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海王仰光,海族归附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海王仰光,海族归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轰隆隆~~轰隆隆隆~~~~”

        闷雷滚滚而过的巨响下,海族人无不面色惨白,站立不稳,仿佛是一大排的饺子摇摇欲坠,大海就是一个巨大的锅,其水沸腾。

        那轰然雷声不是其他,正是楚留仙身后不住叠高起来的滔天巨浪,任凭岸上的人怎么看都看不到顶,仿佛真的有摩天之高。

        也就是天上浮云,还高在摩天大浪之上,勉强能对比出天与海的距离。

        摩天大浪之前,楚留仙负手而立,面无表情,俯瞰着天王岛上海族众。

        在他的身后,彩虹龙敖世的骸骨所化真龙,口衔着山河珠,于摩天大浪中穿梭,不住地龙吟出声,引得楚留仙脚下的大海水位在不住地下降,无量的海水都被抽取出来,化作了摩天大浪的一部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浪的威势越来越浓,真真正正的借海诞日天王岛海域的天威为己用。

        楚留仙一步踏出,摩天大浪随着推移,无法言述的压迫随着他的目光,落到了海族众人的身上。

        自那一步后,无数海族人噤若寒蝉,忙不迭地低头。

        “凛然之威!”

        “凛凛威风,人不可辱!”

        海族人的心中蓦然地就浮现出楚留仙之前所说的那句话来:人不可辱!

        此刻的楚留仙借天威为己用,威压海族,虽不发一声,却将最残酷的现实摆在了面前。

        “我们会死!”

        “海王若是不死,我们都会给人族杀死的?!?br />
        “怎么办?怎么办?”

        ……

        无数海族人慌乱中,诸般心思不住地冒出来,有恐惧,有茫然,有要愤死一搏的,有要低头投诚的……

        这些诸般念头形诸于外,便是海族中人纷纷乱乱,好像随时可能爆发,崩溃。

        “是时候了?!?br />
        楚留仙心中一动,目光一转,落到了仰光、流苏的身上。

        六目相对,楚留仙微微颔首。

        他这个微小的动作,落在仰光、流苏的眼中,无异于高山拔地,大海沸腾,火山爆发一般,既是期待已久了,又有无边的恐惧涌上来。

        “事成则矣,不成的话……”

        仰光明明知道现在应该他出场了,只要一步踏出去,站在所有海族人的面前,扶大厦之将倾,那他的理想,就有了实现的机会。

        奈何,这一步,却沉如山岳,重若灌铅,怎么都踏不出去。

        流苏这会儿比起她兄长要更镇定不知道多少,连忙不为人注意地拽了几下仰光的胳膊,生生将他从魔障当中惊醒了过来。

        “公子!”

        “留仙公子且住?!?br />
        仰光几乎是用被推出来的方式,踉踉跄跄地排众而出,大叫出声。

        大喊时候,他只恨得声音不大,不曾想一出声,在海族鸦雀无声的时候,恍若惊雷炸起,霎时间引得所有人的瞩目。

        楚留仙,亦不例外。

        不同的是,那些海族人望来的目光中有惊诧,有不解,充斥茫然;楚留仙则微微颔首,尽是鼓励。

        仰光深吸了一口气,好像从中得到了勇气一般,一口气将不知道在暗室中演练了无数次的话脱口而出:

        “禀公子,在下仰光,有一事禀明?!?br />
        “海族之事,皆是父王一意孤行,无论是仰光还是族人们都是为父王裹挟,非有心与人族为难?!?br />
        “子不言父过,仰光不孝,然……”

        说到这里,仰光彻底进入了状态,本就是天然雕琢般的好皮囊,此刻昂着头,阳光洒落下来,更是明亮得耀眼。

        “父子之孝,一家之孝是小孝;族群之孝,一族之孝是大孝?!?br />
        “不可兼得,仰光取大孝而舍小孝?!?br />
        楚留仙身后巨浪还在层层叠高,脸上神情却缓和下来。

        仰光这番话以其海族太子的身份,无异于是下了一个基调,当代海王为错,楚留仙斩之无过。

        是非功过不由他们评论,关键是这一点对后续将海族重新拉回人族阵营,有正面的帮助。

        仰光越说越是进入状态,又是上行一步,面对楚留仙单膝跪地,身后是茫然无措的海族王族,寻常海人,高声道:

        “族人何辜,无论我海族有何过错,仰光愿一身当之,偿父过,补族错,纵然千刀万剐,无怨无悔?!?br />
        楚留仙笑意愈浓,轻笑出声:“你能做主吗?”

        这话出口,一直弄不清楚情况的其他海族王族子弟恍然大悟,隐隐把握到了什么,脸上无不露出焦急之色。

        在这个时候,流苏快步而出,来到仰光面前,大礼参拜:“哥哥宅心仁厚,一心为我海族,父王又陨,流苏请哥哥登位海王,救我族人于水火?!?br />
        海族公主一番话,再联系楚留仙前面一问,心一直悬在悬崖边上的海族人中不少浑身一颤,如流苏般拜倒,呼唤仰光登位。

        “还不够?!?br />
        楚留仙目光一扫,见得还有相当多的海族人犹豫不决,不曾随着流苏下拜。

        在仰光和流苏后面,同为海族王族的不少人跃跃欲试,似要站出来高喊什么。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能放任?!?br />
        楚留仙眼中精光一闪,知道还差点火候,心念电闪间,一只手抬起,缓缓地,如掌心托着一座山似的,向上撑去。

        手掌撑天过顶,异变突生。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轰天震地闷雷滚滚,万里无云亦无风云,那让所有人骇然失色的声音源自楚留仙的身后。

        一道通天水柱,似要抽干了脚下汪洋,天柱一般通天彻底。

        以水柱,洞穿苍穹。

        “这是在做什么?”

        在场所有人在震撼之余,脑子里蓦然地就冒出了这个疑问。

        不是冲着海族人去的,亦不是散去法术,楚留仙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又是为了什么呢?

        遑论是寻常海族人,就是仰光和流苏也一头雾水,也就是楚离人等人,隐隐地猜到了什么。

        不用他们去猜测,下一刻,答案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在距离海面,距离天王岛海族众数百丈高空中。

        一朵浮云,为通天水柱冲击,溃散成无数烟波浩渺般的景象,向着四面八方散开,给蓝天染上了缕缕白絮。

        浮云在散开的一瞬间,迸发出朝阳初生,金乌起舞般的万道光芒,通天水柱更是在轰击于浮云上的一瞬间,从上而下,寸寸崩溃,整个大海汪洋都在战栗,颤抖。

        楚留仙以七海禁制,真龙皇座,借无量大海之力为己用的威能,可以斩杀海族强者,可以威压海族余者,却只能与一片浮云同归于尽。

        这样的浮云,岂是世上能有?

        其威能,本也不是浮云本身,而源自于浮云散尽后,曝露出来的原本隐于其后的影影绰绰。

        一道道强大气息从那一个个身影上迸发而出,汇聚在一起通天彻地,方圆千里之内,目之所能及处,一切烟云尽数散得干干净净。

        偌大汪洋,无数海兽,并上天王岛上海族,尽数在这滔天威势下失声,好大一方天地,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众人族阴神尊者,本打算事有不谐出手夷灭整个海族的力量,就此赤裸裸全无遮掩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遑论那些茫茫然的海族众人,即便是早知道他们存在的小胖子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得这些人族强者的真容。

        一片静默当中,除了楚留仙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那些人族强者身上,那些人等则以灼灼如有实质的目光,凝于滔天巨浪前那个负手而立的背影。

        没有人说话。

        楚留仙这般作为本没有跟任何人沟通过,然而那些人族强者,却无一人,出言质问,仿佛默许了他的冒犯一般。

        时间,缓慢地推移,三息过去。

        突然——

        全无征兆地,那些人族强者爆发出比此前还要强大十倍、百倍的气势,好像天塌地陷般地笼罩下来。

        霎时间,整个海面为之又沉下了几分,闷雷般的响动是海风都为压得粉碎,所有海族人心脏骤然收缩了一下,恍若有一只大手将胸腔中不断跳动的存在攥紧。

        “好!”

        楚留仙依然不回身,只是在脸上带出了微笑。

        “多亏他们了?!?br />
        他心中不无庆幸,如此做法是形势所迫,唯有如此,才是天秤上最后一块筹码。

        现在出现的一幕,毫无疑问是一众人族阴神尊者们明白了他的意图,这才没有出言质问,反而彻底放开气势,配合他的举动。

        果不其然,这些阴神尊者们毫无保留地释放气势压过来,顿时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蠢蠢欲动的,有资格继承海王位置的海族太子、王室宿老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再不敢扎翅;

        此前强项不肯跪拜承认仰光即位新海王者,这会儿也屈膝跪倒在地,呼唤仰光即位。

        大势如此,已不可逆转!

        流苏见状大喜,在仰光身旁起身,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全套海王仪仗,呼唤自己这方的王族宿老,当场为仰光佩戴上海王行头。

        这一幕,寻常海族人或许还不会有什么想法,然而后头那些王室中人,其余海王太子们无不恍然大悟,仰光这分明是早有准备。

        越是明白如此,他们越是不敢动惮分毫,因为这证明那个高高在上,挟天威与人力的存在,真正支持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仰光!

        一身海王行头的仰光,昂首挺胸,再大礼参拜,高呼:“留仙公子慈悲,仰光谨代表我海族诚心归附。

        此前种种,皆是我族之错,愿付出一切代价,只求公子慈悲,护我海族平安,安居乐业?!?br />
        “成了!”

        楚留仙微微一笑,从头发梢开始,整个人缓缓放松下来。

        当身后摩天般的大浪寸寸崩溃,化作漫天烟雨的时候,他拱手向天,对面是一众收敛气息,面露笑容的阴神尊者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