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五十章 海诞

    第一百五十章 海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十八年前,一言之忤逆,海王面红耳赤,怒气勃发,杖杀宠妃于殿前?!?br />
        “七年前,因怒而兴兵,一灭海族境内一伙散修,准备不足,使得海族元气大伤,又海王急怒攻心,吐血而归?!?br />
        “三年前,怒七太子仰光与其意见不合,险欲杀之,其令已出,为众子女劝回,郁郁寡欢数月,其间焦躁易怒,动则得咎遭杖杀者不知凡几,王宫中人人自危,纵得宠之妃嫔不敢言?!?br />
        ……

        “二十年前之海王,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日食奇珍海鱼不计其数,族人为其苦;今时之海王,日日以紫鲍熬成汤汁拌珍珠米,亦只能勉强进得一碗?!?br />
        “昔日之海王,好耀武扬威于族人,善渔猎,以能入海搏击海中凶兽为荣;近十年,曾为海族盛事的海上会猎一次都不曾举行?!?br />
        “不能进忠言,放逐、刑死老臣无数;以祖宗法为贵,呵斥海族中改革派无数,纵是亲生子亦不能容?!?br />
        “近喜天数,曾多次传散修中擅长易数之人觐见,多以厚赏……”

        ……

        竹楼当中,鸦雀无声,只有一个个压制得微弱的呼吸声依稀可闻。

        即便是流苏,亦是如此。

        在将珊瑚盒子交出去后,流苏仿佛是放下了心中重担,那些挣扎、痛苦、纠结消散,此刻心提起,紧张地望向楚留仙,好像生怕他说出这些资料无用。

        楚留仙此刻全身心地沉浸在这些外人无法获得的资料当中,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若是不然,他怕是更会有“可惜”?!翱上病敝?。

        楚留仙如此,楚离人、小胖子等人则不然。

        当时不显,此刻他们却清楚地感受到了流苏身上发生的微妙变化,暗暗点头,特别是将之与其兄长仰光放在一起比较后。更是如此。

        “流苏此女,不能留?!?br />
        小胖子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旋即为他低头掩饰,没有人察觉到。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下意识地认为,楚留仙可以完成、做到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这个前提下。楚留仙必然会扶植仰光上位,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那样的话,流苏身为仰光倚仗和信赖的妹妹,定然也会在新的海族当中掌握相当权力。

        即便是全无权力,仅仅凭着流苏对仰光的影响力,亦是不容得轻忽。

        “仰光那小子。懦弱无担当,耳根子软又轻信,唯一的一点好就是极其放心和信任这个妹妹?!?br />
        “这样的话,海族在仰光手中,跟在这个女人手上,几无区别?!?br />
        “以这流苏表现出来的性子,于海族或是好事。对我人族,对楚哥来说却未必是好事?!?br />
        “要不,回头给楚哥善个后?”

        不得不承认,小胖子想得有些远了,思绪也飞得太快了,这会儿都想到日后海族再生变化,会是他楚哥的责任。

        好不容易等他收回来,抬起头来,正对上楚留仙扫过的目光。

        “吓~”

        小胖子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感觉脖子后面汗毛都要站起来了。那是心虚的。

        其实有类似感觉的不仅仅他一个人,在场除了楚离人这个一直置身事外的不算,其余人等无不产生一种楚留仙此刻目光好像能看破一切的错觉。

        “焦躁……”

        楚留仙将最后一块玉简扔回了珊瑚盒子,屈起指节敲击在椅子扶手上,若有所思。

        仅凭他那个扔的动作。长年在他身边伺候的双儿就明白过来,自觉地上前接过珊瑚盒子连带着里面的玉简一起,放到了一旁。

        整个过程中,双儿一直竖着耳朵,如在场的其他人一样,聆听着从楚留仙口中吐出来的话语。

        “易怒……”

        “老迈……”

        “衰弱……”

        “性傲……”

        “自视甚高……”

        “好言天数……”

        “古板守旧,且以之为荣……”

        一个个评价从楚留仙的口中流淌而出,几乎没有一个正面,全部都是他从那些资料里面读出来的,属于海王身上可以被利用的弱点。

        “这个海王……够呛啊?!?br />
        小胖子在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天知道在楚留仙身边呆久了,他有多长的时间没有浮现出这种感觉了,忒不容易。

        “只是……好像没啥用啊……”

        小胖子挠着头,冥思苦想了一会儿,险些把脑浆给想干了,索性放弃这个念头,不跟自个儿过不去,转而以一种无比期待的目光望向楚留仙。

        “啪!”

        一声脆响,楚留仙屈起的手指猛地一顿,就此顿在了椅子扶手上。

        整把椅子都在“嘎吱嘎吱”地响,好像那一敲里蕴含了多大的力量,它都要不堪重负了一般发出呻吟声音。

        “有了?”

        小胖子等人精神一振,就等着楚留仙开口说话了。

        今天兴许注定对小胖子来说不是啥好日子,面对众人目光,楚留仙丝毫没有吐露的意思,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哎~~”

        小胖子等人都是深知楚留仙性子的,哪怕是楚离人这个相识时间最短暂者,也是随着楚留仙一路踏过七罪之诀诸多关卡,对其了解颇深的。

        他们心里面哪个没有数?楚留仙不想说的事情,问也无用,索性就不白费这个力气了。

        流苏则不然。

        严格说来,她只是对“公子留仙”四个字久闻大名,真正接触短之又短,哪里又能摸到楚留仙脉搏?下意识地就开口问道:“公子,可是有了什么眉目?”

        这话一出,流苏脸上就是一暗,纵然决断早定。又身为女子之身而有清醒头脑,枭雄之姿,她终究还是一个从未走出过海族的小公主罢了,难免心里头黯然。

        这里说的,可是要置她父亲。当代海王于死地的事情。

        “眉目?”

        楚留仙微微颔首,又缓缓摇头,不置可否。

        流苏心中一急,瓷器般光洁白皙的脸上爬满了殷红,仿佛一身的气血都汇聚到了脸上一样,看上去娇艳欲滴。

        她还欲待再问。不及开口,楚留仙就看着她的眼睛问道:“流苏公主,最近海族可有什么仪式?”

        “仪式?”流苏不得不把到口的话憋了回去,也猜到楚留仙不想细说,只好识趣不问,顺着楚留仙的话往下说道:“流苏不知道公子所说的仪式是指什么?”

        她的确为难。海族有不少与人族迥然不同的生活习惯,于人族来看就像是某种仪式,这让她难以把握。

        例如,海族人不将出海捕鱼谓之出海,而是称为开海。

        每次大规??G?,都会有复杂的礼祭先祖、大海母亲的活动,在他们海族人看来这是一个普通步骤。但落在人族眼中就是一个古怪仪式了。

        “我指的仪式是……”

        楚留仙神情凝重,声音却飘忽,犹如从九天之外传来一样,“集中最多的海族人,且你父王还会亲自莅临,出面主持的?!?br />
        “这个……”

        流苏大致明白楚留仙的意思,心里面除了疑惑还是疑惑,疑云都要从心里一直爬上她的眼眶里去了。

        要对海王出手,又不激怒族人,点燃本就压抑、积蓄到极点的海族人情绪。怎可在那种大庭广众之下?

        那样一来,事情岂非无可收拾?

        如此做法,他们兄妹不成为众矢之的,被海族人群起而攻就不错了,还如何掌控海族?

        疑云再浓。公子留仙的问话不能不答,流苏只得将这些都按下,思索了片刻答道:“这个月月圆那天,海有潮汐不绝,摩天覆岛,祖先谓之海诞日?!?br />
        “那就是十来天,海诞日吗?有意思?!?br />
        楚留仙眼睛一亮,没想到他想要的那个场合,那么快就会出现,忙追问道:“愿闻其详?!?br />
        流苏整理了一下措辞,便详细地解释了起来。

        原来,所谓的海诞日,既是海族人神话传说里,大海母亲的诞辰,亦是在某个久远得无法追溯的时代,海族从松散族群拧成一股绳,团结一切力量站上天下百族行列,加入对生存权利争夺大棋的日子。

        是大海的诞辰,亦是海族的诞辰。

        前者,楚留仙等人也就是听听罢了,没有人当真。

        海诞日,在其他的海域,并没有什么异状,只有在天王岛附近,会形成奇特的潮汐异象,蔚为奇观。

        那样的话,这个日子在海族人来说有特别意义,那当也是自天王岛始。

        他们在天王岛附近海域繁衍生息才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无论怎么都牵涉不到那么久远的上古,顶了天了也够不着。

        楚留仙甚至觉得,即便是第二个说法,也多少有些附会的意思。

        不过那些不是重点。

        “流苏公主,你的意思是那天你父王会出现主持?”

        楚留仙身子微微向前俯,看着流苏的眼睛问道。

        小胖子等熟悉他的人,仅仅从这个小细节上,就知道楚留仙对这一点相当之看重,之前所言不是无的放矢。

        流苏依然茫然,颔首道:“公子,海诞日,由海王主持祭礼,开启盛大仪式,与天地,与先祖,与大海母亲同庆,本是我们海族惯例?!?br />
        “近些年来,我父王身体欠佳,断断续续的参加,不能参加的时候往往也指定一位兄长代为前去?!?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的眉头就是一皱,追问道:“你的意思是,海诞日那天,你父王去与不去,还在两可之间喽?”

        “不,我父王一定会去?!?br />
        流苏一挺腰肢,整个身子挺得笔直,本就傲人的身材愈发地凸显出来。

        楚留仙视若无睹,若有所思地道:“你是说,现在这个特殊情况?”

        他眉头依然凝成“川”字,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不确定性存在。

        流苏以前所未有的勇气与楚留仙目光碰撞,四目相对,很认真地道:“只要公子需要我父王出现,我们兄妹就能保证,他一定会出现!”

        “好!”

        楚留仙抚掌而笑,整个人重新靠回在椅背上。

        他听明白了。

        流苏这是在表现出他们的作用,意思简单明了,只要楚留仙想看到,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影响促成海王出现在海诞日加以主持这个结果。

        这就足够了。

        “好,那就这样?!?br />
        楚留仙脸上明明带着笑容,发出的声音却让在场所有人感觉到头顶上六片顶阳骨打开,冰雪从那里直灌而入,遍体生寒。

        “就让这一切,在那一天,结束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