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梦千寻,凤凰于飞 中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梦千寻,凤凰于飞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

        梦蝶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话还没有出口呢,就被灌满劲风,澎湃的风力甚至要将她吹得飞起来。

        在她的面前,哪里还有什么乡民,哪里还有什么道士,哪里还有汉江流淌,有的只是一尊金身大佛,在漫天梵唱中缓缓坐起。

        梦蝶并不是施展**化身为人前的半步妖王,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普通女人,面对这个极具震撼力的景象,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真言,若是万千比丘,在回音袅袅的佛殿中诵读,响彻天地间。

        梦蝶在“唵”字入耳的第一时间,便面露茫然之sè,眼中一片空洞,瞬间被带入最深的梦境当中。

        仰天便倒!

        正如楚留仙所说,这可由不得她!

        旁边有凤凰于飞凤九在,自然不可能让她倒在地上,几乎在她弱柳般的身段刚刚向后倾斜出一个微不可见角度时候,一只宽厚的臂膀便将她接住。

        “唵~嘛~呢~叭~咪~吽”

        真言诵读之声愈重,每一个音符出来,都恍若是天地为腹部,在鼓荡发声,振聋发聩。

        凤九何等人物,他皱起眉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就这么短短时间里,整座金身大佛完全坐起,盘膝而坐,通天彻地,在佛头后面,一轮红rì冉冉升起,将其辉映得愈发地宝相庄严。

        金光、rì光,万千光芒,化作亿万光箭,洞穿整个天地,目之所及,尽数为佛光充斥。

        “大rì如来!”

        凤九神sè肃然,脸上挣扎之sè愈浓。

        在他的对面,那尊金身大佛伸出一只手掌,自上向下压来。

        “如此**,我现在全力出手,还有可能挣脱,要是再耽搁片刻……”

        凤九心中挣扎,完全体现在脸上。他布满了岁月沧桑的脸庞皱起无数纹路,好像横七竖八龟裂的黄土地。

        “罢了!”

        凤九最终一闭眼睛,横抱着梦蝶,笔直地站立着,任凭佛掌落下……

        ……

        “这个是……”

        凰无双眼睛瞪得老大,吃惊地看着远方那一幕。

        在金身大佛坐起,佛光大盛时候,楚离人脸sè大变,指挥着九曜古船暴退数百丈,这才险险地脱出梦中证道**的覆盖范围。

        九曜古船之下,整个汉江镇,尽数被佛光笼罩。

        “那两个蟠桃?!”

        “楚留仙到底在仙缘镇中得到了什么?!”

        凰无双震惊无比,转头冲楚离人问道。

        楚离人自然不可能回答她,甚至连他自己都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他是知道楚留仙收获的,只是没想到他的收获会这么大!

        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楚离人依然能感受到那尊金身大佛上凝聚着强大佛力。

        此刻,在凤九放弃抵抗后,出现在楚离人和凰无双等人面前的一幕便是:

        金身大佛一掌摊开在身前,凤九和梦蝶一起沉浮在手掌上,两个连接在一起的巨大气浮现出来,sè彩斑斓,变化莫测,独属于梦中的瑰丽sè彩。

        在金身大佛周遭,一朵朵金sè莲花绽放开来。每一朵金莲里面,都有一个气在浮动。

        每一个气都代表着此时此刻,在汉江镇中某个人的一个梦境。

        “果然……成了……”

        楚留仙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面露笑容。

        以芦棚为法台,用梦中证道**为本,凭大rì如来真经为助,还在瞬间汲取了邪佛童子一身佛力……他终于借着金身大佛一掌之力,把作用于自身的梦中证道**衍化成了一门能用于实战的**。

        “这,就是我破解凰无双所下局的唯一机会!”

        “此次若是不成,那么要嘛用仙缘放弃,要嘛就得下杀手了?!?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他不想认输,更不想对梦蝶这样善良的女人下手。

        “好在,最难的一关过去了!”

        楚留仙泛出松了口气的轻松笑容,凤九的态度,就是他最大的难关。

        “凤九要是抗拒,一切休提!”

        “他既然选择接受,那么后面……,就由不得你了!”

        楚留仙自语出声,说出的是在外人听来狂妄无边的话。

        他竟然把形容梦蝶的话,安在半步阳神,处在yīn神巅峰的凤凰于飞凤九身上。哪怕再是颓废落寞,绝对的实力差距,仍然可以碾压楚留仙。

        换成其他情况,哪怕是楚留仙请得他的师父yīn神无双楚天歌出手,他也绝对不敢说这话,唯独眼前的情况除外。

        “梦中证道,一入梦中,觉出是梦方能苏醒,不觉是梦,永世沉沦!”

        “凤九啊凤九,你再是绝代天骄,再是半步阳神,只要你不能割舍,不舍得醒,又怎么能醒?!”

        楚留仙脸上尽是自信之sè,到了这个地步,事情终于进入他掌控的轨道。

        之前种种作态,为的就是得到这么一个机会。

        “行百里者半九十,现在就差最后一步?!?br />
        楚留仙在芦棚里盘膝坐下,缓缓闭上了眼睛,“现在就让我看看,梦里面,你们进行得怎么样了……”

        他的心神如彩蝶纷飞,飞入佛陀掌中,飞入两个相邻的梦境当中。

        霎时间,楚留仙眼前的世界好像被割裂成了两半。

        一半,属于凤九;一半,归于梦蝶。

        ……

        “这是书院……这是陈夫子……这里是湘妃竹林……这里是我们经常泛舟的莲池……”

        凤九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看着身边活泼的,女扮男装的梦蝶,他不由得痴了。

        他忘记了这是在梦中,忘记了所有一切,恨不得连后面数百年间的一切尽数忘记,只要能让他尽情地享受现在这一刻就好,就足够。

        凤九与梦蝶,从一开始的相识,接触,朦胧好感,到情根深种,一幕幕,如曾经发生过的那样一般,重新在一步步地发生。

        两个人,在各自的梦境当中,进入那个属于自己的身体,却控制不住,只能看着一切慢慢演化,发生,并最终沉浸入其中,不知归路。

        一开始,楚留仙眼前分裂成两半的世界,两个气中的梦境都是一样的,同步的,一直到某一刻,忽然就变了……

        ……

        “我不要,我不要这样下去!”

        “人、妖殊途,这是一条不归路,可我就是要走下去?!?br />
        “我可以不做妖,我可以放弃一切,我唯独不能

        ——放弃你!”

        梦蝶恢复了女装,在一棵枯木下落泪如断线的珍珠,颗颗晶莹砸在坚硬如石的硬土上,碎得粉身碎骨。

        她伸手抚摸着树干,掌下树皮粗糙龟裂,好像在痛苦地咧开嘴巴。

        她还记得她们初识的时候,这株树还长着茂盛繁密,就是在这棵树下,他们彼此为对方吸引。

        ……

        “她怎么还没有来?”

        凤九一身儒生打扮,在莲池的另外一头焦急地等待着,约好了相见的梦蝶一直没有出现。

        ……

        “我要用化蝶秘法,付出所有的一切,冒着就此陨落的风险,只求跟他在一起,没有人能干涉的,永远在一起!”

        “我不会忘!我一定不会忘!就是忘了,我也会想起来!”

        梦蝶忽然站起来,抹去眼泪,纤细的小手往地面上一按,枯木下现出了一个深坑。

        她再一扬手,地面上枯黄的落叶纷飞起,落入那个深坑中。

        “我要在这里,埋藏下我所有的记忆,我们之间所有的美丽瞬间?!?br />
        “要是哪天我忘记了,他也会帮我找回来?!?br />
        梦蝶脸上带着美丽的笑容,好像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双手挥舞如蝶舞,带起一道道绚丽光芒,落入深坑中。

        顿时,一坑的枯叶颤动着,如有了自己的生命,带出斑斓瑰丽的sè彩,俨然是一只只美丽的——梦蝶!

        梦蝶重新掩上土,站起身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整个人都轻快下来,向着莲池的另外一边走去。

        ……

        “不行!”

        “不能等了,她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一念及此,凤九就要去寻找,就在这个时候梦蝶脸上挂着笑容从远处走来。

        欢喜的凤九没有注意到,梦蝶白皙如玉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泪的痕?!?br />
        ……

        某一天的夜里,连在一起的两个梦境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边,是凤九脸上带着笑容,在月下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憧憬着以后与梦蝶一起并肩飞翔在蓝天上,飞翔在圆月下,就好像凤与凰一起永不分离;

        一边,是梦蝶下了最大的决心,施展出她们梦蝶一族传承中最凶险的禁术!

        ……

        “明天,我就带她回栖梧,若他们不同意,我就破门而出,看谁敢拦我,天上天下,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我谁也不惧!”

        凤九如是想着。

        “我不能告诉他。他会阻止我!”

        “如果我化蝶失败,我身陨了,就让他以为我离开了,消失了,免得他无法独活!”

        梦蝶义无反顾地开始施法……

        ……

        “不!”

        凤九挖开梦蝶的坟墓,伊人不在,只有漫天梦蝶在飞舞。

        他如痴如狂,呆若木鸡,行尸走肉般地行走在一个个他们曾经踏过的土地上,寻找着伊人留下的哪怕一缕缕气息。

        凤九走过书院,走过竹林,走过莲池,一直走到枯木下。

        他累了,堂堂好男儿,半步阳神的存在,坐在枯木下唤着梦蝶的名字,泪流满面。

        他没有注意到,他忽略了过去,在他身后枯木枝头,一只决不当属于这里的梦蝶,在轻轻地扇动着翅膀……

        ……

        “就是现在!”

        楚留仙豁然睁开眼睛,jīng光迸shè,伸出一只手,裹在袖袍中,遥遥地向着梦境相连的地方点去。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