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公子留仙,我忍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公子留仙,我忍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哇~”

        双儿两眼放光地看着这一幕,情不自禁地放开双臂,玲珑的身躯好像沐浴在阳光当中一样。

        的确是无尽天光倾泻而入,全无遮挡。

        这天下楼的九层四面帷幕一经拉开,双儿他们才发现原来帷幕之后并不是想象中的墙壁,而是一面面落地的纯净水晶墙。

        这些水晶墙不会阻挡住阳光,更会给每一缕透入天下楼的光扭曲出斑斓色彩来,炫目而美丽。

        “咦?”

        “它还会动?”

        双儿好像发现了一个新的方域一样,轻快地跑到水晶墙边上,双手撑在其上,向外、向下眺望过去。

        她说的“它”不是别的,就是这天下楼九层自身。

        从失去帷幕遮挡,四面明晃晃,敞亮亮后,双儿就发现外面的景象以缓慢速度,在不住地旋转着。

        海天与小蓬莱自身当然不会旋转,旋转的只会是他们所在地方。

        “你才发现吗?”

        秦伯有点宠溺地说着,继而又对楚留仙道:“还是公子敏锐,一下子就发现了异常?!?br />
        这天下楼九层的特殊他是早就知道了,却是忘记跟楚留仙他们提起,不曾想楚留仙自己发现了。

        “也没什么?!?br />
        楚留仙摇头,微笑,道:“我在踏入天下楼前,就发现这座建筑有些不对劲,每隔几个呼吸的时间,最上面一层就会转过一个微不可觉的角度?!?br />
        “这个角度毫不起眼,可若是将距离放大放远到河山、岛屿、海天,那就是很明显的旋转了?!?br />
        他说着亦是啧啧赞叹,走到水晶墙边,道:“不知道是哪位设计,如此建筑,自有一番大气象??!”

        旋转的建筑最高层,透明的水晶墙,置身其间,站立着不动,海天一色,岛上风光,众生万象,自动地“转”过眼前,尽收眼底。

        大心胸,大气象,以及,好风光!

        楚留仙抚掌而笑的时候,双儿两只眼睛亮晶晶地,问道:“公子你又是怎么知道帷幕后面是水晶墙的呢?”

        这些水晶墙了外面看来不显,不知道是施展了什么样的法术,能发现第九层在轻微地转动自是楚留仙无想空念秘法蕴养精神到一定地步,强大的神魂精力能见微知著,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楚留仙微微一笑,理所当然地道:“既能旋转,自是为了收海天景色于眼底,如是壁垒森严,借助法术,未免败兴,自是如此自然、法术,交融得没有痕迹,最是合适?!?br />
        “它就该是水晶墙?!?br />
        楚留仙以这句话做结,并没有让双儿和秦伯释然,反而让他们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与敬畏。

        很多人,很多时候,都可以做出很正确的判断,然而,在做出那样的判断后,又有多少人能很确定地放言:它就该是那个样子?

        很少,很少。

        更多的时候,这些判断,在被它们的主人选之于口前,就会扼杀于萌芽,连他们自身都不敢相信,又如何让他人对其信服?

        楚留仙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耽搁,享受了一番沐浴阳光,遍览小蓬莱风光的闲适后,他走回了九层中心,在真龙皇座上座下。

        “秦伯!”

        当楚留仙双手按在真龙皇座扶手上后,便开始发号司令。

        “老奴在?!?br />
        秦伯躬身,静候命令。

        “你持本公子令牌,前往十里海墟我神霄楚氏势力范围,调动他们的力量和资源,弄清楚有关今年枯荣草具体事宜?!?br />
        “是,老奴遵命?!?br />
        秦伯毫不含糊地应下。

        楚留仙转而再望向进入天下楼九层后就自顾自地走到一旁欣赏廊柱上浮雕,一言不发好像不存在一样的楚离人,道:“离人长老?”

        “我交代过了?!?br />
        楚离人头也不回地道。他不用想也知道楚留仙想问什么,无非是要借用他神霄楚氏长老的名头,让事情更顺利一点罢了。

        他们虽然无法明面上帮助楚留仙完成任务,但打打下手,收集咨询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规则内的东西而已。

        这些事情,楚离人早就在刚刚踏足到十里海墟范围内的时候,就已经交代下去了。

        “多谢离人长老?!?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感谢了楚离人,便向秦伯以目示意。

        秦伯会意,径直前往安排。

        走出天下楼九层,一路走出整栋天下楼,再踏出小蓬莱,上得梭子船,秦伯脚步越来越快,融入周遭形色匆匆当中。

        他心中有数,公子烨给自家公子留的那绝对不是什么好题目,不能不慎重。

        且不提秦伯这边,楚留仙目送其离开后,转而对双儿道:“双儿,你去找女貔貅,就说九层大好风光,本公子极喜之,这段曰子暂住于此,指挥诸事宜?!?br />
        不等双儿应下,他又补充道:“另外,我们生活上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跟她开口便是,想来她也不会推拒?!?br />
        双儿“啊”了一下,旋即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一边在心里面为女貔貅欧阳兰默哀,一边行礼退下前去寻她。

        公子留仙,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衣华服,用奢享,一茶一酒一果脯,无不要求甚高,以欧阳兰的外号来说,她这回怕是得大大肉痛一次了。

        她刚走出天下楼九层,楚离人终于看厌了那廊柱,走到楚留仙面前,摇头道:“你还真打算霸占这个地方???”

        话音落下,他环顾了整个环境,不禁补充道:“不过还真是一处好所在?!?br />
        楚留仙对后半句无比赞同,望着眼前由片刻前山色变成此刻的海景,笑道:“离人长老言重了,怎么能算是霸占呢?”

        他脸上带笑,戏谑道:“公子烨不是说请我来帮忙吗?我都慷慨相助了,他总不能连一个地方都不舍得吧?”

        “是吧,离人长老?”

        “哈哈哈~~~”楚离人摇头失笑,拿手指点了点楚留仙。

        “你不会把人客气话当真了吧?”

        楚离人笑罢,如是说道。

        楚留仙笑意不改,目光深邃了一些,道:“真真假假,有何所谓?公子烨出的难题也算不得太过刁钻,顶天是不甘和负气罢了。

        再从欧阳兰的态度上,不难知道天下敬氏的真正态度!”

        “他们,并不真的想与我为敌?!?br />
        楚离人微微颔首,认同了楚留仙的判断。

        天下敬氏如果真的想要结下私仇,那就不会是这样的阵仗,这种客气了。说到底,双方恩怨不过是小字辈的摩擦罢了,入不得真正掌握一大世家的那些老家伙们眼里。

        楚留仙随意地道:“既然如此,我只要不太过分,公子烨就会忍着?!?br />
        ……

        “忍!”

        “公子留仙,我忍你!”

        公子烨咬牙切齿地说着,若不是他肥大的身躯在位置上扭来扭去,这番话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在他的对面,欧阳兰扭过头去,不忍心看他。

        就在片刻之前,在这个贵宾包厢外,她自己险些都没有能忍住双儿提出的诸般要求,最后在公子烨的暗示下,强行给咽了下去,如数应下。

        心在滴血地回来后,她就看到蜷缩在阴暗房间角落的公子烨面红如血,头上都在冒着热气。

        “这些我都忍你?!?br />
        公子烨气都不匀了,恨恨出声:“我倒要看看你的经商手段,是不是跟人捉弄人的手段一样强!”

        好不容易等他平静下来,欧阳兰斟上一盏茶,略显担忧地问道:“公子,这个问题真的能难住公子留仙吗?”

        “枯荣草的价格,每年都会有多次波动,类似的情况经常出现,正常来说当地主事就会解决了,这次只是他行事莽撞,不然也用不到公子你亲至?!?br />
        “这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欧阳兰带着担忧地说到这里,却发现公子烨轻笑出声,在她面前摇晃起粗如萝卜的手指头,道:“简单?是你想得简单了?!?br />
        “正是正常规律,所以能想的办法,能做的事情,能玩的手段,过去的那些年早就被家族里的主事玩过了,除非公子留仙能玩出全新的花样,而且这次事态严重,亏空太大,还得有前所未有的效果,不然的话那些人也不是傻的?!?br />
        “本公子此来处理这事,本就是抱着亏损换信誉的法子来做,公子留仙出来顶杠,我倒要看看他怎么逆天?!”

        公子烨冷笑出声:“公子留仙,现在你要什么我都忍你,家族也不愿跟你结怨,不过你要是自己搞不定,丢个大人,那也休怪不得我公子烨!”

        在他们主上与属下两人在暗室谈论之际,始终处在他们谈话中心的楚留仙,看着眼前一堆东西,皱起了眉头。

        “竟然是这样……”

        楚留仙看着手上一堆玉帛纸,前方站着束手而立,一脸惭愧之色的秦伯。

        上面都是相关于枯荣草交易的诸般事项,基本上与公子烨的判断没有二致。

        “还真有点麻烦?!?br />
        楚留仙蹙着眉头沉吟,连旁边双儿斟上的香茗从滚烫到冰凉都没有察觉,至始至终没有换过姿势。

        整个天下楼就九层的空气近乎凝固,置身其间好像要压抑窒息一般,连绚烂燃烧的夕阳晚照都无法驱散的沉凝。

        “呼~”

        好半晌,楚留仙忽然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展颜微笑。

        “有意思!”

        “公子烨,我认真跟你玩上一把?!?br />
        他这一笑,一语,就犹如朝阳晨辉驱散了沉沉雾霭一样,秦伯等人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下来,又有了主心骨一样。

        “秦伯,让人送来历年相关于枯荣草的讯息,事无巨细,不得遗漏!”

        “我们来,好好地研究一番!”

        楚留仙一边发号司令,一边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双手既轻松,又平稳地放在扶手上,恍若大将军着战甲,聚兵将,指点山河,挥斥方遒!(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