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七章 画龙点睛(五)鬼神哭

    第九十七章 画龙点睛(五)鬼神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又来了?!?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冲着暴猿石像一招手,好像是在热情地打着招呼。

        这不是他第一次至此了。

        之前那一次,只是偶然经过,然后在没人形的雕刻铺子里一时意动,雕刻出了暴猿木雕,引发了后续无数。

        这段时间里,楚留仙无数次地想到,要是当初没有偶然经过这里,没有鬼使神差地以之为题材,那么还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吗?他还会得到没人形传授的寄神刻吗?

        或者这么说,这个仙缘,还跟他公子留仙有缘吗?

        楚留仙没有答案。

        有可能,他最终一步步还是会走到这条仙缘的道路上,只是不会是在这个时间点上,稍稍偏差,可能就是另外一条岔路,另外一个结果……

        “仙缘镇啊仙缘镇!”

        楚留仙太息出声,感慨无比,“当年创造出此处的几位老祖当真只是阳神真人吗?”

        他越是接触,越是深入,就越觉得这么一个方寸之地,隐含了无数可能无数故事,俨然是将大千世界,无尽恩仇,熔于一炉。

        如此神通,真的只是阳神真人就能够做到了吗?

        猩猩、兔子、小猫他们三个人的存在,俨然是在无声地提醒着他,这个世界很大,迄今为止,他亦不过只是管中窥豹,局限于一隅之地,不曾见得世界的真正模样。

        “差不多到时候了?!?br />
        楚留仙在暴猿石像面前站定,袖子拂去地上烟尘,露出不知道多少年前石像树立时候留下的青石板,在上面盘膝坐下。

        下一刻,情人刻刀摆在膝上,一件件木雕作品被排在前方。排成了错落的竖排。

        看着这些木雕,楚留仙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微笑来。

        当然,要是让仙缘镇中的任意一个居民看到,怕是他就笑不出来喽。

        那些木雕,赫然是仙缘镇上居民,一个一个栩栩如生的雕像,无一遗漏。

        客栈老板喝风饱坠落刀山火海前,犹自为抓取到铜板而狂喜;

        酸书生全身上下都刻着之乎者也圣人曾经曰过,双手挥舞着王八拳;

        笑三少上半身衣冠楚楚。风度翩翩,一派高人风范,下半身则亵裤破陋,脚毛横生;

        ……

        楚留仙的目光在这一个个木雕上扫过,一直到落到胖婶和巧手素贞上的时候顿了一顿。笑意稍稍收敛。

        他沉吟了片刻,将这两个木雕取下,重新雕刻。

        胖婶双手捧着包子,凝望远方,身着的不再是平时的围裙,而是一件霓裳羽衣,似要随着包子香气一起飘回美丽的时光;

        巧手素贞环抱着大白兔。将脑袋埋入兔毛当中,好像要将整个人一起揉入里面……

        ……

        楚留仙将焕然一新的两尊木雕放回原位,执“情人”刻刀在手,深吸了一口气。将jīng气神高度凝聚起来。

        紧接着,他伸手,取过一件件木雕,“情人”落下

        ——画龙点睛!

        “轰隆隆~~~”

        惊雷炸响。若yù洞穿了天宇,降下天罚一般。

        传说。仓颉造字,鬼神为之哭。

        当楚留仙第一刀画龙点睛刻下,伴随着惊雷而下的是呼啸狂风,是席卷乌云,是如幕而落的骤雨。

        暴雨倾盆,恣意地发泄着恐惧和怒意,整个仙缘镇若是风雨飘摇,随时可能倾覆在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

        一刀刀刻下,一尊尊木雕如有了生命一般,一团团巨大漩涡于空中浮现出来,风嘶如吼。

        “隆隆隆~~~隆隆隆~~~”

        一道道惊雷落下,在落向楚留仙和那些木雕前,刚刚进入那片区域,便会尽数为暴猿高举的棍棒所吸引,无有遗漏地被其承受下来。

        如此密集的雷霆之力,纵然是一座小山也被夷平了,可是落在暴猿石像上却如泥牛入海,全无痕迹。

        只是,雷光一遍遍地照亮,照亮了楚留仙的脸庞,木雕的如活,以及不知道何时靠近过来,骇然地望着楚留仙背影的仙缘镇民们!

        “这……这是……”

        仙缘镇长忽然结巴了。

        “圣人曾经曰……”

        酸书生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万人迷一个爆栗。

        万人迷感受到旁边乞丐王的目光,讪讪然收回手,做出小鸟依人模样。

        乞丐王以前所未有的正经,紧紧地盯着楚留仙的背影,浑然不像是那个能说出“嗟来之食都能食得,还有什么做不得”的无赖一霸。

        ……

        “寄神刻!”

        没人形不知道何时冒了出来,站在众人之前,以说不尽的骄傲神情,吐出了那三个字来。

        “就是你死活没能练成,怎么刻怎么没人形的那个寄神刻?”

        仙缘镇民异口同声,没人形神sè滞了一下,旋即如清风拂面,傲然道:“那是我徒弟,我教的,怎么着?”

        众人哑口无言,一声叹息,各自散去。

        “希望……”

        “他……能成……”

        飘飘渺渺的声音,四面八方传来,不知道是哪个镇上人所言,或许所有人都在这么说。

        顷刻之间,镇民散尽,天上云气依然在席卷,雷霆依然密布,盘膝静坐的楚留仙浑若不觉,只是在怔怔地出着神。

        “希望!”

        没人形慨然出声,掉头而去,骄傲自豪不在,有的是道不尽的落寞,“你一定要成??!”

        雷光在闪现间继续将周遭照亮,空荡荡的,再无一个人影。

        从仙缘镇民的乍现到无踪,楚留仙皆是全无反应,怔怔如痴,似呆,外界的一切似乎在第一刀画龙点睛,第一声惊雷中。就离他远去了。

        良久良久,楚留仙浑身一颤,抬起头来,才发现天上云卷云舒,rì月轮转,朗朗乾坤,暴风雨、惊雷电,竟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消散无踪。

        “原来……”

        “是这样!”

        楚留仙放下“情人”,双手扶在膝上。默默地感受着什么。

        稍顷,“我懂了”三个字,好像是从他的心湖中传出,带出此刻心湖当中的惊涛骇浪,引得周遭回音不断。似是千山都在回应着他的话。

        惟有,暴猿石像,依旧沉默。

        楚留仙先是挺直了身子,又放松了下来,紧接着整个人显得松松垮垮,以最舒服的姿势坐着,全神贯注地凝望着暴猿石像。

        时间。就在凝重悄无声息地逝去。

        一天,两天,三天……

        一天天过去,楚留仙或坐或躺?;蛄⒒蛐?,或负手绕行,或怔怔发呆……,寸步不离暴猿石像所在地方。

        整个过程中。他不曾动“情人”刻刀一下,不曾望向那些木雕一眼。甚至不曾进得水米半滴。

        在这仙缘镇中,仙凡如一,他们修仙者,亦如凡人。

        不食则饥,不饮便渴,不眠就困……

        楚留仙就这么不食、不饮,不眠、不休,仿佛魔怔了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一天天地消瘦,一天天地虚弱下来,明明是艳阳天,却有单衣立于寒冬之感,瑟瑟发抖。

        形容枯槁,嘴唇干裂,惟有一双眸子,亮如晨星。

        楚留仙似把所有jīng气神尽数压出来、榨出来、逼出来,化作那可照见一切的光,化作脑海中无数个翻滚着,呼喝着,戏耍着的暴猿形象。

        一脑子,都是猿猴。

        后面几天,楚留仙跌坐在地,眼睛随之闭上,眼前明明已经没有了暴猿石像,却有一座更高,更大,更鲜活的石像屹立在他心湖空间当中,愈发鲜活。

        时间在飞快地流逝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他们进入仙缘镇的第二十七天上。

        距离最后的时限,只有三天!

        楚留仙依然盘膝静坐,气息若有若无,神情变化莫测,无有安详,到像是某只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猴子,抓耳挠腮地进入了他体内,霸占这身躯似的。

        在他身后,小胖子和云想容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神情却半点也不平静。

        “只剩下三天了,楚哥怎么还不醒?”

        “他的机缘一直没去做,时间要来不及了?!?br />
        小胖子急得跟热锅上蚂蚁一样,一咬牙,一跺脚,“不行,拼着被楚哥责罚,我也要叫醒他!”

        两步上抢,云想容都来不及阻止,小胖子的胖手就要搭到楚留仙的肩膀上。

        恰在此时,一声疲惫叹息,懒洋洋地响起:

        “哎!”

        “胖子你还是这么急躁?!?br />
        楚留仙的声音响起同时,缓缓舒了一个懒腰,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似是一夜好梦,自然醒来。

        “啊~”

        小胖子惊叫一声,闪电般地收回爪子,改抓到自己头皮上,笑得谄媚。

        “楚哥,你醒了啊?!?br />
        “那个时间就剩下三天……”

        小胖子就要提醒时限,楚留仙就摆手打断道:“先不说这个,我自有打算,你先告诉我你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说来也怪,长时间的消耗,楚留仙神情不显疲惫,反而在苍白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安详,宁静。

        “我那边啊?!毙∨肿恿骋幌伦涌辶讼吕?,道:“胖婶明明已经做出了很多又香又好吃的包子了,偏偏刚做完就扔掉,怎么都不能让她满意?!?br />
        他又补充道:“真挺好吃的?!?br />
        一边说着,这胖子一边下意识拿袖口拭嘴巴,显然没少偷吃。

        楚留仙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显得奇怪,摇头感叹:“人心呐,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能在一举一动上,一颦一笑中,显露无遗?!?br />
        “你如此这般……”

        楚留仙让小胖子附耳过来,一番交代,随后小胖子先是将信将疑,随后喜形于sè,飞一般地向着镇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