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执念心魔,七寸逆鳞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执念心魔,七寸逆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他在干什么?”

        公子烨顾不得困坐在舒适的大摇椅上,站起来在包厢中绕着圈子,时不时地抬头看天,似乎可以看穿八层跟九层之间的楼层,看到上面楚留仙的行动一样。

        在他对面,欧阳兰苦笑。

        这是三天中的第八次,还是第九次来着?

        一天不问个两三次,公子烨是活生生的吃不香,睡不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清减了。

        若非亲眼所见,欧阳兰都无法相信自家公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她可是经历过公子烨编织弥天大谎,以仙灵鬼为饵,引动修仙界无数人心思,最终生生炒热那段时间天下会所有拍卖的大手笔。

        即便是在那个时候,公子烨依然该吃吃,该睡睡,成竹在胸模样,何曾如此时此刻,患得患失,进退失踞?

        “公子……”

        欧阳兰忍不住要劝,话到嘴巴了,又在唇齿间环绕,重新顺着涎水咽了回去。

        “我当初还真是……”

        她不由得生出无知者无畏的感觉,想到当初在天道城里,公子留仙眼皮下算计于他,就有不寒而栗,莫名敬畏的感觉。

        欧阳兰终究不是普通女人,怎么说也是公子烨手下最得力臂助,一时失神便回过神来,对自己道:“他也是人,没那么恐怖,我一定是受了公子的影响?!?br />
        “对公子来说,公子留仙就是心魔??!”

        她担忧地望向公子烨,公子烨好像也感应到她目光,强行镇静下来,仿佛可以听到欧阳兰心声一样,苦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你家公子自寻烦恼,心魔执念?”

        欧阳兰忙不迭地摇头。

        公子烨却不看她,继续苦笑道:“我承认,上面那个男人……”

        他伸手指了指天花板,道:“……他就是我的执念,我的心魔!”

        公子烨感慨无比,整个人缩回了摇椅上,怅然道:“小时候不如他也就罢了,少时了了,大未必然,凡尘如此,仙路尤然?!?br />
        “我受的最大刺激是在那千山泊,凝固的时光里……”

        当初千山泊的那段经历,公子烨等人出来后无不是晦而不言,故而欧阳兰也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家公子是吃了亏出来的,至于具体情况,却不知晓了。

        此刻,听得公子烨提及,欧阳兰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其他就不提了……”

        公子烨这是让欧阳兰失望了,他明显是不想再提起,甚至不想再想起那段伤心事,“在千山泊中,我占据人和,占据势,多方谋划,最后不仅仅在最关键地方输给了公子留仙,甚至还要靠着他来救命!”

        “我想到的地方,他更是都能快我一步!”

        公子烨说到最后,叹息一声,将胸中的浊气尽数喷吐出去,好像不如此就会憋闷而死一样,怅然道:“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

        欧阳兰理所当然地摇头,就是猜到也不能说啊。

        “我不仅仅没有追上那个背影,还被他拉得越来越远了!”

        “总有一曰,我会连背影都看不到……”

        公子烨一脸苦笑,对欧阳兰道:“你说,他如何能不是我的执念,我的心魔?”

        “趁着现在还看到背影,还能给他制造麻烦,或者说,还存在追上的可能,就让这心魔跟执念存在吧?!?br />
        “若是有那一天……”

        公子烨摇着头,跳过不想提及的内容,接着道:“我自然会安下心来,放下来,去做我的大仙商,以先祖为目标?!?br />
        欧阳兰张了张嘴巴,低下头,努力不让眼睛里的怜悯让自家公子看出来,想起了什么似地道:“公子,他召集了神霄楚氏在十里海墟的所有主事人,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br />
        “十里海墟,所有主事?”

        公子烨果然被分散了注意力,挠着下巴,冥思苦想……

        他们两个念叨了几天的楚留仙,这会儿端坐在真龙皇座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屈起手指,以指节敲击在扶手上。

        “哒~哒~哒~”

        声声清脆,便是天下楼最高一层唯一的响动了。

        在距离楚留仙数丈之外的地方,十余个神霄楚氏在十里海墟的主事人放下平时尊贵的身份和架子,诚惶诚恐,毕恭毕敬,又目露疑惑地望过去。

        他们附近不远处,除了楚离人超然一些,好像浑不在意外,秦伯和双儿也如他们一般,一脸疑惑之色。

        “公子这是在做什么?”

        一个疑问,在他们心中一模一样的浮现出来。

        同时,他们的眼珠子,随着环绕在楚留仙周遭不住起伏变换着位置的一个个光点移形换位而不住地转动着。

        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楚留仙依然保持着石雕般的一动不动,唯独偶尔目光会凝在某个移动的光点上。

        但凡这个时候,那个光点就会猛地一下滞住,悬浮不动,显露出真正的模样。

        原来,那一个个光点,就是一枚枚玉简!

        这些玉简上泛出灵光,为楚留仙的灵力所牵引,幻化出诸天繁星般迷幻景象。

        美则美矣,又有何用?

        “哼!”

        楚留仙忽然冷哼出声,那枚玉简猛地落地。

        “啪啪啪啪~~~~啪啪啪~~~”

        光点环绕越来越急,楚留仙凝滞住某块玉简,隔空读取其中记录的内容后,又以更快的速度失去所有力量,坠落到地方,发出一声声轻响。

        只是片刻功夫,上一刻还如漫天繁星一样的玉简,落满了一地。

        楚留仙的身形,没有了无数光点遮掩,真切地曝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在那些人眼中,始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动的楚留仙,比之前更像是如坠迷雾般看不清楚。

        “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主事们恨不得挠破了头皮,弄清楚楚留仙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反正让他们发问那是决计不敢的。

        神霄楚氏神霄府,早有严令下来,公子留仙七罪之诀过程中,一切神霄楚氏力量务必听令,不得掣肘,违者以叛族论!

        谁敢?!

        “是了!”

        楚留仙毫无征兆地脱口而出,双手一按扶手,长身而起!

        “他发现什么了吗?怎么可能?”

        双儿和秦伯只是单纯的欣喜,他们对楚留仙的信任和依赖直如本能,那些主事们则不然,无不是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那些玉简都是他们弄过来的,怎会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这些玉简里无非是过去数十年上百年来,枯荣草的价格起伏变化资料而已,从这里面能看出什么来?”

        他们一个个想得脑子都要爆炸了,还是想不明白楚留仙不去将有限的时间用在研究如何把有限的资源去进行运作,赚取数十倍利润,然后完成任务,纠结在这些数据上做什么?

        楚留仙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对外在的一切全无感觉,丝毫没有对那些主事的疑惑目光做出回应的意思,双臂一振,袖袍拂开,劲风涌出,猎猎有声。

        “哗啦啦~~~”

        那些落满了一地的玉简为劲风拂动,向着四面八方飞去,落在水晶墙上,发出一声声雨打芭蕉,滚珠玉盘般的响动。

        楚留仙拂开衣袖后,重新落座在真龙皇座上,整个人气势都不同了。

        他曲食指,凝聚灵力,以指为笔,以灵为墨,于虚空中书写。

        顷刻之间,一个个纯由灵力凝结,以神魂精力束缚的图案悬浮在空中,凝而不散。

        “这好像是……”

        主事们当中,有那些反应快的,已经认出了楚留仙凝画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历年枯荣草价格起伏的示意图?!?br />
        在某个主事脱口而出的时候,楚留仙一个个图案在成型,每一幅图案的重点都在如起伏山脉一样的,代表枯荣草价格起伏的曲线。

        一个呼吸,数十道曲线,数十个图案凝于空中不散。

        若说,之前玉简浮空如繁星,此刻则似无数星云,环绕在楚留仙周遭,缓缓地转动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楚留仙一口气汇尽了过去百年枯荣草价格变化起伏图示,一年一图,转眼间一百个灵力图案,一百条曲线,悬浮在空中。

        天知道,他是怎么将这百年走势,百年变化,尽数烙印在脑海中,随手绘出来的。

        这会儿主事们脑子里还为疑惑充斥,不然反应过来,必然是十倍震撼于此刻。

        “这是要做什么?能得出什么结论?”

        主事们,双儿秦伯,乃至于楚离人都瞩目了过来,谁人都知道,这就是最关键的时刻了。

        “来,让我看看!”

        楚留仙眼中放光,伸出双手,分别抹向悬浮在左近如星云的一个个图案。

        “这样,这样,再这样……”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看着随着楚留仙双手左右抹过,一个个图案移动位置,被他的双手移到一起,彼此重叠。

        调换位置,对准曲线,忽略一些东西,着重一些意义……

        转眼间,百年变化,汇于一图。

        重合者重合,突出者突出,一条曲线蜿蜒如神龙,盘踞九地,扼喉???。

        楚留仙脸上笑容愈浓,忽然伸出一只手来,重重地拍落。

        “啪!”

        灵力图案破碎,充盈的灵力,散开成了漫天灵光,如无尽流星,纷纷坠向无尽的方域。

        惟有一只手,握住了一条灵力曲线,仿佛是捏住了灵蛇的七寸,掐住了神龙的逆鳞。

        “就是它!””

        楚留仙朗声大笑,震动漫天灵光,散逸如逃。(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