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回梦千寻,凤凰于飞 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回梦千寻,凤凰于飞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竟然是他?!”

        九曜古船上,楚离人,凰无双,惊呼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凤九哥哥,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凰无双声音颤抖着,哪里还有誓杀楚留仙时候的冷酷,整个人都在战栗,伤心无比样子,好像心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轰然倒塌。

        楚离人分外的理解她此刻想法,仙缘镇景象当中见到昔rì伊人今时模样,他何尝没有过这般的幻灭感觉?

        “他们两个,嗯,至少是凰无双,对凤九心里面绝对有什么?!?br />
        楚离人这话没有说出口来,即便是分属敌对,这话也太过伤人,不是他这样身份该做的。

        同时,他也无暇再去关注凰无双反应,楚留仙既将凤九引了出来,那也就是将自身置于了险境当中。

        一声凤呖,响彻长空!

        偌大天地间尽成赤红之sè,恍若一凤,一凰,并肩展翅高飞,铺天盖地的威势向着楚留仙压来……

        “凤凰于飞??!”

        楚留仙看着天上异象,感慨出声:“原来这就是神通:凤凰于飞,以栖梧凤凰氏血脉去芜存菁,凝练出彩凤双飞翼,取其寂灭意境,化作凤翅刀,比翼双飞,斩断一切?!?br />
        他不能不感慨,恰似他此前所说的,名字有取错的,道号却没有取错的,更进一步,将自身熔炼其中创出来的神通更没有错的道理。

        凤凰于飞一式神通,道尽了凤九公子一身蹉跎。

        那惊艳的凤翅刀光,斩尽一切阻碍,却也斩断了自身退路。

        前无可进,后无可退,在岁月中蹉跎成沧桑容颜。

        昔rì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今时的身形佝偻满脸皱纹老家人。

        在这数百年前就闻名天下,斩杀不知道多少yīn神的大神通。楚留仙竟是不闪不避,神sè不动。

        远处,楚离人的脸sè刷地一下就变了,双儿和秦伯更是紧张得心脏都要停跳。

        眼看着,楚留仙就要直撄凤凰于飞神通锋芒了,一个淡淡然的声音蓦然响起:

        “梦蝶,你不想救他们吗?”。

        这是楚留仙的声音,每一个字里都蕴含着强大的灵力,以至于漫天凤唳之声,竟是压之不下。

        “等等!”

        梦蝶带着焦急的声音传来。她慌忙转身,双臂张开,拦在老家人,不,是凤凰于飞凤九公子的面前。

        霎时间,凤唳声止,横扫而过如刀的凤翅隐没,充斥天地间的火红sè褪去。

        凤九满脸的皱纹里满是无奈,还有宠溺。柔声道:“小姐,他是骗你的?!?br />
        “别叫我小姐?!?br />
        “你也是骗我的?!?br />
        梦蝶死死地盯着他看,气鼓鼓的样子。

        “我没有,我只是……”

        凤九竟是如面对青梅竹马恋人质问的少年一样。进退失踞,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他不能说梦蝶始终不肯原本他,于是他只好以各种身份潜伏在其身边。rì复一rì,年复一年;

        他更不能说,近在咫尺。却无法触碰的相思折磨得他容颜老去,更加的自惭形秽,不敢再在她面前表露什么;

        他还是不能说,为了让梦蝶能开心一点,他耗费jīng力施展祈天法保证梦蝶庄园的粮米产量……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暗暗松了口气,将做好最坏情况下的诸般应对都散去,朗声道:“凤九前辈,你对梦蝶姑娘真是用心良苦啊?!?br />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凤九暴怒,一改在梦蝶面前模样,裹挟着冲天气势对楚留仙怒喝出声。

        他无法对梦蝶解释清楚,这就意味着他又要换一个身份,花费大量的功夫,重新出现在梦蝶的身边。

        时间,jīng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他又要过一段rìrì夜夜,只能暗中窥探、守护的rì子了。

        这让凤九怒火中烧,恨到极致。

        “我只知道,你用心良苦啊?!?br />
        楚留仙对一个站在yīn神巅峰,半步阳神者的怒火浑不在意,伸手指向一个个入梦的,原在梦蝶身后的青衣小厮。

        “一个个眉清目秀,胜过处子之美,想要找齐这么多的美少年,又是谈何容易事?!?br />
        “是,凤九前辈?!?br />
        楚留仙是微笑着说出这么一番话的,凤九的脸sè却一瞬间黑如锅底,好像心底的隐秘一下子被曝露在阳光之下,任人围观一样。

        远处的楚离人和凰无双面面相觑,他们听懂了,又不敢相信,一个男子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凤九分明是生怕梦蝶觉得寂寞,分明是自惭形秽,觉得老去的自己不配与梦蝶在一起,于是弄了这么多的美少年来陪伴。

        这些年来,梦蝶或许没有与这些美少年们产生过什么情愫,还在等待着就在身边却又永远不会来的那个人。

        但是,只要想到凤九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几乎就做好了忍受一切的准备,所有人无不觉得无法理解。

        “他这是在找死!”

        凰无双咬牙切齿,说的当然不是凤九,而是楚留仙。

        楚留仙将凤九心里深处的想法,剥离出来,晾晒在阳光下的行为,固然让她觉得难以接受,痛苦无比,却也相当于揭了凤九的逆鳞,她不相信凤九不怒。

        凤九的确是暴怒!

        可是不等他说话,不等他出手,梦蝶狠狠地瞪视了他一眼,望向楚留仙道:“道长,你刚刚说他们怎么了?”

        梦蝶所指,自是一地昏迷的乡民。

        楚留仙微微一笑,放出早就准备好了的一番话:“贫道施法至半,本来黄粱一梦,醒来作罢,或许还会有所领悟,可是被这位前辈打断,以至于他们都被困在梦中,只能施展回梦仙诀才能将他们唤醒?!?br />
        凤九冷笑声声,只是碍于梦蝶,不好再出言呵斥。

        梦蝶也压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急匆匆地再问:“那就请道长施展仙诀,唤醒他们?!?br />
        “梦蝶求道长了?!?br />
        楚留仙稽首一礼,为难地道:“回梦仙诀已经超过了贫道的能力范围,唯有施展恩师留下来的回梦仙印才行?!?br />
        他抬起头来,目光越过梦蝶,落到蠢蠢yù动的凤九身上,缓缓地道:“贫道见梦蝶姑娘似有所迷惑,本想施展回梦仙诀,引姑娘入梦,在梦中让姑娘自己去看,你忘了什么?你在等什么?”

        “现在,仙印有一,你说是施展在姑娘你身上,还是在这些乡民身上?”

        楚留仙这番话,与其说是说与梦蝶听,不如说是道给凤九。

        他话刚说完,凤凰于飞凤九就止住了跃跃yù试,双目如电,好像带着无尽的光热,死死地盯在楚留仙的右手上。

        什么回梦仙诀,什么仙印,这些他一个字都不信。

        但是——

        只要有一线机会,他就要紧紧地抓住,不放手。

        面对凤九灼热的目光,楚留仙微微一笑,摊开手掌。

        在他的掌心处,佛印流转着jīng纯的佛光,散发出一种大慈悲光,笼罩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都显得宝相庄严,怜我世人一般。

        凤九的瞳孔,骤然就是一收缩。

        堂堂yīn神巅峰,半步阳神的存在,岂是那么容易欺骗的?再是即将淹死的人,能让他伸手抓住的至少也得是一根稻草!

        凤九在楚留仙的掌中,看到了这一根稻草。

        以他的眼界,自然可以看出这个佛印当中蕴含的玄奥,一梦一世界,或许真有可能达到楚留仙所说的结果。

        看到凤九眼中神彩的变化,看到一片死寂中出现光,楚留仙暗暗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到了这个地步,被一个yīn神巅峰追杀的凶险,终于消散于无形。

        “这个……”

        “这个……”

        梦蝶低着头,纤细洁白的双手扭着衣角,将衣角扭得跟她心中一样纠结。

        好半晌,她抬起头来,用一种很勇敢的语气道:“还是……还是救他们!”

        梦蝶在说话时候,艰难地扭过头,不去看楚留仙掌中佛印。

        “我会一直等到下去,总有一天,我会想起来的?!?br />
        她的脸上似乎在浮动着光,信任与坚信的光晕,“我相信,他会找到我的;我相信,我会想起他的?!?br />
        看到此时的梦蝶,凤九眼中尽是怜惜之sè,狠狠地盯视了楚留仙一眼。

        相信若不是梦蝶在场,佛印在手,凤凰于飞神通早就轰过来了。

        楚留仙有些头痛,天地良心,他那番话真不是对梦蝶说的,也没有逼她抉择之意。那只是为了不让凤九径直出手,这才如此道来的。

        这时候的梦蝶,脸上有仁和善,以及一种名之为牺牲的光晕。在光晕掩盖下,一颗颗形如珍珠般的泪珠儿滚落下来,再是坚信,终有抹之不去的痛苦。

        看到梦蝶落泪,这下楚留仙没敢看凤九,天知道这个男人该心疼成什么样子,他可是一点都不想领教凤凰于飞的威能。

        “咳咳咳~~~”

        楚留仙轻咳出声,无视了凤九可以杀人的目光,脑海中观想大rì如来,一手自然而然地在胸前成佛礼,一手平摊,缓缓地推出。

        “那就……”

        “由不得你了!”

        “南无阿弥陀佛!”

        “唵~嘛~呢~叭~咪~吽”

        漫天佛号声中,一只金sè手掌不住放大,恍若占去了整个天地……(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