侈,只是持续了片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胖子自娱自乐的笑声消失不见,竹楼中陡然显得有些压抑起来。

        “嗯?”

        楚留仙抬起头,睁开眼睛,看了小胖子一眼。

        只见得,这胖厮抓耳挠腮,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又不好说一样。

        “有话就说?!?br />
        楚留仙到底给自家兄弟留了情面,后面“有屁快放”四个字就此省了。

        小胖子讪讪然笑着,小意地道:“那个啥,楚哥,我们是不是把手尾处理下?”

        “手尾?”

        楚留仙先是一怔,继而明白了什么,不知为何笑出声来,问道:“你是指海族事的手尾吗?”

        双儿和秦伯站在后面,一头雾水,心想:“海族事还有什么手尾?仰光顺利登位海王,海域妖族伸进来的手也被斩断,至于后续的海域妖族种种问题,那些阴神尊者们不是赶去震慑处理了吗?还有什么???!”

        他们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小胖子在听到楚留仙反问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熟悉的笑容,颔首道:“就是这个,我觉得我们还是要……”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楚留仙摆手止住。

        “胖子,先不忙,她来了?!?br />
        “呃~~”小胖子挠着头,收声,凝神,果然听到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至。

        “留仙公子?!?br />
        一个天籁般动听的女声,从竹楼外传来。

        “流苏,奉命来拜见公子,请公子赏赐一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