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此何人哉?恕我不识!”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此何人哉?恕我不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一门仙术!”

        楚留仙的迟疑并没有持续太久,诸般念头在脑海里闪过只是一瞬,旋即老实地回答道:“还有一门佛法?!?br />
        “哎~”

        楚玉失望出声,旁边的王童王老爷子,云清则松了口气。

        仙术是好东西吗?

        当然是!

        好用吗?决计不好用??!

        别说楚留仙了,就是他们几个老牌的yīn神尊者,哪怕是阳神真人,能拿出多少仙灵之气来挥霍的?

        鸡肋而已。

        至于佛法,昄依这个隐患就足以让不少人对它敬而远之了。

        或许是因为楚留仙坦诚的态度,也可能是觉得不方便,他们两人倒是没有再追问什么具体仙术、佛法方面的问题,倒让楚留仙松了口气。

        “无趣?!?br />
        楚玉撇了撇嘴,一抬眼看到楚离人从黯然神伤中回复过来,冲着这边走来,她冲着楚留仙挑了挑黛眉,提醒道:“有什么话要说,赶紧跟你的两个小朋友说清楚,回头再相见至少是在天王山上,也可能……”

        “我们要分开?”

        小胖子唬得一跳。

        “天王山?”

        楚留仙好奇地问道。

        云想容这会儿也从面貌恢复的惊喜中清醒过来,同样以好奇的目光望向楚玉。

        “你们想知道这些,回头自然有人跟你们说?!?br />
        楚玉显然没有当先生的瘾头,三言两语含糊过去了。

        “天王山吗?”

        楚留仙将这三个字牢牢记住,竟真不再问,转过身来面对小胖子道:“胖子,尽力而为,保命为要。其他的回头都有机会可以弥补?!?br />
        小胖子点头如啄米。

        楚留仙迟疑了一下,按着他的肩膀再道:“若有难过的关卡,别忘了你手上还有一个仙缘,别抱着侥幸心理?!?br />
        “等到所谓的天王山,我们再相见,其他事情又有何难?”

        楚留仙明明连什么是天王山还不知道就放此豪言,小胖子竟也深信不疑,连连点头。

        跟小胖子交代完,楚留仙冲着云想容也点了点头。刚刚那番话他并没有避着云想容,多少也有几分亲近之意。

        此女要是真能熬到天王山,楚留仙未必不能如这次在仙缘镇中一般,为她出谋划策一番。

        几句话的功夫,楚离人走到三人面前。冲着王童等人微微颔首,对楚留仙道:“留仙,我们出发!”

        “好!”

        楚留仙也不多问,冲着在场几人或是行礼,或是点头致意,然后随着楚离人向着九曜古船处行去。

        远处,九曜古船悬浮在半空中。极光下似乎rì帆之力都得到了增强,滚滚气浪向着四面八方辐shè开来,行至左近,衣袂须发尽飞扬。

        楚留仙一路前行。一路将朝阳法袍重新披在身上,一场仙缘镇经历随着他这个动作烟消云散,留下来的依然是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

        “公子!”

        双儿与秦伯喜笑颜开地迎上前来,一个忙不迭地为楚留仙整理衣物。一个脸上都笑出了褶子来,与有荣焉地道:“老奴就知道公子肯定没问题的。公子以后是要成为仙人的,区区一个仙缘镇,又能把公子怎样?”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秦伯激动得都语无伦次了,翻来覆去的说。

        楚留仙看着他们两人,尤其是看到他们红通通的眼眶,心中不由得一暖,微笑道:“路尚漫漫,言之过早,我们还要一起前行?!?br />
        “嗯!一起!”

        双儿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楚留仙的衣领上拿开,又慌忙整理了一下本就平整如熨烫的衣角,这才握紧拳头,坚信不疑地道。

        等他们叙完,楚离人这才越过他们,上得九曜古船。

        楚留仙等人就知道,新的征程又要开始了。

        上得九曜古船,扶摇而上九天,一路极光与风云尽数被抛到身后无影无踪,极光渊更是在飞速地向后退去。

        “离人长老?!?br />
        楚留仙收拾情绪,将目光从下方的极光渊中收回,问楚离人道:“玉祖姑姑所谓的天王山是怎么回事?”

        “天王山……”

        楚离人沉默了一下,好像被这三个字拉入了记忆当中一般,旋即又挣脱出来,摇头道:“天王山是七罪之诀的第四场,之所以如此名之是因为这就是一个风水岭?!?br />
        他悠悠地道:“相传在千余年前,七家共誓签订之初,七罪之诀还没有形成规范,没有所谓的不超过境界极限之说,亦没有非生既死的残酷,只要七罪过其四,既为过关?!?br />
        楚离人说到这里,楚留仙沉吟不语,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到底是这个古时候的规矩好呢,还是现在这个更好。

        现在这个所谓的境界极限之说,也就是明面上是不能超过参与者境界所能达到的极限,但终究有各种猫腻在,不能一概而论。

        然而,不管怎么说,总比没有任何限制要来得好上许多。

        如楚离人所言之一开始古法,定然有很多惩罚是注定无法完成的。

        楚留仙恍然道:“那也就是说,与现在的相比,更多的是要取决于家族的转圜之力,个人能力反而不是那么重要?!?br />
        他明悟现在之所以不才用古法而用现在的规矩,为的就是更多的考验个人是否有超脱七家共誓的天赋与资质,而不是家族本身的能力。

        既不会因为家族之力而淹没了人才,亦不会因为相反的原因,而让庸才过关。

        楚离人微微颔首,并没有对古法与新法之间的利弊多做评论,继续道:“在那个时候,有一天才少年犯得七罪,前面三场尽没,无一完成。被时人认定无幸运,谁知道那个天才少年最后在第四场,于一个叫做天王山的地方开始逆转爆发,连胜四场,顺利通过七罪之诀?!?br />
        他旋即又补充道:“这个天才少年后来一路顺风顺水,一直到成就阳神真人,为当世有数的强者,故而他的这段经历也广为流传开来?!?br />
        “我们七家后人,便将那场七罪之诀的分水岭。也就是第四场考验,称之为:天王山之战!”

        楚留仙听得点头不已,天王山的意思他是知道了,只是还不明白楚玉所谓的天王山再见是什么意思?

        他将这个疑问问出来,楚离人叹息一声。道:“现在沿用天王山这个说法,很多部分是因为前三场考验,太半都是由不睦的家族来主持,能经过前三场,后面四场难度要降低很多,与昔年的天王山无异?!?br />
        “若有数人同时参加七罪之诀,为了防止各大家族互相勾连。防止参与者互相协作如在仙缘镇中,便会在最困难的前三场将你们分离开来,一直到第四场才有机会相见?!?br />
        楚留仙恍然大悟,彻底明白过来。叹道:“竟然是如此,留仙明白了?!?br />
        他这会儿回过味儿来,清楚楚玉之所以不与他解释这些,是不想将这么沉重的东西通过她的口中道出来。

        楚离人别无选择。就是他了。

        楚留仙微微一笑,并不将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残酷xìng放在眼中。笑着问道:“离人长老,那么留仙的第一场,当由何家主持?”

        “你不是猜到了吗?”

        楚离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用一种很古怪的目光望向他。

        “不是……”

        楚留仙苦笑出声:“栖梧凤凰氏?”

        楚离人脸上怜悯之sè愈浓,补充道:“不是他人,就是凰无双!”

        “她?!”

        这下,楚留仙除了苦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先前凰无双负气而的背影还在眼前,誓杀他的话犹在耳边,这就要碰上了?

        “怕了?”

        楚离人看着楚留仙的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

        “怕?”楚留仙失笑,先是点头,又是摇头,道:“生死间有大恐惧,何人不怕?”

        “好一句生死间有大恐惧?!背肴烁д贫?。

        “只是我们惧的是生死本身,至于凰无双?”楚留仙哂然一笑,冲着楚离人一行礼,向着船舱中去,背影处传来下半句话,“此何人哉?恕我不识!”

        楚留仙的这句话掷地有声,连天上罡风都无法将其吹散,声音犹自在回荡,人影已经消失在了甲板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离人放声大笑,好像看到了世上最好玩的事情,听到了最开怀的话语,笑声惊得天边云散,惊得四方惊鸟低飞,方圆里许,为之一空。

        此后数rì间,楚留仙半步不曾踏上过甲板,始终在九曜古船上单独为其所设的静室当中闭关苦修。

        恰如其所说的,凰无双何人哉?他不认识,但生死间的大恐惧,却不能视而不见。

        这段时间,楚留仙修炼的不是其他,正是从蟠桃中得到的,一仙一佛两门大法。

        “捆仙绳……”

        “哎!”

        楚留仙盘坐在云床之上,摇头叹息:“今天总算知道什么叫做齐大非偶了?!?br />
        齐为古国,人皇时代之大国也,周遭小国与其联姻,往往备受齐王室女欺凌,敢怒不敢言,这才有了齐大非偶这个说法。

        现在楚留仙也有这个感觉,仙术:捆仙绳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最后只能暂时放下。

        “看来短时间内是用不得了?!?br />
        楚留仙将目光转道右手上金光闪闪流转着正大恢弘之意的佛印上,若有所思:“现在,是验证我那个想法的时候了?!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