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师张氏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师张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下一站……”

        楚离人神sè古怪,摇了摇头,似有不忍言之意。

        下一刻,九曜古船张开星帆,在漫天繁星无尽星力的推动下,扶摇而上,向着西北方向飞去。

        若为欢送一般,在这入夜时候,汉江镇上还有一个女子的声音,从江畔传来,飘飘忽忽地随风而上,便是在九曜古船上还依稀可闻。

        “在潺潺的汉江中

        为什么

        梦蝶总是纷飞就飘零

        走得最急的都是

        最美的时光……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么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

        最美的时光……”

        此时在听这曲调,兴许是梦蝶事告一段落的缘故,其中那种美丽消逝的悲哀,最美时光脚步匆匆的凄凉,显得是那么的淡。

        反过来,静静地聆听着歌曲的楚留仙等人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或许,正因为其匆匆而逝,方才留下了最美的背景,让人久久地缅怀着,不忘……

        九曜古船乘风而去,歌声再是插上翅膀,终究追之不上。

        当最后的尾音消散在风中,九曜古船上的众人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留仙,你多久没有与人倾情战斗过了?”

        楚离人没头没脑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倾情战斗……”

        楚留仙不由得露出沉吟之sè,因为真的有挺长一段时间里。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用脑子比用法术多,真正酣畅淋漓,让人热血沸腾,天翻地覆的倾情一战,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紧接着,楚留仙若有所悟。问道:“离人长老,你的意思是……”

        “美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你悠闲的时候结束了?!?br />
        楚离人眺望着远方,淡淡地道:“准备战斗!”

        不等楚留仙问及战斗事,他话锋又是一转,问道:“你对天师张氏知道多少?”

        此时,九曜古船飞行平稳,猎猎罡风,都不阻挡在船外,楚离人的声音平稳。字字句句清晰地传入楚留仙的耳中

        “天师张氏……”

        楚留仙当然知道,他太知道了。

        好歹,天师张氏,也是他们七大修仙世家之一。

        他又不知道,除了天师张氏本族人,没有人对他们知道得太多。

        七大世家当中,天师张氏从来都是最神秘,也是最不合群的。

        天师张氏,他们的根本之地名之“天师府”。只是“天师”二字却不是从这里出来的,严格说来,与神霄楚氏之“神霄”是一个意思。

        天师张氏之创始人,人称:张天师!

        此后历代张氏。都有一个这样的张天师存在,乃至张氏子弟往往也被俗世中人冠以张天师的称呼。

        提起这个家族,楚留仙有点明白楚离人神sè古怪的原因了,他在脑海中飞快地搜索起天师张氏的资料。尤其是在金sè心湖中的玉楼里。

        他还记得,当年的公子留仙,对这天师张氏可是充满了好奇心。

        张氏一族。其修炼体系与当世任何一个宗门,任何一个家族都不相同,颇有点遗世dú lì,卓尔不群的味道。

        天师张氏,历代积累,豢养着一群谓之“灵仙”的存在。

        这些灵仙,或为狐,称之为“狐仙”;

        或为鼠,称之为“灰仙”;

        或为蛇,称之为“柳仙”;

        或为黄鼠狼,称之为“黄仙”;

        或为刺猬,称之为“白仙”。

        这,便是天师张氏独步天下的狐黄柳白灰五大仙,又成“五家灵仙”!

        天师张氏既能驭使五家灵仙,又能使它们凭依上身,借用法术,玄之又玄,有别于当世任何一家法门。

        最诡异的是,每个天师张氏子弟豢养的五家灵仙基本不同,而五家灵仙修炼有别于妖物的地方在于,它们是需要俗世人族香火之力的,这点几近于神道。

        故而,常常能看到天师张氏的子弟行走在红尘俗世,降妖除魔,得俗世中人供奉。

        “对了,还有五雷正法!”

        楚留仙猛地想起,天师张氏嫡传的五雷正法,正是与他们神霄楚氏的神霄雷法并称的雷法之一,正大阳刚,是天下邪祟之克星。

        “离人长老,下一站就是天师张氏?”

        楚留仙一皱眉,天师张氏手段诡异,要是张氏一族的代表硬要与之为难,出的题目绝对简单不到哪里去。

        他的神sè不由得有些古怪,想起之前以道士打扮出现在梦蝶面前,难不成这回弄假成真,要玩一回道士抓鬼不成?

        楚离人微微颔首,道:“天师张氏,与诸大家皆瓜葛不深,与我们神霄楚氏虽非盟友,亦非仇敌?!?br />
        楚留仙仔细聆听,听到这里稍稍松了口气。

        既然是这种情况,那么天师张氏顶天是两不相帮,还不至于帮助栖梧凤凰氏来个火中取栗。

        “只是……”

        楚离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楚留仙心顿时提了起来,心里不知道多少次腹诽楚离人说话大喘气。

        “这回天师张氏派出来的代表是张知非?!?br />
        “张知非……”

        楚留仙有些无语,这个人物他还真听说过。

        天师张知非,亦正亦邪,行事荒唐,偏偏又实力极强,手段诡异,不知道让多少人头痛不已,又无可奈何。

        遇到这么一个人物,楚留仙觉得头都开始痛起来了。

        “等等,倾情一战又是什么意思?”

        楚留仙都要被楚离人给绕晕头了,这会儿才想起这个茬来,连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br />
        楚离人两手一摊,道:“你先前施展**,唤醒梦蝶时候,神霄府那边派人前来告知我的?!?br />
        至于神霄府中人怎么绕过凰无双,将消息递到楚离人的手上,这个就不需要深究了。

        甚至。连他们神霄楚氏中人是如何知道天师张知非的考验会跟战斗有关,楚留仙都没有打听的兴趣。

        想来,无非是安插人手之类的手段。

        “那叫等等看?!?br />
        楚留仙放松下来,双手扶拦,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栏杆上,悠悠地道:“我期待着!”

        滚烫的热血,不知道何时开始加速流淌。

        “你多久没有倾情一战了?”

        楚离人之前的话,好像点燃了什么,一股无名的火焰在血液当中燃烧,燃烧出一腔热血。

        倾情一战!

        ……

        三rì之后。临近北域,有滚滚怒江,滔滔奔流,一去不返。

        再往北一些,一座座皑皑雪山,便是宽敞如汪洋般的怒江之源头。每年chūn来雪化,雪水汇入怒江,就是怒江一年水量最大,奔涌时澎湃如怒之际。

        顺着怒江往下。有一座山城筑于高山上。

        山城上空,九曜古船停于云海之间,上可眺望山城中景象,下面山城之中却不能望见云海隐神舟。

        当然。那是普通人。

        楚留仙他们等候的当然不是普通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一个荒腔走板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楚留仙等人循声望去,只见得云海涌动。一条白蛇在云海中如鱼得水,盘旋而上。

        白蛇之上,一个道人打扮。邋遢模样的年轻道士醉卧其上,举起手中黄sè酒葫芦,冲着九曜古船上遥敬。

        在邋遢年轻道士的身后,有一男一女两个不辩男女的道童,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这就是五家灵仙中的柳家——蛇仙吗?”

        楚留仙目光扫过这个理当就是张知非的年轻道士,惊诧过他出乎意料的年轻后,注意力就放到了他身下白蛇上。

        白蛇长百丈,鳞片如玉,气息纯净,妖气淡薄,隐隐更有香火之气,在它身上楚留仙隐约能解决到如雨师妃的味道。

        “柳眉,在这里等我,别吓着了客人?!?br />
        年轻道士在两个道童搀扶下起来,醉眼惺忪地吩咐道。

        他口中的柳眉当就是那条白蛇,只见得它点着硕大的脑袋,悬停于云中。

        “走嘞!”

        张知非双手一带两个道童,脚下突然浮现出一朵祥云,托着他们三人上得九曜古船。

        彩云浮道人,翱翔九天上,出入青冥间,直如神仙中人,误入此凡尘。

        “不愧是天师张氏??!”

        楚留仙暗暗赞叹,论及这卖相,嗯,也可以称之为装神弄鬼,天师张氏子弟当真是不做第二人想。

        “诸位远道而来,知非未曾远迎,失礼失礼?!?br />
        张知非上得九曜古船,推开两个道童,似模似样的稽首为礼。

        他人一上来,浓浓的酒气随之扩散,楚留仙身后双儿缩起身子,以手捂鼻。

        楚留仙和楚离人对视一眼,尽皆摇头。

        以这个样子见人,张知非再有礼也有限度,传闻此人浪荡不羁,最是难缠,果非虚言。

        楚留仙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忽然展颜一笑,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楚留仙,见过张世兄?!?br />
        “不知张世兄准备了什么难题招待留仙呢?”

        他伸手一指黄葫芦,问道:“该不会是与世兄痛饮一番,就算过关?”

        张知非摇了摇酒葫芦,笑道:“留仙公子yù与知非痛饮,自是请都请不到贵客,找都找不到的好事,不过知非亦有一个难题,想请留仙公子帮忙?!?br />
        楚留仙知道戏肉来了,正sè道:“洗耳恭听?!?br />
        张知非一开口,却让楚留仙摸不着头脑。

        “知非少年时候,姥姥不疼舅舅不爱,长于此山城,受山城淳朴居民恩惠多也?!?br />
        “此番故地重游,想与山城之民欢天喜地地一起过个节……”

        ps:第三更,还有,继续。

        公子留仙需要,泛东流也需要,一个倾情一战,今天熬个夜,当是预热。(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