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优昙,月下蛾

    第一百三十六章 水优昙,月下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有机会!”

        公子烨重新振奋起来,大声下令:“立刻让人盯紧九层,别说是公子留仙,就是一只公蚊子,一只公苍蝇飞出来,我都要知晓.”

        欧阳兰不敢怠慢,立刻下去下令。

        这里毕竟是他们天下敬氏的地盘,真要豁出去监控,楚离人这个阴神尊者也不能完全避免、屏蔽。

        毕竟,这是规则内的东西;

        再说,谁叫你公子留仙要霸占人的地方呢?

        公子烨想到得意处,冷笑出声,忆及之前楚留仙到来时候,他想到这主儿的行事风格,第一时间狼狈地从天下楼九层退出来,缩到这个所在,他就浑身不自在。

        这会儿命令一下,尤其是看到欧阳兰回来点头复命,示意都安排好了后,公子烨不由得有扳回一局的快感。

        “来吧,公子留仙,让本公子看看,你能不能克服这个通病,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公子烨喃喃自语,却不知道他继续监控下去,到了天崩地裂,也别想得到真正的答案来。

        毕竟,他不知道楚留仙在山城一役时候就有的感悟,他所持的那一点聪明人通病,对今时今曰的楚留仙来说压根就不是问题。

        毕竟,他更不会知道,早在他悟出那个故事道理进而发现楚留仙目标,甚至更早在楚留仙挥退了主事们之后,就有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天下楼九层……

        悄无声息地出了天下楼,悄无声息地上了一艘没有标志的梭子船,悄无声息地如一条游鱼入海般,飞快地驶向了三山海域……

        楚留仙,早已不在!

        公子烨那番手段,注定了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他们却不知道这一点,在安排妥当后,公子烨与欧阳兰两人相对而坐放松不少。

        “其实,就是公子留仙克服了那个聪明人通病,他也未必能够做得到!”

        公子烨重新将大堆的玉帛纸资料捡起,翻阅,口中道:“实力,绝对的实力,以一己之力,短短时间内,想要解决那个问题,难之又难,他有这个实力吗?”

        “若选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那就别怪难度突破入了阴神级?”

        公子烨冷笑,只是说来也怪,明明能做的都做了,心中也觉得自家公子说得在理,欧阳兰就是觉得怪怪的,好像冥冥中有预感,在无声地告知她,不会如此的顺利……

        ……

        “这里就是三山海域吗?”

        楚留仙站在一艘梭子船头,缓缓地驶入三山海域。

        从某一刻起,梭子船下的海水就开始变化了颜色,才原本的湛蓝,不知不觉地过度为了碧绿中泛着幽光。

        楚留仙居高临下望去,隐隐约约能见的在碧绿色的海水中,漂浮着一缕缕更绿的丝绦。

        这些细丝彼此纠缠在一起,分泌出粘稠的液体,好像冻结住的猪油一类东西,又好似一整块的翡翠在对着阳光照看时候,内里棉絮一样的存在。

        楚留仙目光掠过碧绿色的海水,随着梭子船缓慢前进碧绿翡翠海里,一片岛屿从前方海平面下浮了出来,跃入了他的眼帘。

        三山海域,由三山岛闻名,周遭小岛如项链般环绕在三山岛周遭,号为三山岛链。

        楚留仙是第一次到达这片海域,他的问题,也没有人能回答。

        早在靠近这片海域的时候,他就让驾驶这艘梭子船的手下先行离去了。七罪之诀,终究不能假手于人,他不能留下任何破绽,让人诟病。

        楚留仙并不着急,他没有急催脚下梭子船,只是在其动力枯竭时候踏上一脚,灌注灵力驱使向前。

        其他时候,他任由梭子船缓缓地划破翡翠海的平静,渐渐靠近三山岛。

        时间,随着翡翠海上乍现又抚平的波痕而流逝,等前方三山岛主体在楚留仙眼前大如三座高山的时候,明月悄无声息地悬上高空,月华倾泻而下,给偌大天地披上了一层薄纱。

        本当是万籁俱寂的夜,当第一缕月华洒到三山岛链上,“蓬”地一下,无数银白色的光从三山岛上,从周遭三山岛链无数小岛上飞起。

        “真是美丽??!”

        楚留仙负手而立于梭子船头,感慨出声。

        这的确是美丽如梦境,纯银般银白的光点构成浮云一般,笼罩在眼前天地,更如浮云随风飘荡,从这里,到那里……

        无论银白浮云如何变幻,始终不离开岛屿陆地范围的上空。

        “哗啦啦~~哗啦啦~~~~”

        梭子船破水的声音在夜里听来清晰了不少,下一刻,又为蓦然笼罩下来的另外一个声音所笼罩。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此前一直笼罩在诸岛屿上空的银白浮云聚散间舍岛屿,齐刷刷地扑到了海面上,距离海面极近,带着充斥耳膜的异象瞬间将翡翠海变成了银白月海。

        “月下蛾!”

        楚留仙神情凝重,收敛了全身气息,刹那间让自身变得恍若死物一般,丝毫不引起那铺天盖地的月下蛾注意。

        月下蛾,逢得月光而起舞,待得月落则匿迹,嗜好枯荣草精华,服食此物能使其生机大旺,增进繁衍。

        有那修士饲养此妖物的,多半需要购进枯荣草,以真火淬炼其精华,野生的月下蛾自然无此本事,只能囫囵吞下,十不取一。

        楚留仙身上并没有携带一丝一缕的枯荣草,自然不会像资料中那些大商船般引来月下蛾的攻击,得以全神贯注地观察眼前这罕见的一幕。

        密密麻麻的月下蛾齐聚在海面上,这一幕几乎没有人见过,楚留仙也只是在典籍中偶尔看到过片鳞半爪的记录。

        “这么说,海上悬浮的那些胶状物,果然是海无量,又称水优昙!”

        “佛门典籍中记载,于那净土中,有佛门灵根名优昙婆罗存在,其物根如菌,叶似絮,生则怒生,灭则瞬灭,千年酝酿一生灭,只在刹那弹指间芳华!”

        “水中有其物,名之海无量,其蔓延汪洋,如菌如絮,生则弥漫无量大海,待其寿终,倏忽而灭,有灵根优昙婆罗之些许特姓,故又名水优昙?!?br />
        楚留仙一边在脑海里回忆着海无量的特征,一边沉吟着:“看来我之前的判断果然无误?!?br />
        “水优昙能弥漫无量大海,其关键就在其厌灵特姓,它们能吞噬灵物中一切糟粕,又厌灵如厌仇敌,这才保证其有足够的养分,能在寿命未竭时候无限扩张?!?br />
        “这世上,灵物永远不够,灵气总是缺乏,反过来无灵之物,车载斗量,无尽汪洋中有无量之数,何其恐怖!”

        楚留仙感慨无比,心想若非此物寿命实在是太短,任由其无限扩张下去,偌大汪洋,终究再无其他生灵插足之处。

        正所谓一饮一啄,尽在天心掌控,这一点于海无量上体现得最是明显。

        明白了海无量的特姓,自然不难明白眼前这一幕是如何出现的?

        “今年恰逢月下蛾不知何故大量繁衍,恰好又在三山海域出现了水优昙,于是月下蛾采取枯荣草,投入海域中为海无量吞噬,再汲取其反哺出来的枯荣精华为食?!?br />
        “如是反复,又壮大了月下蛾群,最终导致十里海墟附近一处大的枯荣草产地出现问题,今年的枯荣草供货在这段时间内出现短缺,以至于价格攀升远远超过往年水准!”

        “这,就是一切之根源!”

        楚留仙脸上露出笑容,他将一切想明白的同时,无数月下蛾从海面上飞起,于月夜长空中起舞,捉对交配,银白色的浮云聚散变化莫测,美丽得直如梦幻。

        不少月下蛾太过靠近海面,翅膀为海水打湿飞不起来,最终漂浮溺死在海面上。

        这一来,就形成了让人几乎为之痴迷的美丽景色。

        上,有银白浮云,聚散莫测,万千变化,状世间诸般形状;

        下,有点点银星,漂浮于海,若星辰倒映在海面上,又一点点地熄灭……

        “美则美矣,我却不得不将尔等覆灭?!?br />
        楚留仙摇头,足下用力,梭子船电射而出,划破海面,径直撞上了前方的三山主岛之一。

        当梭子船冲上滩涂时候,楚留仙整个人如御风独舞,轻飘飘地落下来。

        回首望去,天上月下蛾还在狂欢,那种充满了欢愉的舞姿,让人望之不由沉醉。

        这,也是最好的机会。

        若等得这些月下蛾重新下来采集枯荣草,楚留仙未必能安然布置手段。

        与月下飞蛾舞,漫天银月华截然相反的是,在滩涂上多有一具具森森白骨,就那么坦露在滩涂上,任凭潮水起落或淹没,或曝露。

        想也知道,这便是殒命在月下蛾群中的修士。

        这些美丽的月下蛾,并不是真的无害。

        “虽然用不了十天半个月,无论是海无量还是月下蛾,寿命尽时自然散?!?br />
        “可惜,我没有那么长的时间?!?br />
        “所以,只好对不住了?!?br />
        楚留仙转身,轻飘飘如无重量,飘飞向了三山岛主岛的最高处。

        在那里,他要只手,毁去这一切!(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