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蝶葬(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 蝶葬(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南~无~”

        “唵~嘛~呢~叭~咪~哞~”

        漫天梵唱,真言声声,九曜古船闭关静室当中,如是佛陀**,比丘诵经,菩萨罗汉尽双手合十,吟唱佛号。

        楚留仙双目紧闭,一手虚按丹田,一手平摊在前,脑后有金sè佛光构成的光圈浮现出来,内有大rì蓬勃而出,光照八荒**之异象。

        观想大rì如来真经,牵引佛力,涌入右手中梦中证道佛??!

        这,就是楚留仙现在做的事情;

        这,便是他在得到佛印第一时间在心中产生的猜想。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无数声佛号当中,楚留仙即便是紧闭着双眼,眼前依然是一片光明,金sè流转,一尊无量大佛自眼前坐起,如yù撑开偌大天地。

        在这整个过程中,无论是那尊无量金身大佛如何地显得无上崇高,不尽威严,流转慈悲,还是金刚怒目,楚留仙都在谨守着心神,生怕再来一个昄依。

        “啊啊啊啊啊~~~”

        突然,在楚留仙身上佛光最是浓郁,仿佛他自身都要化作金身大佛的时候,声声尖叫从他的体内传出来。

        下一刻,一道道身影从楚留仙体内弹飞出来,或是直接撞上屋顶,或是滚落在地,或是在两边墙壁上弹来弹去……,一个个狼狈到了极致。

        不是别的,正是幽通、驱神、担山、禁水、借风、布雾……,七十二地煞道兵!

        它们一个个身上都在冒着青烟,好像要在佛光下蒸发了一般,脸上扭曲尽是痛苦之sè,满地打着滚儿。

        这个情况出现出乎了楚留仙的预料。此刻箭在弦上,他一时间也顾不得了。

        “喝!”

        楚留仙吐气开声,豁然睁开眼睛,同时将平摊在胸前的右手向前一送。

        霎时间,流转在他全身的佛光,凝于脑后显露出诸天佛陀虚像的金轮,尽数涌入佛印当中。

        佛印的虚像从楚留仙的掌中悬浮而起,无限放大,倏忽之间。遍布整间静室。

        在放大的佛印当中,楚留仙目光每一流转,其中的景象就发生变化,有那久违了的山中小村,有那耗尽了他少年时光的山腹……。有记忆当中的一切。

        楚留仙心中有再清晰不过的感觉,只要他愿意,他就能一步踏入其间,回到记忆中,去看看小可亲编织花圈,去一晤他的兄弟与他做现实不曾实现的彻夜长谈……

        不仅仅如此,在他目之所及的地方。银光与红光交织的火树银花,座下的云床,堆满了玉简的案桌……,一切的一切。在zì yóu地出入梦境与现实之间。

        只要他愿意!

        “果然如此!”

        楚留仙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遍布着金光与诸般异象的静室中陡然平静了下来,佛印滴溜溜地旋转着,重新回到他的右掌心上。

        一切归于了沉寂。

        “我若是单纯地将心神沉浸入佛印当中。心神便会被吸入佛印中金身大佛掌上,历经无数梦境。一直到醒觉它是梦,这才能从梦中醒?!?br />
        “是为梦中证道法!”

        “我若是观想大rì如来真经,以无穷佛力逼入梦中证道佛印里,便将构筑现实梦境,将他人拉入梦中!”

        楚留仙消耗过度,显得苍白无比的脸上露出笑容来,自语出声:

        “一为自我修炼法!”

        “一为对敌实战法!”

        “好一个梦中证道!”

        楚留仙长身而起,在静室中疾步而走,思绪随着动作愈发清晰起来。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梦中证道法原本就有的运用法门,还是他灵机一动结合两门佛家**后的独创,只知道一瞬间功夫,脑海中便浮现出了无数种可能,无数中运用。

        那些都是后话。

        楚留仙平静下来后,这才注意到在静室中四面而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七十二地煞道兵。

        这些地煞道兵除了少数的几个,基本都还没有觉醒灵智,但还是能感觉到先前佛光的可怕,隐隐地对楚留仙都产生敬畏的感觉,竟是不敢靠近。

        楚留仙见状苦笑,心想:“看来我的七十二地煞道兵最大的克星就是佛法了,rì后以之对阵佛门高人时候,怕得留心几分?!?br />
        这一点,在发现七十二地煞道兵异状时候,他便猜测到原因了。

        七十二地煞道兵,说到底还是从yīn山灵鬼中转化而来的,天然的就是惧怕佛法,若是不然,昔年佛门的地藏王菩萨也不会以一己之力,就能镇压整个冥府地狱,发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

        “咦?!”

        楚留仙刚刚做出rì后遇到佛门高人时候,小心谨慎使用七十二地煞道兵的决定,忽然发现了一件异状。

        “过来!”

        他伸手一招,七十二地煞道兵之首的幽通穿过虚实间罅隙,出现在他的面前。

        “果然是这样?!?br />
        仔细观察了一番幽通身上的变化,楚留仙摸着下巴,露出沉吟之sè。

        “地煞道兵经过佛光洗礼,固然是受到了一定伤害,身上yīn气却没有随之消散,反而显得纯净而凝实?!?br />
        “是了,七十二地煞道兵毕竟是经过神道祭炼,又是以道兵之法来修炼,虽然不脱灵鬼本质,受到佛法的克制还是没有yīn魂一类厉害?!?br />
        “这么说,我岂不是可以……”

        楚留仙一念及此,不由得表现出几分眉飞sè舞起来。

        七十二地煞道兵本就与他心血相连,面前的道兵幽通又是灵智开启的,看到楚留仙的神sè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仿佛预见到什么恐怖的未来。

        下一刻,它就知道它到底本能地在害怕什么了。

        “来吧!”

        楚留仙拍了拍手掌,观想大rì如来真经,脑后金轮再现?!凹热欢阅忝怯泻么?,又能让你们避免掉一个弱点,那还等什么?”

        话音落下,七十二地煞道兵怪叫着,抗拒着,终究胳膊扭不过大腿,一一被金sè光轮吸入其中,一个个愁眉苦脸地盘坐在金轮当中。

        “收!”

        楚留仙轻叱一声,金轮收入脑后。他的脸上不由得也现出几分宝相庄严来。

        他拍了拍手掌,好像要拍去掌上尘埃一样,暂时将此事放下了。七十二地煞道兵的佛光洗礼祭炼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要见得实际好处,那还得是在应景的时候。

        做完这一切。楚留仙收拾了一番,出得静室,向着甲板上走去。

        踏出船舱,沐浴在阳光下,楚留仙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好像在寒冬时候,泡在温暖的泉水里。通体舒泰。

        前面不远处,楚离人负手而立,眺望前方。

        “离人长老!”

        楚留仙上前行了个礼,与楚离人并肩而立。

        九曜古船划破长空。下面经行处是一片完全陌生的地域。

        “这里是?”

        楚留仙观察了一番,确定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出声发问。

        “七罪之诀第一罪,原罪之所在?!?br />
        楚离人头也不回。漫不经心地答道。

        “呃~”

        “原罪……”

        楚留仙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个怎么听怎么新鲜的词汇倒是贴切。

        七罪之诀的第一道关卡是由栖梧凤凰氏来出题。这不就是原罪吗?

        楚留仙刚想再问呢,“哐当”一下,九曜古船毫无征兆地停在了九天之上,骤然而停产生的震荡破碎了漫天的云气,无数缕丝绦般的白云向着四面八方狼奔豕突而去。

        越过陡然显得空荡荡的空间,楚留仙见得在下面的地面上,有一条大河滚滚而去,又不显得湍急,直如溪流一样潺潺流淌着。

        平缓、娴静,仿佛是最美丽的女儿家,侧着头,垂落下来的顺滑青丝一般感觉。

        “这条是汉江?!?br />
        在楚留仙全无心理准备的时候,楚离人突然开口说道。

        “嗯?”

        楚留仙扭头望去,只见得楚离人表面平淡的神情上,似乎有一团抹不去的忧虑之sè缠绵在眉宇间,挥之不去。

        “他在担忧什么?”

        楚留仙想问,终究摇头,没有问出口来。

        他需要知道的时候,楚离人自然会一五一十地道来。

        “离人长老,我们停在这里是?”

        楚留仙仿佛没有看到楚离人的忧sè,转而如是问道。

        “等!”

        楚离人言简意赅,紧接着又补充道:“等人,也等一个奇观?!?br />
        等人自不用多说,楚留仙不用问也知道是在等凰无双的到来,他好奇的是另外一个。

        “奇观?什么奇观?”

        “蝶葬!”

        楚离人吐出的这两个字,无形中就带出了一种凄美无比的感觉,让楚留仙到后的追问不知道怎么地就是问不出来。

        时值夕阳西下,潺潺流淌着的汉江推着夕阳向着地平线下去,晚照绚烂,辉映在汉江上,长天间,美丽得不可方物。

        在这绚丽得,温暖得长天都要融化成一体的时候,一道火光如凤凰展翅划破长空,径直落在了九曜古船上。

        凰无双,到了!

        她与楚离人和楚留仙正在相对的位置上,一样的凭栏而立,似乎没有说话的**,连目光都不与楚家的两人碰撞,静静地眺望着,好像也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也是在等所谓的蝶葬吗?”

        “什么是蝶葬?”

        楚留仙怀揣着疑问,等候着能让两个老牌yīn神尊者放下其他的奇观出现。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