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零四章 低头、匍匐、向前!

    第一百零四章 低头、匍匐、向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呔!吃俺老孙一棒!”

        一声暴喝,像山在崩开,雷在炸响,河在溃堤,地在震动,海在咆哮……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全都感到天地在战栗,在震动,半是脚下大地的确是晃动如棉花,半是自身为声音所震站立不稳。

        “扑通~~扑通~~扑通~~”

        下饺子一样,近处的小胖子、云想容,远处的乞丐王、没人形等人,全都站立不住,扑倒在地上,若是在朝拜着什么。

        偌大天地间,竟是只剩下一个人站着。

        楚留仙!

        兴许是念及现在这个身体是出自楚留仙之手,蟠桃是他种出,留了几分情面,楚留仙这才能在盖压天地,顺从逆亡的威势下站立。

        即便是如此,楚留仙也站得很辛苦,汗水顺着眉毛,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流进眼睛酸痛,流入嘴巴苦涩,顺着脖子流入月白sè亵衣内则冰凉一片。

        这些,楚留仙都没有心思去理会,他竭力地望向九天之上,再深黑暗也掩盖不住的顶天立地虚影。

        “轰!”

        一声巨响,一根金sè大棒开天辟地而下。

        大棒之下,黑暗散去,压抑破碎,天为之高,地为之深,仿佛什么东西,为之一击破碎。

        “呜呜呜呜~~~~”

        呜咽之声,从天上传来,下一刻玉盘一样的明月被什么东西吐出,然后瞬间朗彻的空中,一条狗夹着尾巴,歪着脑袋,软软地倒下。

        大口能吞月的天狗,在大猿王手下,与偷鸡的家犬是一个下场,与路遇的野狗是一个级数,不过一棒而已。

        大圣一棒,天狗殒命!

        天狗倒下后,它的身躯散开,化作浓浓的黑气弥漫天地,向着四面八方飘荡开来,仿佛它自身就是天地秽气所凝聚,现在回归了本质模样。

        与明月相映,恰似一汪清泉当中倾入了一砚墨汁一样。

        “呔!”

        又是一声暴喝,大猿王犹不满意,双手拽住金sè大棒尾部,庞大的虚影当空旋转起来。

        金sè大棒迎风而涨,随着大猿王的动作,呼啸着横扫而过。

        横扫千军,横扫天宇,横扫目之所及的一切。

        寰宇澄清!

        干净,无比的干净。

        当那漫天的棒影消散,偌大天地给楚留仙等人留下的感觉就是干净,净得没有半点尘埃,除了天狗之外,不知道多少妖邪,多少污秽,尽在那一棒下湮灭得干干净净。

        “这是何等的神威???”

        “何等的霸气!”

        楚留仙不觉间连呼出的气都炽热了起来,口鼻如要燃烧,那是血液的温度,心的温度。

        “大丈夫,当如是也!”

        “盖世英雄,不外如此!”

        人同此心,此刻在仙缘镇后,大猿王石像前的所有人,心中冒出的都是同一个想法。

        然而,众人心中的盖世英雄,却没有如大家想象的那样放出大笑,或是傲然挺立,或是挥棒环顾天地,问谁是敌手?!

        众目睽睽之下,大猿王拄棒虚空而立,不言不语不动,莫名地,就给人一种茫然、落寞的感觉。

        不是无敌的寂寞,而是空荡荡的,没有着落的那种感觉。

        “这是神马情况?”

        小胖子撅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疑惑地看着天上虚影。

        在他们的身后,仙缘镇众人拥上,若不是楚留仙等人退避得快,险些就被直接踩了过去,足见其疯狂。

        “大圣!”

        “大圣!”

        仙缘镇众人在高呼,他们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

        天上,大猿王伸了一个懒腰,顺势将金sè大棒举过头顶,向后搁到了脖子后面,两只手吊在那里,一摇一摆地在虚空中漫步,向着远方去。

        “它这是要离开?”

        楚留仙恍然仙缘镇民们为何紧张了。

        “怎么看着那么像一条狗呢?”

        小胖子口无遮拦惯了,看着大猿王的背影有感而发。

        话刚出口,他就悔死了。

        一只胖爪子闪电般狠狠捂在嘴巴上,恨不得把舌头都给咽下去,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每一根飘扬的发丝都在说:不是我说的!

        小胖子吓死了,那话要是让天上那头暴猿听到,别说来个“呔,吃俺老孙一棒”,就是打个喷嚏过来他也受不了??!

        大猿王倒是没有回头,仙缘镇民齐刷刷地转身,那种充斥着怒火的目光让小胖子如芒在背,浑身都在打摆子。

        小胖子想起烂赌鬼那个可悲的下场,习惯成自然地哧溜一下,缩到了楚留仙身后去。

        楚留仙感受到那些好像要穿透他身体,再刺穿后面小胖子的目光,不由苦笑。

        “咳咳~~~”

        他轻咳数声,道:“你说得对!”

        “嗯!”

        刷刷刷地,不知道多少道目光落在他身上,这目光要是有一点温度,他都得燃烧成火炬。

        楚留仙对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这个下场一点兴趣都没有,忙接着道:“纵是无敌天下的英雄,也有不忍言之事,有不堪承受之重,有不可遗忘之深……”

        “咦?”

        小胖子从楚留仙身后冒出来,他听出来了,楚留仙这是想将他的话往回圆。

        “哪怕是像狗一样落寞低头,像狗一样四肢着地匍匐,也要承受,也要向前!”

        “爬,也要爬着向前!”

        “这才是大英雄,大豪杰,大丈夫,才是好男儿!”

        楚留仙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地热血沸腾起来。

        遑论是他,即便是小胖子都开始疑惑,他刚刚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

        仙缘镇民们目光中的怒火熄灭,转为温和。

        楚留仙刚刚松了一口气,天上异象纷呈,仿佛是在为他的话做着注解一般。

        大猿王一步步踏着虚空向前,脚下的风、云尽碎,空间好像也随之塌陷,但他没有低头看上一眼,目光始终向前。

        在前方,隐隐约约有海市蜃楼一样的景象浮现出来,那是一座山,遍生花果。

        山上有径,小径通幽;

        尽头有树,硕果累累;

        树旁有溪,涓涓细流;

        源头有瀑,飞流而下;

        瀑下有猴,玩耍戏水……

        ……

        ……

        大猿王一步步地走进那片安宁、虚幻的花果山,落寞、匍匐如狗,却带着道不尽的虔诚、憧憬,好像那里就是它心中永恒追逐着的净土。

        恍惚间,楚留仙等人意识都有些模糊,他们眼中的大猿王好像不再是那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大棒之下谁敌手的无敌,而是那只在桃树下啃着桃子汁水沾湿毛发的小猴,是那只为在母猴前逞英雄纵身跳进瀑布的猴头……

        那,才是它的幸福!

        “啪~~”

        梦幻泡影,消散无踪。

        花果山的海市蜃楼,无敌的大猿王,尽数在虚空中没有了影踪。

        只剩下,仙缘镇后,心中空落落的众人。

        “我……”小胖子挠着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br />
        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出来。

        “结束了……”

        楚留仙疲惫地闭上眼睛,吁出一口气,心中通透,随着大猿王仙缘的结束,他跟仙缘镇也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结束了……”

        小胖子下意识地回头,望向那边仙缘镇民,望向在黑夜中如落寞的巨兽匍匐在yīn影中的仙缘镇,怅然若失。

        云想容也在回头,她在找巧手素贞的身影。

        随着他们的动作,仙缘镇民们的动作突然定格住了,有的刚刚抬起腿,有的刚刚张开口,有的伸手入怀挠痒痒,有的向后微微撅起屁股似要放屁……

        不管他们是在做什么,猛地一下动作就定格在那里,无不充满了诙谐的味道。

        楚留仙等人却一点都不觉得这一幕有什么诙谐的。

        整个世界,包括世界里的仙缘镇民们,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失去了光彩,变成灰白颜sè。

        静止的,灰白的,恍若过往一个月中所经历的一切人、事、物都被压缩成了平面,烙印在昏黄绢帛上的古老画卷一般。

        这方天地间,唯一能动的,能言语的,有着鲜艳sè彩的,只剩下楚留仙他们三人。

        “咦?这是怎么回事?”

        小胖子疑惑地伸出手来,触摸向身前,手按出去约莫两三尺的距离,就再不能向前了,好像前面有一个无形的屏障将他们包裹住一样。

        下一刻,他们三人在无形气泡的包裹下,向着空中悬浮飞起,须臾之间,数十丈也。

        在数十丈高空望下去,仙缘镇、后山大猿王石像、镇民们,一切都是凝固在那里,定格于永恒的灰白sè当中。

        “楚哥你看那边?!?br />
        小胖子眼睛贼兮兮地一阵乱转,突然伸手一指,叫出声来。

        楚留仙循声望去,只见得一个是猩猩,一个是小猫,一男一女两个各自被困在一个气泡当中,亦如他们三人一般,悬浮着飞起。

        转眼间,他们五个人分别身处在三个气泡当中,就那么悬浮在半空,起起伏伏,飘飘荡荡,若无根之飘萍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小胖子挠头,下意识地望向楚留仙方向。

        楚留仙微微一笑,又带着几分怅然道:“刚刚不是说了吗,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br />
        “既然结束,自然就再也触碰不到仙缘镇?!?br />
        “余生里,我们应该都再也不会有机会回到这个地方了?!?br />
        小胖子还在挠头:“那我们怎么还在这里?”

        “当然是三十天未至,我们还要等人,等某个人的结果,是身陷囹圄,还是得脱藩篱?”

        楚留仙随口应着,却并不真正关心那个被他们称为“兔子”者的下场如何,只是继续凝望着大猿王在虚空中消失的方位,久久地沉吟不语。(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