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珊瑚盒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珊瑚盒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真狠……”

        “不愧是楚哥??!”

        小胖子打了个寒颤,觉得天一下子就冷下来了,颇有添衣服的冲动。

        楚留仙的两个问题,仰光和流苏听懂了,小胖子他们自然不会会意不得。

        这不是很简单吗?

        楚留仙就差明着说,当代海族天王要是身陨,仰光和流苏这对太子、公主能不能控制住局面?

        换句话说,只要他们应下,他就打算这么解决问题了。

        “不能这样干吧?”

        小胖子有些迟疑地看着楚留仙,若非长久的跟随跟盲目信任,他几乎就要蹦起来反对了。

        这个念头难道他没有起过吗?

        自从被海族为难的动惮不得的时候,小胖子多少次说气话要干死那个老不死的绿毛乌龟。

        以小胖子混不吝的性子都没有动手,就不难知道这个决定错得有多离谱了。

        要是真的能如此解决问题,哪里还会有轮到他们头疼的时候,人族仙、佛、魔诸道强者无数,各大宗门七大世家随便出一两个强者,别说单单斩首海族天王,就是族灭海族都不为难。

        小胖子的脑海中有诸般念头闪过,可与仰光和流苏两人相比,那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竹楼当中,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连两人粗重的呼吸声都可清晰听闻。

        无数次的目光交流后,仰光深吸一口气,深得好像要一口抽干了竹楼里所有空气,闷声吐出了四个字来:

        “海族为重!”

        这四个字是何等的沙哑,就好像是风从破出一个个窟窿的门缝隙里灌进来一样,连仰光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抬起头来,正面对上楚留仙沉静的目光,重重地点头。又从牙齿缝里迸出来一个字:“能!”

        前后加起来,不过区区五个字,仰光却说得仿佛用尽了吃奶的气力一般,浑身上下不知不觉中为汗水浸透。

        在他的身边,流苏踉跄了一下,差点软倒在地,娇俏的脸上连半分血色也无。

        冷不丁地,兄妹两人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苦笑之意,浮现出了同样的念头。

        他们其实哪里有什么资格去嘲笑西岚?

        他们这与弑父何异?

        楚留仙得到了他两个问题的答案。目光转为柔和,温声道:“我还需要一些资料,劳烦两位了……”

        ……

        盏茶功夫后,竹楼中的气氛显得诡异无比。

        楚留仙悠然地端着香茗品着,明明是冷茶还是品得津津有味;

        双儿竟然会忘记给自家公子换上新茶,在那欲言又止;

        离去了仰光和流苏两人,竹楼中剩下的都是楚离人、小胖子、云想容等自家人,却压抑得一点响动都没有。

        “啪~”

        一声脆响,让众人心头一颤。循声望去看到竟然只是楚留仙轻轻地放下了茶盏。

        “有话就说吧,何必做此姿态?!?br />
        楚留仙目光扫过众人,摇头失笑。

        “那……那我说了???”小胖子怯生生地道。

        “有屁快放!”

        楚留仙哑然,若不是坐在位置上。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不过这个样子的小胖子,也让他感到分外的亲切。

        之前随着仰光和流苏两人前往水帘洞的路上,楚留仙心中明悟,随着他的修为渐高。地位愈重,能在他面前嬉笑无忌者也会越来越少。

        这小胖子,却一定会是其中之一。

        楚留仙那话老实不客气。小胖子浑然不以为意,反而露出轻松笑容,打蛇随棍上:“那兄弟我就说了啊?!?br />
        “楚哥,那个海王不能杀?!?br />
        事涉重大,以小胖子混不吝的性格,脸上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海王必须死?!?br />
        楚留仙的回应不过五个字,淡淡的,又不容置喙。

        “可是……”

        小胖子要辩解,为楚留仙摆手止住,只见得他继续道:“胖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一路上我大致打听过海王的性格,也亲眼看到海族人心,海王不死,海波不止!”

        “海王不死,海波不止……海王不死,海波不止……”

        小胖子喃喃重复,连原本不以为然的楚离人等人也悚然而惊。

        楚留仙脱口而出的这八个字,听在耳中仿佛是汪洋大海上掀起了万丈大浪,染上了鲜红血色,触目惊心的感觉。

        “海王怎么死?!”

        楚离人突然插上一句话,让原本打算靠不的小胖子等人,把到口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所有人的目光一转,齐刷刷地落到了楚留仙的身上。

        这会儿大家本能的反对过去,心里都清明了起来,楚留仙既然说得如此决绝,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这种情况下,重点恰如楚离人所说的,“怎么死”,而不是“要不要死”的问题。

        没有人去赘言莽撞出手诛杀海王会导致什么结果,在场的又有哪个不明白?

        “海王之死,必须与我们有关,又必须不能与我们有关?!?br />
        楚留仙悠悠然吐出的这句话,让众人都是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有关,又不能有关?这要怎么做?

        “必须有关,否则不足以立威于海族,仰光等亲人族一派无法借机掌控海族;”

        “必须不能有关,是因为若海王死于我们亲手,很容易点燃两族烽火,进而牵涉入海域妖族,碰撞之下,汪洋成血海亦不奇怪?!?br />
        楚留仙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下来,面面相觑。

        道理是这个道理,问题是,怎么可能做得到?

        “他又有什么奇招吗?”

        包括楚离人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楚留仙的脸上,好像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一样。

        楚留仙的确心中有想法,只是还不成熟,还不到说出的时候,于是微笑摇头,道:“我还在等,看看仰光和流苏能给我带来什么?”

        他既如此说,小胖子等人又能说什么呢,只是觉得有七八只猫的爪子一起在心里面挠着,心肝肺都要挠出来,那叫一个痒痒。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转眼入夜,下弦月挂在天上,弯弯地笑。

        竹楼中人,一个不缺,除了楚留仙依然是一派悠然模样,其余人连上好的灵茶都觉得没滋没味。

        “嘭!嘭!嘭!”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入竹楼中人的耳中。

        单凭脚步声,就不难得出来人心情沉重如灌铅的结论。

        “来了?!?br />
        楚留仙展颜一笑,伸手一拂,顿时灵力涌动,袖袍鼓动,数十丈外的竹门“嘎吱嘎吱”地洞开。

        不是一扇,而是从此处房中一路延伸到了竹楼最远的大门。

        门外,露出流苏僵硬的启门动作,挤出的笑容。

        “可惜?!?br />
        楚留仙悠悠一叹,只有身边的人听得到。

        他没有没有明指,但小胖子等人又有哪个是笨人,自然能听出来他在可惜来的人是流苏,而不是仰光。

        “可喜?!?br />
        楚留仙又是两个字,个中含义与之前的截然相反,又对立统一。

        可惜的是仰光其人,终究不成气候,空有一身好皮囊,连身为女子的妹妹流苏都多有不如。

        之前决断是两个人一起做下的,现在则是真正踏出那一步。

        在这最关键,也是最煎熬的一步上,仰光竟然不敢自己面对,而是让妹妹流苏来做,未免让楚留仙看之不起。

        他不出现,难道就能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面摘出去吗?明显不能!

        这无非是自欺欺人,逃避罢了。

        同样的,正因为一切顺利,未来的海族之主是这种人,不是又一位天王,海族自此定矣,能且只能为人族附庸,岂不可喜?

        这些念头,在楚留仙,在小胖子,在楚离人等人的脑子里电闪而过,在目光交汇间流淌而去,默契地没有人宣之于口。

        再沉重,再缓慢的脚步,流苏还是走到了楚留仙的面前,盈盈下拜行礼。

        当她抬起头来时候,双唇紧紧地抿在一起,眼中水汪汪的好像两泓清泉,在叮咚着恳求。

        楚留仙心如铁石一般,岂会为此动???他只是微微一笑,伸出手,亲自接过了流苏抱在怀中的一个珊瑚盒子。

        这个过程中,他能感受到流苏的挣扎,那双玉白小手作用在珊瑚盒子上的力,最终流苏的双手颓然从珊瑚盒子上滑落下来。

        从头到尾,也只有同样将手按在珊瑚盒子上的楚留仙,能感受到那种挣扎,那种煎熬。

        他冲着流苏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自有双儿前去搀扶、招待她,楚留仙则缓缓打开了盒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