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梦蝶

    第一百一十四章 梦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汉江畔,江枫渔火。

        蝶葬罢了,一年中最美的一幕逝去,连潺潺流淌着的汉江中,铺陈开来的“花瓣”都稀稀疏疏起来。

        彩云,散了;

        琉璃,碎了;

        烟花,也会在入暮的时候冷了。

        凰无双、楚离人、楚留仙,以及跟在身后的秦伯、双儿,他们一行五人,就行走在这个时候的汉江畔。

        江畔有镇子,青石板,拱桥,乌篷船,清风细雨,很淡又很隽永的味道。

        行走在这汉江镇上,楚留仙心神沉静下来,开始思考凰无双让他们来此,来看到梦蝶蝶葬的凄美一幕,目的何在?

        “到底有什么在等着我呢?”

        不可否认,楚留仙很好奇,更有几分期待,他心里清楚,在等待着他的绝对不会是什么觥筹交错,只会是刀光剑影,斗智斗勇。

        正因为如此,他才热血沸腾,隐隐期待。

        小镇不大,转眼间,一行五人穿过大半个镇子,到了镇东边一个小庄园前。

        此刻,天sè已渐晦暗,这里却还灯火通明,一根根火把插在地上,照亮着前方拥挤着的人群。

        “施粥?”

        楚留仙随着凰无双停下脚步,向着前方望去,奇怪地问道。

        凰无双不语,楚离人眉头紧皱,楚留仙只能继续往下看。

        前面是一个粥场,搭着棚子,烧着柴火,架上一桶桶烧好的白粥,以一个女子为首,带着下人一勺勺,一碗碗地施舍给拥挤在粥场前的人群。

        距离尚远。即便是以楚留仙目力,依然看不清楚那个女子容貌,只能看到她抬起装得满当当的大勺子似乎有些吃力,只能注意到她时不时地就挽起袖子擦拭着额上汗水。

        本能地,虽然看不见,楚留仙就觉得那个女子应该有一张很美丽的面孔,还是在很温柔地微笑着。

        这个时候,凰无双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叫梦蝶!”

        区区四个字,让楚留仙悚然而惊。

        “汉江有独有的美丽梦蝶。有凄美又悲壮的奇观蝶葬,偏偏却没有太多的出产,很难养活人?!?br />
        “故土难离,汉江镇上人常常在饥荒时候就逃离这里,乞讨为生。在能生存的时候又回到这里,守着故土,见证一年一度的蝶葬?!?br />
        “这个叫梦蝶的女子,她的庄园里总是能出产很多粮食,是这附近绝无仅有的。她总会将庄园的所有出产都熬成白粥,施舍给所有需要的人?!?br />
        “我要你……”

        凰无双说到这里,从她出现以来。第一次直视楚留仙,眼中闪过寒光,就要吐出下半句话来。

        恰在此时,楚离人怒喝出声:“够了!”

        “凰无双。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凰无双冷笑,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你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

        楚离人怒发冲冠,又不能作一词。

        这是原罪之诀?;宋匏揪陀兴嬉獬鎏獾娜?,只要她没有触犯规矩。楚离人没有干涉的资格。

        楚留仙见状皱眉,踏前一步,插入楚离人和凰无双之间,回望向凰无双,问道:“凰尊者,你说,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

        凰无双还在冷笑,忽然伸手一指还在香汗淋漓施粥的梦蝶,吐出了三个字:

        “杀~了~她~!”

        “什么?!”

        楚留仙瞳孔骤缩,楚离人勃然而怒,双儿要用小手捂住嘴巴才不会惊叫出声。

        “凰尊者,我没有听错?”

        楚留仙盯着她的眼睛,质问道:“你这是要我去杀一个乐善好施的普通女人?”

        凰无双还在冷笑,神情中带出几分快意来,道:“你没有听错,我就是这个意思?!?br />
        楚留仙上前一步,言语中再无敬意:“凰无双,七罪之诀虽无明文规定,但约定俗成,不伤及凡俗,不伤及仁善,你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吗?”

        这些七罪之诀中基本规矩,早在前往极光渊路上,楚留仙就跟楚离人交流过了,故而知道得很清楚。

        这些话,由他这个当事人来说,要比起楚离人来质问更有立场一些。

        “哈哈哈~~~哈哈哈~~~~”

        凰无双失声大笑,好像听到了天地间最好笑的事情一样。

        诡异的是,楚离人竟然沉默了,一言不发。

        楚留仙不由得皱起眉头,他隐约感觉到不对,猛地回头再次凝望过去。

        那个名叫梦蝶的女子还在重复着之前的举动,在楚留仙望来的时候,正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失手打破了陶碗,没有了盛放白粥的容器,急得哭了出来。

        在队伍之外,有一个老妪佝偻在树下,见状着急地要爬起来。

        想来,当是一对祖孙。

        梦蝶见状,连忙另外拿了一个瓷碗,给小女孩儿另外盛了一碗,还吩咐下人额外给老妪送去一碗,另备上了被褥一份,赢得小女孩儿甜甜微笑道谢,老妪jī动得泪流。

        楚留仙见证了这一幕后,又再次确认了,梦蝶只是一个普通人,再普通不过的凡俗女子而已。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灵力bō动,神hún之力亦是孱弱,甚至在普通女子当中都显得jiāo弱,好像是jiāo美花儿承受不住狂风暴雨一样的惹人怜惜。

        “凰无双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留仙眉头紧皱着,收回目光,疑huò地望向凰无双。

        他虽然对凰无双这个yīn神尊者素来没有好感,却也不会真当对方是什么好应付的角sè,她竟然敢以此为题来为难于他,定然就有充足的理由。

        奇怪的是,凰无双忽然有点意兴阑珊似的,掉头往镇外的方向去,一个声音从她的背影处传来:

        “具体的。你问楚离人便是?!?br />
        话音刚落,人踪渺渺,消失在蜿蜒的青石板路上,消失在扬扬洒洒的梅雨之中。

        “她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眼睛都瞪大了,不知道凰无双突然表现出来的,没感觉出错的话应该是黯然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人长老?”

        楚留仙不得已,只好请教楚离人。

        “罢了!”

        “她说得对?!背肴伺萆⒕?,苦笑出声:“让你杀梦蝶,没有违背任何规矩。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约定俗成的,都是如此?!?br />
        “愿闻其详?!?br />
        楚留仙深知这里面定然有故事,连忙躬身请教。

        “回九曜古船上说?!?br />
        楚离人叹息一声,似乎有什么顾忌。不想在庄园和梦蝶附近停留太久,说完话掉头向着九曜古船处去。

        楚留仙一头雾水,也只得带着双儿和秦伯紧随其后。

        前行数十步,即将拐过一个路口,楚留仙回望过去,梦蝶还有她身后的庄园渐渐隐没于yīn影当中,只有温暖的火把还在燃烧。温暖着前面等待施粥的人们。

        夜渐深,施粥还在继续。

        恍惚中,似还能看到那个不住抹着汗水的jiāo柔身影……

        ……

        “她不是人?!?br />
        “什么?”

        楚留仙不敢置信地反问出声,“离人长老。你是说那梦蝶不是人?”

        “不错,她的确不是人?!背肴丝嘈ψ诺溃骸八圆荒苌思胺菜椎墓婢?,不适用在她身上?!?br />
        “怎么会?”

        楚留仙咬着牙,无法相信他竟然全然没有察觉到梦蝶身上任何一点非人的痕迹。连些许的妖气也没有。

        自从修炼大rì如来真经后,他对妖、魔一类的气息分外敏感。更何况现在还有佛印在手,相当于佛法在他手上都会有相当的增幅,这样竟然都没能感觉到妖气,他实在无法相信梦蝶非人。

        楚离人暗叹一声,道:“事实上不仅仅第一条,连不得伤及良善的那一条,也不适用于梦蝶此女身上?!?br />
        这回楚留仙连反问都发不出来了,那样一个乐善好施的女子都不算是良善?

        稍顷,他才摇了摇头,对楚离人道:“还是请离人长老细说一下?!?br />
        “自然是要说的?!背肴艘惨涣晨嗄?,显然对凰无双选择这样一个存在作为目标很是头痛,“早在她约我等到这汉江畔来,我就有点怀疑她的目标是此人了,不曾想竟然真是她?!?br />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迁回汉江来的?!?br />
        楚离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夜风徐徐,明月照古船,他在甲板上踱着步子。

        好半晌,他才好像整理好了思绪和措辞,道:“梦蝶此女,不仅非人是妖,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大成妖灵,巅峰时候距离阳神境界,亦不过是半步之遥?!?br />
        “半步之遥?”

        楚留仙吃了一惊,没想到梦蝶那个怎么看都是纤纤弱女子的,竟然是黑山老妖一般的存在。

        “她的本体,就如其名——梦蝶!”

        楚离人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楚留仙脑子里轰地一下,又想起无数梦蝶前仆后继地扑入汉江当中的凄美悲壮之蝶葬景象。

        “chūn生夏死,不见秋冬,这样生命短暂的生灵,竟然也能修成大成妖灵?!”

        楚留仙并不是质疑,更多是感佩,恰似佩服那扑入汉江当中的梦蝶们,有那一颗燃烧出最绚烂光辉之心的生灵,修炼成妖也算不得奇怪。

        感慨之余,楚留仙不免奇怪,梦蝶她若还是大成妖灵之身,那么凰无双怎会堂而皇之地拿出来作为他七罪之诀考验的一环呢?

        再说,他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汉江畔上施粥的女子,分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离人长老,到底发生过什么?”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T!。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