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怒江恶蛟,负山起舞(第四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怒江恶蛟,负山起舞(第四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过节……”

        楚留仙一阵无语,不知道张知非过个节能跟他扯上什么关系?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耐着xìng子听下去。

        张知非突然抬起头来,伸手一指滚滚而来的怒江,沉声道:“此江之中,有一孽畜,本是我天师张氏一位先人随身柳家,不知有何遇合,竟能反噬其主,逃遁入怒江之中,遍寻不出?!?br />
        楚留仙注意到,一直到这个时候,张知非才第一次认真起来,不由得提起jīng神倾听。

        随着张知非的述说,原来那个随身柳家是一条黑蟒,头角峥嵘,有蛟龙之相,那位张家先人对其倚重非常。

        这对以五家灵仙闻名修仙界的张氏来说自然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张知非并没有在反噬一事上细说太多,紧接着便提起在这件事情后,张氏暴怒,追杀那黑蟒的事情。

        黑蟒遁入怒江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寻之不出,纠缠多年,天师张氏也就放下了此事,将之淡忘。

        百年之后,一位张氏弟子偶过山城,发现山城之民在供奉一位所谓的怒江龙神,留了一个心眼,借着山城中人布局。

        最终,一场激战,那位张氏子弟重伤黑蟒,可惜因为黑蟒已经半步化为蛟龙,竟是不曾将其留下,反而让它寻得一个机会,重新遁入怒江。

        张知非说到这里,脸上的酒意尽去,显得面沉如水起来。

        到了这个地步,楚留仙才清晰地感受到张知非作为yīn神尊者的威势。

        “这孽畜养伤百年,不曾出来兴风作浪,最近又在怒江上游崭露头角,从它几次露出痕迹来看,当是直奔山城而来?!?br />
        张知非这么说楚留仙就明白过来了,摸着下巴道:“张世兄的意思是这黑蟒会在你所谓的佳节前后循着怒江而下,抵达山城?”

        楚留仙这话一出,旁边楚离人脸沉下来,双儿和秦伯皆露出惊慌的神sè。

        “错!”

        张知非迎着双儿和秦伯期待的目光,吐出了几个字来:“不是蟒,是蛟!”

        “??!”

        两人既是失望,又是担忧,想要劝什么,又不敢开口。

        楚留仙反倒是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微微颔首道:“蛟龙吗?我知道了?!?br />
        他抬起头了,看着饶有兴致望过来的张知非,沉声问道:“张世兄你的意思是让我出手,在蛟龙抵达山城前将其斩杀?”

        张知非摇头道:“若能如此,张某岂能容它活到今rì,早在其第一次露出踪迹时,就是那孽畜的死期!”

        “你的意思是……”

        楚留仙眉头一皱,心中有不详的预感,直觉告诉他,张知非后面吐出来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不离怒江,蛟龙难觅!”

        张知非似乎是醉意上涌,抛下这么一句话,转头向着九曜古船外走去。

        两个道童忙不迭地跟上,伸手yù扶,好像担心醉酒的主人就这么摔倒下去。

        “三rì之后,月圆时分,子丑之交,蛟龙出水!”

        “我要山城中人,过一个安宁的月华佳节?!?br />
        话音落下,刚刚走到船舷边上,两个道童刚刚搀扶住他手臂的张知非一脚踩空,连带着两个道童一起,猛地栽倒下去。

        “??!”

        双儿惊呼出声,连忙跑到阑干前向下眺望。

        楚留仙和楚离人摇头苦笑,他们可不是双儿,自不会同情心泛滥,真以为那家伙会有什么事发生。

        果不其然,双儿眺望下去,只见得张知非连带着两个道童下坠数十丈,既为白蛇承接住,在云中穿梭,转眼间急速下坠。

        在接近山城上空,大致是山城居民抬头勉强可以看到白蛇的时候,白蛇连带着它身上的张知非等人如当空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最后一幕,亦是真切地落在楚留仙和楚离人的眼中。

        与双儿的疑惑不解相比,他们两人齐齐摇头苦笑。

        楚留仙苦笑罢,叹息出声:“这个张知非果然是难缠,他这是在提醒我们,别忘了他的要求?!?br />
        “要求?什么要求?”

        双儿迷糊地问道。她是真没听到刚刚张知非有什么要求,无非是过一个安稳的月华佳节吗?

        楚留仙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双儿,你知道什么是月华佳节吗?”

        双儿摇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从张知非出现后一直很安静的秦伯上前来,解释道:“所谓的月华佳节,是北域一种比较特殊的节rì,双儿你不知道也不奇怪?!?br />
        “每当月华佳节到的那个月圆之夜,俗世的人们就会在子时开始,头顶着一个脸盆,里面蓄满清水走出家门?!?br />
        双儿听得眼睛扑闪扑闪的,满是求知好奇的目光。

        月圆之夜,头顶脸面,里面还蓄满清水,怎么听怎么好玩这个月华佳节。

        秦伯接着往下说道:“他们会头顶着清水一起载歌载舞,清水偶尔可以洒落,但一定要保持盆中有水,且不能连脸盆一起打翻?!?br />
        “只要从子时到丑时,始终保持盆不打翻,里面有水,因为在这段时间里,盆中始终会倒映明月,相当于承接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月华?!?br />
        “丑时一到,他们就会将盆取下,洒水于自身,于亲友,于乡邻,于每一个见到的人身上,以为最诚挚的祝福?!?br />
        秦伯的解释告一段落,双儿点头如小鸡啄米,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很有意思?!?br />
        “嗯,那个张知非也是好人呢?!?br />
        双儿眼睛闪亮地道:“他想和那些山城人一起同乐,公子我们帮他也没什么……”

        她刚刚说到这里,看到楚留仙等人古怪的目光,猛地咯噔一下,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不对不对,好像有什么不对?”

        双儿贝齿咬在嘴唇上,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一拍脑袋惊叫道:“我知道了,啊,张知非不是好人?!?br />
        转变之快,好人变坏人,让楚离人,楚留仙他们不禁莞尔。

        双儿的心中,好恶从来最分明,善自家公子者为善,恶自家公子者为恶,再简单不过。

        她回过味儿来,是想起张知非临行前的那句话来:“三rì之后,月圆时分,子丑之交,蛟龙出水!”

        既是月圆,又是子丑之交,再来个蛟龙出水,再明白过了。

        张知非给出的第二道关卡,说来简单,就是保障山城居民过一个安宁的月华佳节。

        简单,又不简单。

        月华佳节开始的时候,正是孽畜恶蛟出水报复山城之民当年与天师张氏子弟一起设伏于它的大仇之际。

        要是单纯的?;ど匠侵衲堑够购?,无非是一战罢了。

        纵然戴上?;ど匠蔷用裾飧隽皖?,在充足的准备下,楚留仙也不是没有把握与恶蛟一战。

        问题是,不是单纯的?;ぐ?!

        “安宁地过节?”

        楚留仙苦笑出声:“安宁,什么叫安宁,刚刚张知非已经用行动告诉我们,最好是一点异状都别让山城居民发现,才算是安宁?!?br />
        外加恶蛟在怒江当中属于找都找不出来的特殊存在,只能在它出水的时候出手,连提前解决掉它的可能都没有。

        “最简单的办法嘛……”楚离人摇头,道:“除非能一击,直接在恶蛟出水瞬间将它击杀,且这一击还不能引起太大天象,引起山城居民注意才行?!?br />
        “难!难!难!”

        楚离人没有说出来的是,即便是他,易位而处,自认以他的修为,也做不到这一点。

        他做出判断后,望向楚留仙,有了上次的经验,到口的劝阻之言并没有说出来。

        楚留仙在那沉吟不语,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双儿明白其中关窍后,冥思苦想了一阵子,颤声道:“公子,这完全不可能啊,我们还是……”

        她话没说完呢,便见得楚留仙摆手,生生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有意思!”

        “真是有意思!”

        楚留仙不忧反笑,抚掌笑道:“张知非还真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

        “先背负着一座山起舞,再倾情一战,搏杀出水蛟龙?!?br />
        “他还真看得起我!”

        楚离人听到这里,补充道:“张知非可没说你一定要除去那条蛟龙?!?br />
        楚留仙自然知道这一点,张知非如果那么说反倒好办了。

        但凡称得上蛟龙者,最低都是yīn神之属,按照七罪之诀的规则来说,算是超出了能力范围,他们完全可以不予理睬。

        关键是,?;ど匠侵窆桓霭材脑禄呀?,这个文字游戏玩得比他们的“梦蝶已死”还要好。

        明面上不违反任何规则,事实上却比真刀实枪地要求搏杀恶蛟要难上十倍不止。

        恰似楚留仙之前所说,这是“背负着一座山起舞”。

        九曜古船上一片沉默,稍顷,楚留仙忽然摇头失笑,道:“我们这是怎么了?不是还有三天的时间吗?”

        “是否能为,三rì后再谈!”

        楚留仙一边说着,一边如张知非般走到九曜古船边缘,紧接着纵身一跃,径直向下跳。

        人在半空,真龙皇座凭空浮现,托着他几个闪烁,身后拖着龙形云气,向着下方山城去。

        “我去也!”

        PS:

        四更完毕,略补前误。

        久不熬夜,jīng神恍惚,到此为止,改rì再战。(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