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百零三章 大猿王(下)

    第一百零三章 大猿王(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隆隆~隆隆隆~~~”

        楚留仙躬身,奉上蟠桃,整个动作猛地顿了一下,再重新直起。最强弃少  首发

        这是小胖子等旁观者眼中发生的一幕,在楚留仙自身的感觉则是那一瞬间,如过了万年。

        他能感受到,在蟠桃放下的瞬间,大地在颤动,那不是大地本身的战栗,是大猿王石像上最轻微晃动经过大地的扩大,变得清楚无比。

        蠢蠢,yù动!

        楚留仙清晰地感觉到,原本一直如同死物一样,即便是漫天雷霆洒落下来,落在那根如同捅破天宇的大棒上,也不能撼动,此刻猛地惊醒过来,如yù动弹。

        “呼~~~”

        “呼呼呼~~~~”

        风,不知道从哪里来,呼啸着、盘旋着,若是在迎接着什么,又好像在因为恐惧而呜咽。

        云,不知道自何处来,席卷着、汇聚着,偏偏染上了七sè光彩,是祥云在翻滚。

        楚留仙等人站立在大猿王石像前,衣袂猎猎作响,仿佛一杆杆立在地上的旗幡,因为激动而在拍打。

        他们的口鼻尽数为劲风灌得满满的,即便是想要张口大吼,亦发不出声来。

        突然——

        楚留仙脑海中有一道灵光闪过,猛地想到了什么似的,顶着劲风掉头,一步步地想回走去。

        “楚哥?”

        小胖子、云想容都在惊异地看着他,任谁都能看出来,大猿王仙缘已经到了揭开帷幕,最关键的时刻,楚留仙不趁热打铁,离开去做什么?

        劲风不等他们开口就从口鼻处不住地灌入。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下一刻,两个人的眼睛同时瞪大。

        “不是?”

        小胖子眼睛瞪得老大,脑子一时都转不动了,好像被狂风带着陨石从九天之上砸落下来正中了脑门一样。

        他看得真切,楚留仙顶着狂风走向了蟠桃树,然后麻利地一把褪下朝阳法袍,向上一兜。

        蟠桃树上一共结了五颗蟠桃,摘去一颗供奉大猿王?;故O滤目?。

        这四颗蟠桃在乍起的狂风当中摇摇晃晃着,不管是不是到了瓜熟蒂落的地步,尽数从蟠桃树上落了下来。

        这一落下,如自投罗网,瞬间被楚留仙用朝阳法袍兜了结结实实。

        紧接着。小胖子和云想容还没有回过神来呢,楚留仙回头借着顺风之力,三两步回到大猿王雕像下,盘膝坐下。

        朝阳法袍裹着的四颗蟠桃就放在旁边,他却不再看上一眼,正襟危坐,全神贯注。手上更是不知道何时持了“情人”刻刀在手。

        佛家有个小故事,老和尚与小和尚出行化缘,回山路上,看到一个妇人过不得河。老和尚将她背了过去?;厣胶?,小和尚耿耿于怀,问老和尚:不是说男女授受不清吗?

        老和尚道:“我在刚才已经将人放下了,你到现在还没放下?!?br />
        楚留仙若是老和尚。小胖子就是小和尚。

        小胖子的目光就没有离开那包裹着朝阳法袍的四颗蟠桃,很有捶胸顿足冲动。喃喃自语:“我怎么没想到……我怎么没想到……”

        大猿王分神既然一颗蟠桃就已经唤醒,那剩下四颗自然就不必浪费了。

        回头不管怎样,至不济退他一万步来讲,也能尝尝仙家灵根,王母蟠桃的滋味啊。

        小胖子是没想到,若非是楚留仙的朝阳法袍是纯阳法器,如何能隔绝住蟠桃的气息,到头来还不是得让大猿王分神一口给吞了。

        别看小胖子想得多,事实上不过一刹那功夫,下一瞬,他就被眼前的情况吸引住了心神,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尽数抛诸脑后了。

        “机不可失!”

        楚留仙掷下蟠桃后,一手“情人”刻刀,一手则拿出了金丝木。

        这块木料是当rì没人形给他的,正好用在此刻。

        楚留仙没有多次尝试,甚至没有迟疑哪怕一下在脑中构图一下,压根都不需要,在过去的二十余rì里,他早就将大猿王石像上的任何一个细节牢牢地刻在记忆深处了。

        持刀,下手。

        当第一缕木屑飞扬,化作点点晶莹;第一道刻痕划过,勾勒出轮廓

        ——天地sè变!

        原本是明月高悬,遍洒清辉,好一个月圆之夜。

        此刻,是天地晦暗,rì月无光,整个天黑沉沉地压下来,仿佛是暴风雨夜,大海在咆哮,在怒吼,誓要碾压一切冒犯的大恐怖。

        明月固然还在高悬着,在顽强地撒着月华,石像前的众人却有窒息般的压抑感觉,拼命地呼吸,拼命地起伏胸膛,依然吸不到半点空气。

        要是这个情况无止尽的持续下去,怕是所有人都要扯开衣物,扯开胸膛,让空气能无所阻碍地灌入其中。

        不过下一刻,他们的注意力就被天上异变吸引,暂时忘却窒息的痛苦。

        “咔嚓~~”

        脑海中无来由地传出类似的响动,天上明月豁然缺了一个大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撕咬着。

        “天狗食月?!”

        小胖子和云想容将脖子仰到极限,惊骇地看着这一幕。

        与之前那一次不同,这次在漫天黑云翻滚下,若隐若现有一条庞大的凶兽影子来去,裹挟着天地之威又是一口咬上明月。

        凶猛,狂暴,迅捷……,倏忽之间,玉盘般明月成了月牙般弯月,连光辉都暗淡。

        偌大天地,晦暗到极致,只有一声声雷鸣,从天外来,自身边炸响,带出一道道银sè的闪亮,是天地间唯一华彩。

        在这个整个过程中,楚留仙目不斜视,一丝不苟地雕刻着手中木雕,一只暴猿身着黄金甲,脚下踩祥云,手上通天棒。意要破瑶天!

        他是如此的专注,如此的沉浸进去,以至于都没有发现就摆在他面前的蟠桃,正在——如月而缺!

        明明没有其他存在靠近,蟠桃左近只有一人一石像,蟠桃却好像正在被什么东西啃食着,一口接着一口,三两下剩下光秃秃的桃核。

        近在咫尺的楚留仙他们三人各有专注,都没有发现蟠桃上发生的异状。反而是数十丈开外,一声声惊叹随着蟠桃的每一点变化而起伏。

        “轰隆隆~~~”

        又是一道惊雷落下,闪电银光照亮,将那些惊叹声的主人曝露到了黑压压夜空下。

        没人形、乞丐王、酸书生、瞎子刘、万人迷、陈英雄、喝风饱、笑三少、胖婶、巧手素贞……

        仙缘镇上的居民一个不少地站在数十丈开外的地方,以一种无比期待的目光望过去。

        “大……大……大圣!”

        “大圣。要回来了!”

        不知道哪个人在喃喃自语,也可能是所有人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话语,他们好像都在默契地等待着什么?

        楚留仙也是!

        随着雕刻过程的继续,他心中一直在回荡着一声开天辟地的巨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无边的沉睡中苏醒过来,一朝醒来,打破一切。

        在他的手上。在他的刀下,在他的眼中,大猿王木雕在散发着光,这光从目不可见到灼灼其华。是一种灵光,灵xìng的光辉。

        这灵光不是楚留仙赋予的,而是雕刻对象自身的灵光,透过冥冥中无法言述的方式传递过来。一点一点地点亮木雕。

        “呼~~~”

        楚留仙手一顿,从刻下第一刀开始。第一次停了下来。

        不知何时,汗透重衫。

        褪下朝阳法袍的楚留仙身着一件月白sè的亵衣,在狂风中既显得单薄,又露出不羁,极似此刻从大猿王木雕上透露出来的神韵。

        不羁!

        人不可羁,地不可束,天不可管,本是无拘无束的灵物,何惧他人规条。

        若有不顺心,一棒全捣碎。

        楚留仙在雕刻着大猿王的时候,如是在与它进行着对话,随着雕刻结束,他隐隐地对这位只是一个分神沉睡在石像当中的存在了解无数。

        他未必认同那种上天下地,惟求zì yóu,但有束缚,一力破碎的行事,对这个存在那无限追求大自在的心却是叹服不已。

        那是一颗,不羁的心,不屈的心,是脱离了一切,依然可以独自跳动的顽强!

        “扑通~~扑通~~~扑通~~~~~”

        楚留仙几乎握不住手中木雕,更能感受到有一颗心,在木雕当中砰然而动,停止了无数年后的再次搏动,不可遏制。

        “来!”

        “大猿王!”

        “大圣者!”

        “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风采!”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情人”刻刀一横,旋即蜻蜓点水一般,在大猿王木雕上一抹而过。

        画龙,点睛!

        “轰~~~”

        无量光自楚留仙的掌中爆发出来,他再也握不住手中木雕,眼睁睁地看着它脱手飞起,飞到了十余丈高空。

        霎时间,一声洞彻天地的巨响,一声开天辟地的轰鸣,黑压压的乌云天若被炸开,无边无际的七彩祥云不知到从何处来,尽数汇聚在木雕的上空处。

        七彩祥云,无量光彩,天地间一切的声音,一切的狂风,一切的一切,尽数被吸入到了木雕当中。

        明明是出自楚留仙手中的寄神刻木雕,却好像连通往另外一个世界,无底洞般的吞噬一切。

        突然!

        所有人抬头,竭力抬头,不如此不足以看清一个蓦然间出现,顶天立地的虚影。

        同一时间,天狗吞尽明月,整个世界陷入了最深的黑暗。

        无边黑暗当中,一声暴喝炸开:

        “呔!吃俺老孙一棒!”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