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四章 画龙点睛(二)武断

    第九十四章 画龙点睛(二)武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仙缘镇啊,楚留仙和小胖子一起走在前往胖婶包子铺的路上。

        一路走出,楚留仙还在琢磨着,从包子铺离开,还可以顺便去巧手素贞那里一趟。

        这段时间,仙缘镇中所有人他都接触了,或有深浅,但至少也是一个脸熟,还没有发现比起巧手素贞更可能是楚离人和难陀朝思暮想那个人。

        换句话说,不离十,难陀赠以“情人”,求他看看情况,生活得好吗的,当就是巧手素贞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楚留仙当然是要确定好对象,完成难陀的嘱托。

        他正想得出神,没有在意前面,险些与拐角处突然冒出来的镇长迎面相撞。

        前面不足十丈处,就是胖婶包子铺了。

        “哪个不长眼……”

        镇长刚要叫骂,就对上楚留仙似笑非笑的神情。他脸sè突然一变,讪讪然道:“这不是楚英雄吗,有阵子没见了?!?br />
        他乍看蛮热情的,但神情中总给人以一种惴惴然的感觉。

        楚留仙失笑,道:“原来是镇长啊,昨天我不还在你家吃的饭吗?婶子那手艺真是……”

        镇长脸sè大变,忙道:“那个啥,我还有点事啊,先走一步,先走一步?!?br />
        话音未落,一溜烟地跑了个没影。

        小胖子没忍住,捂着肚子笑得站不起来,楚留仙亦是莞尔。

        不就是之前为了寄神刻的事情,连着在镇长家里吃了一周吗?至于嘛。

        到了这会儿,楚留仙都弄不明白,镇长到底是被他给吃怕了,生怕让他给吃穷了,还是被他给纠缠得烦了。

        两人脸上笑意未散。走近了胖婶包子铺。

        胖婶就坐在门外,有一搭没一撘地掰着手上某种不知名香料,铺子里香味不住地飘出,引得楚留仙和小胖子两人走路都下意识地靠往铺子方向。

        楚留仙抽动了一下鼻子,狠狠吸了一口,道:“看来胖婶又有新的配方了,真香?!?br />
        小胖子五官都挤在一起,显然一点都不敢苟同。

        只是胖婶就在不远处,虽然是例行发呆。但以小胖子的混不吝,竟也不敢开口吐槽。

        楚留仙摇头失笑,点了点小胖子,颇有点怒其不争的意思,旋即凝神望向胖婶。

        胖婶寻常时候。不是在后院,就是这样当街而坐,谁也弄不清楚她究竟是在出神香料配比呢,还是在发呆什么。

        这会儿,她显然就是处在这种状态当中,连楚留仙和小胖子近在咫尺了都没有察觉到。

        “楚哥你看~”

        小胖子瞅了瞅,确定胖婶处在发呆重度。听不得外面声音,压着嗓子道:“花痴呢?!?br />
        楚留仙循着胖婶面对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就是镇口镇长家。

        他刚想让小胖子积点口德呢,话还没出口。整个人突然怔住了。

        “不对!”

        “绝对不对!”

        楚留仙眉头皱起,呈川字纹,伸手一摆止住小胖子后面的话。

        小胖子呆了呆,知趣地闭嘴。明白楚留仙定然有所发现,充满期待地望着他等待。

        稍顷。楚留仙长出一口气,道:“错了,一开始就错了?!?br />
        小胖子凑上来:“哪里错了?”

        “全都错了?!?br />
        楚留仙凝神望向胖婶,但见得胖婶肥胖臃肿得五官轮廓都不清晰了,一团和气得厉害,但眼波流转,明显有温柔似水的东西流露出来。

        当初,他戏言胖婶是对镇长单相思,未尝不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来推断。

        小胖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着脑袋道:“楚哥你别打哑谜了,我脑子不够用……”

        楚留仙摇头,颇有几分自失的味道,怅然道:“武断,太过武断了?!?br />
        他拍着小胖子的肩膀,朝着身后一努嘴,道:“胖子,你忘了刚刚我们遇到谁了?”

        “镇长??!”

        小胖子理所当然地回道,话音落下,他也怔住了。

        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镇长刚刚从面前走过去,胖婶如果真对镇长有意思的话,怎么会还处在这个状态下?”

        “不是应该面露红晕,眼泛桃花,手足无措吗?”

        “还有,即便没有那么夸张,她也不该是继续望向镇长家的方向,不是更应该久久地目送着镇长背影远去吗?”

        楚留仙既像是在解释给胖子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参考。

        在感情上,他还属于一片空白,比起小胖子都有不如,以上种种,纯属依常理判断。

        胖婶此刻状态,大违常理。

        “那……那……”

        小胖子凌乱了,话都说不利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个头两个大,敢情之前的方向压根就是错的,怪不得没长进,有长进就见鬼了。

        “在我!”

        楚留仙摇头,将责任揽在自己的身上,“是我太过武断?!?br />
        “不过没事,从头再来而已?!?br />
        他恢复了气定神闲样子,轻松地道。

        这话要是换了别人道来,小胖子非得揍得对方哭爹喊娘,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为止,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换成楚留仙,他大脑袋啄米似地点着,毫无怀疑的意思。

        “既然不是村长家,那就是……”

        楚留仙与胖婶保持着同一个方向眺望过去,在目之所及的最远地方,有水气云气在翻滚着,破碎着,好像无数条狂龙在天上纠缠来去,要将整个天地一起破碎一般。

        这是绕着镇子的玉带河上面景象。

        楚留仙还记得他们刚刚进入仙缘镇,受胖婶话影响,回头望去的那一眼。

        十丈宽的河流变成滔滔无边际的大河;风平浪静变成狂风破碎一切。

        通途,变成了天堑。

        之后,楚留仙再没有去过镇口仔细看过,这是心知肚明。不得到机缘,将永困囹圄,不可能让他们用那么轻易的办法离开仙缘镇之故。

        现在看来,他发现那天上云气破碎,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撕扯着一切吞噬其中。

        一样的不可逾越,隐约地,又带上了某种其他的味道。

        “她望向镇口做什么?”

        “等等!”

        楚留仙鼻子抽动一下,猛地扭头望向包子铺。

        他的动作是如此剧烈?;5门员咝∨肿右惶?,怀疑他脖子能不能承受这等大力,生怕听到“咔嚓”一声响。

        楚留仙浑然忘掉了小胖子和胖婶的存在,紧紧地盯着包子铺里,鼻子里尽是萦绕不散香气。脑子里诸般想法,一闪而过:

        “味如嚼蜡,却香飘全镇的特制包子?!?br />
        “望着镇口发呆?!?br />
        “温柔、哀怨的目光……”

        “难不成……”

        楚留仙隐隐把握住了什么,却又觉得有点不敢置信,迟迟没能得出结论。

        他明明感觉到只差了一层膜,就是一步之遥,偏偏答案就是隐藏在这一步之外。层层帷幕遮挡。

        “楚哥……楚哥……”

        小胖子低声连唤了几声,方才将出神中的楚留仙唤了回来。

        楚留仙回过神来,旁边小胖子的叫声戛然而至,两人眼中都倒映出一副同样的景象:

        胖婶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扭过头来看他们,眼中迷茫褪去,化作清澈。

        “婶子忘记给你送包子了?”

        胖婶有点摸不清楚状态,看看铺子里。再看看楚留仙,如是问道。

        楚留仙摇头如拨浪鼓。旁边小胖子直往他身后哧溜,好像生怕引起胖婶注意,就被她逮去没完没了的干活似的。

        “那你……”

        胖婶还在奇怪呢,楚留仙猛地一拽小胖子就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道:“胖婶你先忙,我还有点事?!?br />
        余音未散,人影渺渺,徒自留下弄不清楚情况的胖婶在铺子外发着呆。

        “楚哥,我们去哪???”

        “巧手素贞那?!?br />
        “去那干嘛?”

        “我要弄清楚一件事情?!?br />
        “什么事情?”

        “一件我从一开始就被眼睛骗了,判断错了的事情?!?br />
        “……”

        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中,楚留仙和小胖子一前一后,飓风一般地冲入巧手素贞的铺子里。

        进入其中,楚留仙闪电般瞥视了一眼柜台,没看到巧手素贞的身影,松了一口气,脚步不停,直冲后院。

        后院依然是当初模样,半是染布悬挂,半是萝卜堆积。

        云想容满脸愁容地坐在那里,面前是那只大兔子“吭哧吭哧”地吃个不停。

        听到响动,云想容回头,正对上楚留仙两人。

        “楚……,??!”

        她刚要打招呼呢,忽然尖叫出声,吓得那头兔子被萝卜给噎住,小胖子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下去。

        “你!”

        小胖子气急败坏地怒视过去,后面的抱怨声生生给咽回去了。

        这会儿他才看到,原来云想容一个人呆在这后院里全无准备,竟然没有戴上向不摘下的面纱。

        楚留仙也是一怔,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云想容的真容。

        云想容始终戴着面纱的原因他不是没有猜测过,只是他早就过了但凡看到什么事情都要寻根问底的年龄,更知道什么叫做难言之隐、事出有因,故而从来只作不见,提也不提。

        这一回,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情况下,楚留仙和小胖子终于知道云想容始终戴着面纱的原因了。

        云想容五官jīng致,皮肤白皙,两只眼睛的尾部略略上翘着,配合上弯月似的眉毛显得不尽妩媚。

        当是比起同族姐妹公子默还要更胜过三分的绝世姿容,偏偏被她右边脸上巴掌大的一块红斑破坏得干干净净……