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零五章 物伤其类别仙缘

    第一百零五章 物伤其类别仙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小胖子很是不耐地说道,恨不得仙缘镇考验马上结束,立刻被传送出去。

        他这是典型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要是让“兔子”听到,跟他拼了的心怕都有了。

        小胖子这会儿机缘也完成了,仙缘也到手了,百无挂碍,自然不想在这里多呆。

        只是,这也由不得他。

        偌大天地都变成了黑白两sè,除了在那个包裹住他们的气泡之内,众人无法动掸分毫,无法再做任何事情,最是无奈不过。

        小胖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啊,眼珠子一转,道:“楚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我解解惑吧?!?br />
        “解惑?”

        楚留仙含笑回头,本来还没有太过上心,不曾想回过头来,却在小胖子嘻嘻哈哈的外表下,看到了眼中的一分凝重。

        “他很在意??!”

        楚留仙心中动念,毫不迟疑地继续道:“你想问什么?”

        小胖子微微低头,情绪似乎有些低落,道:“楚哥,你之前跟我们说过,就是没有你,我跟云家丫头也未必找不到别的路?!?br />
        楚留仙颔首,他之前的确是如此说的,他也是如此想的。

        这次仙缘镇之行,若说最大的收获不是别的,无非是“条条大道通仙缘”这句感悟罢了。

        它不仅仅适用于仙缘镇,亦适用于天下所有的地方!

        “然后呢?”

        楚留仙留意到小胖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旁边云想容全无诧异,似乎能猜到小胖子想说的是什么,不由得愈发地在意。

        小胖子豁然抬头,眼中却显得晦暗无光,沉着声音道:“楚哥,你刚刚完成的大猿王仙缘,兄弟我从头看到尾,能理解楚哥你每一步的意义所在,可是……”

        他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道:“我想不出这条路……我也找不到别的路……”

        “想不出”,“找不到”,在说出这六个字时候,小胖子的声音堪称沉痛,似有无尽的自惭与不自信在其中,近乎绝望的味道。

        这是对自身否定到了一定程度,信心接近崩溃的征兆。

        “原来是这样?!?br />
        楚留仙长长吁出一口气,留意到云想容同时面露黯然之sè,感同身受模样,终于明白症结所在。

        这一次,他的感触与上一次两人迷茫时候截然不同。

        上一次,是醍醐灌顶,是怒其不争;

        这一次,是欣慰!

        楚留仙在欣慰,欣慰小胖子和云想容两人在被他无意识地摧毁了信心后,并没有丧失一颗身为强者的心,哪怕还是有茫然,有迷失,却没有麻木。

        “真没有吗?未必!”楚留仙含笑拍着小胖子的肩膀,道:“你忘了吗?我们是从哪里听说那条天狗存在的?”

        “哪里听说?”

        小胖子看着楚留仙眼睛,从中看到鼓励目光,下意识地绞尽脑汁,反应过来了,“楚哥,你是说万人迷、笑三少,还有乞丐王他们?”

        听到“乞丐王”三个字从小胖子口中吐出来,楚留仙脸上笑意愈浓。

        这三个字一出,证明小胖子没让他失望,的确是瞬间把握住了他话里面的真意。

        “不错!”

        楚留仙微微颔首,道:“万人迷、笑三少、酸书生、瞎子刘几人,既然能从天狗那里全身而退,那么再加上实力更在他们之上的乞丐王,以及仙缘镇中其他人等,你说结果如何?”

        小胖子恍然大悟,若真有他们几个齐心协力地出手,再加上他们自身,加上楚留仙预作谋算,未必不能胜得过天狗。

        “再说……”

        楚留仙眨了眨眼,道:“天衍之术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天尚不全,况乎于人,况乎于人世间事?”

        “什么意思?”

        小胖子挠着脑袋,不解地问道。

        楚留仙所说的话,拆开他每个字都认识,怎么连在一起就听不明白了呢?

        若不是楚留仙积威所致,他都想大喊一声:说人话!

        楚留仙大笑着解释道:“意思是,天道尚且留一线不圆满,一线生机在,何况这一仙缘呢?”

        “这世上,越往上,越接近巅峰的事情,就越会遵循这样的道理?!?br />
        小胖子这回听懂了,只是他脸上神sè与旁边云想容相差无几,意思固然是明白了,可跟之前所说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呢?

        “天狗血肉,浇灌蟠桃树,是这样没错吧?”

        楚留仙遥指被他们摘下全部蟠桃,已然重新枯萎下去的蟠桃树,如是问道。

        “是啊,那又……”

        小胖子话说到一半,猛地反应过来,狠狠一巴掌拍自个儿脑门上,“我怎么早没想到?”

        “只要打伤天狗,取得它的血肉不就成了,压根没必要战胜它,乃至于灭杀它?!?br />
        小胖子不知不觉地在气泡中绕着圈子,一次次撞到边缘被弹回来都若无所觉。

        云想容秀气的眉毛蹙起,贝齿咬在嘴唇上,一手掀起半边面纱在捻动着,连露出半边真容都不自觉。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楚留仙暗暗点头。

        这两人说到底都是灵醒之辈,没有一个是愚笨的,在恍然大悟之余隐隐还觉得有什么难关在其中,事情并不是说说那么容易。

        “你们想到了?”

        楚留仙稍等片刻,微笑着问道。

        小胖子和云想容齐刷刷地抬头,迟疑地点头。

        楚留仙摇头失笑,道:“虽说条条大道通仙缘,但哪一条道上没有崎岖坎坷,岂有一帆风顺之理?”

        “如此做法,难点在乞丐王不在别处,得先完成乞丐王与万人迷身上必定存在的机缘!”

        “随后沟通整个镇子上的居民,让他们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子,那又是个人能力的问题,毋庸多说?!?br />
        小胖子和云想容这回是真明白了,脸上露出讪讪然之sè。

        正如楚留仙所说,哪里有什么一帆风顺,哪条道上没有崎岖坎坷,仙途一路,更是如此。

        “果然??!”

        小胖子豁然开朗,好像整个人都轻快了,道:“楚哥你说的是,如果易位而处,兄弟我可能想不到李代桃僵之法,却能拉下脸来当上一回拉皮条的,我就不相信不能将他们凑活到一起去?!?br />
        话糙理不糙,云想容亦是连连点头,手腕上银铃声音都变得清亮,仿佛身上被搬开了一座山一样。

        她轻松下来,思绪便随之发扬,露出女孩子家的多愁善感来,感慨道:“我们这一去,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br />
        “在里面时候想出去,在外面时候又想念……”

        云想容双手支撑在气泡上,向下俯瞰去,道:“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在外面遇到巧手素贞呢?”

        在她想来,她既然完成了巧手素贞机缘,那么巧手素贞理所当然地就当脱身而去了,在外面偌大天地里重逢或许难之又难,但未必就不可能。

        不曾想,云想容刚刚感慨完,一回头就对上小胖子促狭的神情,还有楚留仙的不置可否。

        “难道……”

        云想容心里发虚,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

        小胖子得意起来,先前的落寞好像不曾在他身上发生过一样,得意洋洋地道:“云家妹子你要动脑筋啊,你想啊,这仙缘镇存在了多少年?有多少倒霉蛋跟我们一样进来过这里?”

        “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聪明人,尤其是我们七大家里面,聪明人永远比笨蛋多!”

        其实不用说得这么透,在小胖子第一句话出口的时候,云想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

        云想容苦笑出声:“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巧手素贞真的能离开,那她怕是早就离开了?!?br />
        楚留仙暗暗点头,小胖子难得聪明了一次。

        他看云想容明白过来,笑着补充道:“我们七大家阳神老祖神通法术远远超过了我们想象,在他们掌控下,这仙缘镇就仿佛眼前一幕,恰似烙印在一张图卷之上,我们则是从图卷上爬过的蚂蚁?!?br />
        “或许,我们曾在其中存在过,却到底只是过客?!?br />
        “过,则无痕!”

        楚留仙说着说着,想起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没人形,想起肉痛地负责他住宿的没人形,心疼得连心肝儿都在颤抖的陈英雄……

        还有裹着席子赖在街旁也不愿意去万人迷香闺,口口声声“嗟来之食都吃得,还有什么做不得”的乞丐王……

        这些形形sèsè,鲜活之人,却并不是真实的存在。

        想到这一点,楚留仙亦不由得心生黯然之感。

        他心里明白,等他们离开,仙缘镇中的一切终将回归到还没有开始前的状态,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将尘封,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下一次开启。

        人同此心,楚留仙他们三人沉浸在无法言述的心绪当中,不知时间之流逝。

        突然,一声惊叫,从远处传来。

        循声望去,楚留仙等人不由得动容,那种神情有一个说法,叫做

        ——物伤其类!

        惊叫声是猩猩与小猫两个人失声而出的,在他们脚下,仙缘镇上忽现浓雾,笼罩一切。

        浓雾之上,一个半透明的身影挣扎着想要出去,却被浓雾卷着,不住地向下拉。

        那人,自是不肯接受楚留仙条件的兔子了。

        他区区一人之力,岂能敌得过整个仙缘镇的力量,顷刻之间,他惨叫着被浓雾拉入了镇子深处,随后整个镇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折叠,仿佛是一幅画卷展开到极致,展露出一切美丽后,重新卷了起来。

        他们六人之中,有一个被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下一刻,奇光迸发,无形的力量作用在楚留仙等人的身上,天旋地转,乾坤易位,再清醒时候已不在仙缘……(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