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五章 画龙点睛(三)真身

    第九十五章 画龙点睛(三)真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怎么来了?”

        云想容闪电般地挂上面纱,尽量装作若无其事样子地问道。

        她手腕上须臾不曾离身的银铃却将她出卖,“叮铃铃”的响动仿佛在诉说着她心中的不平静。

        “那个啥,哈哈,今天的天气……”

        小胖子打个哈哈,以丑陋无比的方式想要转移话题。

        楚留仙叹息一声,一巴掌拍在小胖子的脑袋上,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云想容连额上的皮肤,灵动的眼眸中都爬满了殷红,道:“我来证明一个想法?!?br />
        “也没比我高明多少嘛?”小胖子委屈地腹诽着,耳中传来楚留仙的后半句话:“至于你的问题,我等等再来问你?!?br />
        毫无掩饰,楚留仙直接地如此说道。说话时候,他还看着云想容的眼睛,明确无比地表达了他的心思。

        他心中有数,无论怎样地装作没看到都没有用,云想容的面纱就好像一层?;ふ纸?,?;ふ旨热皇?,那愈是躲躲闪闪,结果就愈是糟糕。

        “嗯!”

        云想容以低如蚊蚋的声音应着,旋即抬头问:“楚公子想证明什么?”

        她抬起头,面纱半掩下,依然盖不住倔强与坚持,让小胖子这等没心没肺的,在这一刻不由得都在心中生出敬意来。

        “它!”

        楚留仙伸手一指从云想容尖叫声中回过神来,继续狂吃海喝的大兔子。

        他接着问道:“巧手素贞呢?”

        “她出去了?!痹葡肴菔帐扒樾?,心知两人风风火火过来,定然不会是无的放矢,忙解释道:“她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带着最新的衣裳出去,然后鼻青脸肿地回来,无一例外?!?br />
        楚留仙和小胖子两人脑海中都浮现出上次与巧手素贞见面时候。她脸上那青一块、紫一块,跟被人暴揍过一顿似的容颜。

        “运气不错?!?br />
        楚留仙微微颔首,没有深究巧手素贞外出的问题,重新将目光落向那头大兔子。

        他的目光如有实质。仿佛两把利剑一样,刺激得大兔子浑身毛发张开,突然化身成了一个鼓囊囊的白球,飘飞了起来。惊慌失措地东张西望。

        “我一直很好奇,巧手素贞将你当成祖宗供着是为什么,是为了你这一身先天可以飞行的皮毛吗?”

        楚留仙一步步地走向大兔子,一边走一边说。

        大兔子如何能懂得人言。只是能地慌张,向后飘飞而退。

        小胖子和云想容好奇无比,又心知楚留仙定有用意。只是跟在他身后侧耳倾听。没有出言打断。

        “我想不是的?!?br />
        楚留仙走到近前,伸出手来,似要抚摸那头大兔子。

        大兔子受惊,“嗖”地一下,如气球一样窜起升空。

        云想容习惯成自然,动作比脑子还快,人还没反应过来呢。纤纤素手就已经伸出去,生生将大白兔提拉着耳朵拽下来,另外一只手流畅无比地将萝卜塞进它嘴巴里。

        一套动作做完,她才反应过来,担忧地望了楚留仙一眼,生怕影响到他的目的。

        楚留仙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一幕般,继续悠然道:“如果真是为了你这身会飞的皮毛,巧手素贞应该早就将你剥皮了才是?!?br />
        小胖子和云想容都咯噔一下,反应过来,是啊,可不就是这样吗?

        “即便是为了细水长流,她也应该寻其他兔子,给你配种才是?!?br />
        楚留仙伸出手去,在被云想容拽住飞不起来的大兔子皮毛上抚摸着。

        “反正,决计不当是现在这个样子?!?br />
        “你们说呢?”

        楚留仙后半句话,却是对着小胖子和云想容说的。他们两人连连点头,皆以好奇无比的目光望向大兔子,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为什么?

        他们还在等着楚留仙的下呢,他突兀地问出了一句话来:“云姑娘,你曾经说过,一旦遇到不顺心,这只兔子就会自残,然后巧手素贞就会马上出现是吧?”

        云想容点头,她的确是说过。

        “我想试试看?!?br />
        楚留仙抚摸着大兔子的手掌一攥,揪住了一大把兔毛,脸上依然挂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云想容和小胖子sè变:“她是不是真的会出现,如果会,那么我应该就没有猜错?!?br />
        想试什么?那还用说吗?

        云想容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不知道是当阻止呢,还是是不阻止呢,没等她纠结完呢,楚留仙的手已经高高地扬起。

        无数兔毛在飞扬。

        这些兔毛就有浮空的能力,脱离了楚留仙的掌握后皆如乘风的蒲公英一般,飘飘荡荡,如无根的地毯,铺满了整个后院上空。

        “吱~~??!”

        大白兔吃痛,尖叫是理所应当的,但就是这权力都被楚留仙闪电出手,堵住嘴巴给剥夺了是。

        面对着大白兔泪汪汪的双眼,楚留仙微笑道:“这可不能让你叫出声来,不然就没法判断巧手素贞是不是听到叫声才回来的?!?br />
        他这话与其说是在解释给大白兔听,不如说是给小胖子和云想容两人听的。

        他们恍然大悟,终于知道楚留仙想要验证的是什么了?

        如果巧手素贞真的赶回来了,那代表什么?为什么大白兔一受伤她就有感应,匆忙赶回?

        小胖子和云想容脑子里充满问号,还没有理出头绪,想出可能来呢,“嘭”的一声从外面传来。

        声音入耳,众人立刻在脑海里面还原出了大门被一脚踹开的景象。

        “巧手素贞真的回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里闪过呢,巧手素贞衣裳不整,秀发凌乱,一阵风一样地冲了进来。

        “你们在做什么?”

        此刻的巧手素贞颇有几分万人迷对酸书生、笑三少等人发作时候的雌威。

        楚留仙置若罔闻,上下打量着巧手素贞。

        此刻的巧手素贞好像刚刚从地上起来,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满了尘土,青红皂白都在脸上显露。仿佛是从山上滚落下来,每一次都是脸蛋着地一样。

        巧手素贞质问的同时挽起袖子,平rì里那种疏离和淡雅不见,代之的是说不出的凶厉。

        没有人怀疑楚留仙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烂赌鬼的不chéng rén形就是他的下场。

        当然,小胖子和云想容两人也跑不掉。

        “没什么,我只是在验证一件事情?!?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示意巧手素贞不要激动。他这段时间折腾得镇上人不得安生的行为发挥了作用。巧手素贞竟然没有马上发作,至少还能容他把话说完。

        “你每rì里摔得鼻青脸肿回来,是因为你想飞,是因为你想找回飞翔的感觉?!?br />
        巧手素贞脸sè一变。冷然道:“是又怎样?”

        “你对这头兔子这么好,不是觊觎它的皮毛,而是非得?;に豢??!?br />
        “为什么呢。我一直在想为什么?”

        楚留仙摇头。自失地一笑道:“其实我该早就想到的,只是被眼睛蒙蔽,一开始就走上了岔路?!?br />
        “让我猜猜?!?br />
        楚留仙摸着下巴,绕着大白兔和巧手素贞绕了一圈,道:“大白兔天生能飞,你享受飞翔的感觉不惜头破血流;

        它受伤,你感同身受。无论身在何处,立刻赶回来?;??!?br />
        “会不会是这样……”

        楚留仙看着巧手素贞的眼睛,好像要看进她内心深处,把握住最深处隐藏的秘密一样,一字一顿地道:“它是你,你是它!”

        “大白兔,才是你的体!”

        “所以你想飞,所以你要?;に?,所以仙缘镇上镇民对你敬而远之!”

        “我说得对吗?”

        楚留仙这番话说完,不,还没说完的时候,巧手素贞就低下头,不与他对视,秀发披洒下来,脸几乎埋入胸部,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何神情?

        巧手素贞的反应还没出来,小胖子和云想容都吓了一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巧手素贞竟然不是人,而是那只兔子!

        原来兔子不是宠物,它反而才是体!

        怎么看怎么不可能的结论,细究起来,越想越有道理,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可能。

        好半晌,就在楚留仙等人以为巧手素贞不会回答了,她的声音忽然从秀发的罅隙里传了出来:

        “你怎么猜到的?”

        她的声音沙哑,好像是高声嘶喊许久扯破了嗓子似的,听起来刺耳无比。

        小胖子偷偷地在身后握拳,云想容眼睛都在发亮。

        巧手素贞这番话,无异于是承认了楚留仙的推断。

        她的体,真的是那只大兔子。

        楚留仙吁出一口气,推测毕竟是推测,永远不会是十足把握,永远存在其他的可能,总算没有再一次被带到沟里面去。

        “推测罢了?!?br />
        楚留仙云淡风轻地道:“你既然不是人,而是妖,估计当也是与镇长他们不是相同的存在?!?br />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话出口,云想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她哪里还不明白,巧手素贞身上的机缘所在,就在这一问一答间。

        “我的梦想?”

        巧手素贞豁然抬头,脸上的伤痕尽去,光洁如玉脸上满是凄凉之sè,幽幽地道:“我想离开这里,你能做到吗?”

        “你能做到,再来跟我说话?!?br />
        “现在……”

        巧手素贞手一摆,向着门外引,意思很明显,无非是逐客罢了。

        云想容还想说什么,楚留仙却哈哈一笑,全无留恋地带头向外去。

        “我们会再见的?!?br />
        抛下这么一句,楚留仙的背影就从院子里消失。

        云想容和小胖子面面相觑了一阵,感受到从巧手素贞身上传出的几乎冻结了空气的冰冷,打了一个寒颤,他们两个连忙紧追楚留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