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演说

    第一百四十五章 演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水帘洞~”

        “好名字,好地方?!?br />
        楚留仙感受着扑面而来水汽,好像脸上毛孔都在张开,在呼吸。

        此处,暗河白练挂成水帘,遮掩住后面洞口,水汽蒸腾如雾霭,穿行其中的海族人仿佛回到了久远时代,海族人还能zì yóu地在海中行走、游玩。

        穿过了水帘,后面就是另有洞天的大洞窟,是海族人喜欢聚会、往来的地方。

        楚留仙借着欣赏水帘洞的空隙,让流苏和仰光两人调整好了心态。

        “公子,请随我们兄妹来?!?br />
        仰光歉然一笑,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了,与流苏一前一后,当先领路,向着水帘洞处走去。

        楚留仙洒然自若地跟在他们后面,一边走,一边随意地扫过周遭情况。

        “嘭~~”

        当仰光当先走入水帘中时候,激荡而下的暗河水冲在他身上,瞬间激发了仰光悬在腰间珊瑚状配饰,红光一闪,水尽蒸腾。

        流苏、楚留仙紧随在仰光身后,走入了水帘洞中。

        当他们三个穿行而过,水帘上留下的空荡才重新弥合了起来,天衣无缝,浑然一体,仿佛之前的一幕不曾存在过一样。

        “不错的手段?!?br />
        楚留仙看得暗暗点头,心想:“海族的秘法固然失之久远,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但在水之领域倒也有些玄妙在,无愧于远古时候能与人族一争的百族之一?!?br />
        总而言之,此刻在他心中,海族已然是祖上曾经阔过的典型。

        在经过水帘,踏入水帘洞的时候,楚留仙目光一扫,就将其他海族人的情况尽收眼底了。

        仰光所有的那个珊瑚配饰显然是一种海族独有法器,估计还是王族所特有,这点从其他海族人进入水帘洞远没有他那么潇洒就可以想见了。

        绝大多数海族人都是运转灵力,借用三叉戟激发各种御水的法术,从而穿过。更有不少人连这点都懒得去做,径直让水帘冲在身上,淋得一身湿透,然后朗声大笑地进去。

        海族人,终究天生乐水。

        这水帘洞,不仅仅有水帘高挂,更有cháo汐涌动的声音不绝于耳传入,属于海水的咸味、湿味,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这种感觉,俨然是处在大海的拥抱,于海族人而言,无异于在母体的羊水中一样,怎么自然舒适都无法形容。

        水之外,就是火,热情如火,人气如火。

        洞中有大量或天然,或后天,或成行或成环的石桌石椅排布着,至少有数百海族人聚于此处。

        他们在大声地说着话,宣泄着、欢笑着,平rì里在天王岛地面上沉沉压抑在心头、肩头、眉头上的东西,在这里好像尽数消散得空空荡荡的。

        “公子请看?!?br />
        仰光行前,与人打着招呼,流苏跟在楚留仙身边,小声地向他介绍一些新鲜的东西。

        “这是旗枪,不是陆上的那种茶叶,而是海中的一种奇鱼,陆上难得一见?!?br />
        楚留仙顺着她所指的望去,只见得在水帘洞内部一侧的墙上,不知道是天然还是有意开出的一个大洞,其中堆积薪碳,火光满溢,热浪腾腾。

        在这个大洞的上头,红光映照得浓郁的地方,高悬着不惧火的水柳木为架子,上面挂满了一条条足有一人高的鱼。

        大鱼保持着一定间隙悬挂着,既不太远,亦不太近,保持着每一条鱼都能享受到足够的熏烤和烘焙。

        这些鱼前尖如枪,身子纤长,就好像是一杆杆的旗枪一样,确如其名。

        水柳木的架子在不断地缓缓旋转着,那些旗枪鱼每一寸的皮肉都在不断地被烘烤着,滴答滴答地往下滴落着油脂,通体被烤成了金黄sè,浓郁得令人垂涎yù滴的香气一阵阵地扑来。

        “定是要尝尝的?!?br />
        楚留仙对这些海族特殊的风情挺感兴趣,饶有兴致地听着流苏往下说。

        “那是海钟rǔ,在我们海族的传说中,这是大海母亲的rǔ汁,是我们海族人必不可少的饮品?!?br />
        流苏看楚留仙感兴趣,自然乐得多介绍一些。

        这会儿,她指着环型石桌椅的正中,一个粗壮的海族大汉持钉锤,砸开了一柱倒插着的水灰sè钟rǔ石。

        “哗啦”一下,rǔ白sè的液体流淌而出,旋即被一个个大杯子接住,流水般地送到环型石桌上的海族人面前。

        一柱钟rǔ石,流淌出了数十个个大杯子的量。

        顿时,数十海族人举杯高呼,没有轮到的人则破口大骂,气氛一时间热闹到极点,几乎要将水帘洞的穹顶给掀翻了。

        所谓的海钟rǔ与陆地上溶洞里常见的钟rǔ石是不同的,它们介乎于钟rǔ石与珊瑚之间,里面的海钟rǔ更是一种如同椰汁般,又天然带着酒水滋味的特殊饮品。

        一路介绍下来,楚留仙对所谓的海族有了更深的认识。

        “独特的生活喜好,独特的饮食,独特的饮料,陆地上的压抑,近?;肪车氖媸省?br />
        “海族人这么多年过去,终究没有能完全地融入到人族当中?!?br />
        “这到底是海族本xìng呢,还是有人有意为之?”

        这点,楚留仙一时得不到答案,只是在饮着海钟rǔ,食用旗枪鱼的时候,一个个问题在脑海中流淌而过。

        此刻,仰光招呼完毕,兴奋的脸sè发红地坐到楚留仙的身边,端起身边的海钟rǔ一饮而尽。

        楚留仙绕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从他此前的表现中,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什么。

        “嗯?”

        他的神sè忽然一动,看到一瞬间有不下百个海族人从座位上站起,呼喊着什么向着某个方向围拢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一边发问,一边长身而起,眺望了过去。

        隔着十余丈的距离,越过攒动的人头,他能看到在那个众人围拢,又默契间隔开来中间部分的地面上,一座石台正在缓缓地升起。

        这座石台上布满了苔藓,每一条石缝里都有岁月久远的味道,仿佛是传承自悠远的上古一般。

        石台之上,站着一个海族人。

        “这是复兴派的族人?!?br />
        仰光原本还带着兴奋的脸sè沉了下来,好像yīn云瞬间密布,沉着声音道:“他们经常在各个地方演说,煽动族人,十分可恨!”

        他说话时候,不自觉地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震动得切好的旗枪鱼肉都在颤动,好像受到了惊吓,要重新跃回海水里一样。

        “是吗?”

        楚留仙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心中有数了。

        “看来这些所谓的复兴派海族人,就是煽动海族dú lì的那一伙喽?!”

        “此行不虚??!”

        楚留仙心中想着,重新落座下来,带着审视的目光望向高台上正在振臂煽动的海族人。

        这是一个矮个子,遑论是身材普遍更加颀长的海族当中,就是在人族里,此人的身材也算是偏矮小的了。

        他的头上海蓝sè头发稀疏地撇着,还没有说话呢,脸上就流露出激动无比的神情,挥舞手臂愈发地带出激情的味道。

        “西岚!西岚!西岚!”

        一众海族人高呼着这个矮个子极富有海族特sè的名字,洋溢着期待之sè,好像他们的情绪都被其带动了一样。

        “族人吗?!”

        “我们海族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

        “我们要站起来,拿起我们的三叉戟,乘风破浪,走向海洋!”

        “……”

        楚留仙的神sè,在这个时候终于变了。

        “咦?!”

        “不对!”

        他不是为了此人那些对海族人来说极其富有煽动力的话语,毕竟那些话或许对于海族人来说,是根植于他们血脉当中的渴望,可对于楚留仙来说,全无力量可言。

        楚留仙震惊的是此人那种堪称恐怖的煽动力,此人赫然能影响到场中所有人的情绪。

        “他用了什么法术吗?”

        楚留仙一边想着,一边侧过头看了脸sèyīn沉下来的仰光一眼,问道:“此人演说,一直是这样的?”

        仰光下意识地回答道:“没错,此人向来拿过去的事情来迷惑族人,却不知道时移世易,这已经不是过去的时代了?!?br />
        “什么走向大海,这是要带着我们海族人去死!”

        仰光越说越激动,霍地一下站起来,好像要上台与那个西岚理论一样。

        楚留仙眉头一皱,刚要开口呢,便看到流苏将白皙的小手按在仰光的手臂上,死死地拖住,低声道:“兄长,冷静,你看周围?!?br />
        仰光对流苏这个妹子向来倚重,按她所说的环顾左右,紧接着脸sè就是一变。

        片刻之前,还在与他招呼,对他行礼,亲近敬畏的海族人们,绝大多数都簇拥在西岚的身边,为他的每一句话而欢呼,而顶礼膜拜!

        “哎~~~”

        仰光颓然坐下,仿佛某个东西在坍塌一样,顿时显得垂头丧气了起来。

        楚留仙暗暗摇头,仰光此人远没有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光鲜,对一个族群来说,这样的人成为领导者,更不是什么好事。

        既是冲动,又无坚持,这等人物,如何成得大事?

        “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吗?!”

        楚留仙微微一笑,错开此事不想,继续道:“太子,我想要问的不是那个,我问的是……”

        他的声音沉下来,一字一顿,每一个字眼里都充斥着力量感觉:

        “西岚此人,每次演说,都带着这样的煽动力吗?”(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