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葬身鱼腹,人不可辱

    第一百五十四章 葬身鱼腹,人不可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吵架王~~~”

        小胖子喃喃出声的时候,兴许是情绪太过激动,这声音并没有压低,近在咫尺的秦伯、云想容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的。

        难得地,他们脑子里没有浮现出反驳的念头,一个个下意识地点头,深以为然。

        单凭一张口,说死了当代海王,这不是吵架王,又是什么?

        他们几个的反应还算是好的了,其余人等,海族众人,无不是目瞪口呆,脑子里都被抽空了一样,呆呆怔怔地看着为滔天cháo汐淹没的岛礁,脑海里空空荡荡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震惊太过,连愤怒的心思,都无法在他们的心中升起来。

        cháo起cháo落,本是天地规则,纵大海再是愤怒,经过一段时间的汹涌,终究无奈地褪去。

        cháo水以比来时候更快的速度退去,淹没于浪cháo下的滩涂、礁石,乃至于万众瞩目岛礁,一点一点地浮了出来,重新出现在视野当中。

        尤其是岛礁。

        当岛礁重新自海中缓缓升起来的时候,所有的海族人都屏住了呼吸,由于太过震惊于不敢置信冻结了的思维也重新活跃。

        “海王,他……”

        所有海族人的目光都汇聚于岛礁处,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一种名之为愤怒的情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汹涌澎湃不可抑制,反而显得淡淡的,只是应该要愤怒。

        楚留仙那暴风骤雨,生生将海王说死的话语,字字如重锤砸下来,并不随着声音淹没于海波,便在他们的心中消散。

        “??!”

        一声惊呼如瘟疫,蓦然而起,不及分辨出源自哪里,便如燎原之火,凡有海族人处,接二连三地冒起。

        更有不少人捂住嘴巴,生怕一放松开来,惊呼声就会惊天动地地炸开。

        岛礁之上,空无一人。

        光秃秃的岛礁,漆黑黑的礁石,其上空空荡荡,无论是理当在那里的海王,还是他随身之无,尽数没有一样曝露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浪cháo固然汹涌,可海王身为海族中人,天生乐水,别说是修为了,但凡有一点意识在,都不可能被海浪卷走才是。

        其上空无一人,只能说,海王的情况相当不妙。

        “难道……真的……”

        难道什么,真的什么,个中答案,从一众海族人面面相觑,又争相闪躲的目光当中便流露无遗了。

        海王,当代海王,那个执意要将整个海族带上绝路的乖戾老人,真的死了,被活生生说死了。

        “啧啧啧~~”

        与一众海族人或是如丧考妣,或是茫然若失不同,小胖子白胖胖的脸上带出笑容来,打趣道:“以后我们再遇到什么强敌,也不用上去拼死拼活,只要恭请楚哥上台,上下嘴皮一碰,对方就得嗝屁,真真是……”

        是什么?小胖子还没说出口呢,就碰上楚留仙扭过头来,平淡到极致的目光。

        “吓~”

        小胖子讪讪然笑,然后低头,好像地上有灵玉捡一样,之前那些话恨不得重新给吞回到肚子里去。

        楚留仙只是看了他几眼就收回了目光,与收拾这胖子相比,善后才是最重要的。

        略一沉吟,他忽然举步,向前一步踏出。

        “??!”

        小胖子、双儿、秦伯、云想容,几人尽数惊呼出声,想不到楚留仙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君子不立围墙之下,君子如此,公子更是如此。

        上一刻,刚刚活生生说死了海族的当代海王;下一刻,就站出去,成为众矢之的。

        这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人族一方之中,也就是楚离人不仅仅不奇怪、阻止,反而露出激赏之sè,暗暗点头。

        “刷刷刷~~”

        无数道目光汇聚过来,好像要将一步踏出,一个闪身,就站立在海王原本所立岛礁上的楚留仙点燃一样。

        愤怒、茫然、恐惧……

        无数种情绪,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一样,尽数向着楚留仙宣泄了过去。

        “轰隆隆隆~~~轰隆隆~~~”

        岛礁周遭,海水如炸开了一般,无数道浪cháo席卷而出,裹挟着如有实质的怒意拍打在岛礁上,将漆黑的岛礁衬托得如同水中升腾而起的莲花一般。

        海族不愧是乐水的种族,无愧于他们自诩的大海之子,聚海族之众的怒意,竟然真的引动了大海的暴怒。

        汪洋怒火,不曾沾湿楚留仙衣衫片缕,他也不语,只是以一种无比沉静的目光,扫过海族众人。

        目光所过,他触碰到的是一道道饱含着复杂情绪,绝对称不上友善的目光。

        面对这种情况,楚留仙不怒反喜,心想:“果然,没有了海王的煽动,这些还称得上是安居乐业的海族人并没有真正的决死之心?!?br />
        “只要往另外一个方向引导,这场大祸当能弭平于无形?!?br />
        楚留仙明知如此,至始至终,却不曾说出半句话,做出半点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视周遭海族人愤怒引起的滔天巨浪如无物。

        他这样的神态,这样的举动,掐死一点火星投入了干燥了一秋的草场,顿时引起燎原之火,顷刻之间,席卷所有海族人。

        “怎么办,怎么办,不行,我也要……”

        小胖子不用想也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胖乎乎的身子一动,就要踏波而去,与楚留仙站在一起。

        他完全能想象,无数海族人如蚂蚁般汹涌而上,瞬间将那小小的岛礁淹没景象。

        楚留仙的实力再强,蚁多还咬死象呢。

        小胖子热锅上蚂蚁一般,却怎么都踏不出那一步,挣扎了半rì,整个人都好像被钉在岛礁上一样。

        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扯住小胖子脖子后面的衣服,轻飘飘地仿佛在拎着一件衣服,却让小胖子无从挣扎。

        这个地方,能做到这一点的,自然非楚离人莫属了。

        小胖子挣扎不出,脸上一皱,可怜巴巴地回望楚离人,正待讲事实,摆道理,求他老人家松手。

        结果不等他开口呢,楚离人远眺前方岛礁上楚留仙负手而立的样子,眼中尽是激赏之sè,看都不看手上拎着的小胖子一眼,淡淡地道:“别坏你家楚哥的事情?!?br />
        “啊~~”

        小胖子安静了,挠着头,放松下来。

        楚离人这话显然够分量,小胖子定下心,再望向如要倾覆天下的cháo汐渐渐重新席卷而来的地方,那个恍若遗世dú lì的楚留仙,若有所悟。

        他这边是安静下来了,岛礁上楚留仙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不够!”

        楚留仙环顾天王岛周遭,海族人的沉郁,压抑的怒火,恍若是黑压压的乌云,沉闷得让人窒息,沉重得岛屿yù沉。

        最后,他的目光落到海王王族所在的方向。

        在那里,仰光整个人都在颤抖,蠢蠢yù动,旁边流苏以白生生的小手拽住自家兄长的衣袖,好像在低声劝慰着什么。

        四目相对,仰光看到楚留仙在缓缓摇头,恍惚间,他似乎能从楚留仙的动作中,目光中,读出了一句话:还不是时候!

        冲动如篝火浇灭,仰光安静下来,只是心中焦躁不可遏制。

        楚留仙制止了他之后,便收回目光,露出他人不可察觉的苦笑。

        他一边苦笑,一边在脑海中组织词汇,嗯,不是什么好词。

        “得刺激一下这些海族人?!?br />
        “哎,吵架王……”

        楚留仙脸上苦笑之sè愈浓,不期然而然地,就想起小胖子这个说法,啼笑皆非。

        下一息,不等楚留仙开口刺激那些黑云压城城yù摧的海族人,异变忽然在远方不平静的海面上发生。

        “??!”

        “那是什么?!”

        ……

        海族中猛地冒出一声声惊呼,无数只手臂遥指海面,所指的都是同一个地方。

        “咦?!”

        楚留仙心中一动,望向同一个地方。

        目光所及处,就在岛礁与汹涌而来cháo汐之间海面上,一个小小的,如天地一沙鸥般,更似一片随波逐流的飘零叶,若隐若现。

        “海王!”

        那好像随时可能被爆怒的海浪扯碎的不是别人,从着装上,赫然就是在岛礁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海王。

        只是数十个呼吸间,海王就被退cháo的海水带出了数千丈之遥。

        海族当中,无数人蠢蠢yù动。

        恰在此时,惊人的一幕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头大鱼,乘风破浪而出,巨口张开,鲸吞海王……

        海王的遗体,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一头大鱼所吞,随后大鱼重新坠入海中,摇着尾巴入海不见。

        一代海王,葬身鱼腹!

        这一幕,让所有的海族人失声,好像他们的魂魄,他们的信仰,也随着那头大鱼沉入了海底最深处,浮之不出。

        “好!”

        楚留仙脸上露出微笑,心道:“恰到好处,来得正是时候?!?br />
        突然——

        “人族,纳命来?。?!”

        一声声呐喊,从沉默的海族人中爆发出来,或东西,或南北,或水下,或岛上……

        顷刻之间,足足有一十四道人影,从人群中暴起,纷纷落向岛礁,各自站位,将楚留仙团团围住。

        “轰~~~”

        那一刹那,小胖子、云想容、双儿等人耳中轰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突然被点燃,更犹如是积累得天一样高的大河忽然决堤,有了豁口,河水汹涌而出,发出了怒雷之声。

        “宣泄口!”

        惊慌之余,小胖子原本就若有所悟,这会儿更是彻底明白过来了。

        楚留仙之所以在这个当口上,站在了海王身陨的所在,引所有海族人瞩目,无非就是要将自身当成一个宣泄口,让海族人的怒宣泄出来。

        “死!”

        十四海族强者,四面八方,轰然出手。

        远方,是滚滚cháo汐,接天连地,怒吼而来;

        岛上,是怒火攻心,以命相搏,十四海族强者誓要为海王复仇。

        蓦然地,一个飘忽、淡漠的声音响起:

        “其情可悯,其忠可佩?!?br />
        “然,吾今rì代表人族而来,吾之一身,关人族之荣辱!”

        “人,不可辱!”(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