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六章 画龙点睛(四)伊人

    第九十六章 画龙点睛(四)伊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留仙公子!”

        云想容踏出巧手素贞的绣坊,看到楚留仙负手而立于坊外,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她知道,楚留仙已经把握住了最关键的一点,她能不能从巧手素贞身上取得机缘,离开这仙缘镇不为囹圄中囚徒,就指望他了。

        一边在心中无限感谢公子默的建议,云想容一边走到了楚留仙的身后。

        楚留仙仿佛没有听到她之前的那声呼喊,犹自在喃喃自语。

        云想容靠近过来的时候,只是依稀听到“果然是这样”,“谁能想到……”,“眼睛果然会骗人”,“先入为主要不得”等等支离破碎的话。

        从这些话里面,她当然听不出什么,这些本也不是针对她情况所说的。

        “楚哥,你真是神了!”

        小胖子刚一出门,立刻就咋咋呼呼起来。

        他来上这么一出,楚留仙自然不可能在继续沉吟下去,自失一笑道:“神什么神,本来是明摆着的事情,我们却一叶障目了,不然何至于要等到今rì?”

        他没有继续纠缠在这里,转而对云想容道:“你想问如何获得这个机缘?”

        云想容点头,她现在最在意的,自然是这个问题。

        “很简单,帮她出去就是了?!?br />
        楚留仙淡淡地道,旁边云想容和小胖子都一阵无语,哪里简单了?他们怎么看不出来?!

        “你们没发现吗?那只大兔子整天山吃海喝,或是残留本能导致,但更大可能是巧手素贞的有意纵容?!?br />
        “留恋,吸引,束缚?”

        “若非如此,哪个女人不在意身材容貌,哪个女人会忍受自己的本体如此暴饮暴食,毫无节制,毁去形象?!”

        楚留仙笑着道:“我猜,只要能让巧手素贞回归大白兔本体,那么怎么脱离仙缘镇,或许对它来说根本不是问题?!?br />
        “云姑娘,你可以冲着这方面努力一下,若是不成,可以提前来找我?!?br />
        在说这话时候,楚留仙表露出了绝对的信心,让云想容心不由得一安。

        不等她表示感谢呢,小胖子凑过来,舔着脸道:“楚哥,那我呢,那我呢?”

        他伸手往着胖婶包子铺方向一指,道:“那一位,兄弟我真是搞不定啊?!?br />
        “她嘛?!?br />
        楚留仙这一刻在眼中流露出来的神sè,或可谓之为悲凉,总之一股秋风萧瑟般的意境,让小胖子一股脑儿的奉承话愣是没能说出口。

        “巧手素贞本体既为兔,那么胖婶不就是……”

        楚留仙摇了摇头,住口不言,好像不忍提及,只是一马当先地向着胖婶包子铺走去。

        小胖子哆嗦了一下,嘟囔了声“不会吧”,旋即口中高喊着“等等我啊”,向着楚留仙的背影追去。

        云想容不知道前面情况,一头雾水地跟上。

        包子铺外,时间好像在此凝滞,胖婶依然望着镇口方向发着呆,地上铺满了一层各种香料的碎屑。

        恰值夕阳西下,悬于天边,染遍西边的云彩,绚烂得如一朵朵烟花凝在天际。

        “胖婶?!?br />
        楚留仙在胖婶身前停下,如对师长般郑重行礼。

        “啊~”

        胖婶茫然抬头看着楚留仙,憨厚地笑着,摸不着头脑。

        她清醒过来的同时,小胖子和云想容前后脚地赶到,不敢打扰,就站在楚留仙身后静静地听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br />
        楚留仙礼罢,直起身子,眺望夕阳,感慨出声。

        “夕阳西下,英雄迟暮,美人白头,三者都是世上大悲凉,胖婶你以为呢?”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好像无病呻吟地指着夕阳抒情,却让胖婶脸上陡然鲜活起来,憨厚笑容散去。

        “晚辈一直在想,谁才是那个伊人?”

        “本以为是巧手素贞,刚刚却证明了不是?!?br />
        楚留仙看着胖婶的眼睛,自顾自地往下说。

        “在这仙缘镇上,有那么一个伊人,让我们楚氏一位长辈为之黯然神伤,让难陀为之神魂颠倒?!?br />
        “晚辈奉命寻她,问一声:可还安好?!”

        “胖婶,你说晚辈该往何处寻她?”

        胖婶默然不语,只是眼中神sè,复杂无比,又痛苦无限。

        楚留仙依然看着她的眼睛,脸上却不禁流露出歉然来。

        在这一刻,他心中不由得生出在做的事情,无异于强行逼着云想容掀开面纱一样的残忍。

        小胖子和云想容站在楚留仙身后,亦是心中恻然。

        听到这里,他们两个哪里还不明白?

        胖婶沉默许久,终于沙哑出声:“该往何处寻,就往何处去,又何必问我呢?”

        楚留仙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知道胖婶不会承认,伸手在空中虚捞了一把,放在鼻前轻嗅。

        “真香??!”

        “这香气如此浓郁不散,或可一路传出仙缘镇,传到囹圄镇,乃至更远的地方吧?”

        楚留仙这话刚出口,知道前因后果的小胖子就露出恍然之sè,隐约知道楚留仙是怎么锁定胖婶身份的了。

        “晚辈在俗世时候,常见得祭祖时候,乡民供奉三牲瓜果,礼敬先祖?!?br />
        “那些三牲瓜果,无不求的是鲜艳好看,香气四溢,至于味道如何,从未见人苛求?!?br />
        楚留仙悠悠地道着似乎不着边际的事情,又偏偏能指向胖婶的作为。

        “晚辈当时少不更事,便问为何如此,有乡邻长辈说,鲜艳好看,香气浓郁,才能引得先祖前来享用,至于味道无关紧要?!?br />
        “祭品之香气,缠绕在思念当中,上能穷碧落,下可至黄泉!”

        楚留仙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候,有意地加了重音。

        他顿了顿,又是一礼:“前辈以为然否?!”

        胖婶默然,眼中尽是复杂之sè,悲哀之情,其眼波流转,直如会说话一般,与痴肥呆滞的面容相比有天渊之别。

        小胖子和云想容彻底明白过来了。

        胖婶的包子为何穷尽香气,味如嚼蜡,原来根子在这里呢。

        祭品的香味是否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没有人知道,胖婶想将包子的香味传到仙缘镇外,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奢望,一种寄托。

        隐藏在其中的,浓浓的感情,却做不得假。

        楚留仙叹息一声,伸手入怀,取出“情人”刻刀在手,捧至胖婶面前,恭敬道:“难陀对晚辈有授艺之恩,晚辈受其所托,问前辈安!”

        “难陀……”

        胖婶沙哑着声音开口,脸上不知悲喜,颤抖着手似要接过“情人”,却怎么也伸不出手去。

        “还有留仙的长辈,楚离人!”

        楚留仙又补充了一句。

        “离人……”胖婶好像是在咀嚼着“离人”二字当中蕴含的悲呛,久久不语。

        “此刀,名‘情人’?!?br />
        楚留仙这句话,好像是将“情人”刻刀扎入胖婶的心中一般,她闪电般地缩回手去,两行清泪,自脸颊滚落下来。

        “安好?”

        “哈哈哈,你不是看到了吗?我这不是很安好吗?”

        胖婶悲极,失态地大笑出声,甚至站起身来,展现她水桶般粗细的腰肢。

        顿时,小胖子不忍卒睹,脑海中浮现出楚留仙之前所说的“英雄迟暮,美人白头”,感慨良多。

        云想容以手捂脸,似乎脸上在火辣辣地痛。

        在场众人,或许只有她最能深刻地理解胖婶的痛苦。

        楚留仙强忍住负疚感,心中暗暗给小胖子记下这一笔,若不是为了他,何必做此恶人呢?

        “那晚辈就此回禀难陀及离人长老?”

        楚留仙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语调起伏,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残忍了一些。

        他不忍去看胖婶沉默下来的黯然神情,以最快的速度继续说道:“胖婶,有什么是晚辈能做的?”

        “你,是否想出去?”

        巧手素贞做此想,胖婶是否也如此呢?

        楚留仙他们三人的目光落在胖婶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出去?”

        胖婶摇头,“我是不可能出去的?!?br />
        “还有,我都成这个样子了,还出去做什么?”

        “不如给他们留个好印象吧?!?br />
        胖婶话说到这里,颤颤巍巍地转身,好像一下子老去了十多岁,向着包子铺中去。

        楚留仙没有再开口,默然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包子铺里的yīn影中,仿佛在那个地方,她不用面对一些目光,会显得更加安全、安心一些。

        “楚哥……”

        小胖子怯生生地道:“我那事……”

        楚留仙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自个儿想去?!?br />
        小胖子yù哭无泪,跟小狗一样跟在楚留仙后面,就差摇尾巴了。

        楚留仙掉头而去,胸中堵着一股气,无法宣泄。

        恰似夕阳从西天坠落,塞入他胸中一样。

        终究没忍心,他叹息一声,道:“胖子,回头记得跟胖婶好好做包子,帮她做出sè香味俱全的好包子?!?br />
        话音落下,楚留仙再不停留,从陷入沉思的小胖子旁边走过,在云想容面前顿了一顿,道:“云姑娘,仙缘镇中,诸般神奇,你脸上的那个,也未必不能解决?!?br />
        “若有需要相助的,尽管直言?!?br />
        云想容默然点头,楚留仙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离去。

        这一去,他没有再去sāo扰仙缘镇上任何一个人,甚至没有在镇中停留,一路向着镇后去。

        最终,在镇后的石山脚下,楚留仙停下了脚步。

        在他面前,一座高达数丈,纤毫毕现,又满是岁月流逝痕迹的暴猿石像,孤独地目送着夕阳西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