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说梦者

    第一百一十六章 说梦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怎么做?”

        楚留仙的沉吟之sè只存在了一瞬间,下一刻眉眼间犹豫散开,明显有了决断。

        不等他说出答案,楚离人摆手止住,道:“留仙,在你做出决断前,我还要告诉你几件事情?!?br />
        “请离人长老赐教?!?br />
        楚留仙拱手为礼,凝神聆听。

        “凤凰于飞凤九按说定然是在梦蝶的身边,当年我也曾与他照过面,可是先前我查探过,没有发现他的存在?!?br />
        楚离人只是在简单地告知情况,并没有下什么论断,继续道:“另外,你要知道,你的仙缘不是两个,而是一个!”

        “七罪之诀,能动用仙缘豁免者,一也!”

        楚离人这番话让楚留仙挑了挑眉头,也就罢了,并不曾太过惊讶。

        他早就在奇怪,若是真的一个仙缘就能抵消一关的考验,那要是有人运气爆棚,在仙缘镇中得到多个仙缘,那后面的七罪之诀差不多就可以直接取消了。

        原来,竟然存在着这么一个限制。

        “只能动用一个仙缘,豁免一难是?留仙知道了?!?br />
        楚留仙点头,神sè不动,继续看着楚离人,等着他的下文。

        他看得出来,楚离人yù言又止,似乎有什么建议想给出,又自身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于是迟疑。

        “离人长老,有什么话但请直言,留仙自会做出判断?!?br />
        楚留仙诚恳地说出这番话来,楚离人一咬牙,道:“留仙,你不动手则矣,若要动手,就想办法连凤凰于飞凤九一起斩杀!”

        “呃~”

        楚留仙吃了一惊。没想到楚离人迟疑了半天,说出的竟是如此狠绝的话来。

        他的意思很简单,要嘛就用仙缘避开此难,要嘛就将梦蝶连凤九公子一起斩杀。

        楚留仙原本没有动过此念,此刻经过楚离人一提,在脑子里过一遍后,竟是发现此乃最好的处理方式。

        “若是只杀梦蝶,不涉凤九,那就相当于多一个半步阳神的不死不休仇人。栖梧凤凰氏重新得回一个yīn神巅峰?!?br />
        “此消彼长,他rì后患无穷?!?br />
        左思右想下,楚留仙自身都有些无法接受,一时间竟是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破除凰无双一石二鸟之计的方式。

        罕见的。楚留仙有些踟蹰不绝起来。

        正相反,楚离人反而叹了口气,道:“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啊。

        凤九当年就是yīn神巅峰,现在更不知道到了什么境界,你若下手,能不能从他手下逃生都是问题。遑论将他一并斩杀了?!?br />
        摇着头,他不再置一词。

        这个处理方式好是好,只是遑论楚留仙了,即便是他楚离人亲自出手。纵然有梦蝶这个对凤九来说是死穴的存在,也没有超过一半的胜算。

        沉默稍顷,楚留仙缓缓出声:“离人长老,明rì我往梦蝶山庄一趟。再做定夺!”

        在那之后,楚留仙详尽地询问了楚离人他所知道的。所有跟凤九公子和梦蝶相关事情,事无巨细,了解得人掌上观纹一般。

        夜,渐渐的深了。

        这一夜,九曜古船上除了楚留仙外,尽是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者。

        七罪之诀的第一关,就展现出了它凶险与残酷的一面,如何过?

        当事人的楚留仙在做出了明rì亲往梦蝶山庄的决定后,反而放松了下来,仰躺在静室云床上,陷入了沉沉的梦乡当中。

        梦里,有凤凰展翅,梦蝶纷飞,彩凤与彩蝶一起飞舞,渐行渐远……

        ……

        朝阳喷薄而出,万道金光恣意地挥洒下来,新的一天到来。

        当第一道晨辉洒在九曜古船上的时候,楚留仙踏出了船舱,踏下了古船,一步步地走在汉江小镇上。

        穿行于小镇青石板上,与早起的人们擦肩而过,明明一身朝阳法袍,楚留仙的气息却融入其中,没有引起任何一人的注意,仿佛从身边经过的只是再熟悉不过的邻里。

        青石板的尽头,梦蝶山庄之前,新一天的施粥又开始了。

        梦蝶前面,又黑压压地围拢了数百人之多,不知道有多少是本地人,多少是闻风而来的外来者;不知道有多少是真正有需要的,有多少是浑水摸鱼者……

        这些梦蝶好像都不在乎,她只是在脸上挂着笑容,额上滑落汗水,一勺勺一碗碗地忙碌着,如晨辉般温暖着人心。

        楚留仙静静地看着,忽然动了。

        他悄无声息地加入了排队当中,随着队伍向前挪。

        整个过程中,楚留仙亲眼见得有好几个乡民拿过一回后,三两口狼吞虎咽下,又哧溜回队伍后面,重新再排;

        他还见得有几个一看就是游手好闲者样子,肆无忌惮地插队。

        楚留仙浑不在意,亦无恼怒,随波逐流向前,转眼小半个时辰过去,他来到梦蝶面前。

        伸手一抖,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陶碗从袖中滑落下来入手,楚留仙将之递到了梦蝶身前。这个动作做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上下豁然一变。

        朝阳法袍化作青sè道袍,青年公子模样变成山羊胡中年人,手上持拂尘,头上束发髻,仙风道骨模样。

        在一切发生得极快,又极其的自然,若不是始终盯视着他看的人,只会觉得原本就是有这么一个道士在队伍当中。

        在递上陶碗时候,楚留仙目不转睛地看着梦蝶,无可抑制地在心中生出惊艳之感。

        这是何等样的美丽????。?!

        黛眉如弯月,眼眸似流水,卧蚕宛如终年不改笑靥如花;

        雪肤若凝脂,樱唇胜桃李,清音俨然人间不闻绕梁天籁。

        淋漓下的香汗,珍珠般的贝齿。一颦一笑,温柔如水,沉鱼落雁都无法形容,不属于人间的美貌。

        楚留仙怔了一下,方才收敛心神,从梦蝶的手中接过陶碗。

        浓郁米香的白粥粘稠无比,插上筷子也不会倒伏,足以为三餐之饱。

        “贫道,多谢了?!?br />
        楚留仙稽首为礼。深深地看了梦蝶一眼,退到一旁。

        梦蝶似乎对有一个道士出现很有些好奇,只是没来得及说话,后面又有乡民上前,于是便继续忙碌了起来。

        楚留仙微微一笑。竟然真地将一碗白粥吃得干干净净,看他模样好像还吃得甚是香甜。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

        在rì出了一个多时辰,太阳依然斜斜地向上爬了好一段路,梦蝶山庄前排着的队伍才终于不再继续。

        不下百人,散落在庄园外,不远处就是草草搭起的芦棚,想来这些人是准备长期在这里扎根了。

        梦蝶对此也不恼怒。也不在意,这点从她不让下人驱赶,亦照常发放白粥可知一二。

        好不容易闲了下来,梦蝶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从旁边一个老家人的手上结果香帕拭去汗水,眼波流转,目光落到了安静站在一旁的楚留仙身上。

        “道长从何而来?”

        梦蝶似乎对楚留仙化身的道士很是好奇,轻移莲步上前。学着他的样子稽首为礼。

        “从来处来?!?br />
        楚留仙面带微笑,打了个机锋。

        梦蝶露出狡黠之sè。又问:“往何处去?”

        “往去处去?!?br />
        “道长真有意思?!泵蔚孀於?,原地绕了一个圈子,裙摆摇曳如水中莲花,素手向上一托,一只彩蝶落在她的掌心,“如果道长没有处去,不如留在这里,你看这里有好多好美丽的蝴蝶?!?br />
        她的脸上不觉间流露出几分伤感,黯然道:“还有更多更美丽的蝴蝶,昨rì全都淹死了?!?br />
        “那是一种叫做梦蝶的蝴蝶,跟小女子一个名字?!?br />
        伤感,黯然等负面情绪似乎天生无法在她的身上持续得太久,下一刻梦蝶又转颜笑问道:“道长你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

        楚留仙愕然一下,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啊,环顾左右,见得有零零散散彩蝶纷飞,又有不下百人乡民散落左近,心中忽然一动,道:“贫道道号:说梦者!”

        “说梦者……”

        梦蝶怔了怔,笑了,“道长真会说笑,哪里有人会取这样的道号?”

        楚留仙摇头失笑,道:“只有取错的名字,可没有取错的道号,姑娘若是不信,贫道可以演示给你看,何为说梦?”

        梦蝶还在扑闪着闪亮的明眸,楚留仙压根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径直向着一旁走去。

        前方数十丈外,有芦棚数十,多为那些乡民临时所居。

        楚留仙走到芦棚前方空旷处,站定,伸手向着两侧一招,口中叱道:

        “来!”

        “哗啦啦”声响,从那些芦棚中飞出芦苇无数,在楚留仙身前如有无数只无形的大手在动作,重新开始搭建一座芦棚来。

        又有一些芦苇从旁边的芦苇丛中飞出,彼此纠缠着,或成朝天一炷香模样,或为质朴的蒲团。

        这些变化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完成,眨眼功夫,楚留仙的面前就多出了一座芦棚,几枝高香,一个蒲团。

        楚留仙冲着瞠目结舌的梦蝶一笑,漫步入芦棚中,在蒲团上坐下。

        “啪!”

        他打了一个响指,芦苇编织成的高香燃起,竟成檀香味道。

        紧接着,楚留仙双臂展开,道袍振起,高举过肩的两掌心向上,保持这个姿势不动。

        一息、两息、三息……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渐渐地,在芦棚上空处,汇聚密密麻麻彩蝶,不下千余之数……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