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聪明人的通病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聪明人的通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个故事……”

        公子烨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挥了挥手,让前来汇报的神霄楚氏主事退下。

        “公子留仙在打什么算盘?”

        欧阳兰眉头紧蹙,脑子里一直在盘旋着那个大仙商的故事,迟疑地道:“他是在讽刺公子你吗?”

        这话换在平时她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此刻脑子里都是那个故事,也就没有顾忌那么多了。

        “住口!”

        公子烨勃然而怒,以对欧阳兰这个属下少有的严厉喝出声来。

        “属下……属下……”

        欧阳兰清醒过来,以为犯了公子烨的忌讳,触到了他的痛处,忙不迭地就要道歉。

        她抬起头来,话到口边,又重新咽了下去。

        “公子……”

        欧阳兰发现,公子烨的怒火,似与想象当中不同。

        “别小看他!”

        公子烨没有在意她的神色,沉声道:“我再说一遍,别小看他,你小看他,就是小看了你自己?!?br />
        “别忘了,那是公子留仙!”

        “是!”

        欧阳兰被公子烨如此疾言厉色,不仅不恼,反而欣慰不已,这才是她矢志追随的男人。

        不妄自菲薄,也不眼高于顶,何时何地都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这样的公子,怎么还会输给那个公子留仙?”

        欧阳兰的脑海里面不自禁地浮现出这个想法来,终究僭越,萌芽时候就强行为她掐灭。

        “那公子留仙那个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欧阳兰赶紧转移话题,生怕一不留神被公子烨看出她内心想法来。

        “跟先前一样的意思?!?br />
        公子烨冷笑,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生平宿敌的一举一动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属下的小心思。

        “公子留仙既然能猜到这个故事会为公子得知,那便是不惧公子你看出其中端倪来?!?br />
        “另外,他要放出所有的枯荣草,这又是什么意思?”

        欧阳兰到底常年跟随在公子烨身边,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对天下敬氏老祖创立的这种商业模式自然也不会陌生,理所当然地得出了结论:“他这样就再没有操作的余地了?!?br />
        “公子留仙他就这么有把握?”

        欧阳兰经过公子烨刚刚的教训,自然下意识地避免掉楚留仙不懂行或者疯了之类的结论,那么剩下的自然是信心十足,十分把握这一条了。

        公子烨默然,沉吟良久,将那个大仙商的故事揉碎了,掰开了,在脑子里过了无数遍,最终拍案而起,喝道:“难道会是这样?”

        欧阳兰顿时瞩目过来,等着公子烨的下文。

        公子烨在包厢中绕着圈子,好像这样会让他的脑子愈发地清醒一样,口中不停地说着,与其说是说给欧阳兰听,倒不如说是说给自己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如何如何,即便是有所变通,也是在既定路线上前进或者分支,如继续买卖灵果,或者转其他经营,一路发展成为大仙商,可是事实上呢?”

        公子烨蓦然止步,脸上阴晴不定,“事实上,故事里的大仙商却是通过继承遗产一夜而成,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br />
        “也就是说,其实,路远远不仅仅是一条,或许还有其他的路,可以完成我们给出的难题?!?br />
        公子烨越说越有把握,一掌拍在案桌上,“这,就是公子留仙想要告诉我的!”

        “轰!”

        他一掌拍下,心情激荡下没有能控制住力量,整张案桌随之轰然倒塌。

        桌面上堆积着的玉帛纸蝴蝶般洋洋洒洒而下,其中每一张纸上资料穿花蝴蝶般在公子烨的眼中,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是了!”

        “有问题!”

        “这个数字不对!”

        公子烨恍然大悟,整个人都显得激动起来,既有破解楚留仙留下暗示的狂喜,也有又一次落后于他的失落。

        “什么不对?”

        欧阳兰好奇地问道,目光不由得落在地面上那些玉帛纸上。

        这些资料,她又何尝没有看过,不过是寻常情况,如过往多年一样,普通起伏而已,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幅度不对!”

        公子烨脸上浮现出狂热之色,伸出胖胖手指在虚空中连点,一张张玉帛纸飞起,在空中排成一排,指着它们道:

        “你看,今年这个时候,枯荣草如往年一样价格出现了波动,但波动的幅度不对,太急,太高!”

        公子烨越说越激动,双手飞扬起,数十张玉帛纸随之飞扬起,他指着一个个数据节点道:“你再看,过去百年间 ,类似幅度变化不属正常范围的,多数都有特殊情况发生?!?br />
        “这次当也不例外!”

        公子烨说到这里,欧阳兰脸上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明白了过来。

        “我们这是一叶障目,灯下之黑,因为习以为常,反而看不出来关键?!?br />
        公子烨锤着胸膛,不是自虐,实在是胸口闷得慌。

        “好个公子留仙,好个公子留仙,初来乍到,一击中的,厉害,着实厉害?!?br />
        他手上掌握的资源远远比楚留仙来得多,今年跟枯荣草相关的无论大小事宜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连吩咐手下都不用,直接就调了出来。

        有的放矢之下,公子烨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三个月前,一艘满载了枯荣草的船只失踪在三山海域,人无音信,船没踪影?!?br />
        “一个月前,一个大船队一样在三山海域中遇到大风暴,最后一个传出来的消息是入港避风,此后再无音讯,大家都以为是沉没在风暴之中。船队里也有枯荣草存在?!?br />
        “十余天前,有散修猎队在三山海域遇到月下蛾的袭击,苦战之下,只有两人得脱,且一人重伤及根基沦为凡人,一人精神受创,几成白痴?!?br />
        “七天前,有远洋船队在临近三山海域过境时候,见得海水泛蓝,领队经验丰富,觉出不对,做出绕行的决定,以至于延误了交货日期,为商行解职,沦为笑柄?!?br />
        ……

        这一个个在山海般讯息里面毫不起眼的资料,被公子烨单独拿出来说后,欧阳兰很快在脑子里串成一串,得到了答案。

        “不会吧……”

        平时以伶牙俐齿著称的女貔貅欧阳兰,结结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论断。

        “有什么不会?!”

        公子烨在冷笑,他背转过身,声音飘忽得好像是从天外来:“小时候,公子留仙一次与我辈同场相竞,获胜之后,有人请教,他信心满满地道: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后,剩下的那个无论怎么不敢置信,就是真相!”

        “那时候他才几岁?当真是多智近妖??!”

        欧阳兰还是觉得有些凌乱,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事实上,公子烨列举出来的那些讯息之所以被归类于这一年中有关枯荣草的大小事宜当中,便因为三山海域,本就是距离十里海墟最近的枯荣草大产地。

        三山范围内,所有大小海岛,无不适于枯荣草生长,漫山遍野,不需照看,不需看护,只是因为海域地形故,运转困难且风险巨大罢了。

        “这么说,今年这个时候,枯荣草的价格变动,其实是因为三山海域出了问题,而不是我们以为的正常波动?!?br />
        “换句话说,只要解决了这个麻烦,短时间内积攒下来的走高之势就会溃堤般地滑落下来,甚至比历史上此时的低位还要来得低!”

        欧阳兰脑海中桎梏一去,如醍醐灌顶,一下子就清醒了,头头是道地说来。

        “不错!”

        公子烨以手抚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情总有几分阴沉。

        “那公子留仙要如何做呢?”

        欧阳兰继续发问。

        公子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道:“就看,公子留仙能不能摆脱得了聪明人常犯的毛病了?”

        “聪明人常犯的毛???”

        欧阳兰疑惑不解:“那是什么?”

        公子烨回到座位上坐下,曲起比萝卜还要粗上几分的手指,以指关节敲在桌子上,发出声声脆响,带着摄人心神的节奏,引得人跟随着他的思路去。

        他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下意识地模仿着楚留仙的习惯……

        公子烨浑然不觉,欧阳兰为他的话所吸引,也将这一点忽略了过去,只听得公子烨继续道:“聪明人,成因聪明,往往也败在聪明这一点上?!?br />
        “他们总能找到各种方法,用更省力,或者更快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久而久之,就会忘掉,很多时候最粗暴,最简单,最直接的 ,才是最好的,甚至是唯一的方式!”

        “这,就是古往今来,天上天下的聪明人很难避免的一点!最经常犯的毛??!”

        欧阳兰若有所悟,接口道:“公子你的意思是,公子留仙也可能会在这里犯下这个错误?”

        公子烨的眼中发亮,断然道:“不错!”

        “时间紧迫,若不是第一时间,以暴力解决问题,那就来不及了,不足以在我们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任务!”

        “又因在七罪之诀当中,公子留仙没有人手可以动用,只能赤膊上阵!”

        “公子留仙,你能克服这个聪明人的通病吗?”

        公子烨说到最后一句,对着虚空而言,好似包厢中的气流会将这话带出去,化作狂风,吹拂进楚留仙的耳中一样。

        “我很想知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