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零六章 沉灵鱼,仙蟠桃(上)

    第一百零六章 沉灵鱼,仙蟠桃(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啊啊啊~~~”

        人在半空,小胖子已经惊叫出声,惨烈得如杀猪一般。

        同一时间,一个女子的声音,一样在尖着嗓子喊叫,仿佛在跟小胖子应和一样。

        也怪不得他们如此。

        楚留仙等人刚刚清醒过来,便发现他们从九天之上不知道几千丈高处轰然砸落下去,好像流星,一如陨石。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兴许是他们刚刚从仙缘镇中出来之故,体内灵力一时尚未恢复,连想要施法飞行都不能够,使用宝物,唤出灵鬼道兵也不可能,就这么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地往下掉。

        “咦?”

        楚留仙本来神情凝重,在想着应对方式,不曾想忽然间一股无形力量作用在他们的身上,下落之势陡然缓解不少。

        “奇怪!”

        楚留仙向下望去,发现以熟悉的灵鱼镇为中心,若有一个无形的气罩在笼罩着,他们跌入这个气罩范围,为其缓冲,就好像有山一样高的棉花在垫着,自然不怕会出现什么情况。

        小胖子也刚刚弄清楚情况,把那杀猪样的尖叫止住了。

        顿时,天地间一个女子尖声而叫的响动就特别凸显了出来。

        楚留仙等人循声望去,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猩猩和小猫两人竟然也如楚留仙他们三个一样,从仙缘镇中出来,径直自灵鱼镇的上空掉落下来。

        三人之中少了兔子不足为奇,仙缘镇留给所有人的最后一幕无异于是在宣布着兔子的下场,他这辈子怕是都没有可能从中离开了。

        奇怪的是,猩猩和小猫他们两人竟然跟着楚留仙他们出来了。

        “他们这是要认祖归宗吗?”

        小胖子喃喃出声,立时引起旁边云想容的侧目,觉得这胖子脑子里的回路跟正常人果然是完全不同。

        结果呢,小胖子话音刚落呢,空中涟漪阵阵,仿佛是那被小石子打破的镜子样般水面,猩猩和小猫从中穿过,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尖叫声犹自在环绕不散,回音不绝,人踪却是渺渺。

        “不知道在那对面,是什么一个情况?”

        楚留仙瞳孔收缩,极目望去,好像要看穿空中阵阵涟漪的另外一边,想要看清楚那里到底有着什么?

        是不是另外一个同样繁荣昌盛,广袤无边的世界,是不是有另外的jīng彩,另外的体系,不同的一切在等待?

        可惜,一直看到涟漪湮灭,楚留仙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得收回了目光。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掉落到距离地面不足十丈的距离了。

        脚下,一栋栋房子的屋顶似乎伸长脚就能踩到,不少还残留着当rì修罗王打开仙缘镇时候导致的破坏痕迹。

        “咦,好眼熟??!”

        小胖子看着下面一片断壁残垣喃喃自语。

        “那是客栈……”

        楚留仙对这胖厮无语了,那不就是灵鱼镇中唯一的那家,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客栈吗?

        旁边,就是雕刻铺子。

        一个呼吸时间后,楚留仙他们三人终于脚踏实地,飘落了下来。

        即便是脚下踩着坚硬的青石板,楚留仙他们三个人还是感觉怪异无比,仿佛四周的空气都是粘稠的,粘稠得直如盐分极其高的海水,立身其间直yù漂浮而起。

        “现在的灵鱼镇,好奇怪……”

        楚留仙略微皱眉,心中如是想道。他虽然早就知道“囹圄镇”的真相,但还是更愿意将它称之为“灵鱼镇”,毕竟“囹圄”二字下面,掩盖着太多悲剧,下意识地让人不愿触碰。

        不过很快,一个不得不触碰的“悲剧”就走到了楚留仙面前。

        “她……她……还好吗?”

        一个影子从雕刻铺子里蹿了出来,一把拽住楚留仙的胳膊,敢问又不敢问地说道。

        正是与楚留仙有一艺之师关系的难陀。

        楚留仙心中迟疑,脑子里浮现出胖婶模样,她的哀怨她的悲苦她那味如嚼蜡却香飘出仙缘镇的包子……

        无论怎样,胖婶的情况都称不上一个好,不过楚留仙的迟疑并没有表现出来,几乎在难陀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就脱口而出:

        “好!”

        “师母貌美一如当年,尤其是素手调制烹饪之包子,滋味绝佳,此时思之,犹自让人垂涎三尺?!?br />
        “师母还说,她要做出香透仙缘镇的包子来,让你能闻得到?!?br />
        楚留仙说得一本正经,难陀听得喜笑颜开,后面小胖子和云想容满脸的古怪之sè。

        云想容还好,有面纱遮掩着,小胖子就惨了,把脑袋使劲儿往胸膛上埋,牙关咬成紧紧的,生怕笑出了声音来。

        “楚哥骗起人来,比胖爷我还要像,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

        小胖子啧啧赞叹着,那边难陀却完全没有想到楚留仙会骗他,既是欣慰,又是怅然地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他总算放开了楚留仙的袖子,整个人也随之佝偻下来,好像jīng气神都被抽走了一样,喃喃自语:“怪不得我那几rì老是梦到包子的香味,问了别人又都说没有,原来是她专门做给我闻的啊?!?br />
        “好,真好啊~~~”

        难陀悲喜交加,连楚留仙他们的存在都忘却了。

        楚留仙暗松了口气,生怕难陀闻得太细,他无法自圆其说,被其听出破绽来,那就乌呼哀哉了。

        紧接着,他就想到同样的谎话还要对楚离人再说一遍,不由得更是叫苦不迭。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

        楚留仙暗叹一声,也只能咬牙上了。

        早在判断出胖婶的真实身份后,他就知道免不了这一天。

        胖婶先不管能不能出得来,至少她自己就不愿意出来。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她宁愿三个人一起痛苦一生,隔着时空思念遥望,也不愿意梦醒梦碎,醒了痴与执,碎了过去美好的印象……

        站在楚留仙的角度,他也不想将那么残酷的事实告知难陀和楚离人。

        很多时候,还是让记忆停留在那个最美好的时候,才是最好的。

        要不,怎会有“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词句千年传颂呢?

        “就这样吧!”

        楚留仙咬着牙,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琢磨着不如一次解决,四处张望着楚离人踪迹。

        当初仙缘镇开的时候,楚离人在那之前就已经离去了,不过楚留仙想来,明知道他们今天可能回归,楚离人应该早在此等候了才是。

        他的想法与难陀应当并无二致,岂会不想知道朝思暮想女子近况?

        不曾想,楚留仙一通张望,竟然真的没有看到楚离人的踪影。

        “你是在找楚离人?”

        难陀的声音传入耳中,楚留仙吃了一惊,连忙回头望过去,只见得难陀多少恢复了几分平静,在摇头做着讥诮之sè。

        “他是不会来的?!?br />
        难陀脸上讥诮之sè愈浓,撇着嘴道:“他怕囹圄镇沉入极光渊,会拉着他一起沉进去?!?br />
        “囹圄镇,沉极光渊?”

        楚留仙没有在意两人之间恩怨,瞬间把握住了难陀话里面的重点。

        “难道……”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从九天之上坠落下来时候,那如棉花山般的笼罩气罩,豁然抬起头来。

        只见得,漫天极光扭曲着,仿佛是无数个细小漩涡在绞碎无数极光,形成弥漫开来的缤纷绚烂。

        旋转破碎的不是极光,而是隔绝在楚留仙等人和极光之间的气罩。

        楚留仙刚刚收回目光,便见得难陀转身,向着雕刻铺子里去,背对着他摆手道:“你们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br />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br />
        明明只有几丈的距离,可这句话飘过来,传入楚留仙等人耳中的时候,却已经微不可闻,直如蚊蚋之声。

        难陀背影出奇的佝偻,仿佛上面背负的不是苍苍白头,而是一座覆盖着一层层积雪的大山,将他整个人都压得垮下来。

        铺子中黑暗粘稠如深渊,慢慢地将他的背影吞噬入内。

        “走!”

        楚留仙最后深深凝望了一眼,掉头向着镇子外走去。

        小胖子早就等着这一句了,与云想容连忙跟在楚留仙身后,以最快的速度踏出了灵鱼镇。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楚留仙与小胖子、云想容以飞一样的速度冲出。

        离开灵鱼镇范围,他们顿时觉得身上一轻,好像是粘稠的液体里面跑了出来,下意识地都深吸了一口气。

        “轰隆隆~~~”

        声声闷响,从身后传来。

        楚留仙他们回头,正好见的灵鱼镇在飞快地朦胧,于扭曲的空气中若隐若现,某一个瞬间,突兀地,整体隐没下去。

        恰有清风徐来,吹散一切烟云,眼前空荡荡一片,仿佛尽数为清风送到天上,为极光所席卷。

        镇子、镇上的人,过眼**消散无踪。

        “呼~~”

        楚留仙他们长出一口气,庆幸不已。

        没有人知道,要是没有及时出来,他们会不会如难陀一样,永远地困在其中,成为囹圄中一员。

        “呃~”

        楚留仙他们从灵鱼镇原址收回目光,一扭头,对上的是好几个看怪物一般的目光与神情。

        楚玉!

        王童!

        凰无双!

        云清!

        当初送楚留仙等人入灵鱼镇的诸位一个不拉,看上去也还是当时装扮,仿佛这段rì子的时间不曾流逝,一直停留在原本地方。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目光,里面充斥着好像要将楚留仙等人一口吞下去的吃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