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仙商是怎么炼成的?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仙商是怎么炼成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终于让我找到了!”

        “这里不对!”

        楚留仙掌中一握,曲线崩溃,他想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不需要它了。

        “公子?”

        别人不敢问,双儿小心翼翼地靠过去,低声问道。

        “你想问为什么?”

        楚留仙笑看了她一眼,或许是因为心情大好故,还伸手揉了揉她刘海掩盖的额头。

        别人不知道,双儿可是感觉清晰,那里是法术掩盖下的稚嫩龙角,顿时觉得酥酥痒痒的,小脸蛋都红了起来。

        她红着脸点头,又补充道:“公子,你发现什么了吗?”

        双儿眼睛扑闪扑闪的,充满了好奇之色。

        楚留仙笑而不答,将手从她的额头上拿开,对在场所有的主事说道:“你们下去吧,各自收集今年有关于枯荣草的全部资料,事无巨细,然后亲自拿来与我?!?br />
        “记住,是所有?!?br />
        “最快速度,送到我的面前来?!?br />
        各自收集不难理解,无非是怕有遗漏,各人渠道不同,集合能观全豹。

        楚留仙压根没有给他们发问的机会,话音落下,径直袖手走到真龙皇座上座下。

        他拍下扶手,皇座转动方向,背对众人,面朝水晶墙,沐浴在明亮的日光当中。

        楚留仙摆了摆手,一言不发,不用他再交代什么,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所有主事无不躬身行礼,然后一头雾水地退下了。

        “公子?”

        双儿斟茶,送到楚留仙面前,声音里满是疑惑。

        楚留仙微微一笑,接过香茗,抿了一口,淡淡地道:“莫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br />
        双儿到口的话只好重新咽了下去。静静地候着。

        秦伯年纪毕竟大了,他没有双儿那么多的好奇心,想得又比双儿这小丫头要全面得多。

        他走过来,面露忧色,犹豫着道:“公子,老奴是不是……”

        楚留仙摆手,不用秦伯往下说。他就知道其想说什么,冲着秦伯一笑,道:“秦伯,没事的,随他们?!?br />
        既然楚留仙早有决断,不是忽略。秦伯也放下心来,舒展开脸上皱纹,不再多言。

        双儿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弄不明白。

        一直冷眼旁观的楚离人脸上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来,双儿弄不明白,不代表他不知道楚留仙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越来越有意思了?!?br />
        楚离人自语一句。继续靠着廊柱,在灿烂的阳光下舒服地眯上眼睛。

        ……

        “有意思,真有意思!”

        公子烨还是在那间阴暗的包厢里面,口中说着有意思,整个人却显得很是焦躁,绕着不大的空间转着圈子。

        欧阳兰送了刚刚从公子烨面前离开的人出包厢,秀气的眉头紧紧地蹙着,似有什么不可解。

        “你在想什么?”

        公子烨突然发问。

        欧阳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吐露道:“属下在想,公子留仙那番作为是什么意思?他从百年来枯荣草价格变化中看出了什么来?”

        “是吗?”

        公子烨不置可否,回到摇椅上坐下,脸上阴晴不定。

        欧阳兰觉得整个包厢都显得沉抑了起来,就好像是乌云在沉沉地压下来,暴风雨即将降临一样。

        “你没说实话!”

        公子烨抬头,脸色异样地发红??醋排费衾嫉难劬λ档?。

        欧阳兰苦笑,心想自家公子果然精明,自己这点小心思如何瞒得过他去,也就是上面那位主才能让他无法看透。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先前生怕刺激到公子烨,隐而不提的话说了出来:“公子,属下是在想,公子留仙不可能猜不到神霄楚氏的主事里可能有我们的人,为什么要当着他们的面做事?”

        刚刚离开的那个人,便是片刻之前还呆在天下楼九层,在楚留仙面前诚惶诚恐的某个主事之一。

        楚留仙不过是动用他们手头上的资源做事罢了,并没有让他们一定在场的必要,他却那么做了。

        事出寻常必有妖!

        要是换成其他时候,其他人的事,欧阳兰想不通的话定然找公子烨请教,只是这个疑问,她偏偏是知道答案的。

        哪怕是公子烨看出她意有未尽,她也没敢将答案说出来,生怕一不留神刺激到了公子烨。

        “他有意的!”

        公子烨的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就好像是最处在哺乳期最丰满的女子,忽然开始狂奔一样。

        “他就是有意的!”

        “公子留仙他是在告诉我,他看到的东西,就算是摆在面前,我也未必看得到!”

        “他这是在**裸地打我的脸?!?br />
        “啪!”的一声,公子烨真的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旁边欧阳兰看着都觉得好疼。

        “来人!”

        公子烨大喊一声,“给本公子将枯荣草百年价格变化拿过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挽起袖子……

        小半个时辰后,包厢中一张案桌上,一张张玉帛纸被一只胖手飞快地抹过,动作快得都要留下残影,旁边的欧阳兰直觉得眼前发晕,直欲呕吐。

        大手的主人自然就是公子烨了。

        他的神情专注无比,明明是痴肥的脸庞,此刻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魅力。

        欧阳兰一点也不担心公子烨这么快的速度会忽略什么。

        这是公子烨的天赋,无论多快的速度,但凡涉及到数据、图表、走势一类的东西,对他来说就是过目不忘,清晰如掌上观纹一样。

        若非如此,公子烨也不会轻易在商业上展现天赋,被誉为未来的大仙商。

        欧阳兰正在出神呢,公子烨动作不变,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去问问看,公子留仙在做什么?”

        “是,公子!”

        欧阳兰这回不觉得公子烨是在焦虑,这个问题,她也很想知道答案。

        在她留下公子烨一人继续以飞快的速度翻阅过资料,踏出包厢的时候,天下楼九层有一个温和的声音传出: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呃~”

        当楚留仙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匆匆归来的一众主事,双儿秦伯,都觉得有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落下来。

        这哪跟哪儿啊,只是自家公子要讲故事,他们除了掏干净耳朵,洗耳恭听,还能怎样?

        楚离人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在他的眼中,扼住了曲线咽喉后,楚留仙整个人好像都在放着光,成竹在胸,一切不为难的光亮,顿时对其想说的故事感兴趣了起来。

        这一点,在楚留仙草草翻阅过众主事送上来的,今年有关枯荣草事无巨细的资料后,愈发如此了。

        “很久以前,有一个大仙商,功成名就后,对后辈仙商讲述他是怎么成为大仙商的?”

        楚留仙这个开头,立刻引起了在场众人的兴趣,众人第一反应,他这是说的敬氏先祖的故事吗?

        “这个大仙商辛苦赚到第一个灵石,第一天,他拿着灵石去买一颗灵果,精心收拾养护,将其保存得干净而新鲜,拿到坊市里卖了两个灵石;

        第二天,少年大仙商拿这两个灵石,又去买了两颗灵果,如之前一般做法,卖出了四颗灵石: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九天,他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br />
        楚留仙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那些主事们以及双儿等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他吸引,为一个大仙商筚路蓝缕,白手起家的故事吸引。

        就在这个时候,楚留仙问道:“你们猜猜,第十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的主事习惯性地开始心算,张口就要报出少年仙商此刻持有的灵石数;

        有的则冥思苦想,喃喃自语出声:“他该换其他生意了吧?”

        如是种种,不一而足。

        楚留仙摇头失笑,接着伸出一只手指,在众人的眼前摇了摇,道:“不,第十天,他遇到了一个女孩,一见钟情,随后放下一切,与同样欣赏、喜欢他的女孩结为道侣?!?br />
        一众主事开始眼冒金星,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面在呐喊:这跟前面有关系吗?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

        楚留仙脸上还是带笑,说出来的话却让众人猛地一滞,紧接着若有所思。

        “女孩之父是一个大仙商,在他们结为道侣后去世,少年仙商顺理成章继承遗产,成为新一代的大仙商!”

        楚留仙两手一摊,示意他的故事讲完了,整个天下楼九层陷入了沉默当中。

        任何一个人,包括楚离人在内,一时间都找不到话说,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明白。

        “好了,你们退下吧!”

        楚留仙坐在真龙皇座上,摆手说道。

        一众主事无奈,一头雾水地退下,不等他们走到门口呢,便听到楚留仙的声音再次传来。

        “传我命令!”

        众主事下意识止步。

        “最快速度,不虑价格,抛售我们手头上所有的枯荣草?!?br />
        “套现!持灵玉观望,等我下一步命令!”

        话音落下,就此戛然而止,再无下文。

        一众主事躬身应命,然后带着新的疑问离开了天下楼九层。

        “公子到底从资料里面发现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抛售所有的枯荣草?”

        “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