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八章 无解难,尽欢颜

    第九十八章 无解难,尽欢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呢?”

        楚留仙摇头失笑,目送着小胖子屁颠屁颠地远去后,转而对云想容说道。

        云想容愁眉不展,情绪低落地将她的难题说与楚留仙听。

        一边说着,云想容脸上红晕不住地爬上,连额头上都露出殷红之sè。

        这是羞愧的。

        云想容固然是听从了公子默的建议,紧随在楚留仙身后,心中却未必有多服气。云家七仙女,眼中何曾有男儿?

        可惜,这次七罪之诀,仙缘城一行,却将她的心气打得半点不剩。

        楚留仙已经点破巧手素贞的根脚,将最难一关解决了,可即便是如此,她依然获得不了机缘,这如何能让她不沮丧?

        听着她娓娓道来,楚留仙也大致明白了情况为何?

        原来,随着楚留仙点破巧手素贞根脚后,好像一扇门打开,云想容再与她接触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这段时间下来,她们两个几乎就成了无所不谈的姐妹,困住巧手素贞的问题自然也瞒不过云想容。

        正如楚留仙所料,只要能回归到大兔子体内,巧手素贞就能凭借着天赋神通,飞离仙缘镇。

        只是吧,就是这一步,她怎么也迈不出去。

        原因很简单,在巧手素贞离开大白兔本体,进入现在这个人类躯体后,大白兔的肉身自主产生了一个简单的意识,就是那个除了吃就是睡,受了委屈还会自残的那一个。

        有这意识占据了肉身,巧手素贞即便是从人类躯体里面脱身而出,亦不可能回归到本体里。

        “我想了很多办法,还是做不到……”

        云想容低头,声如蚊蚋。

        楚留仙微微一笑,这个情况,早在他预料之中。

        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从地上放置多rì,都积满尘埃的木雕当中,挑出一个在手中摩挲着。

        那个木雕正是巧手素贞低头,埋入大白兔皮毛中,好像要将整个人挤入里面一样。

        奇怪的是,经过楚留仙凝神摩挲了几息时间,整个木雕整体开始散发出一种灵动的光,有点像是佛家的开光仪式。

        “拿去?!?br />
        楚留仙将木雕交到一头雾水的云想容手中,道:“在巧手素贞和大兔子面前拿出来,然后,静观其变?!?br />
        云想容接过,也不多,只是默默地冲着楚留仙深鞠了一个躬,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着她飘然而去,楚留仙微微一笑,回过身来,身旁赫然多出了一个人。

        楚留仙丝毫没有惊奇的意思,微笑道:“梅师,你来了?!?br />
        没人形脸上没有半点笑意,黑着脸道:“你还有心思帮别人,你自己呢?”

        “只剩下三天了?!?br />
        他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道:“你难道想一辈子留下来陪我吗?”

        不等楚留仙回答,没人形冷笑出声:“你难道以为,只要**成了寄神刻就够了吗?”

        “不够?”

        楚留仙这回是真吃了一惊,不是吧?还有什么难题?

        没人形走近暴猿石像,满脸敬畏之sè,似要触摸,又是不敢一样,叹息道:“你没看到吗?之前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漫天雷霆尽数为石像吸收,可曾有过半点影响?”

        “等等……”

        楚留仙隐约有些明白过来,心中浮出不祥的预感。

        “我让你学寄神刻,就是想唤醒大猿王!”

        没人形背着双手,走到楚留仙面前。

        “大猿王吗?”

        楚留仙凝望着那头暴猿,这么长时间相对,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其名号。

        “果然威猛霸气!”

        他暗暗点头,心想也只有这样的名号,方才配得上这头暴猿。

        楚留仙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不知不觉中,他对这头暴猿竟也是心生敬意。

        敬的不是它狂暴无双,而是即便只是石雕,都能体现出来的一心端要捅破一切束缚,得大自在的志向!

        没人形的声音,继续在楚留仙耳边响起:

        “这座石雕当中,有当年大猿王留下的一缕分神,用以守护仙缘镇!”

        “可惜,分神毕竟是分神,无法支撑太久,在很多年以前,它就陷入了沉睡?!?br />
        “在沉睡中,大猿王的分神也会不断地成长,醒来后,或许就能汇聚其他的分神,最终大猿王就能挣脱藩篱,重现人间,再反于天!”

        没人形说到后来,亢奋无比,就差振臂高呼,顶礼膜拜了。

        “重现人间,再反于天!”

        听着这四个字,楚留仙心中不祥的预感愈浓。

        “大猿王的来头好大,这个仙缘怕是……”

        这回他确信了,唤醒大猿王这般的大仙缘,甚至可能是整个仙源镇最大的仙缘,绝计不是一个寄神刻就能解决的。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下来,小心地问道:“梅师,请问怎样才能唤醒大猿王?”

        没人形脸一沉,摇头道:“很难!”

        “你倒是说??!”楚留仙心中在大喊,眼前要不是没人形,换做是小胖子,他早就一个大脑勺过去了。

        “不说人话??!”

        楚留仙深恶痛绝呢,没人形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一改之前的yù语还休,连珠炮般地道:“先杀镇外天狗,以其神兽血肉浇灌在这株蟠桃树上,使其结出蟠桃来,再以蟠桃供奉大猿王唤醒其分神,凭寄神刻使其脱离石像束缚,至此大事成矣!”

        “你听明白了吗?”

        没人形以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楚留仙……

        那头,楚留仙整个人都傻了。

        没人形所谓的蟠桃树他看到了,石像旁边那株干枯老树,连片叶子都没有的就是。

        这也罢了,毕竟楚留仙也不是以貌取人之辈,还是相信它能结出传说中王母以之宴群仙的蟠桃。

        问题是,前面那个天狗是怎么回事???

        “梅师,你刚说太快,我没听清楚,你刚刚说天狗?”

        楚留仙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抱着侥幸心理问道。

        “就是它,神兽天狗,天赋食月神通,月圆时候不可敌!”

        “也只有它这样的血肉,才能让蟠桃树复苏过来,结出蟠桃?!?br />
        没人形的回答是那么理所当然,楚留仙眼前一黑,直有晕倒过去的冲动。

        “三天,你还有三天?!?br />
        没人形似乎心怀不忍,不忍心看楚留仙此刻表情,拍着他肩膀说道:“这个留给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br />
        话音落下,他便背着双手回镇上去了。

        没人形留下的是一块木料,通体泛着纯粹的金光,只是这会儿楚留仙实在没心思去研究。

        他一个人留在大猿王石像前,看着风卷起凋零的叶在空中打着转儿,直觉得自己也如那落叶,在风中凌乱着。

        第一步就让他先杀天狗,开什么玩笑?!

        “这下,麻烦大了……”

        楚留仙苦笑着,孤身一人站在大猿王石像前,冥思苦想。

        同一时间,在镇子两头,小胖子和云想容按着楚留仙的吩咐,开始忐忑地行动……

        ……

        “这是……”

        胖婶脸黑如锅底,死死地盯着小胖子,手里还拿着剁肉的菜刀在闪着寒光。

        小胖子缩了一下脖子,第一反应就是将捧在手中的胖婶木雕往怀里缩,然后有多远跑多远,要不生命怕是有危险。

        他心中大悔,怎么忘记但凡在长得抱歉的女人面前,就坚决不能露出任何跟镜子一般总说实话的物体,这个天大的真理呢?

        楚留仙以寄神刻出手的木雕,不是镜子,胜似镜子。

        小胖子如此作为,无异于让胖婶直面惨淡的人生现实。

        趁着胖婶还没有将菜刀剁过来,把他当成猪肉给剁了前,小胖子连忙高声喊道:“等等,是这样才对,我忘记了?!?br />
        小胖子按着楚留仙的吩咐,冲着木雕狠狠地吹了一口气,连吃nǎi力气都用出来了。

        “呼~~”

        木屑飞扬,一点点晶莹从木雕上飞散开来。

        “??!”

        胖婶以手捂口,菜刀落地都不自觉;小胖子在揉眼睛,使命地揉。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赫然是一个身材曼妙,玲珑有致的少女。

        看其脸上轮廓,又赫然有着胖婶痕迹。

        若是不知道前因后果,小胖子定然会说这是胖婶闺女,现在他当然能猜到,这当是胖婶年轻时候姿容。

        “怪不得那两个老小子神魂颠倒,换成胖爷我……”

        小胖子心中绮念刚刚冒出个头来,就被对面双手捧心的胖婶给秒杀了。

        “这……这是我吗?”

        胖婶喃喃出声,自言自语。

        小胖子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想起楚留仙临行交代,忙道:“当然是你了,你看,你穿着仙女一样的衣服,素手做出的是最好吃的包子?!?br />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分散开来的木屑晶莹光亮,无形中铺陈满了整个铺子,仿佛天上银河移入此间,两人都在梦幻当中。

        胖婶眼中闪出温柔之sè,伸手拿起菜刀,以最轻灵的姿态,好像年轻时候,哼着曲子,脑海中闪过的尽是甜**景象……

        片刻过后,包子出炉,胖婶也从那种情境中挣脱出来,呆呆地看着刚出炉的包子。

        对面,小胖子早就如痴如醉了,鼻子跟狗一样不住地抽搐着,整个人恨不得被鼻子牵着走。

        香气,飘荡在整个镇子里,无数人的脖子在那一刹那都长了一寸!

        ……

        “这……我……”

        巧手素贞泪流满面,从她的身上飞出无数的光点,rǔ燕投林般地投入云想容双手捧着的木雕。

        大白兔的身上也在发生着同样景象。

        当一人一兔身上的某种东西都被吸入了木雕当中,两具肉身都失去了灵动,一刹那间,一个半透明的巧手素贞从木雕上飞快地扑出,扑入了大白兔体内……

        ……

        “好像,也不是没有办法!”

        大猿王石像前,楚留仙豁然抬起头来,眼中jīng光逼人。

        在他抬头的同时,小胖子和云想容两人从不同方向,齐齐飞奔而来,满脸尽欢颜……(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