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吵架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吵架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苍髯匹夫,亦敢妄言天数!”

        “可笑!可笑??!”

        言称可笑,伴着这话而来的更是毫不掩饰的讥笑之声。

        “是谁?!”

        “是谁,敢如此辱骂海王?”

        “是谁,敢在海族聚众疯狂时候,辱骂他们的王?”

        ……

        第一时间,在场所有耳听此言,听闻讥笑者,本能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是谁?

        齐刷刷地,无数人回头,循着声音的源头望去。

        在那里,如有仙人施展出了分海的仙术一般,一众海族哗啦地向着两侧分开,凸显出他们身后的几个身影来。

        “人族!”

        “他们想做什么?”

        所有海族人的眼眸间,无不映照出这样一个景象:

        楚留仙朝阳法袍,整个人气象如旭rì东升,宽袍大袖,飘然而前。

        在他的身后,楚离人、小胖子等人如众星拱月,紧随其后。

        “公子留仙!”

        “这是人族神霄楚氏的公子——公子留仙!”

        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毕竟楚留仙等人的到来并不是秘密,总有见过他的海族人将其认了出来。

        这个讯息就好像是燎原之火,更像是那重新席卷而来的滔天cháo汐巨浪,倏忽之间,传遍了所有海人的耳中。

        霎时间,无数道落在楚留仙身上的目光顿时就不同了。

        一开始的惊诧,再后来的愤怒,到了此刻,尽数转化为浓浓的jǐng惕。

        公子留仙何等身份,若不是海族正处在与人族关系紧张的当口儿。这样的人物至那当是海王亲迎,盛情接待者。

        这样份位的存在,忽然肆无忌惮,毫不在乎后果地出言辱骂海王,这已经不是一人一家事。而是两族之事,是生死存亡事。

        楚留仙曝露在那无数道目光下,承受着里面蕴含着的无数情绪,或是愤怒,或是戒惧,或是杀意?;蚴瞧诖?,尽数如清风拂在脸上,连淡淡的笑容都抹之不去。

        淡淡然,施施然,楚留仙一步步地走到天王岛滨,海诞rì的cháo汐涌到他脚下。以最后的力量仰起来,舔舐到他脚底,便重新汹涌而褪去。

        岛礁上,至滔天巨浪下再次曝露出来,浑身湿透的海王狠狠地盯视过来,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着,谁也不知道是因为海水之凉?;故浅粝裳杂镏辛髀冻隼吹谋?。

        “你……”

        海王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抬起权杖,遥指楚留仙,胡须都在抖动,“……黄口孺子,不经世事,不知天数,仗着家世,就要来欺辱本王,欺辱海族……”

        “住口!”

        楚留仙猛地一改云淡风清。厉声大喝。

        “轰”地一下,以他所处的地方为中心,由近及远,所有海族人不由自主地向后一仰,似乎有什么凛然之威严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下意识地让人趋避,不敢直面。

        楚留仙一步,踏出,离岛,入海。

        “嘭~~~~”

        偌大汪洋,恍若承担不住他的重量一般,从楚留仙落足处开始向下凹陷,海面形成海碗般的景象。

        这一幕诡异到了极致,偏偏所有海族人,包括小胖子等人都不觉为怪,所有注意力都被厉喝出声的楚留仙所吸引,好像冥冥中能感觉到他即将出口的话有石破天惊之威一般。

        “隆隆隆~~~隆隆隆~~~~~”

        远近内外,海面海底,岛内岛外,隆隆巨响,碰撞而回荡。

        远方是cháo汐重新卷来,恍若被楚留仙所激怒,誓要将其拍沉入海底;

        近处是原本凹陷如海碗的海面反过来凸显出来,海水凝而不散如岛礁,托着楚留仙攀升至高过立身岛礁的海王一头;

        小胖子等人所处的天王岛好像承受不住大海中震荡的力量,通体在颤抖,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

        “海禁?”

        “当年龙族的七海禁止吗?”

        楚离人兴许是除了天上那些枕戈待旦的人族强者外,唯一一个能摆脱出楚留仙身上摄人威势者,饶有兴致地望向楚留仙的脚下。

        汹涌的海水中,他似乎能看到无数的龙禁在纠缠,在发光,禁止着汪洋,约束起波涛,使其变成心中模样,不兴波澜。

        “看来传说中留仙得真龙一族传承不假,兴许他身上还携带着一样龙族至宝,身染龙气,否则当不能如臂使指地掌控七海禁止?!?br />
        楚离人暗暗点头,心想:“他有这般手段,大海是谁家之天地怕是会大出海族人之意料,真到动手时候,海族人兴许会有一个大大的‘惊喜’?!?br />
        ……

        在场无数人无数想法,恰似那漫天聚散的浮云,连他们自身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形状,如何样念头。

        可是,在下一刻,楚留仙冷然一笑,吐气开声后,所有人脑子里尽数变成了一片空白。

        若将众人的脑海比成一望无垠的草原,那楚留仙口中吐露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一匹宝马,在纵情恣意地奔驰着。

        “我有一言,诸位静听!”

        楚留仙一步步地向前,脚下海水凝成的岛礁一寸寸地抬高,他每说一句话,每踏上一步,众人的脖子就得仰得更高一些。

        “上古之时,百族争霸,无数兴衰,尽数海波与浊酒当中,只可在青史里说,梦里去谈?!?br />
        “天王之前,海族衰落,几近灭族,幸有天王降世,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br />
        “天王之后,倏忽之间无数岁月,尔等可能见得,当代海王固步自封,妄自尊大,殿陛之间,朽木为栋梁。鱼虾做宰辅,良材美玉流落在外,只能纵rì沉醉海钟rǔ,不得一展抱负!”

        楚留仙一番话连珠炮般地道来,伴着步步高升的威势。好像山一样地压下来,压入在场每一个海族人的心头,让他们觉得呼吸也变得困难。

        他们本能地向要反驳楚留仙这个外族人,可是心中又隐隐觉得,他说得似乎不无道理,想要继续听下来。

        “你……”

        海王遥指楚留仙的权杖在颤抖。脸sè涨得通红,多少年没有人敢当面对他说一个不字,今天竟然被当着无数族人的面劈头盖脸地骂,一口气堵住,竟是说不出话来。

        “君可想见,如此下去。大海干涸为丘陵,海族荣耀只能留在青史,血脉断绝,后世海族只能与鱼虾争食?!”

        楚留仙压根就不给海王开口的机会,声音拔高,每一字每一句出口,滚滚威势。连远方呼啸而来的滔天cháo汐声都为之掩盖。

        “海王!”

        楚留仙忽然伸手,遥指海王。

        他的手上,异宝:忘川本体权杖在握,与海王权杖遥遥相对。

        “你世代为海族之主,生而为海王,族人顶礼膜拜,供养不尽,尊之敬之,无有不从?!?br />
        “你理当为族人谋福祉,为海族求安定。何期勾结妖族,煽动族人,yù以一族之生死,殉葬你一人之荣辱!”

        “你……你……你……”

        “黄口孺子,不知天数。安敢辱我……”海王气急攻心,又因勾结妖族之事被点破,惊怒交加下反倒说得出话来,只是断断续续,何其气弱。

        他自己却不曾察觉到,此刻他脸上之红,好像是一身之气血,尽数凝到了那方寸之地;他胸膛之起伏,若有万年火山,喷薄爆发在顷刻之间。

        楚留仙看到了,察觉到了。

        他眼前一亮,再次厉喝出声:“住口!”

        “无耻老贼,你可知道,一意孤行下,海族上下,皆yù生啖你肉?!?br />
        “我……我……我……”

        海王气弱之下,恍惚间,似能感觉到无数道汇聚在他身上的海族人目光中,尽数都是狐疑,下意识地辩解道:“本王这都是为了海族好,只有……”

        “哈~哈~哈~~”

        楚留仙忽然大笑三声,将海王后面的话全部堵了回去,仿佛是那卷土重来的cháo汐,让天地都为之透不过气。

        “哎~~”

        小胖子摇头叹息,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笑容,“什么海王,完全不是楚哥的对手啊,太差,太差了?!?br />
        不仅仅是他看出来,在场的其余人等,何尝听不出来?

        海王那句话,无异于在承认他的确是在勾结妖族。

        海族中人,为加诸于一族头上的羞辱而赞不是说不过去,可要是为妖族做刀,卷入两大族群战争,这就不是任何一个海族人所愿了。

        原本沉浸在一种悲壮情结里面的海族人,豁然间有一种洗涤般的清醒。

        海王这会儿也反应过来,知道他情急之下说错话了,刚要弥补,耳中就有惊雷在炸响,头顶有狂雷在怒吼,楚留仙的声音字字句句,都引得神霄雷霆为其诸位。

        “我人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数年来,视海族如亲眷,不曾吞并之,不曾消灭之,为邻,为子?!?br />
        “你既为海族之长,心怀愤恨于我人族,不肯引海族生民更上层楼,那便只可潜身缩首,苟全一时,怎敢在本公子面前,在我得天地钟爱,为天地主角之我族面前,妄称天数?!”

        楚留仙整个人悬浮而起,无想空念秘法宣泄而出,漫天都是狂雷在呼啸,他居高临下,恍惚间在所有人心目中,字字句句,皆是口含天宪一般。

        “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既将命归九泉之下,到时有何面目见得列祖列宗,见得初代天王?”

        “你……”海王觉得胸口堵得慌,若有大石,搬之不去。

        “无耻败犬,妄活数百年,一生未立寸功,与海族无用,与妻儿无益,只会摇唇鼓舌,驱使人命,活该孤苦无伴,凄凉而终?!?br />
        “你……你……”海王捂着胸口,眼前一阵阵发黑,好像脚下不是坚硬得海浪都摧不垮的岛礁,而是棉花一样的浮云般。

        “你……”

        楚留仙眼中发亮,无数雷霆环绕,忘川遥指海王,吐字成惊雷:“无骨旗枪,断背之犬,犹敢兴波作浪,死无rì矣!”

        “你不当死?何人当死?”

        “还不速速死去,还大海之澄清,海族之平安?!?br />
        “??!”

        楚留仙断喝出声的同时,海王捂着胸口,吐血如喷泉,整个人颓然倒下。

        在他身后,倒卷的cháo汐如期而至,连人带着岛礁,尽数覆于汪洋之中。

        “天呐~~~”

        小胖子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喃喃吐出了三个字:

        “吵架王~~~”

        Ps:前几rì,看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骂死王朗之视频,名之为“吵架王”。

        压根停不下来,看了一遍又一遍,遂有此章。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